以色列

|共11篇|

在以色列拍 AV 的另類意義

看 AV (色情片)是為了感受性的歡愉,拍 AV 則是為了讓人感受性的歡愉,從中創造金錢價值。一買一賣,就算是沒有買賣,嵌入式廣告背後也隱藏著金錢的流動。每個國家總有自己看 AV 的途徑,以色列的色情片市場中,有人卻堅持,拍 AV 的意義不只有追逐肉慾。

以色列徙置區的美國人

美國總統杜林普訪問以色列,表示中東現正適逢一個「難得機遇」達致和平。雖然事前一度聲稱以巴和談是其「終極目標」,但各方對談判並不樂觀,認為難有突破進展。3 月份,以色列官方繼 20 年來首次擴大「合法」西岸徙置區,白宮雖有微言(「無益和平進程」),但亦僅止於此,新任美國駐以色列大使 David Friedman 家族本身更有份建立猶太人徙置區。美國人遷往以色列屯墾並非孤例,現時西岸徙置區中,原籍美國人就佔總人口 15%。話說回來,那麼多美國人去西岸做甚麼?

希伯來文的歷史

猶太人有幾多苦難,希伯來文就有幾多劫數,然而歷經近 2,000 年大流散與大迫害,今日一個以色列小童仍能朗讀出死海古卷上的古希伯來文,不算神蹟也是奇蹟,美國中東語言系教授 Lewis Glinert 在新作「希伯來文的故事」(The Story of Hebrew)便追述這種古老語言「孕育、摒棄與重生」的歷史。

以色列何以成為科技大國?不只靠好學校

以色列人口只有約 800 萬,國土面積比廣東省大一點,但已有 93 間公司在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比印度、日本與南韓的總數更多;2016 年,以色列 6,000 間初創公司投資金額超過 60 億美元,Google、IBM、蘋果與 Intel 均有在以色列設立研究與發展中心。是甚麼因素讓以色列有此成就?以色列前教育部長說:有好學校還不夠。

鄭立:商人有祖國——第一次中東戰爭

在 1948 年,以色列面對中東諸國聯軍的圍攻。當年的以色列,他們的兵力比起香港警察的數量還要少。全世界都認為以色列對抗聯軍的結果,就是兩星期內投降。但是,以色列背後,有縱橫了國際商場久了的猶太商人,正所謂「商人無祖國」,他們一定是隔岸觀火,置身事外吧?錯了,都說這句話根本不是真理。

又愛又恨的巴勒斯坦偷渡者

處於突襲恐懼下,適逢 6 月 8 至 29 日是伊斯蘭教的齋戒月(Ramadan),巴勒斯坦人的入境問題倍受防恐人員關注。以色列國防部已撤銷了齋戒期間近 8.3 萬巴勒斯坦人的入境申請,不過餘下的偷渡難題,似乎未能劃一解決。在「放生」偷渡犯與守住恐襲防線之間,約旦河西岸( West Bank)的哨兵還是左右做人難。

以色列軍隊的大愛世界

在「跨性別人士使用公廁」的問題,公廁問題」還在美國鬧得沸沸揚揚之際,以色列國防軍對待它的跨性別軍人的開放態度實在值得借鏡。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日前報道了以色列首位跨性別軍官的故事。「我以女學員的身份進學堂,但我畢業成為一名男軍官。」22 歲的 Shachar(化名,希伯來文,意為日出)生於以色列南部,男心女身,從小抗拒女性身分,兩歲剃頭,四歲起不再穿裙子。初入伍時被劃分為女性的他,穿女性軍裝讓他難堪,但他的長官准許他穿中性軍裝,更安排他在特別時間在女性軍營洗澡。

以色列人的幸福秘訣

以色列,說和平,實在談不上,以巴衝突永無止境,兼長期受伊朗核武威脅;講富裕,也並非頂級,比不上其他盛產石油的中東國家;但聯合國發表的「2016 年世界幸福報告」顯示,在全球 157 個國家和地區當中,以色列的幸福指數位列 11,比英美法德都要高,更莫說排 75 位的香港。活在這樣危機處處的國家,憑甚麼比你我都幸福快樂?

唐明:恕與罰,一個殺手的愛

上月 17 日,以色列情報局莫薩德前任領袖達根去世,以色列為他舉行國葬。他終於也離去了,這樣級數的人物少一個就不會再有一個,橫看成嶺側成峰,像一個引人入勝的謎團,一手執劍,一手拈花,人性有如此細膩精巧之處,因為忠義,必須決絕,最深沉的愛,像海面一樣寬廣平靜,驚雷不動。

敵人有兩種:以色列怕伊朗不怕 ISIS

敍利亞 5 年內戰未平,以色列作為鄰國,在敍國境內的空襲,往往針對敍國政府軍基地及真主黨成員,而並非西方國家積極討伐的恐怖份子,皆因在以國眼中,阻止伊朗乘機堀起,比一切都來得重要,其外交部總幹事 Dore Gold 亦直言:「對以色列來說,最重要是避免敍利亞淪為伊朗的衛星,納入伊朗的戰略系統。」

非自 High!大麻藥用藍海商機此中尋

人工智能完勝人類後,有說可以利用機械人探索外太空。人類不斷追求未知的條件,其實要先放下對未知 / 已知的恐懼。所說的是大麻,美國政府將其定性為與海洛英和迷幻藥同類,但亦因此令大麻藥用研究寸步難行。近年來以色列卻決心在此領域先拔頭籌,立志成為大麻科技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