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

|共49篇|

歐洲語系正在美國迅速失勢,為何意大利最嚴重?

隨著中國新移民的湧入,普通話在香港的普及情況有目共睹,近年甚至惹來普通話將會蓋過或取代廣東話,成為下一代香港人母語的疑慮。然而,在美國,語言的移民和同化情況並不相同。美國曾經吸引大批歐洲新移民前來定居發展,大量歐洲語系因而在當地普及,但時至今日,移民人口世代交替,歐洲語系不但沒有繼續發展,在美國的使用率更迅速減少,當中更以昔日的移民大國意大利最為嚴重。

雙城記:意大利小鎮也「脫歐」,一年一度的「英國紀念日」

愛國主義橫行,人人強調國家認同感,尊重神聖的國旗和國歌。但在意大利北部一個小鎮,居民一於少理,每年都將一個周末定為「英國紀念日(British Day)」,公然「叛國」和「獨立」,不但改掛英國國旗,吃英式小食,聽英國的搖滾音樂,還在當日宣稱自己是英國人。

被故鄉嫌棄的 Vespa,優雅之路還可以走多遠?

誕生於意大利的 Vespa(偉士牌),至今已有超過 70 年歷史。這台風行全球的「綿羊仔」,曾接載過不少經典電影角色,優雅的底座加上簡潔俐落的車身設計,於戰後時期標誌著個人自由以及充滿活力的現代都市生活,今日仍是復古迷和收藏家的最愛。不過,昔日的城市吉祥物,今日卻成為城市環保政策的針對目標,尤其是在它的故鄉意大利。

Amadeo Robiolio:意大利的成功奧秘

意大利時尚品牌在全球各地都大受歡迎:不論是在倫敦、紐約還是香港,你總能在高級商店區找到 Prada、Armani、Zegna、Versace 與 Dolce & Gabbana 等意大利品牌的櫥窗。當你逛完時裝店而想找個地方休憩的話,也不難發現隨處是意式餐廳或咖啡室,可以吃上一口披薩或意粉,呷一口紅酒或咖啡。不禁會自問:這種昂貴的意式痴迷究竟從何而來?

星巴克帝國的「最後戰場」:不喝美式咖啡的意大利人

在全世界擁有 28,000 間分店的美式連鎖咖啡店星巴克,地球上幾乎每個角落都會看到它的足跡。然而,星巴克帝國的歐洲版圖,卻長期留著一片空白地帶。直到近日,美國咖啡巨頭終於進軍它們的「最後戰場」—— 被譽為高級咖啡聖殿的意大利。在米蘭的主教座堂附近,星巴克不惜工本將宏偉的前郵局修建成頂級概念店,即緊隨西雅圖和上海之後,全球第三座精品烘焙工房(Reserve Roastery ),同時也是星巴克籌備多年,位於意大利的第一間分店。

Sergio Marchionne 辭世:他救了意大利車壇,卻拋棄了意大利

被譽為意大利車壇救星的 Sergio Marchionne,上週末突然以健康問題為由,辭任 Fiat Chrysler(快意佳士拿)行政總裁一職,於急忙交接的幾天之後,因肩部手術出現併發症,猝然離世,享年 66 歲。作為曾一手帶領這些意大利車企面對經濟滑坡和全球化挑戰的傳奇人物,儘管外界對 Marchionne 的做法褒貶皆有,但他的成就,幾乎就跟意大利汽車工業的發展劃上等號。

薄餅翻身記:從窮人恩物到國民美食

今日港人與三五知己派對歡聚,不時會訂購薄餅套餐,不但方便快捷,亦能適合多數人的口味。然而,那些薄餅大多偏離「正宗」,款式包羅萬有,叫薄餅「始祖」意大利人輕則大開眼界,重則憤怒無比。可是,憤怒總無阻薄餅從「正宗」發展至今日的變化萬千。究竟薄餅這款食物從何而來?又怎樣發展成現時的模樣?華威大學歷史學家 Alexander Lee 追溯薄餅的源流,指出今日受國際大眾喜愛的薄餅,背後一有段關乎經濟、移民與科技發展的有趣歷史。

意大利再掀反疫苗潮,跟右翼抬頭有關?

意大利排球員 Ivan Zaytsev 曾為國爭光,在奧運會上贏得獎牌,理應是受人敬仰的體壇明星。但上週在 Instagram 張貼與愛女的合照,卻令他頓成眾矢之的。曬曬溫情而已,試問何罪之有?原來只因 Zaytsev 隨相寫道,7 個月大的女兒剛接受疫苗注射,特意發帖表揚她的勇敢。網民隨即群起攻之,指控他被藥廠收買,甚至咀咒他的孩子得病。這些意國人對疫苗的強烈排斥,某程度上與當地的政治風氣有關。

藏於意大利森林的魔境

在 16 世紀意大利中部,有位公爵奧爾西尼,此公爵好美術,曾於博馬爾佐鎮建設大庭園,稱之為「神聖森林(Sacro Bosco)」。庭園雖以神聖為名,園內佈局卻不隨當時文藝復興的潮流,將綠草地切成對稱形狀,或置天使美女俊男塑像於花園之中,而是反其道而行,在庭園內置滿巨型神魔妖獸,而園內花草樹木,亦不整理,任由草木橫生。

美國女孩在意大利 —— 攝影師的名作,性騷擾的爭議

過去近 70 年,攝影師 Ruth Orkin 的名作 American Girl in Italy 爭議不斷。在這張黑白照中,年青女性獨自走過,周遭男性紛紛注目。由於女的神色繃緊手抓披肩,男的則手掩褲襠笑得輕挑,因此總是有人批評,相片呈現的正是露骨的性騷擾。但相中人 Ninalee Craig 直到上週離世,都向外界強調同一件事:他們並非冒犯,我亦沒有不安。

為何會有人懷念薩達姆,感謝墨索里尼?

曾經被美國視作頭號大敵的薩達姆,對文化遺產可謂推崇備至,執政期間以巨款修葺重建多座古城,但他的出發點並不純粹:他仿傚墨索里尼復修羅馬古蹟的套路,利用巴比倫古蹟為政權加持,將自己化身成古巴比倫帝國繼承者,但重建的古蹟但求場面浩大,往往畫蛇添足、背離史實,以致重建後的巴比倫古城,淪為考古學界口中的「暴君迪士尼樂園」。

唐明:完美監獄給現代的啟示

Santa Stefano 小島從古羅馬的時代就已經被用作監獄,奧古斯都的長女 Julia,尼祿的妻子 Octavia 都被流放至此。但今天所存的環形監獄,採納的是英國哲學家邊沁(Jeremy Bentham)的設計,他建議將工廠和宿舍合併建造,環形排列,在圓心設立看守塔,好令所有人在監視下一覽無遺,精妙之處是看守塔可以使用屏障窗簾等掩護,則被監視的人永遠不會知道看守到底在監察誰,甚麼時候在監察,以令他們自覺遵守規矩。此一構思的顛覆之處是其震懾效應不在於幽閉,而在於透明。

李明熙、Kimberlogic:忍者龜的文藝復興之旅 遊彩色小鎮

佛羅倫斯就像跟文藝復興劃上等號,雖然我當年在藝術學院修讀過,但只有皮毛認識,來到當然要多了解,因為大街小巷到處都有名家雕塑和油畫,藝術館、博物館和教堂建築又數之不盡,但對於藝術門外漢,切忌迷思,可以由忍者龜入手。忍者龜 4 個角色的名字,取自文藝復興舉足輕重的藝術家: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米高安哲羅(Michelangelo)、多那太羅(Donatello)和拉斐爾(Raffaello)。認清這 4 個藝術家的生卒年月和互相關係,誰影響過誰、誰跟誰共事過,有甚麼重要作品在哪個博物館,那麼在佛羅倫斯的行程便會簡單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