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

|共58篇|

紅眼:沒有 Bilibili 的日子

過去這大半年間,在香港、中國、台灣等華語地區的日劇風潮,可謂大起大落,就好像從熱鬧的盛夏捲向了蕭瑟的晚秋。沒錯,觀眾是流走了,但也許不是轉了台,更大的原因是熄了機,俗稱「B 站」的內地影片分享網站 Bilibili 自 4 月底將日劇撤檔。追看日劇這麼多年,說對 Bilibili 無感情就是騙你的。只能說,關係再親密,都有離散決裂的時候。

紅眼:園子溫末日狂想曲「東京吸血鬼飯店」(上)

「東京吸血鬼飯店」是園子溫玩得相對有自己味道的作品,在夏帆和客串演出的中川翔子周街開槍殺人之際,我總是在男主角滿島真之介被迫浮誇的肢體動作,以及那說了等於沒說,沒具體內容的末日預言中,對園子溫腦海裡假得來又很有趣的「世界末日」感到萬分好奇。

紅眼:打廣告都要講時機

古有燕國少年,今日則有中國翻拍的「深夜食堂」。由中國男星黃磊主演,改編自經典日劇「深夜食堂」的同名電視劇,六月在中國開播。兩劇豈只名字一樣,中國版幾乎是照板煮碗,將日劇的角色和場景再拍一遍,黃磊的造型甚至完全抄足日劇版的小林薰,山寨味極濃。

紅眼:市原隼人,優雅地老去的男人

市原隼人的青春期發育得異常旺盛,將攻守逆轉,在「Rookies」中飾演一名高大威猛,(內心溫暖的)不良少年,頗難以想像他就是幾年前在「青春電幻物語」中比碇真嗣還要軟弱的男生,事實上,出道之後的市原隼人就已擺脫了蓮見雄一影子,改以肌肉猛男的形象示人。

紅眼:「貴族偵探」——沉迷月九,倒錢落海

今季的「貴族偵探」實在出色得多,只是要跟十年前得「求婚大作戰」和「神探伽利略」等作品相比,就有天淵之別。現實殘酷,從前「月九」當道,想找一流的劇本和演員,要多少有多少,如今「月九」失勢,先不要說幕後班底,很多人都覺得相葉雅紀的氣質溫文弱氣,完全不似劇中玩世不恭,囂張傲慢的貴族偵探。未必是找錯主角,而很可能是一線當家小生都怕了「月九」,不想做下一個收視毒藥的炮灰。

紅眼:「反轉」——四缺一的揭尾故

由於「告白」獲得空前口碑,湊佳苗馬上就成為日本各大電影公司和電視台的新寵,稿約不斷,往後幾年跡近所有作品都是一出版就拍成電影和電視劇,而且一律由一線明星主演,例如「告白」之後有井上真央、綾野剛和蓮佛美沙子主演的「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去年由本田翼和山本美月做雙女主角的「少女」;電視劇則更多了,早前有榮倉奈奈和窪田正孝主演的「為了N」,今季日劇則有同樣星級陣容的「反轉」,由藤原龍也和戶田惠梨香擔綱。噢,是夜神月和彌海砂十多年後的再度合作。

紅眼:「命中注定你愛我」——求婚再作戰

「命中注定你愛我」屬於極之穩陣的愛情喜劇,講述正木誠(龜梨和也飾)和湖月晴子(木村文乃飾)這對三十而立都未有感情對象的孤獨都市人,如何被命運「捉弄」擦出愛火花,從劇情到劇名的延伸,甚至誠和晴子這兩個 Old School 到不得了的名字,都完全鎖定了年輕不再的 80 後一族。

紅眼:一個人吃飯的修行

談不上是一部出色的作品,始終深夜劇製作成本所限,劇本固定而簡單,沒甚麼緊湊情節可言,但「孤獨的美食家」還是載譽演到第六季,仍有像我這樣的忠實支持者。「孤獨的美食家」從來不強調美食,中年大叔眼中的美妙並不在食材,而是那個專注於吃飯的 Timing,旁若無人一個人的 Timing,可以隨意慢喝淺嚐或大快朵頤的天時地利。

潘度琳:「東京白日夢女」小團圓結局

「東京白日夢女」終於播畢,三位主角小雪、香與倫子的白日夢故事也隨之而落幕。曾經介入過別人婚姻的小雪,在街上閒逛著時遇上了前度。兩人縱然曾經極為親密,小雪卻無法一下子認出他。現實就是殘酷,前男友看來總是比分手前好,他已是兩個小孩的父親,身上散發出一種家庭帶給人的完整和快樂。

紅眼:「四重奏」之人生是一碟小菜還是伴碟的菜

Thank You, Parsley。這似乎就是日劇「四重奏」的收筆語。或許是編劇坂元裕二的最後一個伏筆,最後一集,就像首尾呼應,經歷離離合合的四人組,一年後再次在輕井澤的別墅裡吃飯。同樣是一盤炸雞。故事的開場白,便是講炸雞與檸檬汁,到結局,是炸雞旁邊的伴碟菜,Parsley。

紅眼:「四重奏」之夢想醒來後只是一場夢

四重奏(Quartet)的意思,字面上即是四件樂器繞著一個主旋律合奏,也儼然是一個說故事的獨特節奏,一套細節豐富、不容易完全解讀的敘事手法。在坂元裕二的劇本下,「四重奏」的主角真紀、別府、家森和小雀,除了當真組成了弦樂四重奏團隊「Doughnuts Hole」,角色之間的互動都有這樣的連結。四個人的故事,就如不停為彼此的情節作鋪墊,是對方滑音時的點綴,休止靜默時的註腳。

潘度琳:「東京白日夢女」——都到了這種年紀

都到了這種年紀,煲劇不再是找虛幻世界的娛樂,而是把現實世界所發生的事情重頭看一次。看「東京白日夢女」便覺得 déjà-vu 不停出現——這個情節好像在哪裡見過 ,是多少年前的事呢?是哪個朋友的經歷?抑或是朋友的朋友?已經分不清楚了,大抵這個社會過了三十的尋愛女性都自然被歸為同一類,一個人的失敗經歷總會被包裝成為都市傳說,聽得多都以為是自己身邊發生過的事,這就是中女的共同話題與回憶。

紅眼:「四重奏」之不要拆穿埋在輕井澤的心事

「四重奏」的故事早就揚言「全員騙子」,以噓言交織感情,劇中四位主角都企圖掩飾自己的過去,同居一寓,葉底藏花,各懷不可告人的秘密。底牌一日不翻開,也就一日不翻面。所有偶然,包括四人的邂逅,都是早有預謀。誠然,其中一個在故事中讓我覺得一定是別有用心的,是它發生在積著厚雪的輕井澤。

紅眼:「四重奏」之收視不濟才有資格成為神劇

要形容某套電視劇收視報捷,口碑向好,譬如上季新垣結衣和星野源主演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你可以說它鶴立雞群;但形容緊接「逃恥」於 TBS 電視台火十(周二晚上十點)黃金時段播出的新作「四重奏」,卻不得不贈殘酷的四字眉批,曲高和寡。

紅眼:致已逝去的日系摺機年代

難得休假數天,空降台北,與幾位讀書時期認識的八十後舊同學漫談長夜,畢竟都是十年起跳的日劇迷,對近期大熱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雖一致力讚,但熱情有限。兩杯過後,當酒吧突然播起 SPEED 的「White Love」——確實是一家品味不俗的酒吧,頃刻,喉頭一甜,那感覺也許反覆聽一百次星野源的「戀」都不會有。遂問席上眾人,平生最愛哪一部日劇,哪一首主題曲,客觀來說,過譽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和「戀」純屬時令小炒,十大不入並不出奇。

東京白日夢女:恨嫁原因有好多種

告別「逃恥」,今季又有立誓要趕在東京奧運前結婚生子的「東京白日夢女」,年輕人不婚問題在日本似乎是難以過氣的話題。有說「逃恥」是幻想,「白日夢」才是現實。新劇「白日夢」對「奔三女」各種指責數落,大有強說單身女子脫單之意,說它是針對少子不婚問題的官方催婚劇也不為過。

紅眼:中年大叔電幻物語

一般男演員的成長之路,都會經歷青春期、小鮮肉期、熟肉(年)期、中年期,山田孝之卻是例外。三十歲出頭,他已經修煉出一副中年男子該有,鐵漢柔情的神魂身心。異類、粗獷、率性,山田孝之無階段性演進,稚氣一脫,一來就是完全體,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