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

|共83篇|

紅眼:「大叔的愛」 —— 戀愛並不需要太客氣

本季日劇精選,沒有之一,深夜劇「大叔的愛」可謂近年難得一見的破格作品。喜劇式 BL 辦公室日常,加上綿密赤裸的爆炸性愛之表白,儘管故事套路離不開將同性戀簡化成胡鬧笑點(或賣點),不過,異性戀觀眾看得過癮,意外地,問及身邊的同性戀朋友,也普遍受落,未見反感鞭撾。這大抵歸功於「大叔的愛」劇本和演員配搭拿捏得好,畢竟談情說愛,忌深情,勿淺俗,夜半衣櫃裡的小品,在巧克力和洋蔥之間,重甜而催淚,嬉笑鹹濕又見真淳。煙霧散去,多看兩集,便發現故事本身有動人細膩之處。

紅眼:「家政夫三田園 2」—— 如果只是一時惡搞就好了

應該可以用難以置信來形容。「家政夫三田園」居然可以出 Season 2,本身就是惡搞松嶋菜菜子超高收視名劇「家政婦三田」的玩味小品,事隔 2 年,竟也載譽歸來,原班人馬再拍續集,也實在惡過原著。敘事風格和第一季幾乎一樣,以 TOKIO 成員松岡昌宏「(在劇中)男扮女裝」飾演的家政婦(夫)三田園為主角。單元倫理劇格局,旨在每集造訪一個家庭,到結尾撕破一段親密關係的美好假象,繼而在破壞中撿拾零碎的真情。不過,「家政夫三田園 2」自身也是部讓人扼腕疼痛的作品,劇中嬉鬧,劇外未必。

紅眼:「神」、「魔」、「人」

起初以為「黑色止血鉗」跟去年 Doctor-X 或 Code Blue 之類的醫療劇差不多,不過,由二宮和也飾演的渡海,卻是個不折不扣的 Badass,專門在危急關頭施施然走到手術室,望著垂死病人,就當是籌碼,伸出惡魔之手,對學藝未精的廢柴醫生勒索巨額回佣。只要醫術好,做人再賤都可以被原諒,是渡海的座右銘,常言道「人無恥,便無敵」,他顯然是「人無敵,不怕無恥」,再神憎鬼厭都好,在手術枱上鬥不過死神的醫生,於心不忍,都會跪求渡海出手,像跟魔鬼做不道德交易。

紅眼:「信用詐欺師」—— 長澤正美,自嘲的藝術

跟山下智久合作過的女人,好像最後都會成為詐欺師。在經典劇目「求婚大作戰」跟山下智久合作過的長澤正美,相隔多年,終於在今季新作「信用詐欺師」成了前銀幕情侶的同行。由長澤正美跟小日向文世和東出昌大組成詐騙三人組,專門有大食大,劇情走向鋪張豪華、繽紛又荒誕,明顯有著荷里活經典老千系列 Ocean’s Eleven 的色彩。以日劇的有限拍攝成本來說,每集搞一場戲中戲大茶飯,亦真亦假,騙過對方又騙過觀眾,勝在看得過癮,儘管今季日劇強作多不勝數,也確是一部不容錯過的焦點作品。

紅眼:日本人拍的外國電影,與外國人拍的日本電影

在那個陳奕迅仍然會唱兒歌的年代,「鋼之鍊金術師」對於死亡、人類記憶、神明與真相等題材,都有著非同一般少年漫畫層次的探討,其震撼力讓人畢生難忘。十年過後,真人電影版的「鋼之鍊金術師」,則帶來另一次元的震撼。衝擊理智,挑戰耐力,完全考驗觀眾對原著漫畫和愛德華兄弟的愛。如果電影中那個虛構的仿歐洲舞台,每出現一個染金髮扮外國人的日本人面孔,就扣一分,而他們每說一句日文,就再扣一分。那麼,有本田翼都無用,完場時應該已經負一千分。

紅眼:「BG 身邊警護人」—— 跌落二線的萬人迷

我想,全盛期的木村拓哉,應該不會接這部劇。木村拓哉飾演的「身邊警護人」島崎章,陷入中年危機,婚姻破裂,父子關係不濟,而且因為幾年前失了一次手,事業盡毀,結果由當年照顧明星的高級保鑣淪為一間拉雜成軍的新公司低級保鑣。曾經演過檢察官、社長、總裁、設計師、科學家、飛機師、賽車手…… 數得出的風光人設,木村拓哉都試過了。「身邊警護人」則應該是木村拓哉在過去 20 年日劇生涯中,最不有型,最潦倒和最下欄的角色,這也對應了木村拓哉今日的窘態。

紅眼:「電影少女」—— 當酒井法子變成西野七瀨

80 後男生的成長啟蒙中,很難不曾出現桂正和這個名字。十多年後的我早已不記得漫畫內容,只念念不忘那是少年情慾的啟蒙,初戀情人的藍本,而久違的「電影少女」赫然出現在今季日劇的片單之上。漫畫版男主角弄內洋太在 25 年後跟我一樣,已成為中年大叔。當見到沒有變老的天野愛,激動得手震腳軟。事實上,當我見到飾演天野愛的西野七瀨,都有一種目光似電、初戀湧上心頭的莫名興奮。

紅眼:「Byplayers/名配角之遺作」

去年意外獲得觀眾好評的半紀錄片式日劇「Byplayers:如果 6 名配角共同生活」,今季火速再拍續集「Byplayers:如果名配角在晨間劇挑戰無人島生活」,然而,就在睽違一週的第 3 回播出當日,在劇中被一眾演員稱為 Leader 的資深演員大杉漣,因急性心臟病辭世。作為一個後設的半紀錄片故事,意猶未盡再拍續集,彷彿冥冥中就是為此而來。大杉漣在過世後播出的第 3 回,剛好也唱了「Byplayers」第 1 輯的名曲「Forever Young」。「那時候你所擁有的,如今的你仍然擁有」。就在播出當日的凌晨,曲終人散,以演員的身份結束一生,而他所演的角色恰恰就是一個名為大杉漣的演員。

潘度琳:Unnatural —— 再次找到追劇的理由

石原收起了甜美的笑容,換了一頭短髮,倏地由注重外表的花瓶美女變成背負著故事和經歷的職場女性,似乎真的投入了三澄美琴法醫的這個角色。戲中的三澄說過:「我們只是法醫,只需要找出死者的死因,在哪裡死去,查案的事就留給警察去辦吧。」聽起來帶點感慨,也顯出了歷練。試想我們初出茅廬之時,誰不是覺得可以憑著一雙手做到奇妙而偉大的事情?

紅眼:「陸王」—— 現實世界才沒有那麼熱血浪漫

茂木是天才運動員,是池井戶潤筆下的勝利組幻象。而現實中像他這樣幸運的人不多,努力和捨命相搏不代表一定會有回報。譬如說,劇中老常務一直勸阻宮澤社長研發陸王,於故事中是頑固「反派」,然而,唯獨他的想法才是最冷靜和理智的。觀眾心裡面早就明白這個道理,但大家都樂於陷進故事的自強奮鬥旋渦中,跟隨茂木一起飛奔,迎接奇蹟聖光。

紅眼:「學生會」之猜想

「狂賭之淵」令人想起幾套經典作品:「賭博默示錄」、「詐欺遊戲」以及「少女革命」,講述貴族校園之內,學生需要以賭博輸贏定階級,破產的學生成為奴隸,反之最為財雄勢大的學霸團隊,則雲集於權傾校園的學生會。區區一個學生會,到底有何本錢如斯巴閉?然而,這是日本 ACG 界的不成文校園倫理,學生會會長不但擁有自己的私人會議廳,地位遠超老師和訓導主任,凌駕在校長校董之上,甚至會跟其他校園以至政府部門進行外交談判⋯⋯

紅眼:神木隆之介,一個出演 4 次大河劇的男人

神木隆之介在這十多年來,從校園小偵探到天才駭客,還有中二病到不得了的超能力少年,到了今季主演「刑警弓神」,做個正式的警探,仍覺有點未足秤。畢竟他才二十出頭,一般沒有那麼年紀小的刑警。脫下童星光環的神木隆之介,觀眾對他並不陌生,但亦不如往日的雀躍,他愈來愈平穩,像個老實人,像個路人。但二十出頭就參演 4 次大河劇,應該沒多少人在這方面能跟神木隆之介比肩。唔,儘管還是靠邊站,沒有做得成男主角。童星的殘酷是,初時你只要交出某個水準,別人就會讚賞,但到後來,你交出再多,也換不來當日那些光采。留下來繼續發展,要很大毅力,也需要承受很多冷落和失意。

紅眼:名編劇的夢,潮騷的回憶

如果沒有看懂「監獄公主」,多數是因為不了解宮藤官九郎。譽滿日劇界的宮藤官九郎,選擇用自己的方式懷念自己。主角不再是大暴走的輕狂少年,不是自戀乖張的奇人,卻是關於幾個中年婦女的公主復仇記。無疑在他創作生涯中只算一首 Side Track,不過,這大概是他真正想寫的愛情故事,一段潮騷的記憶。往後多年,他一直沒忘記逐漸退居二三線的她,在「海女」和「自戀刑警」,都會見到這位初相識於曼哈頓咖啡店的赤羽小姐。在 14 年後,他終於為著年逾知命的她正式寫出一部作品。他已經這麽有名氣了,誰都想做他的女主角,然而,現實中的他就像「曼哈頓愛情故事」的店長,赤羽小姐在他心目中有著很重要的地位。「監獄公主」的角色們亦擁有各自的外號,而她們不斷在喊著某個謎一般的公主。其實,是他的公主。這部讓人摸不著頭腦的作品,是宮藤官九郎寫給自己的曼哈頓物語。老去的小泉今日子,在他心目中仍像一個繆思女神。

紅眼:一切盡在「忖度」中

載譽歸來的「Doctor X」,演到第 5 季還有什麼好演?既然在 2017 年播,就有 2017 年的時令 Gimmick。劇中除了繼續大喊「御意」、「承知」這些經典用詞,亦與時並進,添了一個熱門新辭。「唔……讓我『忖度』(そんたく)一下吧。」另一長壽電視劇「世界奇妙物語」的 2017 年秋季篇,剛好於 10 月中旬播出,這次劇組還追加了一個深夜特別篇,篇名就是「忖度」,輕輕的幽了安倍醜聞一默。緊接在 11 月,日本心理學作家片田珠美的新書亦將上架,書名?「忖度社会ニッポン」(忖度社會日本)。不得不說一句,你今日「忖度」咗未呀?

Moyashi:孤獨的漫步者

有朋友覺得「孤獨的美食家」很無聊,表示不能理解看人吃飯有何趣味。何況主角吃的不是甚麼山珍海錯,經常都是城街上的尋常餐廳、定食屋之類的平民飯食。五郎的內心獨白也沒甚麼大道理,通常不過是考慮吃甚麼、這個那個好不好吃,順便回想一下自己的過去。結局沒有任何總結,把飯吃完,起身便走。如果沒有景點、沒有爆炸飛車、沒有超展開就是無聊,那的確很無聊,但我們的生活都是同樣地無聊。

紅眼:「戀上香港」—— 從架空回歸真實的香港

日劇涉及香港元素,並不罕見,但像「戀上香港」(恋する香港)這樣專程來香港取景,確實不多。小品之作,拍攝手法頗為特別,而鏡頭下呈現的香港頗為真實,甚至有點小清新。開播之後,不少日本觀眾表示對香港另眼相看。這就有趣了,他們本來那隻眼,到底是看見了一個怎樣的香港?其實日本人對香港並不陌生,但他們熟悉的,很有可能,由此至終都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的香港。一個與中國主權界線模糊,時代不明,並且時常跟龍連在一起的神秘都市。

紅眼:性愛成癮的佐佐木希

佐佐木希新劇「下雨天你總是那麼溫柔」,跟當年的「天使之戀」一樣尺度大膽。劇集由金牌編劇野島伸司操刀,題材罕見,甚具爭議性。跟幾年前的「晝顏」類近,故事也從「平日晝顏妻」不倫出軌的社會問題展開,講述佐佐木希飾演的人妻,性愛成癮,除了丈夫,白天還會不能自拔,主動跟其他男人發生性關係。無法不想起丹麥導演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那部驚世駭俗的史詩式長片「性.上.癮」,相信野島伸司都有從此作取經。

紅眼:特攝夢工場,還是明星夢一場?

主攻女性讀者的日本娛樂新聞網站 Modelpress,日前公佈了最有男朋友感覺(彼氏感)的男星榜單。一兩年前紅到發紫的「暖男」福士蒼汰和「鹽系」坂口健太郎,如今居然只是掹車邊入圍。至於力壓菅田將暉、岡田將生和窪田正孝這些熱門人選的,首三位分別是山崎賢人、吉澤亮和竹内涼真。「男友力」排行榜十強裡面,正好就有
4 個假面騎士和 2 個紅戰士。若只是當中一兩人做過特攝英雄,那還算是偶然;過半數人氣小鮮肉來自特攝劇集,則顯然是日本演藝圈的新興現象了。

張景宜:日本編劇怎看國家體制的腐敗?

隨著「人民的名義」全數播完,地球上七分之一的人口從潛行空間的烏托邦返回公仔箱外的現實世界,繼續等待貪腐的毒從空氣中消失。「人民的名義」視角由檢察機構對抗貪腐出發,震驚海內外觀眾,更被視為國策的預示和核心的延伸。彼岸的日本編劇,卻用上另一種手法編寫政治醜惡及秘密,細訴建制如何吸納潛在的恐怖分子去對付恐怖分子,而最後編劇要說的是:比恐怖分子更恐怖的,是貪腐和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