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

|共18篇|

陶傑:願天佑香港

林鄭月娥以 777 票當「選」,由於其過程是內服大量「西環抗生素」而成,而不是憑真正的民主實力洗禮誕生,過度使用抗生素的結果,是繞過兒童成長時自然發育的免疫系統,接受人工抗生素加固防守,以為退燒止痛於一時,實際上不只是揠苗助長,而是如港大傳染病學家袁國勇所說:反而減低自身的抗疫能力,令將來入侵的「細菌」(如果親中愛國派認定香港人尤其年輕一代的訴求就是「細菌」的話)增加了抗藥性,結果將會是百病叢生,小病化大,體質空前虛弱,前景堪慮。

英雄:五年後,開始懷念梁振英同志?

特首選舉行將落幕,選舉結果尚有幾天就會揭盅。票源歸邊,胡官牌面已無勝算機會,最大懸念是林鄭能否一如政界所言篤定高票當選,還是鬍鬚能突破困境後上封王?暫時而言,要為數不少的選委集體轉投鬍鬚有一定難度,林鄭贏面仍高,有可能成為回歸二十年來民望最低的當選人,而鬍鬚則是民望最高的落選人。沙盤推演一下,假如林鄭勝選,香港的未來五年會有何變化?五年後,香港會否開始懷念梁振英同志?

【成語陶話廊】第一季第四集:東施效顰

以下只是一連串「巧合」事件,香港是不會有東施的。
1. 曾俊華去年以財政司司長前寫最後一篇網誌為〈與你同行〉,結果……
2. 曾太的打氣片出現後,第二天出現林生的情書……
3. 林鄭的青年政策,與一青年政策比賽的參賽組別建議相同。
4. 林鄭被指抄襲曾的「累進式利得稅」政綱,薯片叔指「抄不抄不緊要,如果是好東西,大家去做好事來的」。
5. 胡國興曾批評林鄭的房屋政策是抄襲他的政綱,林鄭稱這是「英雄所見略同」。

英雄:特首選舉的短袖子與私生子

魯迅在「小雜感」一文中曾經寫道,「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想像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這段文字鞭辟入裡,將中國人的特性描繪得入木三分。為甚麼要提魯迅這段舊文?全因百年過去,這段說話依然深烙於中國人的 DNA 之中。

紅眼:膠錶、舊錶與名錶

不至於因為薯片叔曾俊華是所謂的 Lesser Evil 而變得比較喜歡他,反正我手上沒有票。但整體來說,尤其看他手上那隻錶,他至少是 Better Taste。夠票入閘,正式參選,薯片叔競選團隊隨即就在網上公佈消息,四個訊息:希望、信任、團結,以及一隻勞力士。刻意要讓你看到是一隻反手戴著的舊錶。舊得有眼光,勞力士 Explorer II,舊版黑面小紅針,40mm。一街勞力士大路款式不挑,偏戴入門價位又有少少冷門的 Explorer II,確是有心人。

蘇二:一首歌審政治忠誠

在一次訪問中,薯片曾說自己的至愛金曲是 The Sound of Silence, Disturbed 的版本 。Paul Simon 這慢熱作品在 1964 年首播,22 個月後才登上 BillBoard No.1。至 2013 年,被美國國會圖書館列為文化、歷史和美學經典,永久收藏。與愛唱紅歌的梁振英,及忽然愛皇朝文化的奶媽相比,薯片個人愛聽甚麼歌,也可被西環羅織成身藏外國勢力份子的重罪,一首歌或可毀掉薯片 30 年服務香港的功績。

蘇二:乾隆的敗家 腸粉的倔強

林鄭以「西九」文化工作、重建香港中史觀的大行動為名,據說背後要求三大地產商「贊助」修復故宫,此等在京的串門行動, 是典型北京官場指定動作——在這換屆季度,在北京活動,擾「習」清座的何止她一人?但這又要「皇袍加身」,又要求多多的野蠻花旦(Prima Donna) 卻真是少見!

陶傑:德國式鹹豬手與林鄭彈弓手合論

最近,「XX 很識玩政治,香港人唔係嗰皮」的說法,在香港網絡甚為火熱。「XX」可以是指中共加梁振英,例如梁特點火推銷「香港民族自決論」,張德江「釋法」,梁特再接波,DQ「青政梁游」;待法官依「釋法」判決後,梁特司法覆核再 DQ 非建制四人。

蘇二:特首選戰——盼望黃雀

西環話事人張曉明一字值千金,「度德而處」四字拍得 1880 萬;以今天的金價計算,相等於 62 公斤黃金,出資競投成功的全國政協高敬德,旗下公司承包中聯辦及駐港解放軍的物業管理服務,相信他無需「量力而行」。張主任笑說自己選擇了「左傳」中的「度德而處之」,但其主旨實是接連的下句「量力而行之」,要送給某有意選特首的人,作為一種提示:別妄想參選特首。

蘇二:全力封殺曾俊華

梁特首在公佈控制樓市新辣招的記者會上,公然剝奪鬍鬚發言權,如非鬍鬚成功突襲,搶咪發言,他即變成垃圾桶劉江華,在記者會上全場「齋坐」。莫名其妙的是,鬍鬚原非擅於辭令之士,即使讓他發言,理應不會對梁特構成重大威脅,但在狗急跳牆的心理主導下,梁特機關算盡,架空鬍鬚,無非就是要證明他未能做到「心無二用」—— 為選特首,忘卻本份。

江皓昕:從曾俊華網誌看出「衛斯理」套路

財爺要學習衛斯理的火爆和魯莽,拒絕相信,笑他胡說八道,把他罵走。接著翁老先生臨走前說了一句神秘的台山方言,財爺不以為然,當回到香港後,從另一個沒事幹的朋友口中(衛斯理小說裡慣常是溫寶裕、小郭或陳長青,財爺版可能是吳克儉)再次聽得那句台山話,才覺得事有蹊蹺,尋找熟悉中國所有幫派方言的白老大(財爺版可能是發叔)幫忙,得悉會說這句方言的人都是來頭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