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

|共3篇|

唐明:「怪物殮房」守著一道邊界

在戴卓爾夫人手裡,「這條界」是不難劃分的,有她一言九鼎就夠了。如今卻沒有這麼容易,眾口紛紜,人人有理,誰來定奪,誰能定奪?但不斷縱容各種人渣的放肆挑釁,甚至去維護他們的權益,而令行惡所付出的代價愈來愈小,是對大眾良知的衝擊和稀釋,這條界只會愈來愈模糊。

因不公平而成的痛症

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有被不公平對待的遭遇,少時覺得長輩偏心坦護別人,進入社會後眼紅無所事事的黃馬褂竟比營營役役的自己升遷得快。即使有幸萬千寵愛,人生順風順水,如今社會嚴重不公,貧富懸殊,特事特辦,被逼退選……也很難不讓人抱不平。研究指,僅僅是這種正義感,便足以讓你受痛楚所困。

德國式道歉:向歷史負責

南海主權仲裁後,事件沒有因而平伏,反而激使中國民族情緒更加高漲,要求各方為主權事務表態,先有台灣演員戴立忍,後有日本女星水原希子被逼向中國民眾致歉,從鴉片戰爭起,中國總是要求他國道歉的天朝。與其相反,德國是多次道歉的國家,日內,德國將再次公開致歉——這次是為了百多年前在非洲的納米比亞所犯下的種族屠殺,向無數死去的赫雷羅族土著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