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

|共9篇|

【香港文摘】心態勝於年齡 何德星從未言休

何德星,人稱何 Sir 或菇爹,是歌手何韻詩的父親。何 Sir 於 1970 年畢業於羅富國師範學院及中文大學校外課程平面設計課程後,同年任教拔萃男書院,一教就是 18 載。後來經歷移民與回流,來來回回數十年,何 Sir 仍樂此不疲,無論事業還是興趣皆作了不少新嘗試,可謂「周身刀」。即使嘗試過放下腳步休息,終究還是停不下來。問到保持身心年輕的竅訣,他再三強調「年齡不重要,最重要是心態」。

網紅氾濫「攞著數」,高級酒店最頭痛

打開 Instagram,網絡紅人的多姿多采生活盡入眼簾,儼如上流貴族典範,令人艷羨。不過,擁有真正號召力的 KOL 不多,留戀網絡世界虛名,充大頭鬼的網絡用家則愈來愈多。不少奢華酒店和高級度假屋的經營者對此大痛頭痛,因為這種自恃擁有網絡影響力,繼而白撞「攞著數」的所謂 KOL 與日俱增,並且用拙劣的門外漢手法,期望只靠一兩張照片或短片,酒店就願意為他們埋單,提供免費服務。

真作假時假亦真 —— 立於維度之間的 3D KOL

老實說,KOL 還有虛擬不虛擬之分嗎?答案是還真有。她們是 Instagram KOL 中新興的一群,和其他人一樣會分享九頭身零毛孔的加工美照、化妝或美甲潮流心得、打卡美術館或海灘,間中為社會議題發聲,獲品牌邀約合作,名利雙收…… 與眾不同的是,她們在相片中展現的自己,不論是美麗的臉孔、零瑕疵肌膚還是修長的身材,皆是電腦軟件生成 —— 她們是虛擬 KOL。

Snapchat 玩完?得罪 KOL 等於自焚

得罪身為天后級歌手兼 KOL 的 Rihanna,隨時慘過被某國實施經濟制裁。社交平台 Snapchat 近日自行製造了一場公關災難,遭 Rihanna 發文炮轟,母公司 Snap 的股價即日暴跌 5%。這可謂禍不單行。因為上個月 Snapchat 改版之後,部分用家深感不滿。當中就包括了模特兒兼著名 KOL,Instagram 粉絲人數過億的 Kylie Jenner。隨著罷用 Snapchat 的言論,一條 Twitter 就換走了其 13 億美元的市值,影響力幾乎大過任何一件國際大事和外交風波。當然,亦有分析認為,大家只是過度被 KOL 搶走了視線和注意力。

Chester Ho:老師又中?趨勢文章怎樣讀

踏入年尾,媒體開始刊登各類預測來年趨勢的文章,只要在搜尋器鍵入年份(例如「2018」)、「趨勢」,加上科技、設計、時裝等行業關鍵字,便立即看到一篇又一篇的文章,它們通常會產生一系列的關鍵詞,供業界在下一年使用。以科技界為例,過去的關鍵詞包括大數據、人工智能、虛擬實境,都催生了大量的書籍、講座和課程。撰寫趨勢文章的通常都是業界人士,他們是該領域的專家、貨真價實的 KOL。所謂的趨勢預測說穿了都是取材自去年的工作或明年的目標,故此幾可肯定會在下一年實現(但實現了,不一定會流行)。有趣的是,讀者們對這些文章的看法反應不一,有些人讀後不以為然,有些則會連連點頭,並在年中再次分享文章,大叫「老師又中!」為甚麼會有這麼大的反差?我們又應該怎樣看待這些文章?

【不再網紅】由 KOL 迎合市場起,KOL 就開始過時了

「KOL / 網紅」這個本應凡事平心而論、以事論事的「行業」,剛崛起時,也有過一段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風光日子。直到有 KOL 接廣告接到寧濫勿缺,不論所言所行一概「睇錢份上」,始露出馬腳,受眾看穿其商業本質,根本不是所謂「純分享」。於是當「如何活用 KOL 的力量」才剛成為行銷新課題時,研究已經發現 KOL 的號召力正逐漸退潮。

善用病人 KOL:團結病者回饋醫學

久病成醫,資深病人對所患病症了解鉅細無遺可能堪比醫生,同時在同病相憐的病人之間的社交網絡又堪比公關,但如此專才往往被納入「失去生產力」的弱勢一方,白白浪費本身的才能和病痛磨練出來的知識。最近有 start-up 創建互聯網平台,讓醫療保健企業聯繫這些專業病人,聘為其用,活用他們寶貴的經驗與影響力。

網絡紅人影響將蓋過傳統明星

11 月 26 號,第 53 屆金馬獎在台灣舉行。同一時間,距離 1,500 公里以外的首爾,也上演了一場亞洲網路影音界最盛大的頒獎典禮。韓國超級天團少女時代、以一首「PPAP」紅遍全世界的日本 Piko 太郎,以及來自印度、泰國、馬來西亞、越南、新加坡、印尼、台灣等地的網紅明星們在此齊聚一堂競逐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