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

|共43篇|

在團隊中獲得安全感,工作表現也更佳

工作佔生活大部分時間,如果整天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身心俱疲之餘,又不能發揮所長。這不只是打工仔的「無病呻吟」,已有研究表明,工作團隊如果令員工擁有「心理安全感(psychological safety)」,成員可以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工作,提出意見或批評而沒有後顧之憂,就可以表現更好、更有效地解決問題。

夢之十連休?日人叫苦連天

明年日本新天皇登位,內閣會議通過特別法,爭取年內於國會通過,假如事成,從 4 月 27 日起的黃金周將有 10 天長假。返工等放工的你,很想要吧?日人的反應卻好壞參半。網上旅行服務 AirTrip 的調查顯示,逾 5 分 1 受訪者感到「不太高興.完全不高興」,有些網民更叫苦連天,直言「只有學生跟公務員才開心吧」。何以夢幻般的法定十連休,卻是不少國民的惡夢?

鄭立:半斤八兩 —— 節儉與刻薄,有時只是一線之差

「半斤八兩」就是一個被刻薄的勞工,怎樣立功解決問題,最終贏過自己老闆,吐氣揚眉,取而代之的故事。站在打工仔的角度來看,實在是很抒壓,這也解釋了這故事為何在當年大受歡迎。只要你細心看的話,這電影不斷強調一件事,許冠文之所以是慣老闆,並不是因為單純的自私,而是這源自他真心相信的價值觀。

英國打工仔午飯時間減至 22 分鐘,變相每年加班 18 日

隨著辦公室文化變遷,下班時間早已延後,午飯時間往往需要扣起。這並非香港獨有的辦公室飲食文化,在英國,情況甚至更加嚴重,想像中的「嘆茶」時間無疑太過奢侈,因為一般英國打工仔的午飯時間早已縮短至每天 22 分鐘,比起 2012 年的 33 分鐘,在 6 年之內再度扣減了 3 分之 1。大多數受訪者都表示,跟工作直接有關,例如工作量過多或面對超乎想像的待辦事項。儘管人在 Office,身不由己,無法好好吃一頓飯,但還是要好好的讓自己活下去。

日本「失落一代」的職途冰河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月成功連任自民黨總裁時,矢言政府將戰勝困擾日本多年的通縮問題。有意見認為,日本勞動市場緊張,但工資增長反而很少,應該推動工資增長,以擊退通縮。但對日本「失落一代」來說,要提升工資困難重重。他們初涉職場時,日本正處於經濟泡沫爆破時期,即使多年過去,這一代人的工資、前景亦比不上過去,甚至往後一代的在職者。

上班族惡夢:辦公室的禁糖令

作為成年人,若是嗜甜如命,愛吃零食狂喝汽水,假如他朝變胖身體變差,理應也是個人的事,輪不到別人干涉。但在美國一些辦公室,公司提供的小吃和飲料,全都換成無糖的健康食品,自備的甜食也被禁止「入屋」。老闆說為大家著想,下屬卻在心裡淌淚。不過是忙裡偷「甜」,這樣也要被「健康大使」剝奪?

上班族累成狗,「腦力」究竟用到何處?

沒有體力勞動,沒有日曬雨淋,但坐在公司一天,打字開會覆電郵,回家仍是累得像狗,躺在梳化不願動。這種精神疲憊從何而來?白領從不明白,專家也無從解釋。研究自控、動力和疲倦的多倫多大學心理學家 Michael Inzlicht 直言:「這是一個謎。」但精神倦怠人便容易出錯,工作效率低下,僱傭雙方皆輸。為了設計安全充實的工作環境,一些科學家嘗試找出「腦力」流失之謎,得出兩個主流假設。

Gloria Chung:記者的「免費午餐」

飲食記者吃餐飯,旅遊記者得到的是一趟旅程,但這是出差,不是歎世界,你試過去旅行,6 點起身,7 點出發,走了 10 個景點,拍了 1,000 張相,回到酒店還要繼續寫稿、執相、安排明天和下個旅程嗎?每項工作都是有付出的,未做過别人的崗位,切勿隨便抹煞別人的努力,沒有甚麼不勞而獲的,如果你覺得記者「免費」吃飯、旅遊,很過癮,不妨來試試,看看怎樣低薪、超時、高壓,説到底也是打工仔。

彈性工時:企業管理最應考慮的政策

朝九晚六是香港職場普遍的(和官方的)辦公時間,那住得近的人朝八晚五可以嗎?住得遠的人又能否朝十晚七?在英國,傳統的職場辦公時間是朝九晚五,但由 YouGov 與 McDonald’s 合作調查的最新數據,顯示只有 6% 的英國人仍然是準時在這段時間上班下班,其他大部分打工仔都有彈性工時。

Freelancer:自由地工作,自由地被剝削

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可以自行選擇工作,有自由的工作時間,可以自己當自己老闆,這樣如閒雲野鶴般的工作方式,實在令人稱羨。但自由總有所代價,美國自由作家及編輯 Sarah Grey 就以「過來人」身份撰文,對自由工作者的 4 個固有定型作出澄清。

生而為人,死於薪水

你能計算得到每天用多少時間上班,又換取了多少薪水,但反過來,因為工作壓力而令精神健康和生命縮減了多少,則難以估計。史丹福大學商學院教授 Jeffrey Pfeffer,一直研究現代職場對員工造成的壓力傷害。其新作「死於薪水」就提醒企業管理層,讓員工持續加班或全天候工作,表面上是人力資源調配的極致,但當員工置身於高壓的工作場所,對公司的經濟傷害可能更大。他認為,一個更為健康的工作場所,能夠令員工獨立工作,自行調節如何履行他們的應有職責。不過,如今有多少企業的管理層能夠不做操控狂,放下監視員工每一個細節的微觀管理思維呢?

白領有淚別輕彈?

Kimberly Elsbach 是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工商管理學院的教授,同時亦為一名「喊包」,所以她分外好奇,人們如何看待職場的淚水。她訪問數百名目睹過同事落淚的白領,發現上班時候流淚,抒發沮喪、憤怒、失望和悲傷,雖然尚可被人接受,卻會招致很多後果,因為哭泣這回事,太過引人關注。「此舉營造出求助的印象,就像嬰兒哭喊那樣。而在工作期間,這被視為侵擾。人們會想,『上班時候,我不該被索取情感支援。』」

日本職場新風氣:別讓終生制拖垮你的一生

終生制曾是日本職場的優良傳統,然而,日本經歷了超過二十年的經濟滑坡,終生制的弊端開始為職場生態帶來巨大的反噬,職場待遇差距明顯,面對極度保守和不公平的職場舊習,日本打工仔求職心態漸有改變,不少人都毅然跳出終生制框架,成為中期轉職人口尋找新機遇。據日本總務省數據,日本轉工人口呈現連續 7 年的上升趨勢,由 2012 的 35 萬人,增加至 2017 年的 310 萬人,轉職者一般期望可以獲得更好的收入,以及更為合理的工作時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