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

|共25篇|

白領有淚別輕彈?

Kimberly Elsbach 是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工商管理學院的教授,同時亦為一名「喊包」,所以她分外好奇,人們如何看待職場的淚水。她訪問數百名目睹過同事落淚的白領,發現上班時候流淚,抒發沮喪、憤怒、失望和悲傷,雖然尚可被人接受,卻會招致很多後果,因為哭泣這回事,太過引人關注。「此舉營造出求助的印象,就像嬰兒哭喊那樣。而在工作期間,這被視為侵擾。人們會想,『上班時候,我不該被索取情感支援。』」

日本職場新風氣:別讓終生制拖垮你的一生

終生制曾是日本職場的優良傳統,然而,日本經歷了超過二十年的經濟滑坡,終生制的弊端開始為職場生態帶來巨大的反噬,職場待遇差距明顯,面對極度保守和不公平的職場舊習,日本打工仔求職心態漸有改變,不少人都毅然跳出終生制框架,成為中期轉職人口尋找新機遇。據日本總務省數據,日本轉工人口呈現連續 7 年的上升趨勢,由 2012 的 35 萬人,增加至 2017 年的 310 萬人,轉職者一般期望可以獲得更好的收入,以及更為合理的工作時數。

辦公室復古運動:讓你更健康快樂?

從摒棄加工、高纖高醣食品的原始人飲食法(Paleo Diet)開始,到赤腳跑步、回歸踎廁、睡硬板床等「復古」風潮,都顯示人們意識到生活的「進化」不代表最好,開始擁抱原始生活習慣。近年,這股復古風吹入職場,以期治癒長工時、高壓、開放式辦公室、久坐不動帶來的職業病。

致熱衷加班的你:做得少才有好表現

Morten Hansen 作為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管理學教授,致力尋找促進工作表現更好的因素。為此,他研究多達 5,000 人,從工廠的車間工人到企業的高級經理,希望找出造成工作表現有異的原因。惟他沒想到:「工作表現最好的人,他們都做得很少。」他發現工作時間長一點,確能提升表現,但只限於一周 50 小時左右。超時以後,質量只會下降甚至惡化。但光是少做一點,當然無法令你突飛猛進。Hansen 從其新書精選 6 條法則,讓你學以致用,在職場步步高升。

選擇錯誤和困難,關鍵在專注力?

厭倦思考時,很容易在工作上做錯決定。在 2017 年個人分析服務平台一項超過 2.25 億小時的工作時間數據分析中,發現普遍用戶每天在工作期間,切換工作超過 300 次。想法切換不僅會影響我們的專注,而且每一次轉換都會稍微影響我們的意志力。 最終,我們會遇上所謂的「決策疲勞」,做出奇差的決定。為免出現這些問題,就要思考導致決策疲勞的因素,並用方法保護注意力和意志力。

雙糧到手,如何辭職才好?

年假放完,雙糧到手,若想轉工,還待何時?然而人在江湖,有時候真的身不由己。每次想向上司辭職,不是對方說有新 project,沒有你不行,就是同事已先你一步揮手說再見。眼見公司人少事忙,實在難以開口「告辭」。如何拿捏適當時機?「紐約時報」特約編輯 Andrew Ross Sorkin 的貼士是 :「關於辭職這件事,你得要自私。」

2018:不做社畜

「社畜」一詞來自職場文化最為磨人的日本,形容放棄人類尊嚴為工作而活的公司牲畜,愚忠公司、無償加班、對過火要求照單全收者均在此列。曾高就日本微軟公司社長的日本實業家成毛真,就著書「社畜中年」教人如何「脫畜」,擺脫被工作豢養的生活,找回自我人生。不過若待奔四被工作文化潛移默化成「勤力得只剩工作」,才學習如何脫離社畜行列,恐怕恨錯難返。要下半世過得好,應由年輕起經營,小處著手,拒做社畜。

老闆注意:在辦公室睡眠才是新潮事

成功人士好像對床都不會有任何留戀。Yahoo 前任行政總裁 Marissa Mayer 睡 4 小時就能工作、蘋果公司首席執行官 Tim Cook 早上 5 點就健身、設計師兼電影導演 Tom Ford 每晚睡 3 個小時,更在床邊備有便條,一醒來就可以寫下想法。但他們只是特例,大部分人都需要足夠睡眠,才有精神工作。美國一些大企業開始在辦公室提供地方,讓員工小睡片刻再「搏殺」。

娛樂背後,電玩開發者的悲歌

2016 年,電玩行業在美國的整體收入共有 304 億美元。但行業繁榮背後,往往伴隨繁重的工作,而且需要大量加班人手。電玩情報網 Kotaku 編輯 Jason Schreier 近日在「紐約時報」撰文,闡述飽受密集式加班煎熬的從業員們,為求做好每款遊戲,不少人熬出一身病。加班工作雖令電玩行業發展蓬勃,但從業者們為此付出了沉重代價。

潘度琳:「何者」—— 獻給徬徨的大學生

「何者」要說的不只是朋友之間的競爭,還有年青人在「為找工作而討好別人,埋沒自己」一事上的心理掙扎。就讀不同學系的朋友本來各有理想,但時勢迫人,在大學最後一年要把愛玩的一面收起,明明內心不安又空洞,也要向別人推銷自己是個獨一無二的人。儘管如此,大學生在面試上還是不停受到拒絕和打擊。為了得到大企一職,他們還要與已畢業的校友打好關係,展現出那種「有如齒輪一樣低調而刻板地工作直到退休」的熱誠。

日本新工作常態:外判高層

「生育」對職業女性來說大概是工作生涯中最難過的一道坎。懷胎 10 月放完產假後再復工,職位如常,但家中多了個待哺兒,即使你早有後著,拜託了家中長輩代湊,上司同事早已暗暗將你歸類為「孩子優先、工作次之」的人,加上不免間中為了兒女傷病而遲到早退,漸漸你就被投閒置散,從公司主力退居後勤,做起討厭的無聊工作。不過,最近日本就出現了一種新工種,聘請在職母親當外判高層,扭轉過往輕視媽媽們的企業常態。

3 個簡單方法,營造友愛工作間

研究表明,最投入及最多產的員工都是那些能把自己的工作及生活都掌握在手中的人。 網站 The Mission List 及 Women Online 的創辦人 Morra Aarons-Mele 認為,一間公司要照顧不同類型員工,應讓員工 —— 尤其是內向型的 —— 更自主地選擇何時及以怎樣的形式工作。例如,每周有一工作天在家工作、晚點上班還是早點離開,或者修改過度重視會議的文化,以創造更多可用來工作的時間。管理層亦應尊重團隊成員在通訊軟件上成「隱形人」,不應為他們的參與度設限,以建「同中有異」的工作環境。若公司管理層若銳意建立內向與外向員工齊讚好的友愛工作環境,可以採取幾個簡單的步驟。

拒絕中伏:如何在受聘前看穿公司畸形文化

好東家可遇不可求,好的工作風氣更是千工難逢。說來虛無,但有人就是會為此不惜犧牲高薪工作,但求公司價值與文化貼合理想。可惜,往往事與願為,尋尋覓覓,每次轉職都恍如一場逃出遊戲。究竟如何看穿準東家的有毒工作文化,避免剛逃出這個火坑,又誤墮另一個火坑?

明天上班請穿:運動裝

西裝 —— 穿著時,因其修身剪裁或用料,舉手投足會略顯不便,算不上十分舒適;但其予人的莊重和專業感,是不少辦公室職員上班的不二之選。話雖如此,如果有著得舒服、又不失專業風格的工作服飾,對打工仔來說,應是一大福音。近年,不少年輕的專業人士,會在其工作環境裡穿起「運動時裝(athleisure)」類的服裝與運動鞋。

陶傑:動盪的勞資未來

最低工資會逐步調高,21 世紀,馬克思預言的資本家和勞工階級的衝突,不會減少,反而因為人權、AI 和工會勢力的增長而激化。德國人要求 28 小時每周工時,就像德國帶頭推廣電動汽車、淘汰燃油汽車一樣,預示了 21 世紀的產業和資本結構重整的新面貌和大方向。

宇澄:有種人叫群組表演員

正所謂「扮工室」,現今世代手機「扮工」少不了——扮講電話、扮傳短訊、扮同個客 Email、扮做 Research 。自從 Whatsapp 的 Group Message 出現後,更成為一些同事的表演舞台。老闆在群組內寫一句,大量直豎拇指及拍手的圖案,水如泉湧,各式各樣的圖案「叮叮」、「叮叮」不停出現。同事間更需要鬥快,否則被人截足先登,又要想過新的圖案或內容,到時候,後悔也太遲了。

Eric Chan:我唔夠錢買!

我們的潛意識裡種下了一個很重要的心錨:「我唔夠錢!我買唔到!」如果我們經常這樣想,結果會是怎樣?結果便是你會很成功地買不到你要的東西,等於我所說的「成功地失敗」。富爸爸說,遇到自己暫時經濟能力買不起的東西,我們要出現的念頭是:「我要怎樣做才可以買得到?」

職場上的美麗誤會:彈性工作

職場上最美麗的誤會之一,恐怕就是「彈性工作」。在這個數碼時代,光有 Notebook 和 WiFi,就是一間辦公室。只要接通互聯網,加上雲端服務,無論距離再遠,上司下屬也能即時溝通,收發訊息和檔案。得益於這些科技,愈來愈多公司,特別是從事創意行業,推行彈性工作制,允許員工自選出勤時間,甚至工作地點。但「彈性工作」說來動聽,卻往往知易行難。做老闆的不敢實施,打工的也不敢實行。為甚麼?因為我不信你,你不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