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共85篇|

禮貌與約束:日本人的道歉藝術

據指,在日文語法中,單是表達道歉意思的語句就有 20 種。日本人視道歉為一個普遍的生活習慣,有時僅僅是一套自降身份的說法,而最壞情況,則用來表達一種不必要的自我鞭韃。對人有禮,作為日本文化的一環,其源頭可能是為了顧及擠逼生活環境中的人際交往。因為東京的人均佔有空間僅 19 平方米,人和人之間愈容易產生碰撞,就愈需要講究禮數。

同一塊麵包,在英國為何有眾多說法?

一塊點心大小的圓麵包(bread roll),加一杯咖啡或茶,是眾所周知、無處不在的早餐配搭,唯獨在英國,如何點這一份早餐則大有學問。根據曼徹斯特大學一項研究,英國各地對麵包的通用說法至少有 7 種,如果把一些更具地域性的特殊叫法都計算在內,更能細數 20 種以上。到底哪一個叫法更為常見及容易理解,往往取決於你身在英國哪一個城市。劍橋大學現代及中世紀語言學院的 Tam Blaxter 認為,在這背後,關乎了各地英國人的身份認同。

唐明:學中文令洋人也變下流了?

赫德還專門挑選來自歐美,出身良好,有大學學歷的年輕人到北京海關總司任職,親自教導,要求他們一概學好中文,其中不乏牛津、劍橋和哈佛的畢業生,譬如來自波士頓的作家 Edward B. Drew。而被他淘汰的鬼佬,首先是最早來華的一批西洋冒險家(以英美為主),通常不通中文,教育程度低,在本國的社會地位就低於其他洋人,而赫德覺得海關總部充斥這樣的人,有欠尊重,會令人看不起。

【星 CUP 人物】 居法潮人 Sony 談法式戀愛態度

「在法國居住,就算法文未通,都要識著衫!」法國棟篤藝人兼時裝潮人 Sony Chan(陳茗倫)也認同此番見解,認為法國人穿著品味甚少出錯,但她指出,法國人看重的美態,並不只是衣著打扮。今集「星 CUP 人物」,香港出生、居法多年的 Sony 繼續與陶傑談法文。甚麼是法式含蓄?原來法國人也常用委婉語和反話?她更分享自己的戀愛哲學,還有 17 年來跟法國男友「保鮮」的秘訣。

【世盃迷思】不同母語的比利時球員,說哪種語言才團結?

球星都愛說,踢世界盃是非一般的經驗。不光能為國爭光,亦因為同聲同氣。從落場的球員到場外的球迷,大家都以一樣的語言來歡呼怒吼,那份一體感絕非踢職業聯賽能夠比擬。但今屆殺入四強的比利時,卻是一支操多語言的國家隊。即使同為隊友,卻你有你說法文,我有我說荷蘭文。怎讓他們良好溝通合作無間,成為球隊爭標的一大關鍵。

H:最能區分種族優劣的字母?

迷倒全球萬千女性的奢侈品牌 Hermes,到底如何發音才是正確呢?對國際時尚和法文稍有認知的人應該都知道,它的第一個字母 H 是不發音的 —— 連 H 這個字母的發音,其實都應該讀作「aitch」而不是「haitch」。但原因何在?專家質疑,這是一套精英主義下的語言霸權。社會上較具影響力的人和種族,能自訂哪一種是獲得認可的發音標準,藉此便將地球人分成兩種生物,優等的「aitch」和次等的「haitch」。

【星 CUP 人物】Sony Chan:從一句不懂 到講法文棟篤笑

法國棟篤笑藝人及電視節目主持 Sony(陳茗倫),可能是法國最有名的香港人。她以法文創作劇本反映時政,更在異鄉電台大講香港故事。原來,11 歲時與家人移居法國、自言很 Hongkongaise 的 Sony,初時很抗拒講法文,是甚麼令她衝破心理關口?

阿基里斯:古希臘的膚色歧視

如今看到的古希臘大理石雕像,外表看來雖一片雪白,但當初其實有上色,並非因為古希臘是白人社會,或有崇白的風氣。事實上,古希臘人既不是今日語境下的歐洲人,亦不是白種人。隨著學者一再為古希臘文明翻案,如今已有轉折。今年 BBC 和 Netflix 聯合製作的新電視劇「特洛伊:城市的淪陷(Troy: Fall of a City)」便成功引起不少網絡討論,尤其是劇組起用了英國黑人演員 David Gyasi 去飾演故事主角之一的阿基里斯。但阿基里斯是黑人這說法又有多可靠呢?

維繫一個國家的條件

為何有些國家經常會鬧分裂,以致政府總是神經過敏,扭盡六壬誓要消滅地方差異,貶抑甚至禁制地方語言不可;但有些國家縱使文化多元,譬如瑞士就沒有統一語言,但卻未曾聽過當地鬧分裂?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兼政治哲學教授 Andreas Wimmer 解釋,這關乎人民是否有成熟的國族意識,超越種族及地域差異。國族的建立,靠的絕不是狂播國歌。

陶傑:廣東話的經濟史脈絡

粵語是中華文化最早的源頭之一。特區政府和中國若想加強香港下一代對中國的認同,其實只須普及粵語教育、加強粵語的研究即可。閹割和消滅粵語適得其反。因為粵語和潮汕閩南話一樣,有兩千多年的歷史。粵語中保留了大量古漢語的化石,而所謂的普通話,歷史不超過四百年。

石 Sir:英國人的母語

儘管英國有不同地區語言,而就算英語亦口音繁多,但英國政府不但沒有打算消除各種地區語言,反而著力保育,例如英國政府資助威爾斯在學校教導威爾斯語,在民間推動威爾斯語文學等。據說有個很厲害的國家,歷史要比歐美國家悠長得多,卻要逼其國民接受自己的母語次人一等,念兹在兹要消滅國家內其他歷史源遠流長的語言。一個國家以自殘自己歷史文化為任,真不知厲害在哪裡。

做官要識講嘢:用名詞 棄動詞

在朝中辦事,即使不能言善辯,最少也要懂得帶人暢遊花園,回答問題識避重就輕。至於被問到自己的母語是甚麼,指斥對方問題無聊,相信這答案絕對「有進步空間」。政客和社會學家均想掌握如何玩弄語言能取得不同的傳訊效果。在以色列的 Herzliya 跨學科中心兩位研究員日前發表的研究,便為此提供新啟示。

「秀色可餐」的總理夫人

「感謝您的款待,感謝您和您秀色可餐的夫人的熱情款待。」法國總統馬克龍結束澳洲訪問行程時,竟然用英語向澳洲總理特恩布爾爆出如此露骨的說話,輕則引致爭風吃醋,重則可引發外交衝突,幸而特恩布爾巧妙手腕化解「危機」。正當輿論揣測這句話背後的用意時,有通曉英法兩語的記者則推斷,一切源於 delicious 一詞英法翻譯的誤會。

唐明:「南渡」兩個字最合適

如果中國歷史是一首過份冗長的交響樂,「南渡」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個 motif。如此壯闊而且一再重複的大遷徙,該如何翻譯?好奇查了查「離騷」的翻譯,有稱 “An Elegy”,或者 “Songs of the South”,1949 年最後的這一次南渡,其實也讀出了「輓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