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共26篇|

一地人說八百語

不論身在何地,雙語都是一種優勢,再孤立的民族國家,都有最流行的外語(second langauge),例如通曉韓語,在日本隨時用得着。若論外語最多元之地,首數紐約皇后區(Queens),該區匯集 800 種語言之多,由台山話到阿爾巴尼亞語都有一定族群使用,身處紐約不僅可練英文,更隨時學到烏茲別克語。

唐明:否則只剩下這三個 X

令人非常不適的感受還有 Appalling,有聳人聽聞,驚駭之意;Shocking 則相對單純,問題是,你憎恨鄙視的一個人竟然發了達走了好運,到底是 Shocking 還是 Appalling 呢?呵呵。吃驚的還有一個 Ghastly,到底是出於可怕還是可厭,也說不清楚,視乎閣下的神經有多麼細膩,外表拘謹內心高冷的公子小姐,恐怕遇見過份熱情的朋友也會當堂嚇壞。

5 個中文難以翻譯的情緒

我們都有過難以言明內心情緒的經驗,這不是個人學識不足之過。其實,人類情緒之複雜深奧,絕非語言所能完全表達。生於不同的國族文化,也會有不同的字詞形容自己的心態,以下數個學者 Tiffany Wat Smith 在「情緒之書」所載,海外獨有、難以傳神翻譯的情緒詞語,或許終能令你以恰當的字眼,表達某時某刻洶湧而至的情感——渴望遠方、捷克情結、驚跳恐懼、替代尷尬、波蘭情結。

江皓昕:「天煞異降」——數學不是宇宙共通語言,語言才是

去年無意中買下一本短篇小說集「你一生的故事」(Stories of Your Life and Others),作者姜峯楠(Ted Chiang)。猶記得讀完很驚訝,作者想像力非常獨特,寫作行雲流水卻毫不賣弄,故事主題和切入角度彷彿跟之前讀過的所有科幻小說都不一樣。特別是頭一個同名故事,短短 30 多頁,講了一個女語言學家嘗試跟到訪地球的外星人溝通,讀完像顛覆了甚麼似的,儘管不盡明白,仍能從一個新的角度去看這世界。一年後,荷里活改編了這小說,拍成「天煞異降」(Arrival)。

9 招寫冗長句子無難度

讀書要寫論文,出來工作便要寫報告,訓練好寫作能力百利無一害。有時遇到字數或頁數要求,在痛苦掙扎之時,不妨學幾招寫長句子的秘訣。美國聯邦政府轄下設有名為「易懂語言行動與資料網絡」(PLAIN,取意為「簡明易懂」)的計劃,當中有教學指導寫出長句子的技巧,雖然提供的例子是英文,但寫作功夫一理通百理明,不妨借之參考。

意大利的孤島:愛在語言消亡時

阿爾蓋羅(Alghero)位於意大利薩丁島(Sardinia)西北邊的一個小鎮。早於 14 世紀,首批加泰隆尼亞人抵達薩丁島。1720 年薩丁島併入了薩伏依王朝(Savoy),最終成為意大利的一部分,加泰隆尼亞語就在薩丁島上慢慢消亡,阿爾蓋羅被孤立的歷史讓它保存加泰隆尼亞語,但這語言現正也面對消亡危機。

如何「有品」地拗頸?

關愛座給誰坐?孩子吵才正常?愛國就要愛港?今時今日,沒甚麼事不能拗,卻甚麼事都難拗。口說理性討論,心卻誓不低頭,結果愈說愈激,最終一言不合,輕則翻臉收場,重則大打出手。在這種「非贏即輸」的風氣下,怎樣才能「有品」地與人討論?「紐約時報」綜合多位心理學家及哲學家的意見,作出以下建議。

唐明:為甚麼要說方言?

中國南北文化的較勁,是一齣演了上千年的大戲,而戲肉就是語言的主導權,所謂「越人安越,楚人安楚,君子安雅」:南方人即管自說自話,但只有代表華夏正統的官話,才是雅語。雖然,華夏「正統」的語言,或許在廣東話裡能找到一點原汁原味,問題是,正統這個觀念,並不是由語言學來定義的。

外語改變思考,改變……道德?

老套的道德兩難式:假如你是火車司機,左邊的路軌迎面撞向路軌上的 5 個人,右邊則只有一個人,你會犧牲那人的生命以保存另外 5 人的生命嗎?研究指大部分人面對這樣的道德難題都含糊其詞,不願做出選擇。但這樣的問題只要用外語重新提出,近一半人能乾脆地只犧牲一人。

英文形容詞:孰先孰後?

在學習英語的過程中,大概所有人都有過這樣一個困擾:使用多過一個、甚至一連串形容詞的時候,次序該如何排列,又怎樣斷定安放哪個詞在前,哪個詞在後?為甚麼我們會覺得「old little dog」拗口,而「little old dog」才顯得地道正確?

捍衛母語之戰,從電影開始

全球的語言趨向統一,100 年之內將剩餘 600 種語言,屆時世界局面和人們溝通的形式亦會改頭換面。少數群族的語言因社會、政治及經濟因素,漸漸被主流語言取代,瀕臨「絕種」,多種原始文化及知識也隨之失傳。面對這股難以逆轉的浪潮,印度電影製作人 VK Neelarao 仍負隅頑抗,以電影的形式保護自己的語言和文化。

英語所生的 4 種後代語

語言也有「死亡」的一日。據報告,自 1970 年起,有 400 多種語言失傳,全球約 7,000 多種語言中,已有 4 分之 1 瀕臨消失危機,這危機隨著各國經濟發展以及全球化而持續惡化:語言以每 2 星期消失一種之速度逐時遞減,最終留下的,會否只剩獲政權「官方認證」的主流語言?其實,語言有死,也有生——單是英語,就再孕育出多種新語言,如「古勒語」、「皮特肯語」、「巴布亞皮欽語」,以及港人應最熟知的「星式英語」(Singlish)幾種。

護照風波:英文也要脫歐?

英國脫歐,英文也要脫歐?有人發起網上請願,要求國會移除英國護照上的法文字句「Dieu et mon droit」、「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以示英國與歐盟之別。不過即時有網友指出,其實「passport」一詞,已經源自法文。英法歷經千年的語言交流,恩仇交織,難以一刀兩斷。

蛋白:今天風很多

「Because Chinese is basically uncool!」不止一位新加坡的本地好友告訴我。中文在此地淪為鄉愁、職業工具、考試必需。它是年輕人的「聽得懂」,和「不想說」,是低俗的華文節目和過時的張燈結彩、敲鑼舞獅的混合印象。新加坡人對中文的「誤判」背後,當然有諸多原因了。

後脫歐時期的歐盟英文

英國脫歐,歐盟官員一度放風,警告英文或失去區內官方語言地位,不出一日講法被推翻,歐盟駐愛爾蘭代表聲稱更動官方語言必須由部長理事會(Council of Ministers)投票決定。鑑於英語應用廣泛,各國官員賴以溝通,英文將繼續留守歐盟。不過有論者指出,當英語脫離了英國規範,非母語使用者任意運用,將進一步促成歐式英文,而且大安旨意,盡情克里奧,大灑洋徑濱。

跟著杜林普學演說?

奧巴馬是個出色的演說家,他也許沒有想過自己所討厭的杜林普同樣是個「優秀」的演說家。曾狂言「老爸只給了我一百萬小資金打江山」的杜林普有出言不遜的惡習,每每刷新眾人對「政客」的新想像,批評其「無腦」的言論多如過江之鯽。然而這種對人類智慧構成衝擊的語言,卻蘊含不為人知的「藝術」,分分鐘感召著人們加入他的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