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共65篇|

Leeuwarden、Ljouwert 還是 Liwwadden,一個荷蘭小鎮為何擁有 200 個名字?

歷史上,呂伐登是著名的「百名之城(City of 100 Names)」,自 11 世紀到 19 世紀,它先後擁有過 Ljouwert、Liwwadden、Leewadden、Luwt、Leaward 以至 Leoardia 等官方名字。根據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呂伐登被舉證出現過的拼音變體,甚至多達 225 個。這個位於荷蘭北部的城市,為何曾被賦予二百多個名字呢?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人類就像一種被「修辭」控制的生物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將嚐到哪種口味。」電影「阿甘正傳」的這句經典對白,不少影迷都耳熟能詳,甚至是逆境路途上的座右銘。當然,人生還跟不少事物有相似之處,人生像一盤棋,像旋轉木馬,像一列火車,一本書,一座山…… 儘管不是每個人都有寫詩弄文的修為,但每個人都非常懂得和活用比喻(Metaphors)手法。不過,當參與者的遣詞有所不同,他們對同一議題的直觀解讀亦有分別,甚至能實際地影響人類的行為。

證供太多 Emoji,資深律師也投降

從手機通訊軟件到社交網絡,以至各種直播平台,嬉笑怒罵的 Emoji 滿天飛早非新鮮事。但 Emoji 可否完全取代文字,甚至成為一種新文字?現實中可能剛好相反,Emoji 往往觸發爭論,釀成不少對簿公堂的尷尬局面。專職拆局的律師本身不怕咬文嚼字,但法律條文寫得一清二楚,Emoji 則無棱兩可,孰是孰非,讓專業人士也大表頭痛。

紅眼:「喰」之猜想

如今常見於日本漫畫的「喰」字,不但關乎「狂賭之淵」的故事背景,還見諸「東京喰種」、「喰靈」和「喰姫」等人氣作品。問過好幾個漫畫迷和日語通,都認為廣東話或普通話應該有邊讀邊,與「食」同音。當然,這解釋也說得通,以「食」為「喰」,字面意思出入不大。所以「蛇喰夢子」真的直接讀作「蛇食夢子」?

如何才懂形容氣味?

如果要你形容氣味,除了香和臭,還能用甚麼字詞表述?人類的嗅覺不怎麼靈敏,因而有些需要用上嗅覺的任務,我們會依靠其他動物幫助,如緝毒犬和搜尋黑松露的豬。視覺上,人類有豐富的語言來形容事物形態和顏色,與命名氣味差一大截。人類學家懷疑這是靈長類大腦,權衡視覺處理能力和嗅覺利益的結果。但最近刊登在「當代生物學」期刊的研究,結果顯示有些人之所以不精於分辨或描述氣味,是在於這些字詞對於說話者作用大不大。由於氣味對大多數人來說都不重要,結果大多數語言對他們來說都沒有描述氣味的抽象詞彙。

唐明:細枝末節的大事

足球比賽罰射「十二碼」,也就是 10.9782 米,為甚麼不化零為整,裁掉最後那點 0.9782 的小尾巴,改成 10 米呢?沒辦法,現代足球孕生在工業革命的英國的貧民陋巷裡,「十二碼」就是當初那些底層工人的語言。即使我們不知道狄更斯時代,一個街童掙「六便士」是多還是少,也一定能體會一本 “Penny Dreadful” 的讀物是有多麼廉價。

古老又現代的冰島語

如果語言有活化石,冰島語就是其中一塊。世上會說冰島語的人不多,大概就只有在冰島上生活的 30 多萬人口。可是,隨着冰島經濟發展,冰島語卻有「難言之隱」。初步研究反映剛開始學說話的孩童愈來愈少機會接觸冰島語,一方面冰島語讓冰島人感自豪,另一方面學生的母語閱讀能力和詞彙量大不如前,都與冰島語的「難」字有關。學冰島語難,因冰島語千年來的語法近乎沒有變化。

當我們在「唔⋯⋯」的時候,其實在想 3 個你不知道的秘密

工作場合、社交聯誼或情人對話,最忌 Dead Air。對方提問,拋出一個球,你不給予反應,或接話時機慢上幾拍,都難免讓人覺得無禮貌或不上心。人們日常溝通一問一答之間的空隙,大約是 200 微秒,快到不會「聽」到停頓位。在對方的提問之後你緊接一聲「唔……」,意思就是「等等,我知道輪到我說話了,我不想沉默,但我還未準備好要說甚麼。」不過,你可以「唔……」多久?「唔……」的時間夠思考嗎?事實上,人們並不是真的需要時間思考,而是另有所圖。說話很簡單,人類很複雜,一句簡單的「唔……」,其實大家都背後做著某件極為細微和敏感的事。

Moyashi:香港核心的外圍

上星期六日,立教大學亞洲地域研究所舉辦了一連兩日的「香港回歸 20 周年紀念研討會:香港的過去・現在・未來」。作為一個香港人來旁聽,其實是想偷窺他者如何談論自己。當然筆者想聽的並非打飛機的讚美,而是這十年間幾近光速飄移的社會變化中,連香港人都無法捕捉確切的意義、許多事物都流進陰謀論的深淵時,他者是如何理解與梳理這一切的亂象。但從另一方面,或許只有在外面的才看得清裡面。

中國網絡極權進化,火星文也「殺無赦」?

當我們調侃「小熊維尼」在中國網站被「下架」,「胖虎」隨之消失、WhatsApp 遭全面封鎖之時,中國的網絡審查,其實早已更進一步,準備涉足火星。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雖然還沒厲害到能找上火星,但已能找上危害國家安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過激言論等「火星文(Martian-language)」式文章來刪除。

Live Norish:消失的精靈語 —— Elfdalian

Elfdalian 聽起來像是來自 J.R.R 托爾金魔戒小說中的精靈語,但這其實是一個真正的北日耳曼語系語言,根源自古挪威語,但是自中世紀以來她就孤立地發展,並保留了其他德語甚至冰島語中沒有的古代特徵,最獨特之處是其乃以符文寫成。目前,估計只有 60 個 18 歲以下的人會說 Elfdalian。長期以來,Älvdalen 地區一直在推動 Elfdalian 普及,並希望她在瑞典被正式承認,為後代保留這種文化。也許你會問,為甚麼我們要關心一種瀕危語言?

眼鏡、退熱貼、大數據……招數盡出測失智症

如何對抗失智症,已成為日本科技界當前最重要的議題。其中,如何預測是一大關鍵。「失智症一定會發病,如果想要盡早掌握罹患失智症的可能性,不可或缺的就是能夠早期發現的環境,以及在家就能簡易檢查的設備。」大阪大學產業科學研究所教授關谷毅在接受 Nikkei Business 採訪時說。貼布型腦波感測器、量度眼球轉動的智能眼鏡、分析詞彙豐富度的演算法,全都旨在檢測早期的失智症徵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