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共48篇|

中國網絡極權進化,火星文也「殺無赦」?

當我們調侃「小熊維尼」在中國網站被「下架」,「胖虎」隨之消失、WhatsApp 遭全面封鎖之時,中國的網絡審查,其實早已更進一步,準備涉足火星。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雖然還沒厲害到能找上火星,但已能找上危害國家安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過激言論等「火星文(Martian-language)」式文章來刪除。

Live Norish:消失的精靈語 —— Elfdalian

Elfdalian 聽起來像是來自 J.R.R 托爾金魔戒小說中的精靈語,但這其實是一個真正的北日耳曼語系語言,根源自古挪威語,但是自中世紀以來她就孤立地發展,並保留了其他德語甚至冰島語中沒有的古代特徵,最獨特之處是其乃以符文寫成。目前,估計只有 60 個 18 歲以下的人會說 Elfdalian。長期以來,Älvdalen 地區一直在推動 Elfdalian 普及,並希望她在瑞典被正式承認,為後代保留這種文化。也許你會問,為甚麼我們要關心一種瀕危語言?

眼鏡、退熱貼、大數據……招數盡出測失智症

如何對抗失智症,已成為日本科技界當前最重要的議題。其中,如何預測是一大關鍵。「失智症一定會發病,如果想要盡早掌握罹患失智症的可能性,不可或缺的就是能夠早期發現的環境,以及在家就能簡易檢查的設備。」大阪大學產業科學研究所教授關谷毅在接受 Nikkei Business 採訪時說。貼布型腦波感測器、量度眼球轉動的智能眼鏡、分析詞彙豐富度的演算法,全都旨在檢測早期的失智症徵兆。

【沒外語方言之別】宛如兄弟的北歐語

香港大約有 7 成人能使用普通話,就算不能說,一般也能基本理解普通話口語。這與香港在主權移交後的「兩文三語」政策,以及香港受中國影響愈來愈大有關。廣東話在中國屬於方言。沒有廣東話聽說經驗的中國北方人,大多聽不懂廣東話。一國之間兩地語言不甚相通,在世界另一端,北歐核心三國語言:丹麥語、瑞典語和挪威語,同屬北歐日耳曼語,三者宛如兄弟般親近。

古老又神秘的巴斯克語

相傳巴斯克語是歐洲的古老語言,古老得沒有人知道它從何而來。不過,就算不知這種語言古老,歐洲人也不難發覺,巴斯克語不但跟歐洲通用語言完全不同,甚至和世界任一語言也難以扯上關係。在 1545 年於法國波爾多出版的一本詩集之前,這種語言暫未發現詳細的文獻紀錄。這種語言久歷二、三千年而不滅,讓人驚嘆傳承的威力。

以口哨為語言的希臘村落

童時偶聞長輩教訓道:向女子吹口哨沒禮貌。那時候,這些長輩如果在街上看到有人吹口哨自娛,也會一臉不悅,不知這種偏見從何而來。口哨,豈只是自娛的玩意? 世界各地也有人把口哨當作語言用,有語言學者研究 13 年,目前紀錄得 70 種不同的口哨語言,其中最廣為人知的起源於希臘埃維亞島(Evia)東南山區的安提亞村(Antia)。

要重拾方言,關鍵在意志

周六下午,爺孫共聚天倫,但卓老夫婦與 7 歲大的 Lavell,總是聊不到幾句,因為兩老講福建話,孫女卻只說英語,還有少許的華語。在新加坡,這種多代家庭難以溝通的尷尬局面,乃數十年來推行「去方言」政策的後遺症。福建話、廣東話甚至華語皆被拋棄,全民改學國際通用的英語。事到如今,華人社群失去長幼對話的橋樑,更失去文化上的根。

陶傑:Trump English

自從狂人入主白宮,英語危機遠早於北韓的導彈危機。總統杜林普與金正恩隔一個太平洋,採用非常激烈的語言展開罵戰,但杜林普的英文,令英國人皺眉頭。狂人總統喜用一個 Bad 字形容一切野蠻行為。白宮辯稱,這是使用金正恩聽得懂的語言,並非杜林普缺乏教養。

一開口就透露你的性格

不同性格的人,說話的用字會有所不同?平時我們說「注意你的用字」,也許真的有其道理,因為說話隨時透露的你的真實性格。英國心理學家 Christian Jarrett 日前在 BBC Future 專欄,簡述了不同性格的人,在用語上會有何差異。

讓日本小孩愛學漢字的「便便練習簿」

在日本,學習寫漢字是不少小學生的一大難關,如何把日常的詞語讀音,化成每個字由多個筆劃組成的漢字,是痛苦的過程。而有一本練字簿卻在日本大賣,自今年 3 月開賣以來已售出近 200 萬本,這系列叫做「うんこかん字 ドリル」(便便漢字練習)。便便如何讓小朋友更有效學習漢字?

顏色的共性

因應身體構造的差異,每人看到的顏色都有些微出入,詩人荷馬就看到「酒色海浪」及「紫色蜂蜜」,有人以為古希臘人的色覺與今人不同,更甚,不同文化對顏色版塊的區分迥異之大,一度令人類學家質疑,某些種族是否色覺較弱甚至色盲,以致於辨識顏色的能力遜於其他人種。究竟顏色是否單純是主觀感受?其中有無跨文化跨種族的共性?

文化決定人類演化進程?

有說人禽之別,在於文化之有無。根據聖安德魯斯大學演化及行為生物學教授 Kevin Laland,這種說法只對一半。動物也能模仿、發訊、運用工具,表現出獨特的行為,例如雛鳥會模仿雀群,學習唱出特定的頻率,近乎人類的文化;然而,猿猴無法像人一樣作曲寫詩,或是設計飛機大炮。箇中分別,Kevin Laland 認為在於人類既創造文化,亦為文化所塑造,從而發展出獨特的演化軌跡。

如何能快速掌握一門外語?

懂一種語便接通一個世界,香港人尚算得天獨厚,自小有機會接觸華語及英語兩種一東一西的強勢語言。不少人更雄心壯志,希望多掌握一兩種語言,如何能快速學外語?在無數的手機程式中,有一個學習外語的 App ,在 Google Store 已有超過 400 萬下人次,總評分依然有 4.7 分之高,超過 346 萬人給予 5 分滿分,它叫做 Duolingo。

如何判斷一種語言難易?

根據語言學家蓋伊多徹(Guy Deutscher),20 世紀中葉語言學教科書普遍有個前設:所有語言都一樣複雜(或是簡單)。他在論著「小心,別踩到我北方的腳」(Through the Language Glass)破除這個迷思,表示說法以訛傳訛,背後其實毫無根據。如果說語言有繁簡之別,自然也有難易之分,問題是應該從何判斷?

經濟愈發達 冰島語愈消亡?

2008 年的金融危機令冰島經濟一度陷入垂死狀態,後來靠自然景觀、「權力遊戲」舞台光環帶旺旅遊業,加上蓬勃的科技發展及走在最前的數據隱私法,令她尊享數據隱私天堂的名聲,冰島似乎重上光明前路——除了冰島人意識到這兩方面利好素正逐漸削弱他們的母語這一點外。

語言決定性格?

英文幽默,德語嚴肅,法文優雅,日語謙恭?這些印象其來有自,甚至催生出「民族性」的討論,譬如說學好英文,人會變得風趣、思維嚴謹。的確早有實驗研究指出,轉用一種語言,有時或會改變性格,但須留意,轉變並非源於語言本身的特質,而是與文化背景、溝通對象、學習時地有關。

語言性別之爭:我們應否改變語言系統?

牛津字典選出去年 10 個年度國際詞彙,當中有 post-truth、alt-right、Brexiteer 這些耳熟能詳的單字,但唯獨其中一個觸動了部分人的神經——「Latinx」,由 LGBT 社群原創的一個字。西班牙語有 Latino(拉丁美洲裔男子)和 Latina(拉丁美洲裔女子)兩個字,但考慮到性別認同的立場,性小眾群體認為兩個字都不能代表自己,於是創造了「Latinx」一字,此舉挑起了傳統語言支持者的反感,他們覺得使用沒有性別的詞語是對西班牙語不尊重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