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共92篇|

自學 app 拯救沒有優勢的語言

「全世界邊個地方用廣東話學中文?」本港教育局局長如是說,指若長遠以廣東話學習中文,需要研究會否令香港失去優勢。那邊廂,語言學習應用程式 Duolingo 將開設納瓦霍語(Navajo)和夏威夷語課程,但能說此 2 種語言的人恐怕不足 3 萬,明顯更缺優勢。

【何謂長遠?】多國專家:母語教學至關重要

本港教育局長質疑,用廣東話學中文不夠長遠,怕會失去優勢云云。非洲多國恰巧也有類似見解,很多小一學生在家說母語,學校則用英語、法語或葡萄牙語授課。然而,這些「全世界」也用的語言對學習並無幫助,因為孩子們根本聽不懂老師說甚麼。一些專家積極尋求方法,改變如斯荒謬的現象。

這些印度山村村民,是亞歷山大遠征軍後裔?

印度西北部喜瑪拉雅山區的小村落馬拉那(Malana),以生產大麻製品而聞名,但村民的身世卻比大麻更加迷幻。相傳在 2,300 多年前,亞歷山大大帝的遠征軍征戰至印度,部分傷兵屯駐於此,成為馬拉那村民的祖先。雖然我們未必能夠憑藉村民的外貌找到蛛絲馬跡,但他們所操的語言確實與別不同,村政府甚至實行獨特的兩院制,難免叫人懷疑這是承襲自古希臘的民主傳統。

Always、Completely、Nothing:從語言習慣看出你的抑鬱症狀

不同個案一再說明,抑鬱症會改變患者的一切行動習慣,從他們的睡眠到言行習慣,還有跟其他人的相處,尤其說話和表達自己的方式,有時會產生強烈和顯而易見的「抑鬱語言」。科學家一直試圖證實抑鬱症和語言之間的確切關係,在大數據時代的當下,幾分鐘時間就可以用電腦完成文本分析,促使人們發現過去可能遺漏的指標。

唐明:網絡語解放情感表達力

如果和這位評論員有同感,就不難明白今天中文網絡流行語的「火星化」 ,網民自創的強烈情緒表達譬如「表演一個原地爆炸」,「光速升天」,「內心幾乎是崩潰的」,「獻出我的膝蓋」,「尖叫爆哭」,或者在前面在加上「旋轉/跳躍/窒息」之類的前綴,或者乾脆回歸最原始的「啊啊啊啊啊啊」(字數無限)。

分裂 70 年,兩韓語言都不同了

兩韓領導人剛決定下月第三度會談,希望達成終戰宣言,有言論更指最終希望達至統一,惟分裂已有 70 年,實際上就有如孿生兒分開教養一般,發展也有所不同:南韓愈來愈多地方使用國際用語,而北韓則保留固有用語,並極為注意某些政治敏感詞語。南北韓首腦峰會後,兩地之間經濟文化交流增加,隨之而來,兩韓之間語言障礙也更為明顯。

禮貌與約束:日本人的道歉藝術

據指,在日文語法中,單是表達道歉意思的語句就有 20 種。日本人視道歉為一個普遍的生活習慣,有時僅僅是一套自降身份的說法,而最壞情況,則用來表達一種不必要的自我鞭韃。對人有禮,作為日本文化的一環,其源頭可能是為了顧及擠逼生活環境中的人際交往。因為東京的人均佔有空間僅 19 平方米,人和人之間愈容易產生碰撞,就愈需要講究禮數。

同一塊麵包,在英國為何有眾多說法?

一塊點心大小的圓麵包(bread roll),加一杯咖啡或茶,是眾所周知、無處不在的早餐配搭,唯獨在英國,如何點這一份早餐則大有學問。根據曼徹斯特大學一項研究,英國各地對麵包的通用說法至少有 7 種,如果把一些更具地域性的特殊叫法都計算在內,更能細數 20 種以上。到底哪一個叫法更為常見及容易理解,往往取決於你身在英國哪一個城市。劍橋大學現代及中世紀語言學院的 Tam Blaxter 認為,在這背後,關乎了各地英國人的身份認同。

唐明:學中文令洋人也變下流了?

赫德還專門挑選來自歐美,出身良好,有大學學歷的年輕人到北京海關總司任職,親自教導,要求他們一概學好中文,其中不乏牛津、劍橋和哈佛的畢業生,譬如來自波士頓的作家 Edward B. Drew。而被他淘汰的鬼佬,首先是最早來華的一批西洋冒險家(以英美為主),通常不通中文,教育程度低,在本國的社會地位就低於其他洋人,而赫德覺得海關總部充斥這樣的人,有欠尊重,會令人看不起。

【星 CUP 人物】 居法潮人 Sony 談法式戀愛態度

「在法國居住,就算法文未通,都要識著衫!」法國棟篤藝人兼時裝潮人 Sony Chan(陳茗倫)也認同此番見解,認為法國人穿著品味甚少出錯,但她指出,法國人看重的美態,並不只是衣著打扮。今集「星 CUP 人物」,香港出生、居法多年的 Sony 繼續與陶傑談法文。甚麼是法式含蓄?原來法國人也常用委婉語和反話?她更分享自己的戀愛哲學,還有 17 年來跟法國男友「保鮮」的秘訣。

【世盃迷思】不同母語的比利時球員,說哪種語言才團結?

球星都愛說,踢世界盃是非一般的經驗。不光能為國爭光,亦因為同聲同氣。從落場的球員到場外的球迷,大家都以一樣的語言來歡呼怒吼,那份一體感絕非踢職業聯賽能夠比擬。但今屆殺入四強的比利時,卻是一支操多語言的國家隊。即使同為隊友,卻你有你說法文,我有我說荷蘭文。怎讓他們良好溝通合作無間,成為球隊爭標的一大關鍵。

H:最能區分種族優劣的字母?

迷倒全球萬千女性的奢侈品牌 Hermes,到底如何發音才是正確呢?對國際時尚和法文稍有認知的人應該都知道,它的第一個字母 H 是不發音的 —— 連 H 這個字母的發音,其實都應該讀作「aitch」而不是「haitch」。但原因何在?專家質疑,這是一套精英主義下的語言霸權。社會上較具影響力的人和種族,能自訂哪一種是獲得認可的發音標準,藉此便將地球人分成兩種生物,優等的「aitch」和次等的「haitch」。

【星 CUP 人物】Sony Chan:從一句不懂 到講法文棟篤笑

法國棟篤笑藝人及電視節目主持 Sony(陳茗倫),可能是法國最有名的香港人。她以法文創作劇本反映時政,更在異鄉電台大講香港故事。原來,11 歲時與家人移居法國、自言很 Hongkongaise 的 Sony,初時很抗拒講法文,是甚麼令她衝破心理關口?

阿基里斯:古希臘的膚色歧視

如今看到的古希臘大理石雕像,外表看來雖一片雪白,但當初其實有上色,並非因為古希臘是白人社會,或有崇白的風氣。事實上,古希臘人既不是今日語境下的歐洲人,亦不是白種人。隨著學者一再為古希臘文明翻案,如今已有轉折。今年 BBC 和 Netflix 聯合製作的新電視劇「特洛伊:城市的淪陷(Troy: Fall of a City)」便成功引起不少網絡討論,尤其是劇組起用了英國黑人演員 David Gyasi 去飾演故事主角之一的阿基里斯。但阿基里斯是黑人這說法又有多可靠呢?

維繫一個國家的條件

為何有些國家經常會鬧分裂,以致政府總是神經過敏,扭盡六壬誓要消滅地方差異,貶抑甚至禁制地方語言不可;但有些國家縱使文化多元,譬如瑞士就沒有統一語言,但卻未曾聽過當地鬧分裂?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兼政治哲學教授 Andreas Wimmer 解釋,這關乎人民是否有成熟的國族意識,超越種族及地域差異。國族的建立,靠的絕不是狂播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