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共105篇|

英國人也開始不讀英文?

讀中文系的人,大抵都曾被問及「中文也需要讀?」或是「讀中文有何出路?」,修讀母語似乎甚易被視作不切實際,撇除中國語文是必修科目,2018 年中學文憑試只有 1,767 人報考中國文學科。無獨有偶,在英國,高級程度會考及大學選修英文相關科目的學生愈來愈少,社論作家 Susanna Rustin 就在英國「衛報」撰文分析現象。

廖康宇:當文化服務經濟

創意經濟帶動的旅遊業,亦有可能改變當地原有的文化生態 —— 咖啡店作為創作人和大學生的聚腳地,原本可以是一個好好觀察當地人日常生活的地方。但當赫爾辛基的咖啡師對你講「Ni Hao」的時候,你就知道原來 Airbnb 樓下那個從來不和你打招呼的小餐廳女侍應都不算太差,至少她還保留著芬蘭人的一絲社交內斂。

邱翔鐘:女王要新遊艇,其可得乎?

那麼,女王會不會跟政府官員說:“I want a new yacht”(我要新遊艇)呢?當然不會,因為那不是君主的行為說話模式。傳說維多利亞女王聽到令她不悅的講話時說過 “We are not amused”(我們不覺得好玩)。到了當代,這句話被放到伊利沙伯二世女王嘴裡,變成 “One is not amused”。據說,伊利沙伯喜歡用第三人稱自己,頗有些稱孤道寡的味道。

唐明:大清亡了

詔書的文字雅正端方,是最大體最上乘的中文,如今當然早成絕響。「九夏沸騰,生靈塗炭」,「商輟於途,士露於野」的形容,很有點人道主義,令整個國家停頓,於心不忍;最關鍵是「予亦何忍因一姓之尊榮,拂兆民之好惡」這句,只以自己的一個人的命運,影響整個國家民族的未來,當獨夫民賊,萬萬不可。最後提到「古聖天下為公之義」,畫龍點睛:自由、民主,讓人人都活得有尊嚴,不但是普世價值,時代潮流,也是中國古聖的理想,而專制的皇帝,也是有精神境界的。

Hakuna Matata!屬於迪士尼還是津巴布韋?

即將於 2019 年上映的動畫電影之中,矚目之最,莫過於迪士尼公司重拍的「獅子王」。但可能需要先解決另一個問題:有津巴布韋維權人士認為,迪士尼藉著美國商標法,霸佔了 Hakuna Matata 的使用權。「我們雖然認同迪士尼是一個創造了童年記憶的影視公司,但 Hakuna Matata 的商標化,完全是貪婪之舉,對斯華希里語使用者以至整個非洲來說,是精神上的侮辱。」

為何總愛紋上(錯的)外語?

有人以紋身展露個性,或記念重要的人事,假如用上外語紋身,似乎加添一筆文化色彩。但若本身不熟悉外國文化或外語的含意、用法,隨時弄巧反拙,甚至在世界的另一端惹來無盡訕笑。美國楊百翰大學阿拉伯語教授 Kevin Blankinship 於「大西洋」撰文,解釋選擇外語紋身綻何而來,以及值得注意的地方。

歐洲語系正在美國迅速失勢,為何意大利最嚴重?

隨著中國新移民的湧入,普通話在香港的普及情況有目共睹,近年甚至惹來普通話將會蓋過或取代廣東話,成為下一代香港人母語的疑慮。然而,在美國,語言的移民和同化情況並不相同。美國曾經吸引大批歐洲新移民前來定居發展,大量歐洲語系因而在當地普及,但時至今日,移民人口世代交替,歐洲語系不但沒有繼續發展,在美國的使用率更迅速減少,當中更以昔日的移民大國意大利最為嚴重。

哪個詞語,最能把人和電腦區分開來?

早前 Google 發表新技術,機械助理以人類語氣打電話為用戶預約時間,機械不再帶合成「口音」,更可以模仿人類思考時發出的嘆詞,整個對話中,接聽者完全沒有察覺到端倪。長此下去,若非看見真人,在電話或是在網上的另一端是人,還是人工智能,已難分辨。要識破人工智能的超完美模仿能力,有何方法?麻省理工學院最近就進行研究,調查人類如何從用字上作「人機之辨」。

Amadeo Robiolio:一個壞透了的詞「Egregious」

「Egregious(壞極)」這個詞彙,正是一完美例子。所有英語國家,現在將之用作準知識分子型的侮辱,以看似較為友善的形式取代粗俗的字眼。然而,細看這個詞彙的拉丁文詞根,意思卻截然不同。其拉丁文詞根 grex,字面解作「羊群之外」,或更準確地解為「從羊群裡挑選」。換句話說,grex 成為出色、傑出的代名詞,就如在羊群裡最好的羊羔,能輕鬆地在群體中受注視。

Moyashi:迷失東京

假如你處身於大城市,許多設施都已經半自動化,可以讓你不開口的情況下維持生命。例如有提供電子售票機的餐廳,讓你看圖自行點餐;部分大型超市設有自助結賬櫃台,連被問有沒有積分卡的機會也免去。遇上真人結賬的情況,大不了保持沉默,店員也不會強制你回答,照打出來的銀碼付錢就是。最麻煩的是貨品在收銀處的後面,只能用身體語言搭救,所以會出現有外國人在便利店為了買炸雞而扮雞的場面。

保育土著語言之必要

誠如教育局長所言,全世界學中文都以普通話為主。但語言單一是否好事?假如由美國阿拉斯加官員回答這個問題,相信會得出不一樣的答案。本月,阿拉斯加州長 Bill Walker 簽署行政命令,承認阿拉斯加原住民語言處於緊急狀況,宣佈加強與部落合作拯救語言。加拿大蒙大拿大學環境研究副教授 Rosalyn R. LaPier 就撰文,分析保育原住民語言的必要。

自學 app 拯救沒有優勢的語言

「全世界邊個地方用廣東話學中文?」本港教育局局長如是說,指若長遠以廣東話學習中文,需要研究會否令香港失去優勢。那邊廂,語言學習應用程式 Duolingo 將開設納瓦霍語(Navajo)和夏威夷語課程,但能說此 2 種語言的人恐怕不足 3 萬,明顯更缺優勢。

【何謂長遠?】多國專家:母語教學至關重要

本港教育局長質疑,用廣東話學中文不夠長遠,怕會失去優勢云云。非洲多國恰巧也有類似見解,很多小一學生在家說母語,學校則用英語、法語或葡萄牙語授課。然而,這些「全世界」也用的語言對學習並無幫助,因為孩子們根本聽不懂老師說甚麼。一些專家積極尋求方法,改變如斯荒謬的現象。

這些印度山村村民,是亞歷山大遠征軍後裔?

印度西北部喜瑪拉雅山區的小村落馬拉那(Malana),以生產大麻製品而聞名,但村民的身世卻比大麻更加迷幻。相傳在 2,300 多年前,亞歷山大大帝的遠征軍征戰至印度,部分傷兵屯駐於此,成為馬拉那村民的祖先。雖然我們未必能夠憑藉村民的外貌找到蛛絲馬跡,但他們所操的語言確實與別不同,村政府甚至實行獨特的兩院制,難免叫人懷疑這是承襲自古希臘的民主傳統。

Always、Completely、Nothing:從語言習慣看出你的抑鬱症狀

不同個案一再說明,抑鬱症會改變患者的一切行動習慣,從他們的睡眠到言行習慣,還有跟其他人的相處,尤其說話和表達自己的方式,有時會產生強烈和顯而易見的「抑鬱語言」。科學家一直試圖證實抑鬱症和語言之間的確切關係,在大數據時代的當下,幾分鐘時間就可以用電腦完成文本分析,促使人們發現過去可能遺漏的指標。

唐明:網絡語解放情感表達力

如果和這位評論員有同感,就不難明白今天中文網絡流行語的「火星化」 ,網民自創的強烈情緒表達譬如「表演一個原地爆炸」,「光速升天」,「內心幾乎是崩潰的」,「獻出我的膝蓋」,「尖叫爆哭」,或者在前面在加上「旋轉/跳躍/窒息」之類的前綴,或者乾脆回歸最原始的「啊啊啊啊啊啊」(字數無限)。

分裂 70 年,兩韓語言都不同了

兩韓領導人剛決定下月第三度會談,希望達成終戰宣言,有言論更指最終希望達至統一,惟分裂已有 70 年,實際上就有如孿生兒分開教養一般,發展也有所不同:南韓愈來愈多地方使用國際用語,而北韓則保留固有用語,並極為注意某些政治敏感詞語。南北韓首腦峰會後,兩地之間經濟文化交流增加,隨之而來,兩韓之間語言障礙也更為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