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共103篇|

英國人也開始不讀英文?

讀中文系的人,大抵都曾被問及「中文也需要讀?」或是「讀中文有何出路?」,修讀母語似乎甚易被視作不切實際,撇除中國語文是必修科目,2018 年中學文憑試只有 1,767 人報考中國文學科。無獨有偶,在英國,高級程度會考及大學選修英文相關科目的學生愈來愈少,社論作家 Susanna Rustin 就在英國「衛報」撰文分析現象。

【短片】語文陶話廊:蘇軾也寫不出的傲氣 清代狂士龔自珍

相對唐宋詩詞,世人較少談及清代的作品。這個末代王朝其實出過不少著名詞家,作品豐盛,其中,陶傑最欣賞的是才子龔自珍。龔自珍生於乾隆年間,經歷嘉慶、道光三代,見證國運由盛轉衰,以其精妙的文辭刻畫感時憂國之情。今集「陶話廊」,陶傑就與大家品味這位奇才早年的詞作,看看他筆下的西湖如何有別於歷代文人,展露蘇東坡也寫不出的少年傲氣。

「追憶似水年華」何以是編輯的噩夢?

法國大文豪普魯斯特巨著「追憶似水年華」,為享譽盛名的意識流文學代表作,但原來作品出版至今,依然是編輯界的一場噩夢。普魯斯特經常會把故事重寫,把不同段落拼貼,導致手稿雜亂無章,更出現有悖常理的情節,以致作品首印的大半個世紀後,仍然有不同的編輯版本面世。

從文學到科學的「空氣」

大自然實際存在的大氣(atmosphere),成分可以拆解,能夠以化學公式表達,以精密儀器量度;但在文學作品中,氛圍(atmosphere)乃透過人物、情節、場景的敘事技巧而來,來自既不明確亦不顯露,無法以普通感官去拿捏的情緒或聲音。但兩者相比,是否真的兩個不同課題?正如馬克思在 1867 年所說:「在科學發現了空氣中的氣體成分後,它本身就再無法改變了。」然而,在文學和語言習慣中,它所延伸的那種難以準確表達的情緒想像,時至今日仍然存在。

唐明:還在批評金庸嗎?

最近中國導演賈樟柯的電影「江湖兒女」,也是向中國江湖的致敬和緬懷。江湖雖然也很黑暗,也藏污納垢,但盜亦有道,江湖有江湖的規矩,是可以自尋活路的。一個雜亂無章,但亂中有序的江湖,總好過神龍教教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只因為,中國文化所能醞釀出來最好的社會狀態,就是江湖。

【星 CUP 人物】跟陶傑鄭丰 品味俠客文化

繼金庸、古龍之後,台灣女作家鄭丰以「多情浪子癡情俠」(台版書名「天觀雙俠」)異軍突起,在武俠小說界殺出一條血路。今集「星 CUP 人物」,陶傑與鄭丰一起追溯「俠」的源頭 —— 怎麼樣的文化和背景,才能孕育出這種別樹一幟的文學題材?兩人眼中的「遊俠」、「刺客」,又是怎麼樣的存在?

憑著味覺追憶故人 詹宏志談做菜與請客

詹宏志是台灣文化界及商界的傳奇人物,在媒體、出版、電影以至網絡商務業界均可見到他的身影,而近年他更在開闢前半生從未踏足的領域:廚房。在詹宏志近幾年的著作及其專欄文章中可知,他愈來愈多書寫「飲食」,也愈來愈多做菜請客。近日於香港文學館舉辦、由香港著名作家馬家輝作主持的「味覺旅行與文字記憶」主題講座上,詹宏志準備了廿多張簡報,獨自講了個半鐘,回顧自身飲食書寫的源起,也談及請客家宴的學問。

已逝去的老上海:浪漫、前衛與戰亂

欣賞過王家衛和李安的電影,或張愛玲的小說,儘管生不逢時,卻足以明白,影像和文學世界裡念茲在茲所追懷著的老上海,跟今日商業味濃厚的摩登大都會,是兩個不同的城市想像。長期旅居中國、精曉中文,曾以「午夜北平」獲得愛倫坡獎的英國作家 Paul French,羅列出 10 本關於老上海的著作,從上世紀到當代,中外作者,小說、傳記或學述論著,都揭示了戰爭期間這個謎樣都市所呈現的獨特面貌。

【星 CUP 人物】電腦奴隸時代已到? 倪匡:有咩所謂

倪匡愛看古今雜書,供養其源源不絕、天馬行空的科幻靈感。今集「星 CUP 人物」,陶傑與倪匡漫談天南地北,由秦代外星人講到今日電腦世代、穿越時空,還有未來的人工智能。在這位「預言家」眼中,人類置身於當下另類奴隸時代,該如何自處?世界又會發展成甚麼模樣?

紅眼:聚物之夭美,養吾之老饕

老饕小品劇作,近年也真不少,像「孤獨的美食家」、「深夜食堂」、「俠飯」、「武士美食家」,可謂季季開爐。地道美食推介,加一點消閒情節調味,化繁為簡,對準成年人口味。「極道美食」一脈相承,與其他作品的最大分別就是以監獄為題材。但監獄是不會有美食的。因此,本質上它就跟同類劇集有著明顯落差,所有美食都是角色們想像出來的。這根本是三分鐘演講比賽,就像日劇版「一千零一夜」,或以美食題材包裝的「十日譚」。

哈利波特 20 年:靈光一閃可有繼承者?

時光倒流 20 年,1998 年 9 月,英國作家 J.K. 羅琳筆下長篇系列「哈利波特」首部作品「神秘的魔法石」,在美國各大書店正式發售,為全球讀者開展了漫長而充滿話題性的魔幻之旅。「哈利波特」之名自此無處不在,原著小說早已翻譯成不同語言,而系列電影不但至今仍有新作上映,亦捧紅了一眾電影演員。還有,書中不少詞彙成為了年輕人的流行用語,倫敦 King’s Cross 車站更是書迷朝聖的熱門場景。不過,若細數「哈利波特」對現實世界最大的貢獻,還是要回到它對青年讀物及出版生態的改變。

Facebook 關係網,能側證荷馬史詩真有其事?

古希臘吟遊詩人荷馬的史詩,由各種神話與英雄傳奇交織而成,箇中虛實一直是學術界爭論不休的問題。最近有學者研究荷馬長篇史詩「奧德賽」,竟發現故事中錯綜複雜的角色關係網,不似是人為創作的故事結構,反倒與 Facebook 反映的真實人際網絡相仿,或足以證明史詩有一定事實根據。

奈波爾:集爭議於一身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英國作家 V.S.奈波爾(Sir Vidiadhar Surajprasad Naipaul)剛在 8 月 11 日與世長辭,享年 85 歲。印度裔背景的奈波爾畢生著作甚豐,公認為英國文壇最卓越的移民作家,但外界對他的評價亦相當兩極 —— 既有人激賞他是後殖民文學旗手、關懷人類的苦難困阨,亦有人譴責他蔑視第三世界的種族主義者。究竟這位「我們時代其中一位最偉大作家」是何以毀譽參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