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共54篇|

英國入籍試:助移民融入生活,還是學會冷知識?

成為英國公民有多難?且看你能否答對以下問題:亨利八世 6 次婚姻的順序、蘇格蘭有多少個滑雪中心,或是 London Eye 的高度。以往要成為英國人,首要的可能是熟習可能連英國人都未必知道的事,不過,英國政府正重新審視該入籍試,看是否可以編出對移民生活更有幫助的題目。

經濟不安的最後出路:歸隱山林?

所謂的「田園回歸」充滿了青山綠水的美好想像,摻雜了不少高度現代化社會中,對前現代、前城市化世界的鄉愁。實際情況是,除了地方社區經濟比都市更差,移居後找不到工作外,地方城鎮的社區關係極端封閉,對新移居者不友善,自治體固執而排外,就連地方政府都無從插手。

Moyashi:迷失東京

假如你處身於大城市,許多設施都已經半自動化,可以讓你不開口的情況下維持生命。例如有提供電子售票機的餐廳,讓你看圖自行點餐;部分大型超市設有自助結賬櫃台,連被問有沒有積分卡的機會也免去。遇上真人結賬的情況,大不了保持沉默,店員也不會強制你回答,照打出來的銀碼付錢就是。最麻煩的是貨品在收銀處的後面,只能用身體語言搭救,所以會出現有外國人在便利店為了買炸雞而扮雞的場面。

叛國還是餓死?委內瑞拉士兵進退維谷

你問 Jackssel Mujica 為何當兵,他會說是為了三餐溫飽,以及保護祖國委內瑞拉。但當經濟崩潰,沒得吃沒得住,卻還要昧著良心,鎮壓反抗的人民,該當逃兵還是餓死?這位 28 歲青年以及多名同袍,選擇離開此地遠走他方。然而,他們在異鄉就業困難,回國又必受到重罰。留下還是再走,他們進退維谷。

石 Sir:英國娛樂指南

我就曾上曼城參加音樂會渡週末,太太最近才跟朋友南下 Bristol 參與一年一度熱氣球節,我倆又試過花一天到 Stratford 遊覽莎士比亞家鄉故居。早前有香港親人探訪,短住幾天,第一天參觀伯明翰市中心一遍後,購物癮起,第二天也不用我帶她去公園看樹,逕自安排乘個多小時火車往牛津郡 Bicester Village 名店村購物去,大半天下來滿載而歸。

Päntsdrunk:解放身心的芬蘭人活動

自從「芬蘭人的惡夢」一書在中國出版,裡面提到「芬蘭式」的內向民族性,馬上引起巨大熱潮,網民爭說自己是「精神上的芬蘭人」,簡稱「精芬」。但是真.芬蘭人的生活態度,其實也有奔放一面。譬如在家中脫剩內衣,自斟自飲。這種同時解放身心的活動,他們稱之為 Päntsdrunk。

分散觀光:遊京都,請別只遊市中心

2016 年的資料顯示,每年京都市吸引超過 5,500 萬名遊客。但熱門景點及周圍地區異常擠擁,叫日本國內的旅客連連搖頭。人潮造成的嘈音和交通擠塞等問題,以及外國旅客引起的文化衝突,更令本地居民苦不堪言。為紓緩困境,京都市內多間企業及行政機關合作,向觀光客提議一些為人忽視的好去處,藉此分散人流之餘,同時希望能刺激地方經濟,並讓旅遊與民生得以調和。現時他們正在摸索,如何向遊客推銷郊區的魅力所在。

哲學就在生活,包括在公園角落

一切學問皆源於生活,奧妙深遠的哲學亦是同理。就在今年夏至, 3 位來自美國 Brooklyn Public Philosophers 論壇的哲學家,來到澳洲昆士蘭的蘇格拉底雕塑公園,開張桌子擺個攤檔,歡迎男女老幼提出任何問題,讓他們以哲學的方式作出解答。一個下午下來,約有 50 個身份背景截然不同的人,駐足參與一場又一場討論。大家從人類存在的意義,說到何謂正宗中國菜。天南地北,無不哲學。

Moyashi:今晚睇展夜唔夜

上星期六,之前認識的藝術家朋友姉咲巧在青山一丁目、距離車站稍遠的某個小畫廊裡舉行聯展,會期才 3 天。他說故意不選畫廊集中地的銀座,因為想入口大一點,輪椅也可以進來。文化藝術的「門檻」並不一定是「價錢」,想讓所有人也可以進去,可能只需要一點空間而已。

解決柏林住屋問題,Airbnb 偵探出動!

兩年前,柏林曾將 Airbnb 和 Wimdu 等短租平台列為非法。但根據數據採集網站 Insideairbnb.com,Airbnb 的柏林房源現有逾 2 萬個,比漢堡、慕尼黑和法蘭克褔加起來都要多。當局礙於多方壓力,由本月起放寬法例,房東若非長住柏林,或在該市沒有其他物業,在向相關部門登記後,主要物業便可無限期出租,第二間物業亦可在一年內出租 90 天,違規者最高罰款 50 萬歐元。惟問題是,大部分房源均沒列明地址,當局要如可執法?這個時候得靠「Airbnb 偵探」出手。

威尼斯人太多:旅客與居民,唯有隔離方能共存?

一個城市太受歡迎,其實並非一件好事。看香港你便知,從油尖旺到銅鑼灣,莫不是拖喼的遊客。這番痛楚,威尼斯人感受最深,當地每年約有 2,200 萬人到訪,人多垃圾多噪音更多。換作香港高官,他們會說要不包容要不移民,但威尼斯市政府深信,本地人和外地客,兩者缺一不可。當局設法平衡民生與發展,但定下再多的規矩,也無減遊客的熱情。早前的復活節長假,威尼斯接待了 12.5 萬人。唯恐本周末連接 5 月 1 日的長假再有如此「盛況」,當地決定實施前所未有的「隔離政策」,令遊客與居民分道而行。

Moyashi:明治最底層

關於日本明治維新的記述多是浪漫壯闊,工業革命、國家現代化、新知識輸入,充滿帝國崛起的氣勢。但富強的帝國表象下,朝不保夕的底層民眾仍隱藏在陰影中。明治中期的東京有所謂「帝都三大貧民窟」:下谷萬年町、四谷鮫橋、芝網浜町。國家富起來的背後,是失落的平民百姓。

哥本哈根之健康此中尋

香港人的不快樂舉世聞名,美國民調中心蓋洛普最近發表的年度調查報告指出,香港的快樂指數在全球 55 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尾 7,連健康指數亦曾淪為亞太區最差。想反思為何香港會成為既不快樂又不健康的地區,或想找個羨慕對象?且看丹麥首都哥本哈根,長期位居聯合國幸福指數排名高處,是世界衛生組織健康城市倡議中的星級模範之一。該市衛生局局長 Katrine Schjønning 說,過去 10 年來,哥本哈根的健康政策非常出色,「我們之所以會提到 10 年,因為要改變公共衛生,你需要長遠的眼光。」如何改變?以下是哥本哈根的秘訣。

【強國非強】如何準確反映一個國家的「強」?

強國的「強」,是強權抑或強大?一個國家是否強大,又有甚麼標準可言?過去近百年來,要評估一個國家運作如何,多數用兩個基準。一是看國內生產總值,二是看失業率。不過,若要瞭解一個國家如何對待人民,這些指標卻未見完善。以美國為例,就人均 GDP 來說,她位列全球 5 甲,但若論社會進步指數,僅排名第 18 位,與愛沙尼亞相近。歐盟數據還顯示,社會進步程度與失業率高低並無關係。既然光談錢多錢少,難以說準國家對待人民是好是壞,那麼我們該以甚麼作為指標?

Moyashi:白色,全部都喺白色

「白物家電」這個字是日文獨有,直接翻譯就是「白色的家庭電器」。50 年代末出現「三神器」的說法,即電視、洗衣機和雪櫃,當中的洗衣機和雪櫃就是「白物家電」。但首先大家需要注意的是,「白物家電」都是與家務有關的 —— 電飯煲、洗衣機和雪櫃。與生活衛生無關的例如電視、收音機、電話之類,都傾向深沉的色調,如黑、深藍、木紋之類。由此,我們得知一個事實:顏色與電器產品的用途有間接關係,「白物家電」扣連著昭和時代的國民生活衛生。

郵政藝術家:英國人寄過甚麼騎呢郵件?

聖誕節忙送件的,除了亞馬遜和 UPS,還有英國的皇家郵政(Royal Mail)。該公司需要額外聘請 2 萬人,處理截郵前湧至的龐大郵件量。但不說不知,原來在皇家郵政的 500 年歷史中,接手過千奇百怪的郵件,從活生生的動物到沒有包裝的內褲,都有人寄出過。英國廣播公司精選其中一部分,看了以後就會發現 —— 沒有最騎呢,只有更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