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

|共17篇|

Kate Spade 留給職業女性的美學

Kate Spade 的驟然離世,震撼了千萬美國女性。因為在她們心中,這位名設計師出品的手袋,不只是配搭時裝用的名牌,更是躋身成人行列的象徵物。曾任時裝雜誌 Elle 總編輯 17 年的 Robbie Myers 形容:「一個 Kate Spade 手袋,正是很多女孩蛻變成年青女性時的首筆投資。她們就像 Kate Spade 手袋,快樂而有趣,但還在成長。」

瑞士鐘錶勢成夕陽工業?

曾幾何時,一隻體面的名錶,是打工仔初出茅廬、結婚等人生重要時刻,首選以誌紀念的厚禮;不過今天這種慶祝方式,就不會出現在年輕人的選擇之列。68 歲的 LVMH 集團瑞士鐘錶部門總裁 Jean-Claude Biver,見證新一代與鐘錶業漸行漸遠:「現今時間無處不在,憑甚麼要這些孩子花錢買錶看時間?」

唐明:真正的有錢人不洗衣服?

有這樣一則網絡傳說:一個女孩子買了一件價格約 42,000 港幣的法國名牌上衣,洗過一次之後居然退色,於是到名店裡去問個究竟,對方居然回答她:這件產品設計的時候根本沒有考慮過換洗需要,客人一般都是穿過幾次就丟掉了。可想而知,這個傳說引起了巨大爭議,許多人哀嘆「貧窮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

紅眼:你老竇才不會買的 Dad Shoes

Dad Shoes 大行其道,還成為 2017 年潮鞋的代名詞,Raf Simons、Balenciaga、LV、Gucci 以至風頭躉 Kanye West,都爭相推出這些又笨又蠢又過時兼老土的球鞋,如今,從時裝秀到潮流達人的 IG 以及狗仔隊拍到的明星街頭照,都會見到一系列 Dad Shoes 的存在,愈出愈醜,也愈醜愈貴。讓我退一萬步去想,都想不明白,真的有人會打從心底覺得「這些」鞋好看?明知有醜鞋,偏穿醜鞋行,背後或者充滿著商業計算。一線奢侈品牌的行銷方向也明顯地放棄了大路好看的款式,專攻醜之美學。Dad Shoes 所象徵的那種醜和舊,其實是偽裝的醜和假的復古,一個憑空捏造的美學概念。

陶傑:品牌的容量

中國消費者崇洋媚外不是甚麼新聞,西洋品牌來到中國價格可以翻十倍八倍,因為西洋企業通過品牌,壟斷了令中國人跪拜獻金的定價權。法國名牌在中國有人冒仿,但法國人做得到的故事,冒仿的人做不到。

「爛牛」爛在骨子裡

今天的爛牛和過去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製造手法。今天使用的布料比過去強韌得多,80 年代的牛仔褲可以自然磨損穿洞,但是今天若想要同樣自然磨損的效果,只能通過刻意加工,消費者沒可能穿爛一條牛仔褲,必須特地購買經過加工的「爛牛」—— 聽來是不是很諷刺?

紅眼:大殺傷力玩具

最近看「春嬌救志明」,客串嘉賓多,都不夠玩具多。男主角張志明——即是彭浩翔本人,多年來實在收藏了不少潮物,有些可能真如劇本對白,是男人一輩子總要擁有的。但有些,真是貪過癮。例如 Supreme 去年推出的那塊磚頭,的而且確只是一塊(印上 Supreme 標誌的)磚頭,每塊索價 30 美元,甫推出時全世界大呼痴孖筋。彭浩翔識玩得來眼光真不錯,目前這塊 Supreme 磚頭在 ebay 粗略估計炒價高達 1,000 美元。

紅眼:膠錶、舊錶與名錶

不至於因為薯片叔曾俊華是所謂的 Lesser Evil 而變得比較喜歡他,反正我手上沒有票。但整體來說,尤其看他手上那隻錶,他至少是 Better Taste。夠票入閘,正式參選,薯片叔競選團隊隨即就在網上公佈消息,四個訊息:希望、信任、團結,以及一隻勞力士。刻意要讓你看到是一隻反手戴著的舊錶。舊得有眼光,勞力士 Explorer II,舊版黑面小紅針,40mm。一街勞力士大路款式不挑,偏戴入門價位又有少少冷門的 Explorer II,確是有心人。

紅眼:特修斯之船與客製化商品

比奢侈品更上一層樓的,是如今大行其道的所謂客製化商品。傳統上,買專業耳機,連同做耳模的話,會比較昂貴;而選擇買正式西裝,tailor-made 就是客製化,自然亦貴幾倍,更不用說高級訂製服(Haute Couture)。製作高級訂製服的設計師和時裝店都有嚴格認證,有著官方之中的官方地位,然而,情況相反的是,目前潮流界不少客製化商品,如手錶、著物和球鞋,都屬於非官方產品。

名牌「體貼式」監控營銷

有無試過,上網不慎按了一次廣告,從此該品牌就恆常出現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這是因為社交媒體從 Cookie 收集你的個人瀏覽紀錄,並據此制訂營銷策略。現在,有新創公司將數據收集技術應用到實體店,記錄每位來客的瀏覽時間、消費喜好等資訊,務求提供更「體貼」的服務,名牌大國法蘭西已有品牌採用技術,全面普及看來只是時間問題。

紅眼:請你用優雅的姿勢拖篋

水貨客的打扮普遍易認,拖一巨篋,加兩袋手提行李(由於是往紅磡方向的,所以多數已經卸貨,雙腳經常性被輾過也不會真的很痛),而為了方便行動,他們往往腳踏以 Crocs 為主的膠鞋,亦偶見不知名的 Loafer 懶佬鞋,但往往用的都是高檔次的經典花紋 LV 或 Gucci 斜包,Burberry 襯衫也極常見,更不乏 Rolex、Cartier 等名錶於手,其行當有一定身價,足見他們跟上世紀的碼頭苦力不盡相同,是見過世面的一代,優雅大氣,時尚得多。

紅眼:奢侈品帝國的勝利者聯盟

近幾年不少中國國企業務重組,動不動就玩世紀合併,媒體常形容為「強強聯手」。不過,這些基建國企的實質業務,太大太強,距離常人甚為遙遠,轟動性或不如近期奢侈品牌的世紀合併來得貼身。讓萬千華麗一族又喜又驚,Louis Vuitton 的娘家法國奢侈品牌集團 LVMH,近日出價 6.4 億歐元,一舉買下德國篋神 Rimowa 的八成股份,也成為 LVMH 集團旗下的首個德國品牌。

中國爆買何時了?

哪一個國家自詡崛起來了,卻不買國產貨,由日用品到奢侈品,到處「掘起」別國貨品?在歐洲名牌店到處都是中國人的身影;中國人到日本繼「爆買」電器後買藥妝;澳洲奶粉因中國代購商搶購,供不應求。但中國政府為推動內需,本年 4 月起實施新商貿措施,在世界各地的中國水貨客的風光日子將成過去?

向(中國)山寨說不:名牌官司戰爭

時裝設計師 Alexander Wang 控告 459 個網站的負責人,指這些網站侵犯商標及售賣冒牌貨,獲紐約地區法院裁定勝訴,可享 9,000 萬美元賠償,而這批網站的域名,絕大部份來自中國。有分析形容:「這是 Alexander Wang 的一小步,卻是打假戰的一大步。」但面對源遠流長的山寨文化,加上急速擴展的網上假貨市場,此戰無疑是場硬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