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

|共17篇|

中非人:想回到過去 受獨裁者統治

去年年底,教宗方濟各到非洲 3 國宣教,探訪肯雅和烏干達後,他抵達了最後一站,亦是最危險一站:中非共和國。當時,教宗無視長年駐軍當地的法國警告,一意孤行,在這長年動蕩不安的國家宣揚和平。那麼,中非人民自己又有何感想?有人則萌生一種外人不可理解的想法:眷戀舊日的獨裁統治。不追求自由,反回首獨裁?是奴性作怪,還是人性使然?

成為獨裁者前,他們的第一份工是……

除了皇族世家,絕少人天生就是獨裁者。在攀上統治之位,蹂躪人民之前,至少都要如你我一樣,經歷社會洗禮,當過打工仔,然後才會因特定事件啟發刺激,繼而投身革命。宏觀多國近代史,一眾獨裁者的首份工作各有不同,從老師藝術家統統都有。他們初出茅蘆時第一份工,或許就決定了他們日後會對社會、國家,甚至世界所造成的破壞和生靈塗炭。

中國的時間霸權

1300 年,世上首部機械鐘面世,由歐洲修道院製作,目的在於配合定時禱告,當時「時間」被視為神屬。後來都市經濟發展,時鐘開始普及,至 16 世紀,每 15 分鐘報時一次的發條鐘進駐日常生活,有說「時間從神的身邊走入人間」。時鐘是宗教社會演變至現代社會的歷史見證,然而近代卻出現從下而上的倒退跡象,時間從平民身邊流走,獨裁者重新掌握時間定義權。例如中國。

江皓昕:「毛澤東重返人間」,What the fu*k am I reading?

早前談過德國人寫關於希魔重生的小說「希特拉回來了」,還頌讚外國人的幻想力厲害,殊不知外國月光不一定特別圓,自己實在孤陋寡聞,原來華語世界早有一本相近題材的著作,出版得更早,走得更前,無懼世俗價值與道德枷鎖。那天在舊書攤看見此書,頓覺驚為天人,書名已值千金:「毛澤東重返人間」。付錢時,老闆特意跟我說:「呢本買咗無得換。」

你不知道的中國回憶:打麻雀

雖然發動了大學生追打麻雀,死麻雀一卡車一卡車地運走,但是麻雀卻沒有絕種,幾個月之後這裡照樣仍然是麻雀的世界。我們花了精力和時間,但效果是零。這些年,體力勞動參加過無數次,和我同輩的人也都如此,可是我們一點財富都沒創造出來,所花的體力精力,在這種制度下全都浪費掉。

【文革碎碎唸】最紅的紅太陽

我有一個故事,是小學美術老師講的。我小時候在他家學畫畫,有一天不知道怎麼聊到了文革,他說那時有個畫家想畫太陽,用了很多種方法,總是畫得沒感覺。於是靈光閃現,褲子一脫,屁股沾顔料,在紙上坐出個太陽,然後被人知道後,拉他去批鬥了。知道為甚麼嗎~~因為當時毛是當時最紅最紅的紅太陽。

【文革碎碎唸】一輩子的讚美

我的爺爺性格很內向,做事都非常小心謹慎,但在中日戰爭時,他卻是個地下黨,負責幫黨在省內傳遞書信文件,其實他當時膽子就很小,好在從事地下黨很久後都沒有見過日本鬼子。只有一次,他帶著文件經過在一座橋時看到橋下站著一個日本兵,頓時就嚇得往回跑,而且還真的當場尿褲子了。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國母

中國人愛稱領導人妻子(或情婦)為「國母」,其實國母並非專指王后或配偶,亦是對國家有重大貢獻的女性的尊稱。各地國母定義有別,歷史流變又有衍義:中國國母是宋慶齡--「國父」孫中山的配偶;日本則是指天皇的生母;泰國皇后的生日即是母親節。不妨看看一眾中國歷代「國母」。

唐明:All the nice girls love a soldier

軍服是時尚最妙的靈感之一,尤其是被女裝吸收之後。軍服的美感,首先來自紀律,而紀律的核心是整潔。全世界以整潔論,日本不能不認第一,如果要說紀律,公認又首推德國——但今天很少有人公開「尚武」,因為這會立即和軍國主義掛鉤。撇開軍國主義,「適度」(Moderately)模仿軍士,於我等平民,其實有利無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