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vel

|共16篇|

方俊傑:「蜘蛛俠」跳入蜘蛛宇宙,跳出 Marvel 公式

這一齣擅用動畫天馬行空長處、玩盡視覺效果的「蜘蛛俠:跳入蜘蛛宇宙」,才可以逃得開 Marvel 的色彩,或陰影。只不過,有幾多人具備這種改革的勇氣呢?就算有,又有幾多老闆聽得明白兼且肯支持呢?兒童和兒童的父母是大客仔,你現在講到明不去討兒童的歡心?未說出口,多數已經被拒絕了。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下)

上回講到日式英雄在特攝的框架中充滿掣肘,世界觀建立和角色塑造的局限,衍生出如故事單薄或設定矛盾的問題。角色互動流於純屬入鏡而欠系統性描寫,出現「在地球快完蛋時,之前那群傢伙跑到哪裡」,或者「故事終盤已經通神成仙的舊角色,在新劇場版中打拳頭交」的荒謬情況。然而,在前文提及的財政硬傷與軟件不足外,觀眾期待與市場策略也是一大問題。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中)

上篇提到荷里活的資金財力與分配播映方式,非其他電影產業能及。但講錢傷感情,任何話題牽涉到財力都只能沈默,不盡是日本英雄片獨有的問題。就讓我們退一百步,假設東映、圓谷會印炒票,擁有無限金錢投資英雄電影,結果又如何呢?事實上結果仍相差無幾,因為日本英雄特攝存在軟件配套的結構性問題,阻礙其成為漫威式電影。

Moyashi:日本有沒有可能拍出漫威式的英雄電影宇宙(上)

這篇文章其實有點標題欺詐,因為答案根本呼之欲出,無論多樂觀也好,現行條件下是絕對沒有可能發生。即使將來的事沒有辦法說得太滿,起碼在這廿年內也不可行。日本的英雄角色在可見的未來裡,並不存在發展成電影宇宙式的荷里活電影的可能性。但一刀切下去文章就要告終,於是來個逆向思考,不如講一下如果真的要發展成漫威式的英雄電影,日本的英雄還差甚麼。

「復仇者聯盟 3」:毁滅者?還是救世主?Thanos 的哲學實踐

「復仇者聯盟 3:無限之戰」這部集結 Marvel 電影系列十年大成的超級英雄大作,除了主角陣容鼎盛,故事佈局也殊不簡單。大反派 Thanos 這名擁有強大力量,野心明確的魁梧巨人,對人類來說是極惡的暴君、毁滅者,還是視野超卓的救世主、先知?有評論者提及,Thanos 的「仁慈」之舉,跟 18 世紀英國政治經濟學家 Thomas Malthus 有相似之處。然而,這是否真如 Thanos 所想的那麼完美及有利於宇宙生態?

漫威淘金方程式:把電影當連續劇拍

成立於 1939 年的漫威、歷經 4 次併購,在 90 年代中期,一度還面臨破產。如今卻成為母公司迪士尼最會賺錢的金蛋。營業額超過 60 億美元,曾佔迪士尼電影部門收入將近五成,其中關鍵,就在漫威總裁奇雲·費治身上。他替漫威制定最成功的淘金策略,就是:把電影當成連續劇來拍!

方俊傑:「黑豹」—— 藝高人膽大的 Marvel 新作

踏入 10 周年的 Marvel 電影系列如日方中,「復仇者聯盟 3:無限之戰」是無得輸的十拿九穩。打頭陣的「黑豹(Black Panther)」才是真正考驗。在「英雄內戰」後,部分 Marvel 變得更加 Marvel,例如「雷神奇俠 3:諸神黃昏」,也有部分是開始談論較成人的話題,只是選擇牌面看似最弱的「黑豹」來表達可能最吃力不討好的訊息,只能說一句:藝高人膽大。

迪士尼收購霍士,劍指 Netflix?

迪士尼決定斥資 524 億美元(超過 4,000 億港元)收購 21 世紀霍士,或許是 Marvel 迷的福音。若然事成,原由霍士擁有版權的「變種特攻」、「死侍」、「神奇四俠」等超級英雄片,亦將收歸迪士尼旗下,將來或可與其他 Marvel 英雄於大銀幕團聚。而是次收購行動,除是迪士尼擴展電影市場的重要一步外,更預示迪士尼將進軍串流媒體業務,擴大娛樂版圖,與 Netflix 等串流影片公司直接競爭。

方俊傑:「天賦異能」—— 一個打手的覺悟

嚴格來說,我覺得「天賦異能」的主角,不是一眾異能人,而是兩個異能人的平凡阿爸。阿爸是一個執法者,專門負責生擒異能人。他對異能人無仇無恨,只不過打份工搵飯食啫,職責所在,收指令、執行任務。有朝一日,到他發現自己子女的異能被揭發了,他第一時間斬釘截鐵地請求其他異能人救命。因為,他比其他人更加清楚,當權者的天性就只會計算利益和損害之間的關係,當發現擁有一個普通打手的利益,遠遠比不上帶來的風險,唯一的做法,就只有放棄那個所謂的自己友。反正,要找另一人去頂上又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想到這裡,我就情不自禁想到何君堯。不要給我猜中,總有一天,他大有可能要倒轉頭找一批小數的「異能人」出手相助。只可惜,「天賦異能」的異能人阿爸,對敵人也以禮相待,沒有甚麼仇口;何律師嘛⋯⋯

美劇 Luke Cage 的政治意涵

Marvel 近年大展拳腳,雙線發展,一邊拍大銀幕製作,以超級英雄為電影主題,說的通常是「大事件」,人類滅亡危機,另一邊拍電影劇,著焦街頭英雄,關乎於小城大巷中的邪惡,以及英雄如何實踐正義,相對貼地。Netflix 近日推出的新劇 Luke Cage 就是後者,劇集不只充份展現了美國哈林區的黑人文化,更有回應現實的政治諷刺。

紅眼:不要衝出去自殺

萬聖節就快到,不知道特首 CY 的千金梁齊昕今年會否一如去年,夜鬧蘭桂坊。但是,不少港男港女都已經有不祥預感,心裡有數,今年「哈佬喂」的港男港女熱門造型,九成會是 Cosplay「自殺突擊隊」(Suicide Squad)的「小丑」Joker 和「小丑女」Harley Quinn。這現象,可以用一個四字成語來形容,東施效顰。

方俊傑:病態劇徒看 Marvel 霸權

夜魔俠的對手只是一個有財有勢的黑社會頭目,Jessica Jones 卻要跟可以操控他人心靈的變態佬周旋,比較超現實,比較似漫畫英雄;Jessica Jones 又成功帶出另一位刀槍不入的英雄 Luke Cage,二人將來會唔會成為夫妻就未知,但留低的身世疑問足夠引人入勝。

超人乃最強英雄 「他」竟然墊底?

超級英雄個個都身懷絕技,能人所不能,若問誰最好打,可能連寫漫畫的那位都會被考起。英國萊斯特大學一群理科生則轉個方向,以各人的能力及弱點一較高下後,認為超人是最完備的超級英雄,打起架來勝算最高,其「死敵」蝙蝠俠則敬陪末席,比幾乎零知名度的 Black Bolt 還要低。不過更有趣的是,無論是最勁的超人還是最遜的蝙蝠俠,他們擁有的所謂「超能力」,若以科學驗證,都純屬天方夜譚、匪而所思。

美國隊長:內戰外的真實啟示

在政治壓迫的地方,壓抑的政治怨氣可選擇宣之於電影,甚至成票房保證。但美國貴為自由之地,俊男美女的英雄電影,談政治便談得隱晦。雖然導演 Anthony Russo 和 Joe Russo 稱「美國隊長 3:內戰」更着重心理描寫,而把前作「美國隊長 2:酷寒戰士」才看成結合政治的英雄電影。但在一輪官能享受的英雄混戰之後,觀眾仍可咀嚼背後的政治意味——銀幕上的英雄,在真實世界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