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貨幣

|共18篇|

「Q 幣」突然冒起,是否下一個 Bitcoin?

別誤會,「Q 幣」聽來雖有幾分國產味道,但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中國科網公司背景。近月突然冒起,受到全球財經媒體關注的 Initiative Q,簡稱「Q 幣」,迅速成為網絡虛擬代幣的新興熱話。大家心中的疑問都很明確,「Q 幣」會否取代江河日下,氣勢將盡的比特幣(Bitcoin),引發下一波淘金潮?

挖礦下的新商業模式:共享「算力」

隨著湧進的人愈來愈多,所需要投入的成本愈來愈大,挖到幣的機率卻愈來愈小。不少人砸了大錢蓋廠房,所賺到的錢卻連電費都不夠支付,還沒賺到錢就倒閉的公司比比皆是。一家由台灣人所創立的區塊鏈新創公司 Flowchain,提出了一個令人興奮的新方案:該公司研發出一項全新的區塊鏈技術,讓使用者能釋放出 CPU 與 GPU 的閒置運算力,出租給他人使用。

後 Bitcoin 年代,虛擬貨幣還有出路?

即使你對虛擬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沒有深入研究,但近年炒賣比特幣(Bitcoin)的消息從未間斷,對其最大印象,恐怕離不開價格波幅的急劇上落。面世多時,比特幣最弔詭之處,亦正正在於炒賣風潮之中,趨之若鶩的投資者可能都沒真正用過這種虛擬貨幣。它是賺錢神話,旁門左道或是世紀騙局,在今日的後比特幣時代,有人仍囤積居奇,冀望能再實現黃金夢。但同時,當比特幣成為投機分子的博奕工具,對於虛擬加密貨幣的真正發展前景,其意義或已喪失和脫軌,人們亦不表樂觀。

沒有炒賣功能的加密貨幣,原來大有用途?

加密貨幣炒得火熱,風高浪急,政府亦看在眼裡,皆因怕其失控,成為避稅利器,蠶食稅收。早於去年 8 月,歐盟成員國愛沙尼亞已積極研究推出國家版本的加密貨幣,並考慮透過 ICO 形式發行,歐洲央行主席德拉吉聞訊稱「不可以」,畢竟會為國家層面的貨幣政策添煩添亂。但愛沙尼亞其中一個政府機構早前再透露新版本的計劃,並指新建議不會引起歐洲央行的憂慮。

封殺比特幣最大原因:避稅

還記得早一個月,許多傳媒每天都在報道比特幣如何瘋漲嗎?現在比特幣相比高位時回落近 4 成,但對比往年年初的價格,還是漲幅驚人。除了比特幣,各式各樣的虛擬貨幣亦大行其道,甚至只要有公司沾上加密貨幣或區塊鏈光環,股價也隨即做好。但號稱去中心的加密貨幣,本年起卻無可避免要面對政府收緊管制。例如日前韓國政府宣佈將於 1 月 30 日起,禁止虛擬貨幣匿名交易。中國在去年 9 月已叫停首次代幣發行(ICO),今年起更開始關閉國內的比特幣礦場,促使他們搬到其他國家。

大學生礦工潮:靠數碼貨幣創業

沒有人真正了解大學校方對這種盈利活動有甚麼政策,礦工則普遍認為學校應該為他們負擔這項成本,因為他們交的學費已經包括了電費和上網費。現在擔心的是有人自以為交了學費就可以揮霍用電,大家的「財路」因為個別不必要的浪費而打斷。唯一的代價是住宿環境受到影響,一台不停運作的電腦有如一台 2,000 瓦的暖爐,導致夏天酷熱,而且產生噪音,為了控制電腦溫度,即使冬天也不得不打開窗,而室外只有攝氏 2 度。

股市泡沫是天然的龐氏騙局?

2018 年,股民有個好新年,全球股市連日報捷,香港恒生指數 14 日連升,為 18 年來最長的連升日數。牛氣沖天,市民樂也融融又亢奮。股市有升有跌,除了是基本的供求關係,是反映經濟的寒暑表以外,大市飛升還可歸功於股市本身的「放大機制」。在諾貝爾經濟學家 Robert Shiller 而言,這機制甚至可看作是天然的龐氏騙局。

比特幣之外,還有他們未被炒起……

比特幣市值每日刷出新紀錄,讓不少人跌破眼鏡,並後悔當初不敢放膽去淘。但現時升幅癲狂,價高勢危,也是投資者不願沾手的主要原因。歷年來其實都有奇人異士另覓新徑,投資比特幣以外一些新興和冷門的虛擬貨幣,有人賭比特幣會繼續升,亦有人賭得更瘋狂,認為比特幣在不久的將來就會被同類型的繼承者取代,早著先機才是賺大錢的不二法門。

不斷淘比特幣,等於淘空能源?

儘管虛擬貨幣市場風高浪急,但不少礦工,仍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挖礦」,只求從網絡世界中,採得一枚比特幣。這種「挖礦」不需安全帽、鑽井、爆破品,只需要電腦加上電力,儼然 21 世紀淘金潮。然而,由於開採比特幣的難度愈來愈高,意味需要運算能力更強大的超級電腦,而用耗電量亦有所增加,現時甚至已達耗費大量能源的境地。據統計,過去一年,全球花在挖比特幣的用電量,已超越整個愛爾蘭的電力消耗。

內蒙古:淘「比特幣」的好地方

比特幣問世以來,由於難監管、易炒作,價格波幅極大,近日中國政府終於出手整治。但全球仍然有人相信比特幣這個淘金潮。當中不只投機的炒家,還有在比特幣「礦場」裡默默工作的「礦工」—— 挖金傳奇就發生在全球最大的比特幣「礦場」,內蒙古鄂爾多斯。比特幣是一個建立於虛擬世界的採礦機制,不需要重型機器,它唯一的工具,就是電腦。採礦的成本包括修理損壞或過熱的電腦,以及難以想像的龐大電力開支。這就解釋了「礦場」何以都選擇在臨近水力發電站的四川以及煤電產能豐富的內蒙古了。鄂爾多斯本是中國著名的煤炭之城,但隨著數年前煤炭價格下跌,採礦場相繼倒閉成廢墟。現在的鄂爾多斯,又正因為擁有廉價的煤炭資源提供電力,又迅速轉型為比特幣之城。「礦工」不走,不代表他們對比特幣有多大的信心,可能只是心中的黃金夢未散。

比特幣還有沒有前景?

比特幣的價格一向大上大落。2013 年底,其價值從 100 美元急升到 1,000 美元;今年 5 月初,一個比特幣價值 1,500 美元,到 9 月初時一度升至 5,000 美元以上 ,但中國一聲嚴打比特幣,關閉中國國內多所比特幣交易所後,價格立即下跌近 5 成。正因其大上大落,令不少投資或投機者躍躍欲動,寄望單車變摩托。近年招致滿城風雨的比特幣,到底所謂何事?

留住人民幣,不如瞓身比特幣

中國炒起比特幣,最大主因自然是中國走資潮和人民幣的貶值趨勢,資金湧入比特幣,其中一個好處是它可以用美元作交易,不受人民幣走勢影響。背後另一原因則是虛擬貨幣在中國的認受性相對數年前大幅提高了,一般市民對其運作亦已掌握,甚至遠高於香港和台灣等地。畢竟內地流行電子錢包,吃飯結帳、購物付款以至新年「發紅包」,都以虛擬貨幣進行,據說連雀館打牌都可以用微信支付。國民幾乎都不怎樣用真鈔了,如果微信、淘寶這些平台可以對應比特幣,人民幣真有可能淪為廢紙。

Chester Ho:取代 Airbnb 之前,區塊鏈遇到的挑戰

假設你有一間屋想出租,你立即會想到 Airbnb。可是,Airbnb 會在交易收取佣金,而且屋租需要一至兩天的時間才能入帳。出租當日,戶主還要和租客聯絡,甚至有機會要等上半天才能把鑰匙交給租客。如果有人告訴你,只要在大門安裝一個特別的鎖具,再透過應用程式設定出租金額,有興趣租屋的用戶在手機應用找到這間屋然後支付租金,大門可以自動解鎖,戶主只需要支付低廉的鎖具租金,而沒有其他額外的費用。你會放棄 Airbnb 而試用這個鎖嗎?

Chester Ho:從西聯電匯看區塊鏈應用

理論上,你不能在白紙寫上「價值 20 元」然後拿著它去買東西,但你能夠拿一張由發鈔銀行印出來的紙幣去購物,這是由於銀行是有公信力的中間人。在日常生活當中從身份認證到商貿買賣,我們都靠著中間人機構確保社會可以順利運行。多年以來相安無事,大部分人很滿意銀行、政府擔當著中間人角色,但其實有些人認為中間人機構並不完美。

Pokémon Go——晚期資本主義的「結晶」?

自 90 年代起,寵物小精靈(Pokémon,現中譯精靈寶可夢)系列就風靡全球。日前任天堂推出的手機遊戲 Pokémon Go 一炮而紅,重新喚起了人們的集體回憶,讓玩家一嘗當「小精靈訓練員」的滋味,很快連香港人也可以參與其中,叫人興奮。這款手機遊戲在短短一星期內為任天堂帶來龐大收益,堪稱傳奇,從此現象中,實可以看出晚期資本主義的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