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當勞

|共10篇|

麥當勞「染綠」,素食漢堡銷量急升?

素食是否等於健康,仍待商榷,但麥當勞距離素食和健康到底有多遠,就算你沒有經常光顧,都應該想像得到。不過,隨著世界各地都吹起素食主義和健康飲食風氣,取態較為寬鬆的「間中偏綠」彈性素食主義者數量不斷增加,如何取悅他們的胃口,也是一門生意經。全球最大的連鎖快餐企業麥當勞,如今亦躍躍欲試,準備提供素食者和肉食者兩全其美的健康選擇。不過,回到麥當勞的故鄉,肉食人口接近 95% 的美國,情況卻有微妙分別。

菲律賓快餐王 Jollibee,五年內挑戰麥當勞和肯德基?

吃慣了麥當勞和肯德基,在營養不良的連鎖快餐選擇中,偶然都想嘗試新口味。但哈迪斯早已不再,漢堡王又不是隨處相見,你可會想起 Jollibee(快樂蜂)?來自菲律賓的連鎖快餐店 Jollibee,在香港或只是少眾之選,但其實在菲律賓本國,該公司的銷售額遠遠超過所有連鎖快餐店對手,包括全球最大的麥當勞和肯德基。公司創辦人兼董事長 Tony Tan Caktiong 重申,他的目標是將 Jollibee 業務擴張到東南亞、中國、美國和歐洲等發達國家,並希望在五年內讓 Jollibee 躋身全球五大連鎖快餐店品牌。

降低排隊焦慮,企業從科技入手

想到麥當勞吃個漢堡,或是在 GU 挑件好看的衣服,準備結賬時卻發現大排長龍。更糟糕的是拿到商品後才發現,忙到昏天黑地的服務員把你的可樂錯裝成雪碧、薯條忘了裝進袋、衣服的 size 跟你拿給他的完全不一樣。這個人人都有過的討厭購物體驗,即將被 AI 人工智能與自動化流程所打破。

消失的 M:「金拱門」廣告的解構美學?

近期麥當勞在多倫多推出一個新廣告,別具創意,令人眼前一亮。麥當勞與加拿大設計團隊 Cossette 合作,以極簡風格,將 M 字標誌「解構」出 4 個不同部分,並且成為公路上的方向指示牌,告訴過路者就近的麥當勞位置。新廣告的設計意念,就像智能手機上的 GPS 功能,以不同部份的 M 字輔以簡短文字,表達出「左轉」、「右轉」、「下個路口離開」和「回頭」的導航提示,而廣告本身則沒有任何關於「這是一個麥當勞廣告」的提示。

憑甚麼令麥當勞改名「金拱門」?

麥當勞的中國公司正式改稱「金拱門」,讓人聽著就有中國味,誠然,原因是麥當勞想進一步加快內地的業務發展。早在 8 月,麥當勞就成立了新的中國管理公司,並且引入中資財團作戰略伙伴,而新公司亦是麥當勞目前在美國以外最大規模的特許經營商,負責營運中國和港澳地區的麥當勞連鎖快餐店,在中國的投資策略,將由過去的直營轉爲特許經營。惹來笑話的「金拱門」,其實不是一個錯到離譜的名字,因為「金拱門」其實比起「M」字招牌出現得更早,是更加老字號的麥當勞標誌,而「金拱門」下也曾是一場巧取豪奪的生意競爭,別忘記,現在遍及全球的麥當勞,也是世上最大的山寨快餐店。

麥當勞江河日下,星巴克取而代之?

星巴克與麥當勞,一個賣咖啡,一個賣漢堡,看似井水不犯河水,但根據華爾街的預估,最快在 2021 年,星巴克就將打敗麥當勞,成為全球快餐業龍頭。近年美國連鎖餐飲業者經營出現困難,外有墨西哥捲餅、中式炒麵等異國餐飲挑戰,內有超市、便利商店不斷推陳出新的熟食侵襲。競爭者既多,市場卻未跟著擴大,反而還呈現衰退之勢。投資銀行富瑞(Jefferies)分析師巴瑞許(Andy Barish)推估,2017 年仍舊「挑戰重重」。

總統吃甚麼:每任餐單大不同

白宮易主,不只政策劇變,連餐單都要大改。奧巴馬夫婦致力推動健康飲食,勸人少吃快餐多做運動,偏偏接任總統的杜林普,出名鍾情垃圾食物,連坐私人飛機,也要吃肯德基炸雞。往後 4 年若在國宴席上,出現漢堡包薯條,恐怕也不足為奇。但關注總統吃甚麼,並非純粹八卦好奇,而是觀察歷史進程、探討文化演變。

稅網難逃?美國企業被歐洲追數

近來,美資跨國公司在歐洲頻頻被「追數」。法國當局以調查逃稅為由,分別搜查麥當勞及 Google 的巴黎總部;歐盟委員會就亞馬遜及蘋果與盧森堡及愛爾蘭達成的稅務協議,現正進行調查;委員會亦指控荷蘭容許 Starbucks 避稅逾 3,000 萬歐元。到底是刻意針對?抑或另有所求?

本土的麥當勞:世界不同麥食物

每一個國家地區的麥當勞都會有其特別的餐牌,特別就著當地風土人情而設計的食物。而James McGowan對吃不同特色的麥當勞食物情有獨鍾。自2005年起,James 已經踏遍所有有麥當勞的大陸,超過三百間麥當勞,吃盡早午晚三餐。在2011 年開始,他把他與妻子的「麥當勞遊記」記錄在網絡,與大家分享他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