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

|共43篇|

兩名記者,拉不倒貪污議員下台的啟示

媒體通常被形容為用採訪與傳播的力量,扮演監察政府、反映公眾意見的角色。以小勝大、用攝影機和紙筆改善社會情況,或者是大部分媒體工作者的理想。在 2015 至 2016 年,日本富山縣就有一間蚊型電視台 Tulip-TV,新聞組幾名記者刀仔鋸大樹,揭發富山市議會的貪污,最終導致轟動全國的 14 名議員請辭事件。

唐明:照片會說謊但超有用

被打死的是越共游擊隊,美國傳媒以「俘虜」稱之,讀者頓感憤然:認為他應該是受「日內瓦公約」保護的戰俘 —— 當然更多的人連「俘虜」的字樣也沒看到,只看到他身穿便服,只道是個平民。而且,美國的「主流傳媒」一直都在批評南越軍人消極無能,缺乏戰鬥意志,因此另一位澳洲攝影師拍到阮玉鸞捨身掩護手下而受重傷的照片,就沒有那麼受歡迎,想必也賣不出好價錢。

坐牢、辦報、再坐牢:批評才是平常事的公報

日前,喀什米爾知名記者 Shujaat Bukhari 在其辦公室門外遭槍殺。他經營著 3 份日報,並為包括 BBC 在內不同的國際媒體撰文,可見在印度經營媒體的危險性。此事亦讓人想起從前印度報紙的起源:「孟加拉公報」從創辦到結束,都是與腐化權力的一場又一場交戰。美國研究員 Andrew Otis 最近出版著作,講述印度新聞自由的先導者 —— James Hicky 和「孟加拉公報(Hicky’s Bengal Gazette)」的故事。

Kate Spade 自殺,英美媒體寫法為何不同?

美國著名設計師 Kate Spade 日前被發現在曼克頓的寓所自殺身亡,終年 55 歲,消息震驚整個時尚界。同一則新聞,在主流英國媒體如「衛報」的陳述之中,幾乎不會談及 Kate Spade 的自殺細節和揣測自殺原因。儘管英國媒體圈子從來不被認為是較有新聞道德,但只有面對某一特定題材,英國的傳媒生態會擁有截然不同的道德標準,就是自殺事件。

Gloria Chung:最近都是跑死人冧樓

曾幾何時,擔任飲食版攝影師的他,Assignment 通常分幾種:新餐廳、專題,或者少許人訪。但自從幾年前開始,每日都要跑一些「故仔」,意思是一些小店的深度人訪,開頭流行「80 後放棄高薪厚職」、「ibanker 開甜品店」這種追求夢想不惜一切開餐廳的故仔,回應 80 後人到三十的微中年危機;後來連 80 後都老了,唯有向老店埋手,要不是「三代同堂賣椰子」,就是「半世紀堅持 XXX」,企圖懷舊玩集體回憶;到今年,可以寫的老店都寫過了,關的又關掉,結果是專挖煽情的故仔,最好是江湖大佬放棄恩怨情仇,開雲吞麵店日做 30 小時;或者是 90 後惡女賣血救父不遂,在街邊賣刨冰賣到上市。這種有血有汗有故仔有 soundbite,就是好故仔。

包大人:公關的哲學 —— 上善若水

政府今天開始所謂「土地大辯論」的土地供應諮詢,正場尚未開演,但傳媒已率先報道當局的公關陣容。近年記者、編輯,以至公眾對這些「幕後玩家」的身份興趣愈來愈大,公關不時成為新聞和焦點的一部分。要當一個出色的公關,關鍵就是深明「上善若水」之道。老子在「道德經」解釋,水能夠跟萬物融合而不相爭。一個出色的公關其實跟水沒兩樣,能夠跟不同客戶協調而不搶焦點,才算盡責。

Gloria Chung:傳媒送禮哲學

這麼多年來,收過很多馬上想丟掉的禮物,收過一個意大利國旗的電話殼,無數個超級精美而又超級無用的鎖匙扣,我討厭收公仔,哪有這麼多童真去玩公仔呀?如果是 Frozen 的安娜,送給小朋友也會喜歡,但是多數是甚麼長頸鹿、熊仔,還有品牌的名字,唉,送給朋友的仔女,也不好意思。我明白有時候根本不是公關的主意,而是客戶,覺得要體面,覺得要送禮,無端端的製造一些禮品,送給傳媒,但是那些毫無意義粗製濫造的禮物,對於推廣品牌根本沒有作用。

Live Norish:「五毛黨」的 Fake News 攻擊

2016 年美國總統選舉爆出「通俄門」事件,便有指是俄羅斯「五毛黨」以 Fake News 於選戰期間攻擊民主黨候選人,最後選舉結果與民調預測出現逆轉。英國政府指脫歐公投上同樣有 Fake News 的攻擊痕跡。北歐瑞典大選在即,如何抵禦外國干預大選,成了瑞典國安一大難題。

包大人:佛系公關

最近社交媒體掀起一股「佛系」熱潮,包大人跟同事討論過,雖然公關總是予人一種主動進取的印象,不過,適當時候我們也要當個「佛系公關」。所謂「佛系公關」,就是客戶有新服務、新產品,或是,不刻意吹噓;遇上事不關己的危機或災難時,不急於出來劃清界線。總之,緣份到了,自然有人會察覺,或是事件會自我淡化。

「紐約時報」:紙媒壽命或只剩 10 年

網媒火速興起,社交平台徹底改變了廣告資源的投放形式,都讓不少傳統報紙和雜誌面臨經營困局。作為新聞界龍頭之一的「紐約時報」,其近年發展方針興許也成為紙媒大勢的行內指標。儘管在網絡時代下成功轉型,但「紐約時報」行政總裁 Mark Thompson 坦言,紙本印刷的壽命,或已走到最後 10 年:「原因是我們的核心已經在轉移。」

留言心理學:不留言的網民才是沉默大多數

「識睇一定睇留言」,一語道盡網絡文化下留言之於文章本體的重要性。好的留言可糾錯、可突破盲點,點石為金,為文章賦予新意義。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網媒編輯 Suzanne LaBarre 就深有體會:「有時單單一個留言就足以歪樓,影響讀者對整件事的觀感。」部分受夠撩事鬥非的留言困擾的媒體如「Popular Science」甚至一舉砍掉網站留言功能一了百了,犧牲網民理性討論的機會。究竟,是甚麼令網上留言開始變質?

笑看風雲過,「紅衫仔」卸甲榮休

香港的「大時代」終於來到曲終人散的時候。擁有 32 年歷史的港交所(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交易大堂,在今年 10 月之後就會正式停用,俗稱「紅衫仔」的出市員亦會卸甲告退。笑看風雲過,交易大堂曾經是香港金融業的黃金大舞台。但隨著時代改變,股票交易已走向全面電子化,像電視劇互比手勢和大聲叫價的畫面已不復見。然而,有哪些東西可以取代出市員,描繪真正發生在股票市場的事件?答案可能是沒有。就算沒有交易大堂和「紅衫仔」,當港股大跌,大家還是會穿越回 1992 年「大時代」的那種臨場感。

包大人:道歉的公關技巧

如何道歉才有效?道歉是一門藝術,有很多著作可參考。以公關角度而言,道歉不能太遲,而且要有誠意。香港人經過多年社會爭拗,很多會對他人的道歉有所期望,且要求甚高,既要快速也要無條件、徹底、有誠意,平淡地說聲 Sorry 並不足夠;可是,若然道歉受落,則可將公關局面扭轉,成為 game changer。

包大人:最恐怖噩夢——干預報道內容

當公關的,其中一個最恐怖的噩夢,是客人或機構上司要求操控傳媒報道的內容。雖然新聞自由是香港的主要核心價值,但偏偏有不少受訪者或機構,並不了解編採自主原則,在接受訪問後要求記者傳予稿件給他們「審閱」,閱後才「批准」見報。機構或受訪者要求審稿,原因不難理解,大多擔心記者錯誤引用數據、錯誤演釋或過份解讀一些資料或 Sound bite。然而,預先審稿的行為絕不為傳媒所容許。傳媒機構一旦發現記者預先傳稿予對方審閱,輕則發警告信,重則立即解僱。

包大人:新聞真的無價?

讀者多在臉書社交媒體看新聞,失去閱讀單一新聞傳媒的習慣,而Facebook 給予傳媒的轉載費太少,根本難以支持傳媒運作;傳媒為爭點擊率,新聞日益誇張煽情,嚴肅新聞成了票房毒藥;新的傳媒經營模式仍未出現,不少網媒以眾籌為生,但小本經營難以支持具規模的採訪製作。傳媒寒冬冷風愈吹愈烈;受眾讀者棄收費報紙詳盡報道,取免費網上短打即時新聞,但網上廣告收益太少,傳媒入不敷出,凍薪減薪裁員外判之聲不絕。

究竟是人們不願意花錢閱讀新聞,還是新聞質素未夠好以致受眾不願花費?

研究:Facebook 上有 4 種人 —— 你是哪一種?

Facebook 是甚麼?官方介紹說它是促進人際交往的「社交媒體」,但也有用戶視之為推廣個人創意的「宣傳平台」,又或當它是一條電視頻道,接收不同資訊。眾說紛紜的現象呼應最近一項由美國楊百翰傳理學院針對 Facebook 用戶而作的研究結果。研究顯示,儘管用戶使用 Facebook 的體驗各有不同,卻可分成四類人:關係建立者、櫥窗購物者、街頭公告者、自拍者。

記者的真諦:設法患上精神病的娜麗.布萊

無論是恐怖遊戲 Outlast 裡的記者,抑或是「不赦島」裡的里安納度,關於潛入精神病院意圖揭發黑暗內幕的劇情比比皆是。但走鋼線走得最徹底的,非娜麗.布萊(Nellie Bly)莫屬:為揭發真相,她不惜裝瘋扮傻,設法讓自己以病人的身分被關進位於島上的精神病院。

超越實習生,以無薪學生牟利的新傳媒

她叫 Brogan Dearinger,就讀於印第安納大學,目前於一間網上飲食及文化新傳媒擔任地區主管編輯,每朝都要構思新橋新故事意念、校對來稿、檢視文章的表現。不過,她分文不收,名義上像做義工,但她絕不是特例,她只是於一間新傳媒「Spoon University Inc.」裡 8,000 名無薪大學生「內容貢獻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