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共100篇|

建立微生物方舟,關鍵在原住民?

挪威北極地區的斯瓦巴冷岸群島(Svalbard),建有一座全球農作物種子的保存庫,以防農作物因突然出現的全球性危機消失。近日亦有科學家提出,要為腸道微生物建立「諾亞方舟」,儲存來自偏遠地區,人類糞便及體內的微生物,並用於未來醫療發展。

古人命不長,現代科技真的推延了人類大限?

科技使人進步,甚至讓人類高估了自身的物種界限。現代人普遍相信,隨著醫學和藥物進步,社會生活水平提高,更優厚的居住環境下,人類的平均壽命必然比過去大幅提高,有科學家更揚言,人類的壽命界限可以無止境地增加。然而,歷史的真相是,先進科技或許從沒提高過人類的壽命上限,一切只是基於錯誤假設的美麗想像。

大麻概念股,升值速度快過種大麻

今年 10 月,大麻將成為加拿大的合法商品,有關法案尚未正式生效,但當地的大麻生產商已大量湧現,並成為全球最炙手可熱的商業夥伴。要數加拿大目前最值錢的大麻工場,必然是專門開發藥用大麻的 Tilray,自今年 7 月掛牌上市至今已累積升近 8 倍,股價升幅比起種植大麻的速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李衍蒨:食人文化

當年電視劇「天與地」的開首便爆出「人食人」的情節,及伴隨而來的道德爭議。除了這些哲學討論外,每次講到食人就會聯想到「沉默的羔羊」及 Hannibal Lecter。不過,食人文化其實有著不同的定義。而在探討這個特別的文化時,每個人都會問到底人肉是甚麼味?質感如何?當然,一般我們都不會覺得有人可以告訴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直到最近……

無國界醫生:被遺忘在馬來西亞的 7 萬名羅興亞難民

有 7 萬多名到馬來西亞尋求庇護和安全的羅興亞人,卻得不到多大注目。馬來西亞新政府上台後,已推行新政策解決羅興亞難民求醫時遇到的部分障礙,可是他們的難民身分一日未獲承認,無論在求醫、求職和求學三方面都只能維持「三不能」的狀態。在馬來西亞的羅興亞難民,同樣要應付眼前的重重挑戰和面對徬徨未卜的未來。

「外科醫生」只在日劇才受歡迎

從「醫龍」的朝田龍太郎,到「Doctor X」的大門未知子,外科醫生總是日劇最耀眼的主角。再困難的手術,他們都能沉著應對,在手起刀落之間,拯救無數生命。但在現實世界,外科漸不吃香,年青醫生對此敬而遠之,傾向選擇到其他分科工作。無奈人口持續老化,外科手術需求務必增加,當局憂慮外科醫生面臨人手不足。

捕捉死神身影:生物細胞的死亡速度

破解人類的死亡奥秘,一直是科學家們的共同目標。近日在最新出版的科學雜誌上,就有了細小而意義深遠的突破。研究人員剛測量到生物的源頭 —— 細胞的死亡速度。若能夠進一步破解,則可以施行效果更佳的治療方法,例如促使癌細胞自行毁滅,或阻止阿茲海默症患者的神經細胞退化。掌握了細胞的死亡速度,就像捕捉到死神的身影。人類最終或能憑著醫學知識,左右生物的死亡速度。

方景文:「迷你胰臟」—— 糖尿病患者的新希望

科學家一直致力研究各種方法,希望幫助全球各地的糖尿病患者,特別是一型糖尿病患者。目前不少頂尖的生物醫學家都在奮力研究細胞移植技術,以及如何利用細胞修復受損的器官。邁阿密大學從移植細胞的部位入手,美國康乃爾大學則研究包裹胰島細胞的植入裝置。

從「冒險」逼出來的維京競爭力

作為充滿傳奇色彩的維京後裔,北歐五國在世界經濟上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他們的祖先是了不起的水手,身處冰天雪地物資缺乏的嚴苛環境,卻能發展出先進的造船技術與高超的航行技巧,早在公元 9 世紀,就能克服惡劣的海洋。對北歐民族來說,離開舒適的爐邊與家鄉,前往未知的挑戰,正是文化 DNA 一部分。時至今日,這樣的 DNA 依然存在,但更多的是透過制度與教育去體現。

人工智能輔助醫療,走了多遠?

現階段而言,甚至在未來好一段時間,AI 的角色還只在於輔助診斷,未能完全取代人類專家。但「經濟學人」報道分析指出,在某些領域 AI 與醫生的準確度可相差無幾,而 AI 的優勢在於速度。AI 也可根據疾病的風險進行分類,例如區分哪些癌症病情較為嚴重,需要優先處理。

奧比斯:承傳技術 由受訓者到培訓者之路

越南峴港兒科麻醉師 Dr. Luu,當年由奧比斯義務眼科醫生 Dr. Choyce 一手訓練出來,後來她也成為奧比斯義務眼科醫生,將技術承傳下去。「當奧比斯給我打電話時,我馬上說『我已經準備好了!』 我很自豪能成為奧比斯義務眼科醫生的一員,就像是夢想成真的感覺。 2006 年,當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來到越南時,我看到奧比斯義務眼科醫生,無法想像有一天我也會成為其中一員。我學到了很多東西,這都歸功於奧比斯。」

李衍蒨:人體冷凍技術

在宣告死亡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將屍體浸入一個冰浴,以極速降低屍體的溫度。在浸浴的同時,更會為屍體注入兩種藥物:一種為了預防屍體在過程中甦醒,而另一種是抗凝血劑。之後,藥物有如抗生素、腎上腺素等都會注射到血管內,以人工心臟協助令藥物可以運行全身,並防止體內血管塌下來。然後,要移除屍體內的血液,換上器官移植用的化學品以保持器官的功能,同時協助體內降溫。而在體外,技術人員會以氮氣為屍體繼續降溫,直到接近冷凍溫度為止。

下半身尊嚴 —— 陰莖移植,還陽有術

在香港天馬行空的 Cult 片裡,曾經重現過中國清代奇書「肉蒲團」的經典情節,故事主人公未央生以邪術將動物的陰莖移植到自己身上,繼而雄風大展。但現實之中,終歸妄想,因為陰莖並不是一個可以簡單置換的普通器官,跟較為常見的心肺移植或者肝臟移植全然不同。不過,來自巴爾的摩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和麻省總醫院的研究小組宣佈,他們剛完成了這項歷史性的醫學創舉:成功進行第一次陰莖、陰囊加上部分腹壁的一整套陰莖移植手術。該名重獲陰莖的美國大兵,在手術之後一個月有如還陽重生,並坦言:「我再次覺得自己是個完整的人了。」

奧比斯:秘魯救盲任務

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在秘魯特魯希略進行為期 3 週的培訓計劃,以加強當地眼科團隊的技巧。這是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在 1982 年第 1 次訪問後,第 6 次在秘魯執行任務。跟舊眼科飛機醫院 DC-8 相比,現在的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設備得到了顯著改善,儘管設備及訓練技巧已經取得了巨大進展,秘魯的局勢仍然非常具有挑戰性。

奧比斯:非洲女性的的性別腳鐐

在非洲,女性失明的機率是男性的 1.4 倍;在南非,視力受損的人中有女性比率佔 57%;在許多非洲國家,女性患白內障的人數是男性的 2 倍,而男性得到手術治療的機會率比女性高 1.7 倍。女性的身份,在非洲,就像是一個腳鐐阻止她們接受適合的治療及步向光明。若非洲女性享有與男性同等的治療機會,非洲因白內障而失明人數將會減少 12%,許多女性會從黑暗中釋放出來,像蘇珊娜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