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共77篇|

奧比斯:「鐵翼天使」孟加拉吉大港救盲任務完滿結束

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在孟加拉吉大港一連兩星期的醫療及培訓工作剛於上月結束。這是奧比斯在孟加拉的第十個飛機醫院救盲項目,致力與合作伙伴醫院改善當地眼科醫療設備及技術,並提升公眾對眼睛護理的意識。根據世界衞生組織估計,孟加拉約有 2 萬個小朋友,正在苦候做眼科手術的機會。我們期望在可見的將來,有更多小朋友可以重見光明,希望您與我們並肩同步,一同努力點亮他們的未來!

牙刷與蛀牙:生剝真牙作假牙

牙齒不潔易蛀牙,這大概是各地人自古以來就知道的事。古時沒有塑膠牙刷和化學合成的牙膏,沒有教育電視節目教人早晚刷牙,常見潔齒的方法,似乎就是飯後漱口和以樹枝潔牙。17 世紀末,歐洲愈來愈多人蛀牙,但當時的西方醫療技術尚未如現今般發達,外科醫師是理髮師也是牙醫,不過醫師當時是不懂得治療蛀牙的,只會為人拔除爛牙。爛牙除去後,齒間猶如有黑洞,相貌依然難看,如何是好?有醫師向窮人買牙齒,生剝真牙,富人除去蛀齒後,就以窮人出賣的牙齒補回這個空隙。

力敵亞馬遜:美國連鎖藥店 5,300 億收購保險巨人

美國最大藥品連鎖店 CVS Health,宣佈將以 690 億美元(約 5,382 億港元)收購擁有超過 160 年歷史的美國龍頭保險公司 Aetna。這不僅是本年度作價最高的併購事件,亦勢必成為美國醫療保健界的新風氣。結合藥物零售和醫療保險業務,能有效扭轉美國醫保業長久以來互相托價的積病,當藥品價格下調,市民將是最大受惠者。兩大龍頭火速拍板合併,明顯地是要對抗它們的新興競爭對手,正進行連環收購打擊傳統零售業的網絡巨商亞馬遜。不過,在醫保成本降低的同時,也難免帶來一些新的憂慮。

對病人有求必應,就是好醫生?

醫學知識愈來愈垂手可得,病人不如以往般對醫生的專業診斷言聽計從,向醫生提出各種要求,反而醫生要有求必應。此風在美國尤為盛行,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研究人員,對加利福尼亞州北部一間醫療中心 1,300 多個門診看症個案進行分析,發現當醫生拒絕病人提出的要求時,病人會傾向於給他們的醫生欠佳的評分,情況令美國的醫生愈來愈傾向以取悅病人的方式,以換取病人以後有需要時會「回頭」再來求醫。

護瞳行動:義務醫生遠征服務,唔好咩?

一般扶貧服務的工作模式,是透過直接把服務送到社會,解決服務不足的燃眉之急,有著實際的需要。以醫療服務來說,也有不少香港義務醫生,遠征海外服務,解決各種各樣的問題。從另一方面,在社會環境相對穩定的國家,如能促進可持續發展的地區醫療服務,方便居民使用,對社區的效益則能更大。居民一出家門,就可以方便地看醫生,不就是每個香港人的生活寫照嗎?可是在世界許多地區,這卻不是必然。

李衍蒨:報夢尋兇 —— 虐待與骨骸 (上)

早前泰國有一則新聞指,一名母親接獲女兒報夢說她早已遇害並化成白骨,被葬於生前工作的事主家附近的棕櫚樹底下。警方半信半疑,但依然依照婦人訴求前往考察。結果,在棕櫚樹底下挖了約 1 呎深的土地後,真的找到一個用黑色塑膠袋裝著的骨骸。在女兒失蹤後,這位母親四處打聽女兒的消息,並得知女兒曾受虐待。那被虐待又到底能否於骨頭上看得出來?

死亡自決權:安樂死賦予的是權利,還是義務

在最理想情況中,安樂死合法化讓我們掌握死亡自決權。然而當法律賦予我們安樂死的權利,又如何不讓它成為一種對社會和家庭的義務?作為病人母親與照顧者,兒玉真美將對世界各地有關安樂死議題的所見所聞所想寫成書作「死亡自決權」,說出「安樂死」二元論之不必然。其實,好死與賴活兩個看似非黑即白的選項之間,還隱藏了很多問題。

Healthy aging:擺脫名為長壽的惡夢

今人平均比半個世紀前的前人多活 20 年,但活得長不代表活得健康,正如香港人長壽全球稱冠,老人也不見得特別健康幸福。在剛過去的文化節「蘇黎世與香港的約會」中,蘇黎世大學與香港大學一眾學者齊集公眾論壇,討論「健康老齡化」研究進展與成果,如何讓高壽人類健康地老去。

病從口入,醫療保健的傳統「漏洞」

再昂貴的醫療保健都不包含牙科保健,是世界性的慣例。醫療保健和牙科保健的分家,關乎到根深蒂固的全球性醫學觀念。因為在傳統醫學世家眼中,牙醫和醫生不但是兩個範疇的專業,階級門第在過去也曾雲泥之別。儘管因為牙齒或牙肉出現病痛而導致死亡的例子並不常見,但牙齒極有可能是人類的「阿喀琉斯腱」。正所謂病從口入,牙髓病學者 Gary Glassman 不忘提醒大眾:「口腔的健康問題可以觸發很多疾病,例如腎病、心臟病、糖尿病、HPV 或是癌症等,因此,牙科保健可謂每個人的第一道防線。」

歷史上 3 種匪夷所思的另類療法

美國內科醫生 Lydia Kang 最近與歷史學家 Nate Pedersen 合著新書,揭露醫學發展的黑歷史。現代醫學成熟以前,沒有科學根據或研究不足的治療方法大行其道。即使到了現在,坊間仍有不少另類療法,Dr. Kang 認為,現時的另類療法看似簡單,或因此受人歡迎,但治病並非輕而易舉的事。下次若考慮選擇另類療法,不妨先看看醫學史,再三考慮。

無毒不入藥,保健產品可致命

近年香港大街小巷都是大小藥房,不需要醫生處方,如今普通市民隨隨便便就可以買到各種中西成藥、秘方藥和保健產品。不過,是藥三分毒,無毒不入藥,是老祖宗的智慧。過度相信和依賴藥物或有機會反受其害。有香港醫生警告,無論服食的藥物是否原裝正版,在缺乏法例監管之下,成藥沒有安全保證,都一樣有中毒風險。在香港,若保健產品含有未申報成分即屬違法藥物,但現在不合規格的保健產品在藥房或網購平台都可輕易買到,其泛濫程度已難作估算。而在美國,雖然草藥保健產品同樣賣得成行成市,但近期就發生了因服食含有禁藥的保健產品而致死的案例,惹來食物藥品監管局和緝毒局的注視。

吃「大腸桿菌」藥,可以治病?

基因改造食品幾乎無處不在。縱然質疑基因改造科技的安全及道德,但這項技術的確解決過好一些糧食問題。現在,除了糧食層面,研究人員更嘗試在藥物上應用改造技術。本年夏季,美國麻省生物科技公司 Synlogic,已就研究基因改造大腸桿菌膠囊的安全性,展開臨床試驗。基因改造,即將進駐醫藥範疇。

因腦死而摘取器官移植,是救人還是殺人?

延續生命,創造奇蹟,是很多人對器官捐贈的看法。但要如何判斷一個人已經死亡,繼而進行器官摘取和移植呢?腦死有別於心肺死亡,還存在道德上的爭議。因為在醫學角度,被判定腦死的病人,若心肺機能正常,其實仍有生命徵兆。當醫生摘取腦死病人的器官,某程度上就是親手終結其生命。醫生是否會為了想救面前這個人而暗盼另一個陌生人「盡快」死去呢?為腦死患者進行器官移植,是救人者還是殺人者?

花卉的療效

古今中外均有以花入藥的傳統。古埃及人以番紅花壯陽及治療胃痛,印度以蜂蜜和乾花外敷腳傷,歐洲人使用洋甘菊療神養胃,更不用提中國人向有服食草藥的醫方。美國傳粉生態學家 Stephen Buchmann 在「花,如何改變世界」一書詳述花與醫療的關係,提到植物療效之餘,亦主張人類「療癒」花卉,在自然環境日益惡化的當代,拯救花草於滅絕邊緣。

護瞳行動:日行一善的花地瑪

在巴基斯坦,每天都新增數百名失明人士,但國家的醫療服務只覆蓋主要城巿,人口佔全國三分之二的農村地區,卻欠缺具質素的醫療設施。人們要求醫,就得山長水遠到大城巿。可是他們不是缺乏路費,就是無法離家 —— 而婦女首當其衝。傳統文化不允許女性獨自離家。花地瑪身為女醫護人員,特別著重向女性提倡計劃生育,和替小孩注射所需疫苗。另一方面,花地瑪指出,「有許多家庭都深受眼疾困擾,不過對此毫無認知」。實際上,雖然巴基斯坦的失明人口並不少,但五分之四都是可以治療和避免的。

擺脫捐血?幹細胞量產血小板

血液可分 4 種成分:紅血球、白血球、血小板及血漿,功效各異,其中血小板負責堵塞傷口附近的血管, 止血作用廣泛應用於癌症及器官移植前後的癥狀治療。目前血庫的血小板全數仰賴捐血,而冷藏血小板儲存時間短於其他血液成分,加上需求甚殷,穩定供給來源至關緊要。日本經濟新聞報道,日本 16 間製藥及化學企業研發出以「萬能細胞」(iPS)製造血小板的技術,一旦通過臨床試驗,預期 2020 年投產,屆時血小板的供應將能擺脫捐血一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