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共62篇|

因腦死而摘取器官移植,是救人還是殺人?

延續生命,創造奇蹟,是很多人對器官捐贈的看法。但要如何判斷一個人已經死亡,繼而進行器官摘取和移植呢?腦死有別於心肺死亡,還存在道德上的爭議。因為在醫學角度,被判定腦死的病人,若心肺機能正常,其實仍有生命徵兆。當醫生摘取腦死病人的器官,某程度上就是親手終結其生命。醫生是否會為了想救面前這個人而暗盼另一個陌生人「盡快」死去呢?為腦死患者進行器官移植,是救人者還是殺人者?

花卉的療效

古今中外均有以花入藥的傳統。古埃及人以番紅花壯陽及治療胃痛,印度以蜂蜜和乾花外敷腳傷,歐洲人使用洋甘菊療神養胃,更不用提中國人向有服食草藥的醫方。美國傳粉生態學家 Stephen Buchmann 在「花,如何改變世界」一書詳述花與醫療的關係,提到植物療效之餘,亦主張人類「療癒」花卉,在自然環境日益惡化的當代,拯救花草於滅絕邊緣。

護瞳行動:日行一善的花地瑪

在巴基斯坦,每天都新增數百名失明人士,但國家的醫療服務只覆蓋主要城巿,人口佔全國三分之二的農村地區,卻欠缺具質素的醫療設施。人們要求醫,就得山長水遠到大城巿。可是他們不是缺乏路費,就是無法離家 —— 而婦女首當其衝。傳統文化不允許女性獨自離家。花地瑪身為女醫護人員,特別著重向女性提倡計劃生育,和替小孩注射所需疫苗。另一方面,花地瑪指出,「有許多家庭都深受眼疾困擾,不過對此毫無認知」。實際上,雖然巴基斯坦的失明人口並不少,但五分之四都是可以治療和避免的。

擺脫捐血?幹細胞量產血小板

血液可分 4 種成分:紅血球、白血球、血小板及血漿,功效各異,其中血小板負責堵塞傷口附近的血管, 止血作用廣泛應用於癌症及器官移植前後的癥狀治療。目前血庫的血小板全數仰賴捐血,而冷藏血小板儲存時間短於其他血液成分,加上需求甚殷,穩定供給來源至關緊要。日本經濟新聞報道,日本 16 間製藥及化學企業研發出以「萬能細胞」(iPS)製造血小板的技術,一旦通過臨床試驗,預期 2020 年投產,屆時血小板的供應將能擺脫捐血一途。

成為罪犯的日本紋身師們

在日本,擁有紋身不違法,頂多被歧視為黑社會,禁入溫泉或澡堂;幫人紋身也不違法,但 29 歲的紋身師增田大輝卻因此要對簿公堂,全因他沒有法例規定的醫師執照。除他以外,日本 3,000 多名紋身師面臨同樣的兩難式——轉行抑或坐等官司——除非你願意為了紋身苦讀考取醫師執照。

亢泰:醫德人命關天

英國最近各個媒體都透露,有一位名叫 Ian Paterson 的外科醫生給病人胡亂開刀,為很多病人增添了許多不必要的痛苦,甚至造成終身殘疾。當中,至少 1,079 位婦女接受開刀做實驗,使癌症復發的可能性增加。有許多病人根本沒有理由需要動手術,而他就故意嚇唬這些人,使他們同意上手術台,給他開刀。

搶救橙樹生化戰

現時全球近五分一植物面臨絕種,禍源除了人為破壞,還有細菌肆虐,例如一種常見香蕉近年大規模受真菌感染,數十年來再度瀕危。人類直至近世才發現細菌的存在,正式向微生物開戰,而一種新近戰略,就是以病毒攻擊細菌,試驗場是同受細菌侵害的橙樹。

遠古的宿敵將破土而出

地球上最強大的物種應是微生物。他們打敗人類,導致大規模傷亡的例子繁多。自從盤尼西林誕生起,人類不斷研製新的抗生素和疫苗來抗擊,但更難消滅的宿敵原來早早存在。去年位於西伯利亞凍原的偏遠地區 Yamal 半島上爆發炭疽傳染病,約 20 人染病,一名 12 歲男童死亡。有理論聲稱,源頭是 75 年前一頭死於炭疽的馴鹿,死鹿為凍土所掩埋,直至 2016 年夏天由於氣溫高出平均,導致凍土層解封,病毒潛入附近的水土,導致超過 2,000 頭馴鹿受感染,最終傳到當地居民身上。

牙醫與醫生緣何分家?

唱作人藍奕邦兩年來周身病痛,經常頭暈眼花,情緒不穩,遍訪西醫不得要領,一度懷疑自己有精神病,後來去看牙醫,發現原來是顳顎關節移位,神經及耳咽管受壓引致各種病症。口腔明明是人體一部分,與其他疾病息息相關,偏偏牙科不屬西醫專科之列,兩者資訊互不往來,以致求診無門或斷症錯誤不時發生,對醫療系統亦造成負擔。為何你公司的醫療保險不含牙醫服務?一切要從中世紀講起。

巫醫結合西醫,原來事半功倍

正統醫學出現前,人類曾倚重巫醫偏方祛疾攘厄,姑勿論科學不科學,大概因療效不俗以致今天相信巫醫的仍大有人在。不過站於醫院收症角度,當身患重疾的人相信宗教多於醫學,寧願求神問卜好過就醫吃藥,醫生該如何施救?加州北部城市美熹德(Merced)的醫院索性將薩滿巫術引入病房,雙管齊下。

糞便的妙用與誤用

現代人對糞便往往缺乏耐性,排便之後即時沖廁,很少會像傳統德國人那樣「正視」排泄物,但原來歐洲曾經有一段「黃金時期」,糞便登上神枱,號稱用於治病、助燃、施肥、美容甚至解咒功效卓著,當時科學界乃至文學家雨果對糞便也盡表溢美之辭。這段「啡歷史」究竟是不是一場美麗--或醜陋--的誤會?

奧比斯:義務飛機師以專業技能成就復明美事

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每年都會到訪不同的國家進行救盲項目,將光明的祝福送到世界偏遠的角落。負責駕駛眼科飛機醫院的,是一班義務飛機師。他們奉獻私人時間參與義務飛行任務,幫助落後國家的眼疾病人重拾視力,讓他們用自己的眼睛導航,探索世界。David Blizzard 是其中一位奧比斯義務機師,過去十多年一直將自己的專業技能轉化為助人力量,成就復明美事。

你有資格捐精嗎?

加拿大電影「星爸克超有種」(Starbuck)講述一個男人捐精 3 年,播下 533 條生命,然後……捐精看似容易隨便,其實門檻極高,必須「very hard」。在美國,綜合各方面的要求,成功申請成為捐精者的機率平均低於百分之一,難過考入哈佛。有意播種人士不妨參考美國捐精備忘,自我審查一番再作打算。

諾獎量產國:日本的科研實力

東京工業大學榮譽教授大隅良典日前獲頒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以表揚他對細胞自噬研究的開創貢獻。日本連續 3 年在自然科學領域奪得桂冠,自 2001 年起有 16 人,總數僅次美國,高於英、德、俄國,堪稱「諾獎量產國」。實驗室外,日本的科研實力一樣稱霸。在所謂「失落的二十年」間,日本科技企業持續創新,2015 年就有 40 間日企入圍路透社「全球百大創新企業」,超越美國。70 年代「日本第一」的評價,今日仍未過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