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維新

|共11篇|

唐明:你今天文明了嗎?

辛亥革命之後,「文明」一詞迅速流行:西式禮帽叫文明帽,手杖是文明棍,單車是文明車,舞台劇是文明戲,穿婚紗,在市政廳證婚的叫文明結婚;1907 年江蘇的有識之士還編過一套中學教材「舞蹈大觀」,內容分方舞、圓舞、列舞及環舞,四大類共 25 種,自從中國人遺失了上古的樂舞之後,再度醒覺了舞蹈的社交意義,因而其中沒有忠字舞,也沒有廣場舞。

要與西方接軌,明治從「時間」開始

回首明治的歷史,改曆一方面是日本 20 世紀初所經歷的造國運動之一。明治 5 年 11 月 9 日,日本政府在毫無事前通知下,廢除既行的太陰太陽曆,改用西方的太洋曆,翌年發行的曆表中所記的年份是「神武天皇即位紀元二千五百三十三年 明治六年 太陽曆 東京時刻」,其以東京為代表,置於西方基督信的紀元年份計算中,但卻換算成日本天皇的政治權威。

陶傑:中日維新的起跑線

明治維新 150 周年,對照中國失敗的戊戌變法 120 周年。亞洲這兩個大國,19 世紀初就受到以英國為首的西方文明挑戰、教育、輔助。但在西方老師面前,一個雖然在太平洋戰爭中表現失常,但半世紀後考試取得的是滿分。而另一個學生似乎不斷留級,幸虧他的父母很有錢。

陶傑:叩門開國

維新的起因,是一個叫培理的美國船長,帶領幾隻漆上黑色的美國艦,1853 年突然通過北太平洋,開進日本東京的橫濱港,引起混亂。日本人有如看見外星人的飛碟降臨,在焦慮、驚恐、憤怒之中開始了非常嚴謹的思考,最終明治天皇與一眾謀臣作出了合符時代潮流的正確決定。

唐明:中日蜜月的小插曲

1901 年 3 月 20 日,北京東文學社開學,當時義和拳之亂留下的瘡痍猶在,許多學校還未復課,街頭常有德國、俄國、日本,以及英國的印度士兵巡行,聽說東文學社招生,學子即如潮水湧至,本來只預計收生 30 人,結果第一學期就收了 280 人,除了少數的翰林、進士等人有知識基礎,大多數都是小學生和文盲。因此,能堅持下來讀書的人少之又少,1901 年入學 601 人當中,到了 1902 年剩下 152 人,1905 年只剩下一個人,能夠完成四年學業的,僅僅是千分之一。

鄭立:革命就是創業?坂本龍馬創立的「龜山社中」

在港台進行政治討論時,常常有些人爆出一句「你這麼不滿就去革命推翻政府啊」,或者抱怨「為甚麼香港和台灣還不革命」,這些人在這樣說時,他們心目中的革命是有少數革命英雄走上街上,領導一群覺醒青年拿菜刀推翻政府。但真實的革命是這樣的嗎?

朱浩霆:一種金融造就的民族主義

美國著名的中國通謝淑麗(Susan Shirk),曾在其著作「中國:脆弱的強權」(China:Fragile Superpower)中,形容中國政府為一個靠鼓動民族主義情緒來維持正當性的政權,雖表面強大,但實質脆弱。近年的何韻詩及周子瑜事件凸顯中國某些國民受到鼓動後,往往表露出一種激進剛憤的民族主義情緒,這些情緒把與達賴喇嘛合照、參加雨傘運動及揮動中華民國旗視為支持藏獨、港獨及台獨,完全不合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