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

|共10篇|

紅眼:被淘汰的不是馬莎,是百貨公司

馬莎(Marks & Spencer)要撤出香港了。一家門扉繁多,定位卻甚為模糊的英式百貨公司,選貨質素雖好,卻老是被批評貨色古板,選擇太少,不夠多元化。簡單來說,不夠 Consumer-Friendly。在所謂的後現代消費社會,不談品質,只談品牌,品牌知名度比質素更值錢。百年老字號如急風之燭,或許,被淘汰的不是 M&S,是百貨公司這個概念,本身已失卻時代光環。

咖啡成金:是星巴克的中國夢,還是中國的咖啡夢?

儘管星巴克是美國連鎖咖啡店的代表,不過,它們如今卻選擇在中國開設全球最大的旗艦店,位於上海的精品烘焙工房(Reserve Roastery)。星巴克的下一目標是在 2021 年於中國擁有 5,000 間門店,換言之平均每 15 小時就有一間新店營業。或者,星巴克的經營之道只表示中產階層的生活品味,但真相不只於此。當咖啡在大城市迅速風行,咖啡豆卻順利讓一個又一個赤貧的農村種出財富。泡一杯品牌咖啡,是中國富裕階層的中產形象,種一籃子咖啡豆,卻是中國農村社會的黃金夢。

富人不炫富:隱藏的除了錢,還有經濟不平等

紐約新學院大學社會學副教授 Rachel Sherman 訪問了 50 名紐約富爸媽,研究有錢人的消費。他們屬於全國最富裕的 1% 或 2% 人口,但弔詭的是,這些人非但拒絕炫富,甚至極力掩飾,強調自己只是「普通人」。這些富人很忌諱談及家底有多豐厚,彷彿有錢是種羞恥。有錢人為何刻意隱身?此現像又是否一件好事?

民主的條件(二):中產階級

英國歷史學家 Niall Ferguson 在著作 The Great Degeneration: How Institutions Decay and Economies Die 論及,民主並非單指投票,點票是否公正、法律系統如何處理選舉糾紛等等制度問題同樣至關重要。換言之,缺乏健全法治,現存社會便難以實踐民主。而對法律學者 Ganesh Sitaraman 來說,美國民主與法治均須依賴中產階級的興盛,一旦中產沒落,憲法亦會陷入危機,民主計劃隨之遭殃。

社會不公的弔詭

全球貧富不均日益加劇,相信無人否認--然而,有關社會不公的議題仍不乏爭議,由定義、國情、影響、性質到程度均複雜難解,例如貧富差距多大才叫懸殊、如何介定過渡抑或持續性質、不平等的負面影響幅度、對社會心理的形塑等等,置於全球語境之下,比較更形弔詭。社會不平等固然是真實議題,但其弔詭一面不可不察。

英倫夾心一族:「僅僅夠」中產

英國公布秋季預算案,計劃的焦點之一,是對中產的援助措施。不過,此中產不同彼中產,當局稱他們做「Just About Managing」(JAM),若是譯得口語化一點,就是「僅僅夠」之意。這些家庭收入不高,雖夠日常開銷,手頭卻不充裕。常在呻窮的香港中產,是否也屬同一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