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

|共19篇|

兩個阿拉伯世界正合而為一

中東七國與卡塔爾斷交後,美國總統杜林普表態支持,鑑於國務卿蒂勒森正正出訪中東修補波斯灣國家的對外關係,而卡塔爾又有美軍基地部署反恐行動,有意見指此舉實屬外交失當,更有質疑杜林普的方針受其家族生意影響(杜林普旗下企業嘗試多年打入卡塔爾市場均告失敗,相反阿聯酋及沙特則素有生意來往)。卡塔爾面對多國圍堵,極有可能陷入亂局,金融時報外交事務評論員 Gideon Rachman 表示,波斯灣國家長年避過中東地區的衝突,經此一役,兩個阿拉伯世界恐防終將合而為一。

以色列徙置區的美國人

美國總統杜林普訪問以色列,表示中東現正適逢一個「難得機遇」達致和平。雖然事前一度聲稱以巴和談是其「終極目標」,但各方對談判並不樂觀,認為難有突破進展。3 月份,以色列官方繼 20 年來首次擴大「合法」西岸徙置區,白宮雖有微言(「無益和平進程」),但亦僅止於此,新任美國駐以色列大使 David Friedman 家族本身更有份建立猶太人徙置區。美國人遷往以色列屯墾並非孤例,現時西岸徙置區中,原籍美國人就佔總人口 15%。話說回來,那麼多美國人去西岸做甚麼?

曖昧的內戰概念史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歐洲內戰(凱恩斯語)?美國獨立戰爭不是革命而是內戰,反而美國南北戰爭不是內戰?敍利亞衝突是一場「非國際性武裝衝突」?二戰之後世界兵連禍結,所謂「長期和平」並不存生?哈佛歷史系教授 David Armitage 表示,以上說法都有根據。

如何修復一個失敗國家:阿富汗為例

阿富汗曾經是個「失敗國家」(failed state)。從 1990 年代被塔利班佔領,到 2000 年後遭美國攻佔,阿富汗一直處於經濟衰敗,社會貧困,軍閥割據一方的狀態,人民無家可歸,流離失所。8 年前,兩位阿富汗精英 Ashraf Ghani(甘尼)與 Clare Lockhart (洛克)合著「修復失敗國家」(Fixing Failed States)一書,談論如何重建失敗國家。現在,甘尼已當上阿富汗總統兩年多,究竟他能不能實踐自己的建議,阻止阿富汗再淪為失敗國家?「經濟學人」認為:困難重重。

全球氣候難民潮

全球暖化未屆攝氏兩度死線,惡果已排山倒海而來,由促成自然災害到激發武裝衝突、滅絕動物到氣候難民,氣候變化已成為本世紀最大問題。氣候暖化導致全球生活環境惡化,難民四處流徙,不單撤離地區受害,移民地點亦難倖免。正如波蘭社會學家 Zygmunt Bauman 所說:區域方案不能解決全球問題。世界難民問題必須全球共同解決。

百年動蕩:1917 決定 2017

剛踏入 2017,土耳其伊斯坦堡即遭遇恐襲,多人死傷,世間的不幸看似沒有因為新一年而停止,反而繼續延續。我們將要面對的未來世界,原來早在 100 年前,亦即 1917 年被暗中決定下來?匹茲堡郵報(Pittsburgh Post-Gazette)的執行編輯 David M. Shribman 撰文,他指出 2017 年的政治環境,實是由 1917 年的世界局勢所朔成。

連 ISIS 都不敢招惹的中東商業新星城市

杜拜、阿布扎比之外,哪裡是中東下一個新興的商業城市?答案可能會讓你嚇一跳:伊拉克北部的第三大城、距離 ISIS 大本營僅 70 公里的艾比爾(Erbil / Arbil)。這裡,是中東少數同時擁有石油、天然氣與水源的區域,資源豐沛。每到春夏交接之際,高山融雪順流而下,呈現乳白色澤,彷彿聖經上所說「流著奶與蜜之地」,整個伊拉克有三分之一的水源靠此地供給。

鄭立:商人有祖國——第一次中東戰爭

在 1948 年,以色列面對中東諸國聯軍的圍攻。當年的以色列,他們的兵力比起香港警察的數量還要少。全世界都認為以色列對抗聯軍的結果,就是兩星期內投降。但是,以色列背後,有縱橫了國際商場久了的猶太商人,正所謂「商人無祖國」,他們一定是隔岸觀火,置身事外吧?錯了,都說這句話根本不是真理。

歐洲亂局 從伊拉克戰爭開始

伊斯蘭國(ISIS)趁齋戒月,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發動爆彈襲擊,導致 250 人死亡,是 ISIS 成立以來死傷最慘烈的一次的襲擊。自 2004 年起,伊拉克就成為恐怖主義的最大受害者,更被喻為「恐襲之都」。這中東國家的亂局,乃是源於伊拉克戰爭——這場戰爭影響力之巨大無可估量,甚或說,當今世界的亂局,如敍利亞內戰、脫歐浪潮,也是伊拉克戰爭的後遺症。

伊斯蘭教如何懲罰同性戀者?

美國奧蘭多同志酒吧槍擊案中 49 人不幸離世,阿富汗裔兇徒馬丁(Omar Mateen)曾稱效忠伊斯蘭國;馬丁的父親接受訪問時表示:「神會自行懲罰同性戀者,不是由凡人決定生殺。」此事反映了伊斯蘭文化與同性戀間的衝突,再一次使人深思伊斯蘭教看待同性戀的觀點。目前,不少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對同志的立場相當保守,同性性行為不但非法,最嚴重的可遭處死。

余以謙:油價低迷 產油國財窮民困

自 2014 年開始,石油價格不斷下跌,中東產油國家財政困難,嚴重波及國民生活。4 月 17 日,海灣產油國石油部長在卡塔爾首都多哈開會,商討凍結石油增產。眼見油價低迷已呈現長期化,各油國紛紛實施財政改革,削減社會福利,大幅加稅,企業大批裁員,原本依靠石油出口財政富裕的產油國開始過苦日子了。

扭轉美國外交傳統的人

The Atlantic 月刊專題報道分析奧巴馬的外交政策,指出奧巴馬不滿美國傳統外交思維,對傳統盟友如沙特及巴基斯坦均有微言,而且意欲抽身中東,重心轉向亞洲。然而,近日美國擊殺 ISIS 組織高層,更有意派遣地面部隊,協助伊拉克重奪摩蘇爾,似乎與「奧巴馬主義」甚有衝突。美國能夠擺脫中東泥淖嗎?

一場婚禮看伊朗未來

談起「伊朗」,就像談北韓一樣,不是核危機,就是導彈測試,是世界的安全問題之一。日前,伊朗試射導彈,引來軒然大波,以色列更要求列強介入。究竟,伊朗是怎樣的國度?從一場婚禮中,可看到伊朗的現在與未來。

Live Norish:芬蘭掀反難民潮,北歐庇護天堂不再?

中東戰亂掀起難民逃亡潮,北歐的完善褔利制度吸引大量難民湧到當地尋求庇護,瑞典全國擁有 980 萬人口,去年接收逾 16 萬名難民,按人口比例計算,數量居全歐之冠。不過,部分難民寧取道丹麥和瑞典,前往其他較富裕的北歐國家,芬蘭正是他們理想的庇護天堂。據統計,2014 年芬蘭只接收了 3,600 名難民,但這個數字在去年激增至 32,500 人,大部分尋求庇護者是伊拉克人,也有來自阿富汗、索馬利及敍利亞等烽火地區的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