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遊戲

|共12篇|

手遊如何歷久常新:「怪物彈珠」的成功策略

遊戲產業一向生存困難,諒你出過多少部大作、招牌擦得有多亮,稍有差池,玩家即反面不認帳。娛樂產業競爭對手眾多,取代品要多少有多少。手機遊戲競爭就更加激烈,如何留住舊玩家之餘又能吸引新玩家,是每間遊戲公司的課題。*CUP 媒體就以電郵方式訪問了「怪物彈珠(Monster Strike)」營運公司 mixi 的執行董事多留幸祐,窺探一下超人氣手機遊戲背後的成功策略。

電子遊戲一定要刀光血影?輕鬆類遊戲魅力何在?

電子遊戲已是生活的一部分,雖然類型林林總總,主流市場卻仍以動作或競技為主。有人沉浸在刀光血影的激烈廝殺;有人享受戰勝一場競技的快感;但更多時候,玩家卻是怒摔控制器,消閒不成反鬱悶。其實若只求放鬆心情,work life balance 一番,還有輕鬆類遊戲可供選擇,它們在歐美正如雨後春筍般冒起。

課金地獄:沉溺在手遊的主婦

日本 Online Game 協會去年進行調查,顯示日本國內的線上遊戲市場規模,已經突破 1 兆 2796 億日元,當中多達 1 兆 1517 億日元來自以手機或平板電腦為平台的社交遊戲(social game)。內閣府去年的調查則發現,七成以上的中小學生在玩社交遊戲。未成年者為此「揮金如土」,已是一大社會問題。但原來主婦們更是沉迷,非但願意大手課金,有的甚至因此債台高築,賠了金錢又賠了家庭。

孖寶兄弟回來了

業績幾度浮沉,卻在早前靠 Pokemon GO 在手機遊戲界拿足彩頭,使過往企硬不做手機遊戲的任天堂「打倒昨天的我」,將另一經典孖寶兄弟捧上手遊舞台。任天堂從 2012 年開始出現虧損,做了幾十年遊戲界老大自然不甘就此退下火線,出招自救。事實上,孖寶兄弟深入民心的形象也是千錐百鍊而來。

概觀 Pokémon:捉虛擬精靈有何用?

只消一個多月,Pokémon Go 開始式微,但一隻遊戲突然能影響世界,有人曾經不惜放棄工作,亦有人因此走遍全球,必有其成功之處。或許有人會不以為然:精靈不是真實的東西,這麼費勁集齊真有意義嗎?現實是,真的有人因此而撞車、打架和受傷,故有專家謂:「虛擬現實就是真正的現實」,此話何解?

游兒:玩 Pokemon 的女人

其實她不是特別喜歡這個手機遊戲程式,正如她對戀愛及飲飲食食以外,沒有多大的熱情,不過她發覺這個遊戲帶來不少共同話題,可以打破一些與異性之間尷尬的沉默。這時,港女 A 發現坐在她旁邊膚色黑黑的女人就是沒有碰面 15 年的社運女,而社運女也在玩同一個遊戲,卻是為著完全另一個原因。

貪食蛇憤怒鳥之鄉:芬蘭遊戲商不死之謎

Pokémon Go 令男女老幼,阿叔師奶都變低頭族,愛上玩手機遊戲,人人大讚幕後功臣、美國公司 Nianatic 之成功。然而,相對於美國,位處北歐的芬蘭,才是手機遊戲業界的王國。為何芬蘭的遊戲界會如此繁榮?

Pokémon Go:重新愛上城市漫遊

1863 年,法國作家波德萊爾發表著名文章「現代生活的畫家」(The Painter of Modern Life),生動描述了當代社會的 flâneur——隨著摩登城市興起,遊走於城市角落,旁觀都市生活,被眾多誘惑吸引,不時抗衡。波德萊爾始料不及的是,科技發展瞬速,交通方便,點對點直達目的地,城市浪蕩的魅力大減。在人們甚至可以足不出戶地購物、生產及生活的時候,願意付出時間,用心體驗城市的 flâneur,少之又少。然而,因為 Pokémon Go,今日人們重新發掘城市之美,愛上城市,成為新式 flâneur。

Pokémon Go——晚期資本主義的「結晶」?

自 90 年代起,寵物小精靈(Pokémon,現中譯精靈寶可夢)系列就風靡全球。日前任天堂推出的手機遊戲 Pokémon Go 一炮而紅,重新喚起了人們的集體回憶,讓玩家一嘗當「小精靈訓練員」的滋味,很快連香港人也可以參與其中,叫人興奮。這款手機遊戲在短短一星期內為任天堂帶來龐大收益,堪稱傳奇,從此現象中,實可以看出晚期資本主義的特質。

沒有 Google,哪有 Pokémon GO?

日前,百年遊戲老店任天堂推出手機遊戲 Pokémon Go,讓玩家在現實中透過手機捕捉寵物小精靈。遊戲一出,全球隨即有大量玩家下載,竟瞬間使伺服器超出負荷,於是現階段只有美國、澳洲及紐西蘭人能率先體驗「精靈訓練員」。這使任天堂市值增加 11 億美元的遊戲熱潮,如果沒有 Google 的話,或許不會出現。

改變才能永恆的任天堂

手機遊戲風行,威脅傳統家用機及手提遊遊機,首當其衝的便是日本遊戲商任天堂。 截至本年 3 月底任天堂的全年盈利比往年大跌 61 %,除了日圓匯率因素,另一主因就是遊戲機需求大不如前。迎難而上,到底是守住職人精神,不變應萬變,還是看準時機,因時制宜好呢?任天堂看來認同要挽救業績,就要尋求突破,所以嘗試踩過界,例如做電影、做軟件、做餐飲、及打倒昨日的我——做手機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