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

|共11篇|

北韓運動員的五指山 —— 無遠弗屆的監視

今屆平昌冬季奧運焦點,除了各項比賽金牌花落誰家外,要數北韓派遣代表團隊訪韓,並隨之而來的冬奧外交。然而,由於一般北韓平民難以出國,而對有機會出國的團體、運動員來說,出國表演、參賽之餘,或許亦是叛逃的大好時機。故平壤政府為防範到韓的各單位中,有成員成為脫北者,將效法以往的措施 —— 重重監視。

Chester Ho:微信肯表態,肯定有古怪?

Factwire 去年測試了 5 款香港最熱門的中資網購或電子支付程式,指出這幾款程式會將用戶的敏感資料存檔,可用作追蹤、監聽,並轉移到香港以外的地區使用。測試的程式當中包括微信,騰訊當時沒有作出回應;最近吉利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公開批評微信監視用戶,擔心因此洩漏商業機密,這次微信表態回應了,不過當中會否「有古怪」?

齊來下載愛黨 APP,做個「虛擬」中國人

曾在毛澤東時代高高懸掛的愛國標語,已經跟不上新世代。培育新一代愛黨青年的方式,早就滲入網絡,明確打著灌輸中共思想為旗號的「黨 App」,取代當年的大字報,完成一系列政治宣傳任務,清一色紅底圖案,未 Click 入去已感覺得到中共色彩。中國網絡汪洋中數以百計「黨 App」,雖則數量龐大,但沒有個別特色,一般遇到這類型的 App 或網站,我們會稱之為 Content Farm,「黨 App」則可能是富有「新時代中國特色」的 Communist Farm。

誤導智能鏡頭的簡單方法

政府或者大財團大機構在我們周圍佈下天羅地網,既可以是保安,當然也可以用來監控。不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既然有臉部辨識技術,就一定有反臉部辨識的辦法。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最近研究的特殊眼鏡,宣稱可以令臉部辨識技術失效,誤導智能監控鏡頭。原理是根據肉眼辨識和電腦臉部辨識的差異,無須改變臉部影像的基本特徵,只改變影像的像素,就能誤導軟件,將有關信息錯誤歸類。

發展「智能城市」有甚麼好處?

香港政府最新一份施政報告再一次提及要發展「智慧城市」,聲稱將投放資源在創科行業,包括以九龍東作為試點,分享數據、加強人流和交通管理云云。九龍東的計劃第一階段諮詢才於 1 月結束,提及的以手機應用程式協助泊車、巴士到站時間預報等措施,只屬於低層次的基本措施。發展「智慧城市」,美國聖地牙哥便先行一步,大手筆安裝智能街燈。

Chester Ho:不用翻牆了,因為再也翻不了

去年,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就「互聯網域名管理辦法」的新修訂公開收集意見,到今年宣布將會強制所有外國網站必須向官方登記,並把伺服器設於中國,否則中國網民便不能瀏覽。過往外資公司要開設中國版網站,只需要新增一個語言版本,伺服器以至客戶資料不用儲存在內地;新政策實施後,中國版網站的伺服器必須設於中國,代表官方可以隨時查閱儲存的信息,甚至關閉網站。很多行家都預期,中國政府持續收緊網絡自由,在不久將來便會把翻牆軟件完全封鎖,然後建立一個具中國特色的互聯網,實際上就是中國內聯網,屆時防火長城也可以完成歷史任務。

名牌「體貼式」監控營銷

有無試過,上網不慎按了一次廣告,從此該品牌就恆常出現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這是因為社交媒體從 Cookie 收集你的個人瀏覽紀錄,並據此制訂營銷策略。現在,有新創公司將數據收集技術應用到實體店,記錄每位來客的瀏覽時間、消費喜好等資訊,務求提供更「體貼」的服務,名牌大國法蘭西已有品牌採用技術,全面普及看來只是時間問題。

Chester Ho:鏡頭以外,奧運用到的科技

早前有專家聯署擔心奧運會令寨卡病毒疫情爆發,然後隨著歐洲尼斯事件,奧運會成為恐襲目標的傳聞更加強烈。為了防止各類恐怖襲擊,巴西政府設立聯合保安中心及獨立情報部門,又加強各種反恐演習,應對炸彈、化武及海上攻擊。除了在現實世界的部署,各國政府也借助科技防微杜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