壟斷

|共11篇|

光顧老店行動救不了老店?

過去十幾年間,我們城市中老店一間接一間倒閉,小店苦苦掙扎求存,民間不時有「光顧老店」的行動,期望力挽狂瀾,擋住歷史洪流。紐約保育人士兼作家 Jeremiah Moss 卻分享經驗指,光顧老店固之然是好事,但這類行動其實無法挽救老店,還可能令我們放過「元兇」。

包大人:從 759 老闆離世看民意

香港零食界龍頭 759 阿信屋老闆林偉駿數天前突然病逝,全城傷痛,各大媒體 Facebook 洗板,反應、留言數以萬計,大家一起讚美他並衰悼 R.I.P.,不少更要求公祭。在阿信屋老闆的連串報道和網民反應來看,香港人依然很崇尚獅子山的精神,很喜歡看這種白手興家、在逆境中奮發圖強的故事。這些故事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讓港人看到新的可能,亦看到社會仍有人在追求公平、公義。

耗時數年開一張天價罰單,Google 半個月就賺回來了

歐盟過去多年致力打擊科網巨頭壟斷地位,日前宣佈再度對 Google 開出罰單,金額達到破紀錄的 43.4 億歐元,成為反壟斷法例下的最高懲罰。理由是 Google 於過去十年借助其手機平台 Android 系統,強迫各手機生產商在手機出廠時預載 Google 的搜尋引擎、瀏覽器和網絡商店等程式,以此鞏固主導地位。

BAADD:如何馴服獨霸世界的科技巨頭?

最新一期「經濟學人」別開生面,以電郵形式刊登給三巨頭總裁的「私人電郵」,打趣地叫「收件人」切勿外傳內容,以免讓傳媒得知。文章詳細解釋簡稱 BAADD 的擔憂何而來,又有何證據。能力愈大,責任愈大,除訓勉巨頭要潔身自愛以外,也在警示消費者與決策者種種潛在的威脅。可是,決策者卻要捏如何限止科技巨頭作壞,又不扼殺創新,卻是難事。

瑞典酒精管制,到別國買醉的酒經濟!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知己相聚,開懷暢飲,是不少酒徒的美事。香港一街一隅,便利店與超市無所不在,買酒非難事;可是在北歐多國,欲暢飲之時,卻未必能買得美酒,皆因有嚴格的酒精管制:酒精飲品價值不菲,又或國營商店早已關門休息。國內買酒難,造就另類旅遊經濟 —— 坐船到別國買醉。

英國經驗:為甚麼你買不起樓?

近數十年來,世界各大經濟體樓價急遽攀升,拋離經濟與薪酬增幅,除非有「父幹」,否則愈年輕上車愈難。近日一本新書「反思土地與房屋經濟學」(Rethinking the Economics of Land and Housing)以英國為例,主張樓市之所以脫離現實,癥結在於地價結構性上漲,金融措施再進一步促進惡性循環。

消失的東京的士行燈

每個城市總有其獨有風格的的士,黑色倫敦的,黃底黑格紐約的,香港的花樣多極也不外乎紅綠藍的,只有日本的外表不盡相同。有何不同?且看車頂的小燈牌。東京市內大約有 5 萬輛的士行駛,的士公司為了從市內眾多豐田皇冠中辨別自己旗下的士,就在車頂裝上代表所屬公司的小燈牌,就像現代版的家紋,日本人俗稱為「行燈」。

孟山都收購案:誰壟斷粟米即掌世界?

德國化工及製藥集團拜耳(Bayer AG)日前公布,希望以 620 億美元收購全球最大基因改造農業公司孟山都(Monsanto)。雖然孟山都以「報價過低」為由拒絕拜耳的提議,但仍表示歡迎「持續和有建設性的對話」, 保留洽談空間。如果拜耳的收購計劃成功,它將成為全球最大的農用化學品廠商,或會壟斷世界的粟米和其他農作物種子的供應。

梁迪倫:融資與天然增長

很多企業家大老闆,都提醒香港的年輕創業者,不要把目光放在香港之上。歸根究底,源於香港只有 700 萬人口,市場太小。而你在香港辛苦幾年小有成就,往往因為文化不同,而不能拓展到其他城市。因為本來香港就是一個與別不同的城市,其他城市很難複製。而且行業本身已規限了可能的發展。如你不是為了興趣,而是真的想致富,或許要審慎思考,你該投身的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