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殺

|共16篇|

林喜兒:Mindhunter —— 誰著了魔?

Mindhunter 中文譯作「破案神探」似乎有點不對題,劇集不是關於偵探緝兇的,觀眾也不用猜誰是兇手,因為兇手已經捉拿歸案,要破解的是他們的犯罪動機。劇集改編自前 FBI 探員 John Douglas 撰寫的 Mindhunter: Inside the FBI’s Elite Serial Crime Unit,講述 70 年代末,兩名 FBI 探員 Holden Ford 和 Bill Tench 走訪美國不同城市的監獄,訪問變態殺人犯,試圖分析其成魔之路。後來大學教授 Dr. Ann Wolbert Burgess 加入了 FBI 這個行為科學小組,創立犯罪科學的新模式,連環殺手這個詞彙便在此時誕生。

方俊傑:「風河谷謀殺案」—— 蒼白之地的公義

論劇情,「風河谷謀殺案」最簡單 —— 在冰天雪地的荒野發現女屍,死者是原住民,從城市奉命來調查的女警人生路不熟,又似大陸遊客對香港惡劣天氣完全沒有概念般,一籌莫展,幸好找到當地居民聯手尋找案發真相。查案過程中不算有太多曲折,誰是兇手也不是電影最想探討的主題,特別之處全在命案發生的地點。在一個警力奇少、接近無皇管的不毛之地,在一個無娛樂、無生氣,連人煙都稀少的死城,在沉悶和寂寞和自把自為自生自滅的情況之下,究竟會將人類的獸性推到甚麼地步?

李衍蒨:肢解 —— 從「蛻繭」到無頭女屍(上)

肢解(Dismemberment)一般都被認為比他殺(Homicide)更為殘暴,這一詞已經撇除了任何意外構成死亡的可能性。從文獻及學術角度來說,肢解可以約分為 4 個類別,以行動動機及目的來區分。當中以「防禦性殘害(Defensive mutilation)」這個類別為最常見。這裡的「防禦性(Defensive )」意指兇手因為想防止被追捕而作出將屍體斬件的行為,以隱藏屍體及方便運送。如果因為一時衝動及激進而移除及殘害屍體上任何部分,則視作為「進攻殘害(Offensive mutilation)」。而「侵略性殘害(Aggressive mutilation)」則泛指以肢解為其中的殺害手法。最後的一種,就是會把屍體的某部位割下來收藏以達至自己的性快感,此稱之為 Necromaniac Mutilation。

毒殺犯與鑑證:魔道相長的毒理學進化史

讀者愛看犯罪小說,愛其曲折離奇的情節又愛其抽絲剝繭的破案過程,然而在犯罪小說作家 Val McDermid 看來,小說取材現實,而現實比小說更驚異。在讀者把愈發離奇的題材讀得津津有味時,卻忘了它背後最重要的養份:講求證據的法證。她的書作「比小說還離奇的 12 堂犯罪解剖課」就簡介鑑證科學各種主要手段的進步,從解剖到昆蟲學、犯罪心理、火場調查等等逐一道來,當中毒理學的發展對查案貢獻尤其重大。

Live Norish:童話國度的潛艇兇殺案

Køge Bay 的夏天本應充斥著金髮碧眼的泳客,但今天卻堆滿了記者、電視台工作人員及警察。翌日丹麥各大電視台及新聞報紙都以頭條報道 Køge Bay 發現一具頭與四肢都被刻意砍掉的女性軀體,警方經調查後證實遭斷頭及切斷四肢,變成「人彘」的身軀屬失蹤著名瑞典女記者 Kim Wall。相信她被殺害的現場屬發明家 Peter Madsen 第 3 艘自製潛艇「UC3 Nautilus」。這位曾單人匹馬到北韓和海地等國家採訪的記者,卻在相對較文明現代的鄰國丹麥被殺,令人關注記者人身安全的問題。

唐明:愛好謀殺案是怎樣的趣味?

將謀殺故事當作娛樂品、藝術品,從中獲取一點驚心動魄,以及智力遊戲的娛樂,始作俑者大概是英國散文家 Thomas De Quincey。1811 年倫敦 Ratcliffe 大道的滅門謀殺案發生之後,眼見公眾沉迷於案情追蹤,De Quincey 嘲笑說:「他們應該成立一個謀殺案俱樂部,聚會時討論各自最喜歡的兇手,對於這些人來說,謀殺應該是精密的藝術,可以精心布局至天衣無縫。」

為何超級聰明的人會犯罪?

天才型的犯案手法彷彿只出現在電影、電視劇情節之中,不過最近現實中也出現了疑似案例。兩年前,中文大學醫學院副教授許金山的妻女,在私家車內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兩年後,該副教授涉嫌謀殺被捕,關鍵在於科學鑑證揭發車內洩氣的瑜伽波藏有毒氣。奧克蘭大學犯罪學家 James Oleson 在其書作中指出,現實生活中,不少天才確實有違法的傾向。

壓迫、怨恨、同歸於盡:日本社會的隨機殺人

上周日,神戶市郊一條村內,26 歲無業青年刺死同住的外祖父母,並以金屬球棒將母親擊至重傷。但比起日本常見的倫常慘劇,此案更為複雜及可怕。因為死傷者中,還有兩名村民,加上青年被捕之後,據報曾說「是誰都好,就是想襲擊人」,看來更似是隨機殺人。新潟青陵大學大學院社會心理學教授碓井真史為此撰文,分析這類案件的凶手心理,並提供防範慘劇重演的建議。

「好想殺死父母」:日本人罪惡情感的由來

「其實,在現代日本,五成以上的殺人案發生在家人之間,如親子、配偶、兄弟姊妹等。」揭開石藏文信的著作「好想殺死父母……」,首章第一句就將震撼事實擺在讀者眼前。為甚麼日本會出現這種令人痛心的情況?究竟是甚麼驅使人突破道德與情感枷鎖,謀殺至親?石藏文信在「好」一書中不但剖析了日本常見倫常慘劇的原因,更將日本人的罪惡情感坦白道出。

Live Norish:別墅謀殺案——瑞典版的「汪海澄」

早前瑞典阿爾博加鎮(Arboga)爆出了一單震驚全國的兇殺案,䅁情更有如心理追兇一樣撲朔迷離。一名曾修讀社工的 42 歲瑞典女子涉嫌教唆其 18 歲男友在一間避暑別墅內謀殺她自己的父親及涉嫌謀害母親。同時,警方在追查之下,懷疑該女子早於 2015 年在同一地方附近佈局殺害自己的丈夫,之後裝扮成溺水喪命的假象。

除了蠢,為何人們愛直播犯罪行為?

自 Facebook 直播功能推出起,小至個人瑣碎軼事,大至國際恐襲戰爭,均能是直播主題,讓人們可以瞬間穿梭時空,了解天下事。然而,從近月瑞典的「直播強姦」,到日前美國的「直播隨機殺人」中可見,直播更可淪為罪犯宣揚恐懼、展示犯罪過程的工具。為何會有人把自身的暴力行徑發布上網?除了簡單一個字「蠢」,原來還有更深層的犯罪心理解釋?

研究:萬物之靈比萬物更兇殘

人性本善,抑或本惡?除了孟子和筍子,西方也有哲人討論過類似議題。法國思想家盧騷認為人生而善,一切墮落都是後天使然;英國政治哲學家霍布斯所認為的人類「自然狀態」卻毫不美好:「人類生活卑劣、孤獨、兇殘,短促」,同類自相殘殺,因而需要契約約束,權力監管。最近一項研究顯示,霍布斯也許是對的。

方俊傑:「紐約殺人夜」——以偵探劇作包裝的紀綠片

HBO 正熱播的新劇「紐約殺人夜」(The Night Of),改編自英國片集。香港的譯名譯得極好,「紐約殺人夜」,紐約才是重點。這齣劇集,幾乎將紐約警方的工作流程、司法制度的種種荒謬、監獄內的警黑關係,鉅細無遺地描述出來。尤其強調 911 後穆斯林在美國受到的逼害。我沒有看過英國版,但相信改動幅度應該頗大。然後,你會發現,天下烏鴉,真係一樣黑。

發「盲井」財:假礦難,真殺人

現實比小說更荒誕,在荒誕國家則更離奇。電影「盲井」之中,兩個民工誘拐人到礦場殺害,製造礦難假象,再冒充死者家屬索償。盲井情節近日走出銀幕:內蒙 74 人被控串謀殺人並偽造礦難騙取賠償。本案當然並非孤例,事實上,「盲井」原著小說「神木」就是根據 1998 年假礦難事故改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