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

|共23篇|

【星 CUP 人物】專家帶你行非一般故宮 陶傑:遊故宮要分人等

原來我們今天所說的「故宮」涉及兩個概念:一是「紫禁城」,過往的政治中心和皇室起居宮殿;二則是收藏了歷代文物的「故宮博物館」。這次「星 CUP 人物」中,陶傑將與中國故宮專家祝勇詳談,遊覽遊人如鯽的故宮到底有甚麼秘訣?博物院又如何面對保護歷史遺產和教育公眾的矛盾?

Gloria Chung:博物館,你拍夠了沒有

是次在墨爾本的行程,其中一個我最期待嘅節目,是到訪維多利亞國立美術館,最後帶著一點意興闌珊離開。館內的人潮也未免太多,無論是澳洲、內地還是任何國家的人,五步一小影,十步一大影,不只是少女啊,大叔阿嬸也忘形地影,忘了有人想看作品,而不是看他們跟作品擺 Pose。

博物館太窮,買不起恐龍?

電影「侏羅紀公園」面世 25 年,同系列的第 5 部作品 「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 」(Jurassic World : Fallen Kingdom)亦將於本月上映,但戲內令恐龍復活一事,在現實中仍只屬幻想。想要「膜拜」這些昔日的地球霸主,如今尚可到博物館觀賞骸骨。只是古生物學家憂慮,化石拍賣屢創天價成交,資金有限的學術界難以競投,就連博物館也買不起,結果令這些極具研究價值的標本,落入私人手中,從此脫離科學。

李明熙、Kimberlogic:忍者龜的文藝復興之旅 遊彩色小鎮

佛羅倫斯就像跟文藝復興劃上等號,雖然我當年在藝術學院修讀過,但只有皮毛認識,來到當然要多了解,因為大街小巷到處都有名家雕塑和油畫,藝術館、博物館和教堂建築又數之不盡,但對於藝術門外漢,切忌迷思,可以由忍者龜入手。忍者龜 4 個角色的名字,取自文藝復興舉足輕重的藝術家: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米高安哲羅(Michelangelo)、多那太羅(Donatello)和拉斐爾(Raffaello)。認清這 4 個藝術家的生卒年月和互相關係,誰影響過誰、誰跟誰共事過,有甚麼重要作品在哪個博物館,那麼在佛羅倫斯的行程便會簡單浮現。

當複製品已成原創,山寨就是藝術?

山寨氾濫程度在全球首屈一指的中國告訴你,假貨不單比真貨還好賣,而且「比真貨還要好」。聽似歪理,其實歷史中已有跡可尋,柏林藝術大學的哲學和文化研究教授韓炳哲最近的書作 Shanzhai: Deconstruction in Chinese 就別開生面,解構「臨摹參考」等複製過程如何不斷改造進化藝術。

建墨索里尼館,是宣揚還是警惕?

作為墨索里尼故鄉,意大利小鎮普雷達皮奧(Predappio),每年均迎來成千上萬的崇拜者向領袖(意大利語:Duce)致意。不少歷史學家認為,意大利出現懷緬和崇拜墨索里尼的風氣,乃基於國家一直以來對法西斯時代的歷史視而不見,致使現今一直有人視墨索里尼為領袖榜樣。當地政府欲建立一座法西斯主義博物館,左派市長 Giorgio Frassineti 明確表示,建館並非為向法西斯主義致意,而是希望遏止對它的崇拜。

從羅浮宮到雪糕博物館:博物館的 Instagram 化

網絡流傳法則:「不留影等於從沒發生過。」難得逛一回博物館留影三兩張上傳 Instagram 是不可少的。臨近年尾,Instagram 就公佈今年用戶最喜愛博物館,從羅浮宮到雪糕博物館,不單反映遊人參觀博物館的新玩法,亦可見館方如何因應 Instagram 法則改變展覽模式。

Chester Ho:如果足不出戶就可以看金庸館和羅浮宮的創想

雖然本欄常批評香港政府發展科技要多加努力,但公道一點來說,政府間中也有一些德政,讓市民方便地透過網絡獲取資訊。除了公共圖書館,不少政府部門也提供網絡資源,可惜政府一直宣傳不足,不少市民根本不知道可以使用,而且這些資源大部分使用落後的技術,用戶體驗方面令人失望,專業人士也未能使用開放的數據去造福社會,白白浪費了相關部門的努力和金錢。

只限成人的兒童博物館

時有所問,大人能否在麥當勞辦生日會。據說是可以的,而且大小同價,但在其他食客的側目下,能否玩得暢快盡興,就要視乎你和朋友的臉皮有多厚。在美國若想做個 kidult,跟死黨返老還童,倒是自在得多,甚至花樣百出,譬如在為兒童而建的博物館,參加成年限定的派對。

梁迪倫:在富良野我遇上世上最純粹的人

日本的北海道地大物博,山林處處。不少希望歸園田居的日本人,都會來到這日本極北之地落葉生根,不問塵世。那一天我在富良野心血來潮,決定前往一所在網上找到,地處偏僻的「私設萬華鏡學校」去參觀。這所博物館從市區駕車過去也要半小時,沿途是荒野森林,我一直在猜想這間萬花筒學校是甚麼來頭,開得這麼偏僻誰會過來呢?

另類文物:名人器官收藏

能夠名留青史的歷史偉人,必定有過人的功績造福後世,例如伽利略引領現代科學的誕生,愛迪生為人類帶來第一盞燈光,愛因斯坦創立了相對論……然而這些人身殞多年,他們的器官包括眼球、大腦、手指至今仍飄泊現世,以另一種方式「遺愛人間」。以下是其中 5 個另類收藏文物:

雷米諾雅:向左走,向右走,還是最愛在荷蘭四處走(下)

續上文荷蘭之旅。從 Amsterdam 到 Rotterdam 的 Cube house 參觀,是我的必然首選。1982 年由荷蘭名建築師 Piet Blom 設計的黃色立方體特色小屋,由 38 個相同形狀尺寸的立方體建築組合而成,彷如一座巨型的都市叢林。這個積木式結構的建築風格外型獨特,是拍攝電影外景的最佳選擇。還有荷蘭建築學會、梵高博物館,都是不容錯過的必遊之地。

【讀者投稿】 自然和諧為本的北歐建築

在北歐,一切發展,尤其近代建築,主張貼近大自然與環境諧構思為本。當全球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都聚焦英美,沉默地主宰多個全球範疇的北歐,卻鮮為別人熟悉,對香港人而言,更是陌生,特別是文化藝術,包括建築。北歐人相信,跟大自然共存,善用天然資源,才是最適合人類生活的狀態。

李明熙、Kimberlogic:帶著遺憾遊台北故宮博物館

國立故宮博物館是我今次最想參觀的地方,去年單車環台時,走馬看花沒時間細看。最深刻的展品是「翠玉白菜」和「肉形石」,跟老媽子說明展品在三樓的位置,便相約兩小時後在一樓入口集合,各自參觀。不過,今次竟有點失望。

雷米諾雅:充滿特式建築的椅子之城 Weil am Rhein

萊茵河畔魏爾(Weil am Rhein)位於德國西南部,處於德國、瑞士和法國三地交界。風光旖旎,琪花瑤草般的魏爾小城,卻以「椅子之城」(City of Chairs)之稱號,聞名於世。這座邊境小城全因著名的家具生產商 Vitra 以及世界十大設計博物館之一的 Vitra Design Museum ,成為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設計師朝聖必去的勝地。Vitra 公司專門以設計生產富特色的椅子而出名。至於設計博物館的建成,則要追溯到上世紀的 80 年代早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