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

|共17篇|

穆斯林與歐盟的屠宰方式,哪種較為人道?

要讓活生生的動物食為餐桌美食,屠宰是無可避免的過程。多數西方國定認為,在宰殺牲畜前,先施以電擊致暈屬較人道方法,避免牲畜死前經歷慘絕之痛。但在英國與比利時,如何屠宰牲畜也許是一道難題。有穆斯林團體認為,根據清真屠宰的原則,歐盟普遍採用的電擊方式,是不人道的屠宰法,穆斯林不應食用未經清真屠宰的肉食。最近,問題延伸到應否為穆斯林學校學生提供清真肉食,甚至觸及宗教自由的討論。

泰國南部武裝衝突再起

在泰國,信奉佛教的人口佔絕大多數。但在南部與馬來西亞接壤的惹拉、北大年、陶公 3 府,主要人口為信奉伊斯蘭教的馬來族人口。當地近 20 年來,一直有主張脫離泰國的武裝力量與泰國軍隊爆發衝突。儘管衝突在前泰王普密蓬於 2016 年逝世,及全國一年的悼念期間出現平息,但「德國之聲」記者近日到南部採訪,發現衝擊再度加劇。

為何有德國猶太人加入反猶傾向政黨?

德國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AfD)」在短短幾年間迅速冒起,雖然被批評立場反猶,但卻依然有猶太人主動加入,在剛過去的星期日更成立猶太人分支團體 Jews in the AfD,期望長遠吸納更多猶太黨員。事件引發德國猶太社群強烈反響,有組織在法蘭克福發動示威譴責 AfD。究竟是甚麼原因驅使部分猶太人加入有反猶傾向的政黨?這對理解歐洲政治趨勢又有何啟示?

中東高鐵的「國家任務」

廣深港高鐵通車數日,不但「一地兩檢」制度引發爭議,其售票系統和行李問題,亦陸續惹來乘客不滿,加上載客量未達標,所謂高鐵新時代,成效無從評估,讓市民難以放下憂慮。而相隔不到兩週,同樣盛載著「國家任務」的沙特阿拉伯高鐵也即將通車。當一列高鐵為中港兩岸消除屏障,打開祖國之門,遙遠的沙特阿拉伯高鐵,所連結的卻是宗教和經濟的朝聖之門。

反猶太主義何以在德國死灰復燃?

在二次大戰以後,德國反猶太主義一度式微,但近年卻有死灰復燃之勢,去年德國警方就接報有 1,453 宗反猶事件。有猶太人組織警告,近年崛起的德國極右勢力固然是反猶成因,但部分問題亦源自中東的移民家庭,他們或因以巴衝突而痛恨猶太人,這股仇恨情緒感染下一代,成為反猶問題在校園滋長的成因之一。

穆斯林「自古以來」就討厭狗嗎?

英國一名穆斯林的士司機曾因拒載導盲犬而被罰款,雖他解釋此舉是基於宗教原因,但不獲受理。素聞狗在伊斯蘭教中象徵「不潔」(impure),據「布哈里聖訓」第 2322 條:「養狗者的善功每天減少一個基拉特(Qirat),但為農業或牧業之需而養的狗不在其內」;第 172 條又指:「如果狗喝了你們用具裡的水,你們應洗用具七次。」但狗和穆斯林「自古以來」就水火不容嗎?

印度反嫁妝運動

根據印度的婚嫁傳統,女方需付嫁妝予姻親,但嫁妝金額之大,叫很多家庭都吃不消。結果,為了一場婚姻,有的負上巨債,更有女性賠上性命。直至去年,當地有組織發起反嫁妝運動,聯同宗教領袖,展開遊說及教育工作,希望阻止再有悲劇發生,令紅事變成白事。

陶傑:活在反恐時代

一名來自威爾斯的穆斯林教師,隨一個英國遊學團訪問美國,哪知在冰島轉機時,遭到美國入境處「隨機抽樣」調查,發現他留有鬍子,膚色偏暗,貌似中東恐怖分子,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航空公司地勤人員通知:奉美國政府命,不准登機。

陶傑:一個知危而性急,另一方居安而驕懶

杜林普向中東七國下達禁入境令,為期九十日,部分兌現其「在搞清楚恐怖主義來路之前,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的承諾。歐美當然有大量抗議人潮,而此禁令也過於粗糙:第一,沙地阿拉伯是阿蓋達和伊斯蘭國的重大金主,通過杜拜有大量資金往流,沙地卻因為石油戰略利益與美國有關,不受入境制裁。

杜林普即日找數的 4 大競選承諾

沉澱了大半天,在震驚、質疑、失望、憂慮後,我們終要面對現實:杜林普贏了,將會成為美國總統,在全球呼風喚雨。他向來言出驚人,當選後反為收歛些,在勝利講話中僅表示「工作現在才開始」、「希望能讓美國人自豪」。在未來 4 年,杜林普確要努力「找數」。當然,他能否「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一時三刻難以知曉。文中的 4 個競選承諾,他倒說過履新後,便立即兌現。至於事成之後,是否皆大歡喜,恐怕就另作別論。

歧視白人的歷史

一講種族歧視,想當然會認為白人加害「有色人種」,畢竟西方是殖民主義發源地,侵略者歧視被侵略者,相當叢林法則。然而,白人也有一段被歧視的歷史,世上有黑奴也有「白奴」:一邊有巴巴利海盜肆虐北非及地中海,劫掠人口販賣,16 世紀至 18 世紀期間,估計有 100 萬至 125 萬歐洲基督徒被拐賣至北非做苦工;另一邊則有英國強行遣送愛爾蘭人到新大陸開墾,當作奴隸賣往加勒比海地區。「White Trash」(白種垃圾)一詞早見於 19 世紀初,始於對基層白人的階級歧視,今日依然適用。

伊斯蘭教如何懲罰同性戀者?

美國奧蘭多同志酒吧槍擊案中 49 人不幸離世,阿富汗裔兇徒馬丁(Omar Mateen)曾稱效忠伊斯蘭國;馬丁的父親接受訪問時表示:「神會自行懲罰同性戀者,不是由凡人決定生殺。」此事反映了伊斯蘭文化與同性戀間的衝突,再一次使人深思伊斯蘭教看待同性戀的觀點。目前,不少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對同志的立場相當保守,同性性行為不但非法,最嚴重的可遭處死。

先來一場黃色革命

早幾天我們報道印度的 4 美元山寨鬼手機,其實背景是印度總理莫迪說要大搞數碼產業,推出 Digital India 活動。不過,農村的叔伯兄弟未必跟他同聲同氣,有村落明言,女孩無得用手機。這些男權國家的近半人口,被視如死物,沒法透過互聯網汲取知識,也無從參與討論。

神秘阿拉伯文橫額 驚現美政府大樓

情人節翌日清晨,美國德州Lubbock市中心一楝正在施工的政府大樓外,被掛上一幅寫有「給所有人的愛」標語的橫額,但居民覺得不安多過窩心,市長更急著下令拆旗,要求警方甚至聯邦調查局和國土安全部協助調查。當局如此嚴陣以待,只因橫額不僅是黑色底,而且寫阿拉伯文。

卡塔爾:白雪公主列禁書

回教國家的道德要求之高,連白雪公主都不達標。卡塔爾一間國際學校被家長投訴,指校內由 Penguin 出版的「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兒童圖書意識不良,使用帶有「性暗示」的插圖及句子,形容該書「不當」及「不雅」。該國最高教育委員會下令將該書下架,學校從善如流,收起圖書並公開道歉,指事件純屬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