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

|共11篇|

無毒不入藥,保健產品可致命

近年香港大街小巷都是大小藥房,不需要醫生處方,如今普通市民隨隨便便就可以買到各種中西成藥、秘方藥和保健產品。不過,是藥三分毒,無毒不入藥,是老祖宗的智慧。過度相信和依賴藥物或有機會反受其害。有香港醫生警告,無論服食的藥物是否原裝正版,在缺乏法例監管之下,成藥沒有安全保證,都一樣有中毒風險。在香港,若保健產品含有未申報成分即屬違法藥物,但現在不合規格的保健產品在藥房或網購平台都可輕易買到,其泛濫程度已難作估算。而在美國,雖然草藥保健產品同樣賣得成行成市,但近期就發生了因服食含有禁藥的保健產品而致死的案例,惹來食物藥品監管局和緝毒局的注視。

沒可卡因,食物製造商也能令你上癮

Android 作業系統過去一直以甜品和零食作為版本代號,最新版本則名為 Oreo。自 8 月面世以後,成功讓兩大品牌發揮協同效應,話題性大增。當中 Oreo 更是大贏家,宣傳效力可能比推出任何新款口味都更強大。而 Google 之所以挑選 Oreo 為版本代號,或因為愛吃 Oreo 跟沉迷智能手機一樣,都容易令人上癮。過去就有研究指出,沉迷於 Oreo 這種廉價、高熱量,隨處可見又致肥的零食,其「毒癮」好比可卡因、嗎啡等受管制藥物。而垃圾食物的出現,也跟毒品的發展過程頗為相似,都因為人類愈吃愈「精」。

Green Rush:「大麻經濟」救活的 5 座美國城鎮

日前,港警於工廈搗破「毒品工場」,並檢獲總值近 4 千萬港幣的大麻——在香港,大麻還是非法毒品,種大麻當然犯法。可是,於不少州份都把藥用大麻,甚至娛樂用大麻合法化的美國,大麻卻是「經濟作物」,形成所謂「大麻經濟」。先不批判吸大麻之好壞,大麻買賣帶來的龐大收益,卻救活了多個美國城鎮。

愛情有藥醫?

一穴不能藏二蟻后。當新蟻后出現,就會與舊蟻后鬥個你死我活。新蟻后甫出生,何德何能挑戰建制勢力?全靠「化學武器」:蟻后會釋出費洛蒙,控制雄蟻為其賣命,累積一定雄蟻兵團之後,就會向舊勢力進玫,直至其中一方殲滅為止。蟻后能以化學物質俘虜異性,人類同樣也是化學動物,理論上,化學物質亦能激使人墮入愛河,現時甚至已有類似成品市面發售。

菲律賓模式:暴力政府的誕生

菲律賓「狂人」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就任總統不足三月,「掃毒行動」已造成逾 1,800 人死於警察及治安隊之手,全部未經審訊。以緝毒為名,政府授權警察隨街殺害任何疑似毒販和吸毒者,杜特爾特更鼓勵民間動用私刑:「你如果有槍,可以自己來⋯⋯你給他一槍,我給你授勳。」當世界驚懼於菲律賓手段之兇狠,杜特爾特的國內民望卻不斷攀升,美國國際關係及人權客席教授 Amanda Taub 分析,這種弔詭的反差不獨發生於菲律賓,拉美國家如哥倫比亞、墨西哥、危地馬拉等均存在大規模法外暴力,不單政府授意,連人民亦默許甚至支持,惡性循環終致難以收拾。暴力政府的出現,人民絕對有責任。

內戰結束 哥倫比亞經濟崩潰?

長達半世紀的哥倫比亞內戰終告結束,「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與哥倫比亞政府簽署和平協議。然而,短暫的光明後,尚有許多問題亟待解決,當中最大的,是因 FARC 隨之而來的犯罪經濟消失,將嚴重打擊哥國經濟。

巴西貧民窟比鬧市更安全?

Basilio 自稱從 2012 年開業以來,從來沒有發生或遊客受傷或者被盜的事件。他還解釋,貧民窟裡確實會發生槍戰,但都是黑幫和警察之間的事情。黑幫的毒品交易都在偏僻的小巷裡進行,並不會騷擾到居民。貧民窟也有貧民窟的規矩:居民不會無緣無故遭到罪案傷害。

揭士兵忘我殺人之謎

戰場上槍林彈雨、血肉橫飛、刀光劍影,每個軍人都是冒死作戰。戰爭之駭人及隨時降臨的死亡難免使士兵膽顫心驚,但逃走會遭軍法處置,既然無路可走,惟有不顧一切的參戰。為了抑止內心的恐懼,自古以來,士兵都會在開戰前吸毒,壯膽之餘更增強殺敵能力。甚或說,史上大多數戰爭都是由吸了毒的士兵所打的。

康城影后演活菲律賓三大弊病

康城影展今年賽果爆大冷,影評家對得獎名單質疑聲四起,而最叫他們一頭霧水的是,勇奪影后的菲律賓「大媽」Jaclyn Jose,在賽果宣布之前,在場幾乎無人認識。但對菲律賓人來說,Jose 主演的這套電影 Ma’ Rosa 不只帶來國際榮譽,更讓海外觀眾都認識到國內的三大弊病:貧窮、毒品和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