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

|共17篇|

10 齣電影認識二戰猶太人劫難

香港警察集會自比猶太人遭納粹德軍迫害,險釀外交風波,反映二戰屠猶史的知識仍然有待普及。以下 10 齣電影,不論是紀錄片、真人真事改編抑或託事發揮,都有助理解受害猶太人的處境,而更重要的,是激發人類的同理心,認清恃強凌弱的可怕,以此為戒。

回到迫害猶太時代:吞併警力濫殺濫捕的納粹親衛隊

警隊七友七個毆打人,但近半警隊出席集會支持七警,集會警員自比當年猶太人遭納粹迫害,以色列領事館回應傳媒指有關言論失當及表示遺憾。擁有公權力和合法武裝的人毆打市民自稱受害人,在黑白顛倒的年代,更要認識歷史,教化愚昧者。德國歷史上迫害猶太人的,正包括是臭名昭著、竊取公權力、以及吞併警力的納粹親衛隊。

比粗口更難聽的「納粹」

杜林普老被指為再世希特拉,如今風水輪流轉,被機密文件指他受俄府培植兼威脅後,兩度將情報機關外洩文件,與納粹德國相提並論。環顧全球政壇,將人比作納粹德國或希特拉的政客,幾十年來比比皆是。輿論和國民嘩然過後,政客絲毫無損,照樣大言不慚,頂多是在維基百科記下一筆,離世時的回顧中,遭人翻翻舊帳。不過,發言的若是德國政客,情況則截然不同,不單尷尬非常,掀起外交風波,甚至因此斷送官途,烏紗不保。

「我的奮鬥」大賣?根本不算暢銷!

希特拉自傳「我的奮鬥」的版權在去年失效後,德國「現代歷史研究所」(IfZ)隨即推出附有學者註釋和評論的全新版本。該書發行至今,銷量達到 85,000 本,全球媒體均以「火紅」、「熱爆」來形容。不過,BBC 記者 Damien McGuinness 撰文質疑,這些報道誇大其詞,以德國圖書市場而言,此書遠未到「暢銷」二字。

陶傑: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蒙古樂團「黑玫瑰」(Khar Sarnai)訪問俄國。主音蘇赫巴托爾(Amarmandakh Sukhbaatar)在台上的衣飾有一個佛教的「萬字元」( 卍 ),台下一名俄國外交官認為是納粹符號,大怒而將他打至重傷。之後這位蒙古藝人的父親,高舉新聞圖片抗議俄國人暴力,指出,這個符號早在納粹採用之前的三千年,已經廣泛見於東方文化。佛教的「卍」,代表祥和,而其他遠古文化如古希臘,容器亦見此號。

2016:史上最差一年?

2016 年還沒有過去,悲觀情緒無處不在,英國著名投資者羅傑斯甚至將當前的危機比作 1920 年代,稱股市將狂瀉 80%,慘況前所未見。「這是最衰的一年嗎?」是社交網站上最多人問的其中一個問題。2016 年真有那麼差嗎?我們來看看歷史上特別衰的一些年份。

維瑟爾之逝:守護屠殺記憶 直到最後一人

納粹屠殺倖存者、著名作家埃利.維瑟爾(Elie Wiesel)日前逝世,享壽 78 歲。維瑟爾一生為無權者發聲,致力推廣和平。他在 1986 年領取諾貝爾和平獎時在致辭中表示:「保持中立只會助長壓迫者,而不是受害者。」現在,輪到在生的我們繼承他的意志,為和平奮鬥——尤其當世界只餘 10 萬個納粹屠殺倖存者之時。

揭士兵忘我殺人之謎

戰場上槍林彈雨、血肉橫飛、刀光劍影,每個軍人都是冒死作戰。戰爭之駭人及隨時降臨的死亡難免使士兵膽顫心驚,但逃走會遭軍法處置,既然無路可走,惟有不顧一切的參戰。為了抑止內心的恐懼,自古以來,士兵都會在開戰前吸毒,壯膽之餘更增強殺敵能力。甚或說,史上大多數戰爭都是由吸了毒的士兵所打的。

為甚麼 2016 不是 1936?

歐洲陷入難民危機,極右勢力崛起,即使奧地利「自由黨」(FPÖ)險敗,也是二戰以來極右政黨最彪炳的選情;新納粹組織「我們的斯洛伐克黨」曾自組衛隊迫害吉卜賽人,於國會奪得 14 議席;波蘭、匈牙利右翼政府已出現高壓政治;即使在英、法、德等富裕國家,極右政黨如獨立黨(UKIP)、國民陣線(FN)、德國另類選擇黨(AfD)亦在冒起。意大利前總理 Mario Monti 更警告歐洲即將解體。不少評論將今日右翼與 1930 年代法西斯政權比較,結論黯然,然而 2016 是否 1936 的重演?

黑歷史:美聯社與納粹合作 歌頌希特拉

隨著亞視熄機,本港正式踏入「一台專播」時代,偏偏大台的質素每況愈下,特別是新聞報道,被批評淪為中共及港府的傳聲筒。但原來連全球最大的通訊社,亦曾向政權跪低。近日一名歷史學家揭露,美聯社為求在納粹德國營運,甘願與其合作,向美國報章提供納粹宣傳部撰寫及挑選的資料,間接為德軍隱惡揚善。

[當年今日] 國會縱火案並非納粹策劃

1933 年 2 月 27 日,柏林國會遭人縱火,普遍認為納粹黨自編自導,藉此插贓剷除異己。的確,當時希特拉雖獲總統興登堡委任為總理,但納粹黨並未取得多數國會議席,縱火案後,國會解散,興登堡宣佈進入緊急狀態,希特拉指控共產黨為幕後黑手,逐步取締其他黨派,及至 4 月,納粹完全壟斷國會。希特拉得以成功獨裁,國會縱火案「功不可沒」,陰謀論因而不逕而走,大眾深信納粹一手策劃恐襲,連著名歷史學家 Alan Bullock 亦抱此見解。事實是,傳言並無根據之餘,有人考證當年法庭紀錄,發現縱火原兇並非納粹亦非共產黨,而是出自一名反納粹工人 Marinus Van der Lubbe 之手,以放火宣洩對納粹黨不滿,卻反被利用。

[當年今日] 希特拉並非民選總理

1933 年 1 月 30 日,希特拉獲任命為德國總理。反民主論者常以納粹為例,說希特拉也是民選領袖,可見民主亦難免政治災難。其實,希特拉並非由民意推上總理席位。當時納粹黨固然受選民歡迎,1932 年選舉獲 37% 選票,成為國會最大黨,不過,希特拉之所以上位,出於時任總理巴本(Franz von Papen)及其他保守派舉薦,民粹總統興登堡並無理政經驗,自以為能夠控制希特拉,方才認同任命。1934 年,興登堡去世,希特拉封為德國元首,獨攬黨政軍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