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共53篇|

林喜兒: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 世上只有你和我

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改編自 Charles Forsman 的同名漫畫,去年 10 月 Channel 4 播出,今個月登陸 Netflix。James 與 Alyssa 兩位 17 歲青年離家出走的故事。James 自認心理變態,喜歡殺害動物,與父親同住,小時候將手伸進滾油中,只為了讓自己有一點感覺。相比起沉默寡言的 James,Alyssa 則喜歡宣之出口,兼且附加粗口,對世事看不順眼。兩個在現實社會中看似不正常的人走在一起,一天決定離家遠去。

迪士尼收購霍士,劍指 Netflix?

迪士尼決定斥資 524 億美元(超過 4,000 億港元)收購 21 世紀霍士,或許是 Marvel 迷的福音。若然事成,原由霍士擁有版權的「變種特攻」、「死侍」、「神奇四俠」等超級英雄片,亦將收歸迪士尼旗下,將來或可與其他 Marvel 英雄於大銀幕團聚。而是次收購行動,除是迪士尼擴展電影市場的重要一步外,更預示迪士尼將進軍串流媒體業務,擴大娛樂版圖,與 Netflix 等串流影片公司直接競爭。

潘度琳:FRIENAISSANCE —— Friends 的再復活

Friends 在美國再度風行,Netflix 功不可沒,是它令這套劇的觀眾層擴展到 90 後甚至是 00 後。在芸芸著名美劇中,「Friends」於 2015 年被 Netflix 選上成為主打經典 sitcom。新一代愛上 Friends 除了因為笑話經典外,還因為一種鄉愁。科技發展得太快,令這一代人跟上一代斷層愈陷愈深,他們難以了解父母一輩年青時到底經歷過甚麼,而當時的紐約又是怎樣的光景。這套劇恍如一扇回到過去的門,重塑了社會在 90 年代的精神面貌。

林喜兒:Alias Grace —— 誰是受害者

今年有兩齣改編自加拿大作家 Margaret Atwood 小說的劇集,年初的 The Handmaid’s Tale 橫掃艾美獎,近日在 Netflix 上架的迷你影集 Alias Grace 依然是女性的悲歌,不過卻加添了一點點懸疑的味道。劇集講述在 1843 年的加拿大,年僅 16 歲的女傭 Grace Marks 與工人 James McDermott 被控謀殺僱主 Thomas Kinnear 及其管家 Nancy。James 被判死刑,Grace 則被判終生監禁。故事圍繞著 Grace Marks 這個人物,Margaret Atwood 在小說中加插了 Dr Simon Jordan 這個心理醫生角色,透過跟 Grace 訪談嘗試了解這位著名殺手的心路歷程,究竟她是天生女魔頭還是無辜的受害者?

林喜兒:Mindhunter —— 誰著了魔?

Mindhunter 中文譯作「破案神探」似乎有點不對題,劇集不是關於偵探緝兇的,觀眾也不用猜誰是兇手,因為兇手已經捉拿歸案,要破解的是他們的犯罪動機。劇集改編自前 FBI 探員 John Douglas 撰寫的 Mindhunter: Inside the FBI’s Elite Serial Crime Unit,講述 70 年代末,兩名 FBI 探員 Holden Ford 和 Bill Tench 走訪美國不同城市的監獄,訪問變態殺人犯,試圖分析其成魔之路。後來大學教授 Dr. Ann Wolbert Burgess 加入了 FBI 這個行為科學小組,創立犯罪科學的新模式,連環殺手這個詞彙便在此時誕生。

House of cards 告終:美劇如何影響城市經濟?

Kevin Spacey 的性侵指控愈揭愈多,就連他所主演兼監製的 House of Cards,也有多名劇組人員涉嫌性騷擾。Netflix 其後宣佈將 Spacey 開除出劇組,並暫停第 6 季的拍攝工作,而此季亦會是最後一季,意味這套金牌美劇將要壽終正寢。全球劇迷固然惋惜,但對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來說,此事更是形同噩耗,因為當地近 2,000 人都靠此劇謀生。紙牌屋關門大吉之際,也就是他們失業之時。

林喜兒:Stranger Things —— 繼續懷 80 年代的舊

Stranger Things 第 1 季播出後口碑極佳,Netflix 大肆宣傳第 2 季,趕上在萬聖節前的周末播出。除了原定角色外,今季分別在小童組和少年組加入了新角色,主線還是 4 位小男生拯救死黨 Will 的旅程,在繼續打怪獸之外亦加插了多一點 teenage romance,Lucas 和 Dustin 同時情迷新加入的 Max,Nancy 也繼續周旋於 Jonathan 與 Steve 之間。最讓我驚訝的是今季為 Winona Ryder 安排的男友 Bob,正是小時候曾演出史匹堡 80 年代家傳戶曉的「小靈精(The Goonies)」,後來演「魔戒」的 Sean Astin。劇中的他已是一位有肚腩的大叔,90 年代女神 Winona 今天演的是歇斯底里的媽媽,配的是中年大叔,人生大概如此。

鄭立:「洋腸派對」—— 相信謊言是因為害怕絕望

最近在 Netflix 看了「洋腸派對」,它的確有很多黃色笑話與性暗示,但這些都是為了確立它「政治不正確」的特色。這個故事的真正主題是信仰。超級市場裡的食物流傳著一個信仰,那就是被賣出之後,只要他們忠於和歌頌人類,這些食物就會被人類在家裡疼愛,享受更好的生活。當然它只是一種維穩技巧,當主角說角穿了這一切,大眾卻和現實一樣,拒絕接受世界和想像中的不一樣。有些人會覺得,這是個無神論的故事,不過,我不覺得這個故事是在探討神是否存在,或者死後世界天堂地獄的問題。讀者如果你曾相信過香港會有雙普選的話,你覺得是哪一年會實現呢? 是不是今年? 我們和一舊超級市場的蕃茄,又有甚麼不同呢?

方俊傑:「天賦異能」—— 一個打手的覺悟

嚴格來說,我覺得「天賦異能」的主角,不是一眾異能人,而是兩個異能人的平凡阿爸。阿爸是一個執法者,專門負責生擒異能人。他對異能人無仇無恨,只不過打份工搵飯食啫,職責所在,收指令、執行任務。有朝一日,到他發現自己子女的異能被揭發了,他第一時間斬釘截鐵地請求其他異能人救命。因為,他比其他人更加清楚,當權者的天性就只會計算利益和損害之間的關係,當發現擁有一個普通打手的利益,遠遠比不上帶來的風險,唯一的做法,就只有放棄那個所謂的自己友。反正,要找另一人去頂上又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想到這裡,我就情不自禁想到何君堯。不要給我猜中,總有一天,他大有可能要倒轉頭找一批小數的「異能人」出手相助。只可惜,「天賦異能」的異能人阿爸,對敵人也以禮相待,沒有甚麼仇口;何律師嘛⋯⋯

林喜兒:Grace and Frankie —— 新同妻生活

Grace and Frankie 於 2015 年首播,兩位年過 70 的婦人 Grace 和 Frankie,各自兩位丈夫不只是生意上拍檔,更是相戀 20 年的戀人。第 1 集第 1 場已經是 4 人同枱,兩位老公 Robert 和 Sol 向兩位妻子提出離婚 —— 因為他們正準備要結婚。臨老出櫃的確是好題材,不過劇名已告訴你,主角是「受害人」Grace 和 Frankie:70 多歲的女人繼續可以有愛有性、依然可以追求工作滿足感。或許劇中中產的美好生活讓人覺得不夠現實,但為老年人製造夢想,有何不可?

電影版 Netflix ── 大幅減價是福是禍?

隨著 Netflix 等在線影視服務發展蓬勃,「坐定定睇電視」、「入戲院睇戲」的傳統市場正逐步萎縮。但若把電視與電影分開探討,電影院可能尚有一線生機。因放映設備上,影院始終比流動或家居裝置更完善。就此, Netflix 執行團隊始創成員 Mitch Lowe,現正在另一家公司,嘗試以新的月費模式,改變院線生態。

前 Google 員工:科技設計就是要你上癮

身為產品哲學家和 Google 前設計倫理學家,Tristan Harris 認為一間科技公司真正以人為本,理應盡量令用家感覺充實,不會浪費時間。但以他在業內的所見所聞,如今所謂「良心」的科技設計,頂多只是令人察覺自己的使用習慣出現問題,而未有真正關懷用家的需要。他更批評,多間矽谷巨擘花盡心思,只為研究如何叫你科技上癮。

瘋狂煲劇加劇失眠?

如果你曾用寶貴的睡眠時間,躺在床上看了數小時的「權力遊戲」或其他神劇,那你對有研究指連續煲劇會影響睡眠應該不會意外。Journal of Clinical Sleep Medicine 近期的研究指出瘋狂煲劇會引致睡眠質素轉差、疲累,更會加劇失眠。

不留情面的計算,Netflix 稱霸的企業文化

總會員人數突破 1 億人,2017 年前 3 個月營收達 26.4 億美元,比前年同期成長 34%,股價創下上市以來新高的 188 美元 —— 這是全球串流影音霸主 Netflix 今年的驚人成績。相較 Mark Zuckerberg 動輒大開狂歡派對慶祝,Netflix 共同創辦人暨行政總裁 Reed Hastings 顯得相當無趣:獨自坐在連鎖餐廳 Denny’s 裡吃牛排。多年前 Netflix 會員破百萬的時候,他也是這樣做 —— 冷靜、理性、凡事依靠數據與計算,不多花一分錢在沒必要的事情上,這就是 Netflix 獨特到極致的企業文化。

「伊卡洛斯」:圍繞俄國禁藥風暴超展開的紀錄片

古希臘有一「伊卡洛斯」神話:伊卡洛斯用蠟翼逃脫囚禁他與父親的島嶼,重獲自由的他卻因振翅高飛而得意忘形愈飛愈高,最後太陽的高溫令蠟翼融化,使他墮海身亡。近日,Netflix 也有一套以「伊卡洛斯」為名的新片,雖然並非甚麼史詩式劇情,但也是一套超展開的驚世紀錄片 —— 導演 Bryan Fogel 原本不過是想拍下他如何避過藥檢,服禁藥參與業餘單車賽事,結果卻意外拍出了一齣見證國際體壇醜聞、仿似「諜戰」的寫實驚悚電影。

方俊傑:「玉子」── 食肉者的自欺與欺人

南韓導演奉俊昊,最新作品「玉子」有很多話要說。說到大財團偽善、說到人類的若無其事、也說到資本主義社會的現實。人與人之間根本沒有感情沒有仇恨,只有買賣,你出到一個合適的價錢,我甚麼也可以賣給你。賣家很醜惡,買家也不見得有甚麼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