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共75篇|

Netflix 攻亞之道:沒靠中國,靠硬技術

早前 Netflix 在新加坡舉辦亞洲大會「See What’s Next: Asia」,發佈 17 部與台灣、日本、南韓、印度及泰國等地製作團隊合作的原創作品,以表對亞洲市場的重視。不過,部分國家人均收入偏低,網絡發展亦明顯落後,上網速度緩慢之餘亦未必穩定。Netflix 要在亞洲進一步大展拳腳 ,從節目內容到串流技術,不乏精密的計算和考量。

Netflix 致勝之道:做你心裡的蛔蟲

10 年前追劇,尚要每晚準時趕回家中,等電視台逐集播給你看。但現在有了自選影像服務(Video On Demand,VOD),看甚麼、何時看、哪裡看、怎樣看,全由觀眾自己決定。然而 VOD 服務這麼多,專注於影視娛樂的 Netflix,如何在全球吸引過億訂戶,並跟業務多元化的 Amazon 和迪士尼分庭伉禮?除了節目質量,其實數據也是關鍵。怎樣從中揣摩訂戶喜好,成為他們心裡的蛔蟲,成為 Netflix 的致勝之道。

Netflix 改變了電視形式,更改變了使用數據習慣

Netflix 改變了電視生態,令影片可以無縫銜接地在不同電子產品上播放,而且沒有廣告,觀眾由公司回到家中可以一氣呵成看完影片,再加上懂得利用大數據,掌握觀眾喜好,其用戶數由 2011 年的 2,300 萬,到現在已超過 1.3 億。不過,觀賞或下載影片,不免會用到大量數據,最近有研究指出,單是串流影片已佔超過一半的數據用量。而在影片變成數據使用主流的同時,電玩遊戲也成為新趨勢。

包大人:有線「翻身」的啟示

今次有線、中移動合作是否「染紅」,此等憂慮其實很自然,但今次中移動香港不是有線獨家合作伙伴,意味著未來將會與其他電訊商合作,倘若有線提供的內容水平下跌,基本上拿自己的未來開玩笑。有線新聞是台柱王牌,正努力翻身的有線理應不會把自己辛苦建立的品牌拆掉吧?

林喜兒:Money Heist —— 機關算盡卻忘了愛情

來歷不明的「Professor」策劃了一場史上最大的劫案,招攬了 8 名在打家劫舍方面各具才能的奇兵。他們的目標是佔領印鈔廠然後自行印鈔,過程中與警方、人質三方對峙,原則是不流一滴血。西班牙劇集「紙鈔屋」(La Casa de Papel,英文譯名為 Money Heist) 去年尾被 Netflix 購入,火速成為 Netflix 非英語劇中最多人觀看的劇集。

當「億萬少年」遇上「瘋狂土豪」時

「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故事改編自新加坡裔美國作家關凱文的同名小說,講述新加坡「超豪男友」從美國帶著他的華裔女友返回新加坡參加婚禮,女友這才大開眼界見識到這群比上帝還要有錢的「瘋狂亞裔土豪」是如何揮金如土。電影以喜劇手法,諷刺當下美國亞裔新富二代所過著的跑車豪宅式奢侈生活,但又正好道出了這 30 年來,風水輪流轉,全球經濟大局的改變。而且,「我的超豪男友」將是荷里活過去 25 年來首部由全亞裔演員演出的作品。

Netflix 橫掃英國,傳統電視如何應對?

雖然 ViuTV 在世界盃過後,收視打回原形,但總算創下開台以來最高收視紀錄,亦證明電視行業需要競爭,才能吸引觀眾。在英國,一場「電視大戰」亦開始上演,因為包括 Netflix 在內的串流媒體,於本年首季訂戶總數量高達 1,540 萬,首次超越傳統收費電視的 1,510 萬。英國四個傳統電視台,包括 BBC、ITV、第四台(Channel 4)遂商討合作,欲以「合縱」策略,與 Netflix 一爭長短。

為何我們喜歡幻想世界末日(後)?

從聖經開始,人們便對末日有著不同幻想,及至現今各影視和遊戲,我們已預測過種種末日到來的原因:天災、喪屍、外星生物和人工智能等,還想過末日降臨後一切文明都崩潰的景象。好好活著不好嗎?為甚麼很多人都對末日如此著迷?末日(後)幻想又有甚麼意義?

Disney 世紀收購遭「搶親」,鷸蚌相爭 Netflix 得利?

在去年底,Disney 已表示有意將荷里活最大製片廠之一 21st Century Fox 收歸旗下。但這宗潛在收購現時出現變數,因為兩家娛樂王國的商業婚姻之間,突然冒出第三者。Disney 的競爭對手,美國影視及電信巨頭 Comcast 近日發出聲明,指公司正考慮對 21st Century Fox 開出一個新收購方案,條款比 Disney 所提出的收購方案和價錢更為優厚。當這場備受矚目的收購戰纏繞著三家影視巨人之際,有一家公司顯然毫無興趣,並輕鬆地超越了他們 —— Netflix。

全球在地化考驗:當 Netflix 遇上地方政治

影視串流平台 Netflix 正在全球擴張業務,上季收入按年升 40% 至 37 億美元,升幅創紀錄新高,而全球訂戶人數已增至 1.25 億,美國以外的訂戶更佔了大多數,但 Netflix 在全球擴張同時卻存在暗湧,其在各地投資製作的劇集接連捲入各地方政治漩渦,甚至遭到杯葛抵制。雖然有輿論批評 Netflix 欠缺政治敏感度,但有電影人反指不斷觸碰「政治地雷」,恰恰體現 Netflix 崇尚自由開放的政治立場。

Gloria Chung:醜陋的美食

直到上星期去完「亞洲 50 最佳餐廳」頒獎典禮,聽過 André Chiang(江振誠)那份救世主般的演講詞,再見證飯局/派對動物的偽善,之後續看 Ugly Delicious,一邊大叫:「他媽的,爽!」尤其看到 David Chang 和 Noma 餐廳的 René Redzepi 一起,當 René 每秒說話都要製造 Punch Line,將一套世界和平永續食物我們要帶領宇宙般的宏觀搬出來,David 那種「我就是喜歡垃圾食物那又如何?」的態度,似乎更真實,而讓我深切感受到在所謂美食的世界,多少 Food Snobs 因為面子,而追捧名廚、高級餐廳,甚至拒絕承認平民食物的價值,偽善得可笑。

包大人:i-Cable 仲可以點 cut?

前幾天 i-Cable 有線寬頻公佈業績,全年虧損 3 億 6 千多萬,以公司約 1,800 個員工計,每人去年蝕了近 20 萬;其實有線已連續 10 年虧本,總共蝕了約 20 億,如果沒有新股東加入,早已關門大吉。那麼,有線電視仍有可為,還有未來嗎?有線目前要做的是止血,開源節流,要 cut。

林喜兒:Babylon Berlin —— 重回威瑪時代的柏林

去年 Netflix 的原創德文劇集「闇」 讓我們見識德劇的水準,Babylon Berlin 去年在德國播出,年初登陸美國 Netflix。德國電視史上最昂貴的製作,創作班底包括 Good Bye, Lenin! 的 Henk Handloegten 和 Achim von Borries,還有大家熟悉,「疾走羅拉」、「雲圖」的 Tom Tykwer。Tom Tykwer 不是第一次參與劇集,近作有 Netflix 的 Sense 8。這次回歸家鄉,以德語出發,根據德國小說家 Volker Kutscher 同名小說改編,背景設定在 1929 年的柏林,關於一名來自科隆的警察、一段色情錄像底片、一列火車、一次五一遊行,圍繞第一次大戰後,德國的社會政治文化。

中國 90 後串流平台 Bilibili 赴美上市

中國互聯網業務發展迅速,尤其串流服務日漸成熟的當下,借助 Netflix 崛起的成功經驗,內地兩個同類型視頻平台愛奇藝和 Bilibili,近日亦雙雙宣佈衝出國際,遠赴紐約上市,籌集資金拓展原創影視業務。作為中國次文化的大本營,ACG 平台 Bilibili 目前已就上市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出申請,最為旗幟鮮明的是,其註冊用戶超過 8 成都是 90 後新生代,因此又被視為最能夠代表和凝聚中國 Z 世代與次文化愛好者的網上平台。然而,雖有著數以千萬名 Z 世代用戶的支持而備受注目,Bilibili 要從動漫後花園變成上市串流服務供應商,背後還有不少隱憂。

林喜兒:Collateral —— 英國這一刻

一宗謀殺案件,牽引的卻是歐洲國家最燙手的難民問題。4 集迷你劇集是 BBC 與 Netflix 的合作,BBC 3 月初播畢後,隨即在 Netflix 上架。「附帶效應」台前幕後陣容強勁,是英國劇作家 David Hare 首齣原創電視劇編劇作品,現年 70 歲的 David Hare 在 1998 年已被封爵士,以表揚他在劇場的貢獻。David Hare 也曾參與電影創作,包括「此時 · 此刻(The Hours)」及「讀愛(The Reader)」,近年的作品包括 2014 年為 National Theatre 創作的「星空下的舊情人(Skylight)」,當中的女主角 Carey Mulligan 也就是今次劇集的女主角。

新「粉雄救兵」跳出中伏魔咒

長久的觀影經驗教會我們,續集無非是消費口碑的中伏系列,不過最近 Netflix 重啟的真人騷「粉雄救兵(Queer Eye)」似乎就跳出魔咒。儘管新一季徹底更換主持陣容,但同志改造直男梗依舊。開播而來好評如潮,更在「爛蕃茄」獲得 100% 新鮮度,大有超越前作之勢。不過新一季究竟贏在哪裡?不為別的,只為時機正好,甚至說是一場下給生活閉鬱的男士們的及時雨也不為過。

林喜兒:Frankenstein Chronicles —— 灰濛濛 陰陰沉的倫敦

雖然標名是「Netflix Originals」,「Frankenstein Chronicles」其實是英國 ITV 出品,分別在 2015 年及 2017 推出第 1 和第 2 季,近日 Netflix 購入兩季,要知道 Netflix 不同地區的選片其實不大相同,今次竟然難得香港區都有分。時為 1827 年,倫敦警察 John Marlott 在河邊發現一具異常屍體,經醫生鑑定後得知屍體是由幾具不同屍體拼合而成。內政大臣 Sir Robert Peel 高度關注事件,John Marlott 在調查過程中察覺事件並不尋常,開始與下屬 Nightingale 私下偵察。

BT 的「失敗」,就是串流影音的成功

在互聯網剛發展的千禧年世代,用家要看一段低解像度的影片,都要先等一段時間才能完成下載。然而,如今用家在串流平台打開一套高清電影,或以手機程式選好串流音樂歌單,要等幾秒緩衝時間都覺得受罪。用家要求之所以遞增,可追溯到十數年前,在那個 Netflix 仍經營著郵寄租碟服務,而 iTunes 下載音樂尚未流行的年代,幾乎每個網絡用家都會聽過這個名字,BitTorrent(BT)。一切都拜 BT 的「失敗」所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