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共31篇|

方俊傑:「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第二季——婆媽劇集冇得留低

「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The Get Down)第二季草草收場,Netflix 宣佈取消第三季續訂。而 Netflix 的 CEO 曾明言,在未來的日子,Netflix 會取消更多劇集的續訂,藉此投入更多資源,製作出意念更瘋狂叫絕的劇集,以豐富節目內容。

管理學新論:企業壽命剩下一年,想保命就要重新定義戰場

一個競爭優勢能維持多久?著名管理學大師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的答案是 20 年。但一位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的教授麥葛蕾絲(Rita McGrath)卻直接挑戰波特,她認為,在這個瞬息外變、黑天鵝滿天飛的時代,企業優勢最多只能維持一年。這個看似大膽的主張,意外獲得了全美企業界的認可,麥可蕾絲獲選為十大商學思想家,與波特、克里斯汀生等成名已久的哈佛主流派系並列。

阿嬋:不為人知的設計故事 選票設計令布殊當上總統?

當坊間談論設計,很容易套用美觀/實用、天然/人工、自我膨脹/社會關懷、簡約/複雜等對立概念,但除此空洞的形容詞之外,那設計到底好在哪?實在很難說得清。與其光對成品評頭品足,倒帶去發掘那設計品由意念到落實所走過的迂迴曲折,背後那極其複雜的實際操作,那無數的遊說與妥協,以至把設計放諸時代和社會脈絡,也許是賞析和批判設計的不二法門。Netflix 本月推出的紀錄片「抽象」(Abstract),就嘗試帶觀眾穿梭各個設計領域,從個別設計大師的腦袋和經歷出發,進而了解多一點不同的時代、城市和社會。

電視還在黃金時代?

在網絡發達、高清影片垂手可得的年代,年輕一代很難想像為何有人還會耐心地坐在電視機前,按既定的播放時間收看節目。Netflix 串流影片服務坐擁全球 9,400 萬訂閱客戶,掀起了觀賞電視電影的革命,傳統電視業看來將成末日黃花。然而,全新一期「經濟學人」專題文章指出,傳統電視業雖正步向下坡,但實際仍出奇地勢力強大。

方俊傑:The Crown——是但睇一集都滿足

過年最好煲劇。嚴格上,應該是清劇。終於抽到時間一次過看完第一季共十集的「王冠」(The Crown),遲就真係遲了好多。女主角 Claire Foy 都已經贏了金球奬視后,加埋扮演邱吉爾的 John Lithgow,更齊齊獲得演員工會獎的戲劇組最佳男女主角。我的最大感覺是,文藝電影有難!

江皓昕:「先見之明」——不按常理出的一手靚牌

年尾,Netflix 還是出奇不意地嚇人一跳,毫無先兆地釋出了新劇「先見之明」(The OA)。頭洗濕之前,我循例上網查看關於此劇的資料,起碼知道一下故事或一點沒有劇透的觀眾點評。然而我看見的每一段介紹,都不約而同地告誡著,別要尋找任何有關此劇的資料。知道得愈少,真正看劇時的體驗會更奇妙。依此傳統,以下的評論,將不會談及劇集任何實質內容。一句定斷的話,無可置疑是好看的。那種好看是你一邊看的時候不會覺得,卻只是控制不了自己不斷看下去,到最後,彷彿穿越了一條七色迷幻的隧道,驀然回首,才發現自己剛才的旅程是多麼的奇妙,好想再經歷一遍。

方俊傑:「黑鏡」第三季——我要你不斷 like 我

在「黑鏡」中,黑色荒謬至為重要。可以想像到,主角頭頭碰著黑,最終得不償失。我說此故事最貼地,因為你或者可以避開 VR,但今時今日,大概很難視 like 如不見。如果你是網上紅人,like 數根本就如劇情中的評分,是生存工具。即使你只是素人一個,你敢說沒有因為見過自己張美圖秀秀在社交網站博到額外關注而沾沾自喜?又沒有試過因為無人問津而忐忑不安?

江皓昕:The Crown——事頭婆是香港人的鄉愁

沒想到 Netflix 今年如此大勇,出色的 Stranger things 和 Black Mirror 原來只是前戲,主菜是這部超級重磅投資,以英女皇伊莉莎白二世為題的人物傳奇—— The Crown 。個人口味本來不特別喜好這種人物歷史劇,卻見評分甚高,想試一集看看,卻一發不可收拾。初季十集看了一半,已想拿著麥高風向全香港大叫一句:「放下你手上做的所有事情,立即去看!這是全年最佳的電視劇集!」

江皓昕:Black Mirror(三)——這地球若果有樂園,會像這般嗎

眾所皆知這是一套以科技為題的劇,一邊看一邊質疑這故事一定是個騙局,某個地方必然是假的,這不可能一部只講女同性戀關係的懷舊劇。直至後半部份,女主角 Yorkie 開始穿越時空,離開了 80 年代、90 年代、來到 00 年代去找她的女伴 Kelly,譬頭第一句說:「這不是屬於你的年代。」

江皓昕:Black Mirror(二)——別看我這般,網上的我不長這樣

每一季 Black Mirror 都是驚喜,今季驚喜,大概是大家都覺得劇集水準跌了,久候多時換來眼鏡碎一地。探討的主題明明依然有趣,比許多其他劇集都走前許多了,可為何觀眾看完還是有點失落:「啊?這就完了?」最期待的畫面還沒出現就結束了。關鍵在「留白」。

江皓昕:Black Mirror(一)——關掉手機螢幕,就是一面黑鏡

看看你的手機,不亮時,不就是一面黑色的鏡子嘛?這就是 Black Mirror 的真諦——從智能科技去看這世界,一切都來得有點黑,包括倒照在手機裡的你自己。英劇「Black Mirror」第三季開鑼,離開英倫海峽,移師大西洋彼岸的 Netflix 制作,一口氣播出頭六集。更多的制作資源,更廣的創作寬度,自然是好事,唯一不慣是角色都變了美國人,故事質感明明很英,畫面和導演卻變成了很美,有點文化差異。可是別怕,功夫只是門面,內涵才是看這劇的全部意義。

美劇 Luke Cage 的政治意涵

Marvel 近年大展拳腳,雙線發展,一邊拍大銀幕製作,以超級英雄為電影主題,說的通常是「大事件」,人類滅亡危機,另一邊拍電影劇,著焦街頭英雄,關乎於小城大巷中的邪惡,以及英雄如何實踐正義,相對貼地。Netflix 近日推出的新劇 Luke Cage 就是後者,劇集不只充份展現了美國哈林區的黑人文化,更有回應現實的政治諷刺。

方俊傑:「街頭少年音樂夢」——超班的歌舞師奶劇

不是刻意偏心,但 Netflix 找來拍過「情陷紅磨坊」(Moulin Rouge!)的導演 Baz Luhrmann 創作「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The Get Down),第一季得六集,你係咪好難唔煲呢齣新劇先。有 Baz Luhrmann,你不用擔心歌舞場面及服裝美術。事實上,每一集,總有一兩場歌舞令你看得投入。當你知道幕後工作人員包括為 Jennifer Lopez、Christina Aguilera 排舞的行內頂尖,你話邊有可能唔超班。

方俊傑:「怪奇物語」懸疑必定要懷舊

近排,最多人談論的美劇,應該是 Netflix 出品的「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一來食正 VR 熱潮,在 YouTube 上載了兩分鐘 VR 影片,讓用家體驗 360 度係咪真係驚嚇得更多。另外,女主角找了上個世紀的美女代表 Winona Ryder,也勾起不少 70 後 80 後的美好回憶。

方俊傑:病態劇徒看 Marvel 霸權

夜魔俠的對手只是一個有財有勢的黑社會頭目,Jessica Jones 卻要跟可以操控他人心靈的變態佬周旋,比較超現實,比較似漫畫英雄;Jessica Jones 又成功帶出另一位刀槍不入的英雄 Luke Cage,二人將來會唔會成為夫妻就未知,但留低的身世疑問足夠引人入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