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共47篇|

林喜兒:Mindhunter —— 誰著了魔?

Mindhunter 中文譯作「破案神探」似乎有點不對題,劇集不是關於偵探緝兇的,觀眾也不用猜誰是兇手,因為兇手已經捉拿歸案,要破解的是他們的犯罪動機。劇集改編自前 FBI 探員 John Douglas 撰寫的 Mindhunter: Inside the FBI’s Elite Serial Crime Unit,講述 70 年代末,兩名 FBI 探員 Holden Ford 和 Bill Tench 走訪美國不同城市的監獄,訪問變態殺人犯,試圖分析其成魔之路。後來大學教授 Dr. Ann Wolbert Burgess 加入了 FBI 這個行為科學小組,創立犯罪科學的新模式,連環殺手這個詞彙便在此時誕生。

House of cards 告終:美劇如何影響城市經濟?

Kevin Spacey 的性侵指控愈揭愈多,就連他所主演兼監製的 House of Cards,也有多名劇組人員涉嫌性騷擾。Netflix 其後宣佈將 Spacey 開除出劇組,並暫停第 6 季的拍攝工作,而此季亦會是最後一季,意味這套金牌美劇將要壽終正寢。全球劇迷固然惋惜,但對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來說,此事更是形同噩耗,因為當地近 2,000 人都靠此劇謀生。紙牌屋關門大吉之際,也就是他們失業之時。

林喜兒:Stranger Things —— 繼續懷 80 年代的舊

Stranger Things 第 1 季播出後口碑極佳,Netflix 大肆宣傳第 2 季,趕上在萬聖節前的周末播出。除了原定角色外,今季分別在小童組和少年組加入了新角色,主線還是 4 位小男生拯救死黨 Will 的旅程,在繼續打怪獸之外亦加插了多一點 teenage romance,Lucas 和 Dustin 同時情迷新加入的 Max,Nancy 也繼續周旋於 Jonathan 與 Steve 之間。最讓我驚訝的是今季為 Winona Ryder 安排的男友 Bob,正是小時候曾演出史匹堡 80 年代家傳戶曉的「小靈精(The Goonies)」,後來演「魔戒」的 Sean Astin。劇中的他已是一位有肚腩的大叔,90 年代女神 Winona 今天演的是歇斯底里的媽媽,配的是中年大叔,人生大概如此。

鄭立:「洋腸派對」—— 相信謊言是因為害怕絕望

最近在 Netflix 看了「洋腸派對」,它的確有很多黃色笑話與性暗示,但這些都是為了確立它「政治不正確」的特色。這個故事的真正主題是信仰。超級市場裡的食物流傳著一個信仰,那就是被賣出之後,只要他們忠於和歌頌人類,這些食物就會被人類在家裡疼愛,享受更好的生活。當然它只是一種維穩技巧,當主角說角穿了這一切,大眾卻和現實一樣,拒絕接受世界和想像中的不一樣。有些人會覺得,這是個無神論的故事,不過,我不覺得這個故事是在探討神是否存在,或者死後世界天堂地獄的問題。讀者如果你曾相信過香港會有雙普選的話,你覺得是哪一年會實現呢? 是不是今年? 我們和一舊超級市場的蕃茄,又有甚麼不同呢?

方俊傑:「天賦異能」—— 一個打手的覺悟

嚴格來說,我覺得「天賦異能」的主角,不是一眾異能人,而是兩個異能人的平凡阿爸。阿爸是一個執法者,專門負責生擒異能人。他對異能人無仇無恨,只不過打份工搵飯食啫,職責所在,收指令、執行任務。有朝一日,到他發現自己子女的異能被揭發了,他第一時間斬釘截鐵地請求其他異能人救命。因為,他比其他人更加清楚,當權者的天性就只會計算利益和損害之間的關係,當發現擁有一個普通打手的利益,遠遠比不上帶來的風險,唯一的做法,就只有放棄那個所謂的自己友。反正,要找另一人去頂上又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想到這裡,我就情不自禁想到何君堯。不要給我猜中,總有一天,他大有可能要倒轉頭找一批小數的「異能人」出手相助。只可惜,「天賦異能」的異能人阿爸,對敵人也以禮相待,沒有甚麼仇口;何律師嘛⋯⋯

林喜兒:Grace and Frankie —— 新同妻生活

Grace and Frankie 於 2015 年首播,兩位年過 70 的婦人 Grace 和 Frankie,各自兩位丈夫不只是生意上拍檔,更是相戀 20 年的戀人。第 1 集第 1 場已經是 4 人同枱,兩位老公 Robert 和 Sol 向兩位妻子提出離婚 —— 因為他們正準備要結婚。臨老出櫃的確是好題材,不過劇名已告訴你,主角是「受害人」Grace 和 Frankie:70 多歲的女人繼續可以有愛有性、依然可以追求工作滿足感。或許劇中中產的美好生活讓人覺得不夠現實,但為老年人製造夢想,有何不可?

電影版 Netflix ── 大幅減價是福是禍?

隨著 Netflix 等在線影視服務發展蓬勃,「坐定定睇電視」、「入戲院睇戲」的傳統市場正逐步萎縮。但若把電視與電影分開探討,電影院可能尚有一線生機。因放映設備上,影院始終比流動或家居裝置更完善。就此, Netflix 執行團隊始創成員 Mitch Lowe,現正在另一家公司,嘗試以新的月費模式,改變院線生態。

前 Google 員工:科技設計就是要你上癮

身為產品哲學家和 Google 前設計倫理學家,Tristan Harris 認為一間科技公司真正以人為本,理應盡量令用家感覺充實,不會浪費時間。但以他在業內的所見所聞,如今所謂「良心」的科技設計,頂多只是令人察覺自己的使用習慣出現問題,而未有真正關懷用家的需要。他更批評,多間矽谷巨擘花盡心思,只為研究如何叫你科技上癮。

瘋狂煲劇加劇失眠?

如果你曾用寶貴的睡眠時間,躺在床上看了數小時的「權力遊戲」或其他神劇,那你對有研究指連續煲劇會影響睡眠應該不會意外。Journal of Clinical Sleep Medicine 近期的研究指出瘋狂煲劇會引致睡眠質素轉差、疲累,更會加劇失眠。

不留情面的計算,Netflix 稱霸的企業文化

總會員人數突破 1 億人,2017 年前 3 個月營收達 26.4 億美元,比前年同期成長 34%,股價創下上市以來新高的 188 美元 —— 這是全球串流影音霸主 Netflix 今年的驚人成績。相較 Mark Zuckerberg 動輒大開狂歡派對慶祝,Netflix 共同創辦人暨行政總裁 Reed Hastings 顯得相當無趣:獨自坐在連鎖餐廳 Denny’s 裡吃牛排。多年前 Netflix 會員破百萬的時候,他也是這樣做 —— 冷靜、理性、凡事依靠數據與計算,不多花一分錢在沒必要的事情上,這就是 Netflix 獨特到極致的企業文化。

「伊卡洛斯」:圍繞俄國禁藥風暴超展開的紀錄片

古希臘有一「伊卡洛斯」神話:伊卡洛斯用蠟翼逃脫囚禁他與父親的島嶼,重獲自由的他卻因振翅高飛而得意忘形愈飛愈高,最後太陽的高溫令蠟翼融化,使他墮海身亡。近日,Netflix 也有一套以「伊卡洛斯」為名的新片,雖然並非甚麼史詩式劇情,但也是一套超展開的驚世紀錄片 —— 導演 Bryan Fogel 原本不過是想拍下他如何避過藥檢,服禁藥參與業餘單車賽事,結果卻意外拍出了一齣見證國際體壇醜聞、仿似「諜戰」的寫實驚悚電影。

方俊傑:「玉子」── 食肉者的自欺與欺人

南韓導演奉俊昊,最新作品「玉子」有很多話要說。說到大財團偽善、說到人類的若無其事、也說到資本主義社會的現實。人與人之間根本沒有感情沒有仇恨,只有買賣,你出到一個合適的價錢,我甚麼也可以賣給你。賣家很醜惡,買家也不見得有甚麼差別。

方俊傑:「戰爭機器」——香港的戲院仍然有必須存在的理由

繼投資棟篤笑、紀錄片及電視劇後,Netflix 開始將資源投放到電影身上,竟然包括戰爭片「戰爭機器」(War Machine)。雖然,戰爭場面不多,相對不算大規模,但也足夠證明 Netflix 的自信。 Brad Pitt 做主角,投資高達六千萬美金,跟 Brad Pitt 之前的另一齣戰爭片「戰逆豪情」(Fury)相比,相差不遠。

Apple 進軍美劇市場?

20 年前,美劇仍被視作不入流,今日已走入黃金時代,百花齊放:今年 Netflix 與 Amazon 預期將斥數以十億計巨資製作原創劇集,Google 也準備投放數億美元開戲。覷準串流電視如日方中,逐步蠶蝕傳統電視市場,連 Apple 亦積極備戰,要在美劇黃金時代分一杯羹。

方俊傑:「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第二季——婆媽劇集冇得留低

「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The Get Down)第二季草草收場,Netflix 宣佈取消第三季續訂。而 Netflix 的 CEO 曾明言,在未來的日子,Netflix 會取消更多劇集的續訂,藉此投入更多資源,製作出意念更瘋狂叫絕的劇集,以豐富節目內容。

管理學新論:企業壽命剩下一年,想保命就要重新定義戰場

一個競爭優勢能維持多久?著名管理學大師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的答案是 20 年。但一位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的教授麥葛蕾絲(Rita McGrath)卻直接挑戰波特,她認為,在這個瞬息外變、黑天鵝滿天飛的時代,企業優勢最多只能維持一年。這個看似大膽的主張,意外獲得了全美企業界的認可,麥可蕾絲獲選為十大商學思想家,與波特、克里斯汀生等成名已久的哈佛主流派系並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