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

|共21篇|

與其回收塑膠,不如焚化?

英國國家審計署(NAO)早前發表報告警告,部分出口到國外的廢塑膠有可能最終沒有得到回收,而是落在堆填區。英國一些地方政府,如史雲頓自治市鎮議會正考慮中止回收塑膠,計劃以焚化處理,將於 12 月投票表決。如何處理塑膠,對於許多市政府而言,確是一道難題。

騎單車要戴頭盔?這不是荷蘭人的常識

騎單車前戴頭盔,是很基本的交通安全常識吧?但荷蘭貴為單車大國,國民日常多以單車代步,竟只有不足 0.5% 的人配戴頭盔,但這絕非缺乏教育所致。不用戴頭盔的秘密,在於荷蘭的單車友善文化,由貫通全國的單車走廊配套、到約定俗成的駕駛習慣,同樣使單車成為安全的代步工具,市民不用獨力承擔安全責任。

為何有德國猶太人加入反猶傾向政黨?

德國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AfD)」在短短幾年間迅速冒起,雖然被批評立場反猶,但卻依然有猶太人主動加入,在剛過去的星期日更成立猶太人分支團體 Jews in the AfD,期望長遠吸納更多猶太黨員。事件引發德國猶太社群強烈反響,有組織在法蘭克福發動示威譴責 AfD。究竟是甚麼原因驅使部分猶太人加入有反猶傾向的政黨?這對理解歐洲政治趨勢又有何啟示?

脫歐輸家:除了英國,還有鹿特丹?

脫歐談判再生「口角」。歐盟領袖批評文翠珊的藍圖「並不可行」,文翠珊反指歐盟有欠尊重,亦未能提出替代方案,以盡量減少干擾貿易及避免愛爾蘭邊界重設檢查。但在荷蘭的鹿特丹,人人都已為英國打定「輸數」,將會脫離單一市場及關稅聯盟。他們早有覺悟,只因當地作為全歐最大的港口,將會是脫歐後率先受到打擊的歐盟之地。

李明熙、Kimberlogic:在荷蘭吞雲吐霧 冷雨中賞鬱金香

在阿姆斯特丹抽一根大麻,不用藉口說要入鄉隨俗,更不是要吞雲吐霧麻醉自己,純粹為了在晴朗的一天,坐在公園草地點一根,看著小孩你追我逐地玩耍,百份百感受這個國家的自由。若你來到這個國度,還對大麻、紅燈區等事宜在嘮嘮叨叨,就看不到荷蘭人對事情的開放態度。

4 個介乎在「戰爭與和平」之間的關係

不少人視南北韓首腦會談並簽署的「板門店宣言」,為掀起朝鮮半島和平時代的序章。儘管自 1953 年「朝鮮停戰協定」簽訂以來,南北韓至今再無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但迄今尚未簽署任何和平條約,技術上仍屬戰爭狀態,兩國實際上是在交戰狀態中,經歷六十多年的「和平」時代。事實上,不少國家亦曾長期處於這類戰和之間的關係,兩韓並非唯一個案。

Leeuwarden、Ljouwert 還是 Liwwadden,一個荷蘭小鎮為何擁有 200 個名字?

歷史上,呂伐登是著名的「百名之城(City of 100 Names)」,自 11 世紀到 19 世紀,它先後擁有過 Ljouwert、Liwwadden、Leewadden、Luwt、Leaward 以至 Leoardia 等官方名字。根據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呂伐登被舉證出現過的拼音變體,甚至多達 225 個。這個位於荷蘭北部的城市,為何曾被賦予二百多個名字呢?

在荷蘭,合法購買的大麻竟是非法種植?

在荷蘭,人們可以在「咖啡店(coffee shop)」裡,合法購買少量大麻使用,不過,消費者們或許不清楚,口中叼著的大麻煙竟是非法種植而來。偏偏,咖啡店卻依賴這些來自黑市的供貨,轉而合法售賣圖利。由是,荷蘭政府提倡,嘗試允許大麻生產,結束咖啡店經營者面對的尷尬問題。

「慾望鬱金香」:當泡沫爆破時

「慾望鬱金香」的故事,源自一宗歷史上舉世知名的鬱金香事件。玫瑰有刺,鬱金香卻不是一種有毒的花,然而,它的殺傷力高於玫瑰,曾經摧毀過不少人的一生。17 世紀,鬱金香剛傳入歐洲,由於衍生品種極多,不同顏色的鬱金香,珍貴程度和價格可以相差千倍。出售鬱金香球莖,當年是一門稍為顯得浪漫的奢侈品生意。不過,風潮在幾年之間就變質惡化,引來大量投機人士囤貨做市,炒賣罕有品種的鬱金香球莖。投注金額愈來愈多,在炒賣漩渦之中形成泡沫,結果鬱金香和愛情都如毒癮……

風起了鐵路能源大趨勢

幾十年來,使用高污染性燃料已為地球帶來嚴重影響,不斷增加的人口及汽車量令情況進一步惡化。不過,隨著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下降,未來會有更多交通系統可以轉用清潔能源,而近年日漸成熟的風力發電鐵路系統,則可以在短時間之內彌補這個空隙,為地球提供清潔的運輸服務。

如何管理全球最大主權基金?挪威的理財哲學

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中估算,本年度香港財政盈餘為 928 億元,財政儲備則高達 9,357 億元。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表示,自己有一套「新理財哲學」,聲明政府除了要作為「監管者」及「服務提供者」外,亦應該作為「促進者」及「推銷者」,要以投資推動經濟發展。政綱侃侃而談不足為奇。錢多確是煩惱,應該如何花錢是一煩,如何讓自己不花錢是二煩,若論煩惱錢太多的國家,當數挪威的石油主權基金。

有房無犯住?荷蘭監獄輸入「外囚」

有房無人住,是荷蘭的新常態,但蝸居香港的你毋須羨慕,因為這些空房,全都是囚室。由於當地「重教輕懲」,入獄刑期較短,加上犯罪率下降,令囚犯人數大減。在供過於求之下,荷蘭已有 19 間監獄停止運作,預計明年關閉更多。監獄陸續「執笠」,獄警失業風險日增。為保他們的飯碗,荷蘭當局竟然想到,從挪威及比利時輸入「外囚」充數。

荷蘭丹麥何以成為單車國?

不少人香港人為單車手李慧詩的拼勁而感動,就連發展局局長也要藉她最近的單車賽,再論本地單車徑建設,並透露連接上水至元朗的路段預計於 2020 年落成。不過,有環保組織批評當局需斬樹 3,000 多棵,代價太大。事實上,單車在歐洲早已主導城市發展,而盛名單車之城的便有哥本哈根和阿姆斯特丹。到底單車是如何成為他們的城市命脈呢?

張鼎源:干邑的進擊回應

正當全球不斷在談威士忌,由麥種、木桶、年份、蒸餾壺,及無年份的新趨勢時,可能是干邑的宣傳太成功,稱霸烈酒市場太久,大家只記得干邑雍容華貴,而忘了干邑一樣講求葡萄的品種、產區、蒸餾設備、木桶陳年。而且香港人如果真要懷殖民地的舊,一定要飲法國出品的干邑!

安樂死疑問: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

時代潮流邁向開放自由,當每個人都可以自主性取向,包括性別,同性也可結婚的時候,有關人身自由的禁區可能只剩下死亡:到底死亡可不可以交由自主?在全世界公認最自由的國家之一荷蘭,從 2010 年起至今,安樂死錄得大幅飆升,尤其是因精神創傷為理由的個案:由六年前的 2 人增至去年的 56 人。

利雲:告別告魯夫

上周告魯夫因癌病逝世,荷蘭一代球王與世長辭!

余生也晚,未見過告魯夫落場踢波,最多都係「摱車邊」睇過錄影片段,「告魯夫轉身」對筆者只係道聽塗說,無特別大感受,問我佢同「施丹轉身」邊個勁啲,我都唔識答你。如果話哀痛就未免矯情,但身為戰術迷,對告魯夫逝世就無疑係感到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