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

|共9篇|

如何管理全球最大主權基金?挪威的理財哲學

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中估算,本年度香港財政盈餘為 928 億元,財政儲備則高達 9,357 億元。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表示,自己有一套「新理財哲學」,聲明政府除了要作為「監管者」及「服務提供者」外,亦應該作為「促進者」及「推銷者」,要以投資推動經濟發展。政綱侃侃而談不足為奇。錢多確是煩惱,應該如何花錢是一煩,如何讓自己不花錢是二煩,若論煩惱錢太多的國家,當數挪威的石油主權基金。

有房無犯住?荷蘭監獄輸入「外囚」

有房無人住,是荷蘭的新常態,但蝸居香港的你毋須羨慕,因為這些空房,全都是囚室。由於當地「重教輕懲」,入獄刑期較短,加上犯罪率下降,令囚犯人數大減。在供過於求之下,荷蘭已有 19 間監獄停止運作,預計明年關閉更多。監獄陸續「執笠」,獄警失業風險日增。為保他們的飯碗,荷蘭當局竟然想到,從挪威及比利時輸入「外囚」充數。

鄭立:把敵人當交易對象的荷蘭人

在史記‧伯夷列傳中的「義不食周粟」是被傳統仕人讚揚的,讚揚一些人忠誠堅定,即使餓死,都不與敵人交易,不受敵人恩惠,不為敵人工作。這看起來很美好。對敵人就應該杯葛他們對嗎?不過,如果你同時有讀西方歷史,他們又有另一個看法。

荷蘭丹麥何以成為單車國?

不少人香港人為單車手李慧詩的拼勁而感動,就連發展局局長也要藉她最近的單車賽,再論本地單車徑建設,並透露連接上水至元朗的路段預計於 2020 年落成。不過,有環保組織批評當局需斬樹 3,000 多棵,代價太大。事實上,單車在歐洲早已主導城市發展,而盛名單車之城的便有哥本哈根和阿姆斯特丹。到底單車是如何成為他們的城市命脈呢?

張鼎源:干邑的進擊回應

正當全球不斷在談威士忌,由麥種、木桶、年份、蒸餾壺,及無年份的新趨勢時,可能是干邑的宣傳太成功,稱霸烈酒市場太久,大家只記得干邑雍容華貴,而忘了干邑一樣講求葡萄的品種、產區、蒸餾設備、木桶陳年。而且香港人如果真要懷殖民地的舊,一定要飲法國出品的干邑!

安樂死疑問: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

時代潮流邁向開放自由,當每個人都可以自主性取向,包括性別,同性也可結婚的時候,有關人身自由的禁區可能只剩下死亡:到底死亡可不可以交由自主?在全世界公認最自由的國家之一荷蘭,從 2010 年起至今,安樂死錄得大幅飆升,尤其是因精神創傷為理由的個案:由六年前的 2 人增至去年的 56 人。

利雲:告別告魯夫

上周告魯夫因癌病逝世,荷蘭一代球王與世長辭!

余生也晚,未見過告魯夫落場踢波,最多都係「摱車邊」睇過錄影片段,「告魯夫轉身」對筆者只係道聽塗說,無特別大感受,問我佢同「施丹轉身」邊個勁啲,我都唔識答你。如果話哀痛就未免矯情,但身為戰術迷,對告魯夫逝世就無疑係感到惋惜。

荷蘭經驗:低工時更有效率

香港制訂標準工時諮詢,勞方批評政府無意立法,離場杯葛委員會。自 2010 年至 2011 年度施政報告承諾研究標準工時,勞資官民各方爭論已久。商界不贊成立法規管,認為限制工時等於削減員工收入,影響中小企競爭力及靈活度,窒礙工商界發展;勞方則指現時《僱傭條例》並無規定加班費及休息日工資,僱員多勞未必多得。而制訂標準工時是否一定削弱商界特別是中小企的競爭力?荷蘭經驗表明: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