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共26篇|

膚淺就是金礦,低端人口成為中國科企的致勝關鍵

小米 7 月初在香港主板掛牌,甫上市即急劇起伏,成為香港財金界的熱話。除了小米,縱觀全球股市,其實中國科網公司都可謂今年的新股風頭躉,吸引到外國一群具高教育程度和國際視野的精英所支持。有趣的是,如今有一部分嶄露頭角的中國科網公司,其中國的主要消費族群卻正好跟這批海外精英投資者相反,是一眾生活於四、五線城市的低端人口。

「新聞疲勞」的美國人

自從杜林普出戰總統大選,美國的新聞報道數量急速飆升。無日無之的嘲諷謾罵抹黑,非但令社會撕裂對立,更嚇跑了不少美國人。他們感到「新聞疲勞」(news fatigue),只好透過露營遠遊、翻修家居甚至回憶童年,逃離本地國際的大小報道甚麼脫歐、槍擊案、美朝峰會,都被這些男女拒諸腦外,徹底不聞不問,只為還生活一片平靜。

斯洛文尼亞向右轉,靠的是匈牙利? 

右翼政黨能在歐洲多國掘起,媒體可謂「功不可沒」。意大利的「五星運動」被指以錯誤資訊詆毀對手,仍能殺入新組建的聯合政府。奧地利極右的「自由黨」亦長期利用旗下電視台 FPÖ TV,散播信息和打下基礎。但論操控輿論造勢,最厲害的還是匈牙利總理歐爾班,不僅在競選連任期間,以移民潮威脅大造文章煽動選民,甚至把手伸向斯洛文尼亞,透過親信投資的當地媒體,吹捧同樣反移民的候選人 Janez Jansa,令他勝出日前的大選,連帶這鄰國齊向右轉。

包大人:公關的哲學 —— 上善若水

政府今天開始所謂「土地大辯論」的土地供應諮詢,正場尚未開演,但傳媒已率先報道當局的公關陣容。近年記者、編輯,以至公眾對這些「幕後玩家」的身份興趣愈來愈大,公關不時成為新聞和焦點的一部分。要當一個出色的公關,關鍵就是深明「上善若水」之道。老子在「道德經」解釋,水能夠跟萬物融合而不相爭。一個出色的公關其實跟水沒兩樣,能夠跟不同客戶協調而不搶焦點,才算盡責。

包大人:良心值幾錢?論眾籌傳媒的前景

主打調查報道的傳真社最近宣佈陷入財政危機,只剩下不足一個月的資金,在兩年內發起第三次眾籌,召集經費。傳真社過去一年多曾作出多個備受社會關注的獨家報導,例如高鐵裂車,台山核電站安全,商場咖啡店佔用座位,民航處新空管系統運作等,部分例如新加坡裝甲車和北韓變節學生滯留南韓領事館更成為國際新聞。可是,由於産量太少,並未能令傳媒機構付費採用其新聞。那究竟單靠眾籌是否可以支持一家傳媒的運作?其實甚為困難,原因是人們很少為良心和公義而付鈔。

為何人對災難如此好奇?

從上班途中路過的嚴重車禍,到日本連環殺人肢解凶案,甚至紐約曼克頓恐襲……毫無切身關係的天災人禍,人總會駐足觀望事態發展或追看後續新聞報道,難以壓抑好奇。這些消亡和破壞如此慘痛殘酷,卻似乎有股莫名的魔力,奪去人們所有的注意,甚至急於搜尋事件的前因後果。科學家認為,如斯心態並非單純的八卦,更多是源於求生的天性。

包大人:新聞真的無價?

讀者多在臉書社交媒體看新聞,失去閱讀單一新聞傳媒的習慣,而Facebook 給予傳媒的轉載費太少,根本難以支持傳媒運作;傳媒為爭點擊率,新聞日益誇張煽情,嚴肅新聞成了票房毒藥;新的傳媒經營模式仍未出現,不少網媒以眾籌為生,但小本經營難以支持具規模的採訪製作。傳媒寒冬冷風愈吹愈烈;受眾讀者棄收費報紙詳盡報道,取免費網上短打即時新聞,但網上廣告收益太少,傳媒入不敷出,凍薪減薪裁員外判之聲不絕。

究竟是人們不願意花錢閱讀新聞,還是新聞質素未夠好以致受眾不願花費?

急速冒起的新聞平台 —— WhatsApp

路透社新聞研究所發表「電子新聞研究」報告,顯示 WhatsApp 正步母公司 Facebook 後塵,成為主要的新聞平台,在部份政治風氣保守的國家,它更是市民留意和討論新聞的普遍渠道。以馬來西亞為例,逾半數受訪者每周至少一次利用 WhatsApp 吸收資訊。分析指出,WhatsApp 的冒起,或出於人們對言論自由的渴望,在強權打壓之下,群眾尋找更為私密的途徑,發表一己之見。

Chester Ho:數據新聞與開放數據

新媒體端傳媒宣布大幅度裁員,有人慨嘆有深度的媒體難以經營,有人認為市場本是汰弱留強,沒有甚麼值得可惜。近年香港的新媒體百花齊放,但仍在起步階段,端傳媒是少數認真看待數據的媒體,過去有不少印象深刻的數據專題,例如用聲音表達氣候變化的香港氣溫狂想曲、利用立體打印讓視障人士感受資訊圖表,都是從其他媒體難以看到的構思。端傳媒並非唯一一間製作數據新聞(Data Journalism)的媒體,但它聘用數據工程師專責數據推動的新聞產品,這個部署肯定是市場的少數。

Live Norish:芬蘭總理醜聞案 威脅新聞自由全球第一之位?

香港新聞自由每況愈下,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公布本年度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顯示,香港位居 69 位,主要原因是港媒批評中央政府時有所顧忌,新聞界自我審查的問題嚴重。反觀北歐小國芬蘭,連續多年新聞自由全球居首。芬蘭政府重視資訊透明當然值得借鏡,但過去一個月芬蘭社會發生了一件大事,懷疑該國新聞自由備受打壓,引起國際關注。

這份百年週報不賣廣告 仍賺千萬

香港潮流雜誌「東 Touch」在 2016 年最後一星期停刊,可見紙媒似乎正走向絕路。與此同時,法國一份週報正步入它的第 101 週年,而且在法國傳媒中依舊保持著屹立不倒的地位。它以幽默諷刺時弊著稱,政商界調查報道為賣點。若有一天法國爆發醜聞,那天多半是星期三,即「鴨鳴報」(Le Canard enchaîné)上架的日子。1 份 1 歐元,沒有相片,沒有廣告,網站版寒酸如小學生作品而且只刊每期頭版,但據講每星期讀「鴨鳴報」是平常法國家庭的家傳習慣。

「假聞業經濟」:Facebook 能杜絕嗎?

或許你在網上看過,「FBI 探員調查電郵門期間身亡 疑被佈局成自殺」的報道,而你不知道 Jestin Coler 是誰。沒關係,你只需知道報道純屬虛構,而幕後黑手正是這位 Coler。在網上,他是「非資訊媒體」(Disinfomedia)的創辦人兼 CEO,管理多個偽新聞網站及廿多名「作家」,當中一人就在名為「Denver Guardian」的假網捏造,不要看少該篇「假聞」,10 天取得 160 萬次點擊率,是「假聞業經濟」的經典案例。

俄國新聞,俄式事實?

在俄羅斯,不少觀眾也對電視台「又愛又疑」。最近一項民調指出,88% 受訪俄人表示電視新聞是主要消息來源之一,但吊詭的是,有 31% 受訪者認為自己被當中的資訊完全誤導,換言之,約有五分一俄國人既要看電視,又不信電視。與其自相矛盾,何不直接關機?

面對杜林普,保守派報章這樣選……

杜林普性醜聞纏身之際,「拉斯維加斯評論報」則發表社論,支持他入主白宮,成為首份公開撐杜的主流報章。但這種共和黨死忠已賣少見少,近月多份保守傾向的大報都「棄共投民」,力撐希拉莉當總統。「亞利桑拿共和報」也倒戈了,卻在宣布支持民主黨後,即被留言轟炸,威脅取消訂閱,甚至接獲死亡恐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