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

|共26篇|

Live Norish:關於外來人口與難民

與香港一河之隔,現已全面接管香港的某國的首都,在寒冬來臨時借了一場大火,乘機剷除市郊的城中村,在幾天內驅逐幾百萬的人口,這種無形的暴力,不把人當人的態度,讓看得早已寒了心的人都能無明火起。低端人口,毫無意外地,這詞在香港一夜爆紅。這四個字,令我想起一個早前在挪威引起關注的調查。調查數據經挪威幾份大報報道,不約而同地起了一個本土挪威人看了不爽,外來人新移民等看到更加是罵聲連連的標題:「移民人口比挪威本土出世的人交少一半稅」。

如何全面地安置搬遷一座城?

愚公移山的故事大家熟悉不過,類似的事情正在瑞典城市基律納(Kiruna)發生,分別是當地人並不「移山」,而是「移屋」。基律納市主要產業為礦業,市鎮西面的礦場,為當地居民帶來大量就業機會。但自 2004 年開始,因礦場擴大挖礦範圍,導致附近一帶地面沉降、建築物裂開及倒塌,對市民的安全構成威脅。現時該市正展開搬遷計劃,除了部分建築物將會整幢搬至新址是計劃之一內,這座位於北極圈的小城,更把鄰舍關係、文化歷史等等人文因素納入其中。

比深水埗還少人的冰島,憑甚麼打進世界盃決賽週?

最近多了人認識冰島,得知原來其人口只有 33 萬,皆因冰島為史上最少人口的國家晉身世界盃決賽週,成為 2018 年男子世界盃 32 強其中一隊。現任冰島足球協會主席、前國家隊長 Gudni Bergsson 說:「多年來我們一直在電視上觀看各大賽事,人們會選擇自己喜愛的國家球隊。現在我們終於晉身於此。」即是在決賽週中,冰島人終於可以為自己的國家打氣。比香港深水埗 40 萬人口還要少的冰島,其漫長的冬天之中,每日只有 4 小時白天,這支極地異軍是如何誕生?

Live Norish:淺談瑞典街市 Saluhallen

Östermalmshallen 的原址正進行保建維修,在 2018 年才會重開。市政府在原址旁興建了臨時街市,把所有檔口原封不動搬地到新址。建築風格雖然現代了,但街市那份親切和傳統的人情味仍在。也正因如此,Östermalmshallen 的文化保育不只是停留在建築的硬件上,而是街市作為人與人之間通過食物交流接觸的匯聚點。

Live Norish:北歐神話的世界觀(二)—— 北歐的阿修羅

許多文化研究學者相信,印歐語系有着共同的文化,而 Aesir 這個字和原始日耳曼語的 Ansuz、印度梵語的 Asura 及阿維斯陀語中瑣羅亞斯德教的善神 Ahura 有着相同的語源。阿修羅,字義為大力神,是一群追求力量的神族,在印度神話中與提婆神族對抗,有時被視為暴力之神。有部分研究神話學的學者就認為,阿薩神族即阿修羅,和其對立、時戰時和的華納神族可能就是印度神話中的提婆神族。

Live Norish:消失的精靈語 —— Elfdalian

Elfdalian 聽起來像是來自 J.R.R 托爾金魔戒小說中的精靈語,但這其實是一個真正的北日耳曼語系語言,根源自古挪威語,但是自中世紀以來她就孤立地發展,並保留了其他德語甚至冰島語中沒有的古代特徵,最獨特之處是其乃以符文寫成。目前,估計只有 60 個 18 歲以下的人會說 Elfdalian。長期以來,Älvdalen 地區一直在推動 Elfdalian 普及,並希望她在瑞典被正式承認,為後代保留這種文化。也許你會問,為甚麼我們要關心一種瀕危語言?

Live Norish:瑞典文翠珊下台

瑞典政局再起波瀾,有「瑞典文翠珊」之稱,屬最大在野黨 Moderates Party(溫和聯合黨)的黨主席 Anna Kinberg Batra 月前辭職下台,消息引起瑞典政界一片嘩然。在今年執政聯盟的竊密醜聞爆出後,內閣險遭彈劾。帶領 Moderates 3 年的 Batra 想要「打落水狗」,令執政聯盟在泄密危機中作出更大讓步時,竟決定和反移民的民粹政黨 Sweden Democrats 合作。消息一出,以往提倡多元共融的 Moderates 民望即時如股災沉底,執政聯盟民望不跌反升。Batra 下台後,下一屆 Moderates 黨主席必須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重燃 Moderates 在 2018 年 9 月瑞典大選中挑戰執政聯盟政府的希望。這個艱巨任務,又會由誰來完成呢?

當年的維京軍官 原來是位女士?

1880 年代,一具維京戰士遺骸於瑞典城市比爾卡出土,同葬的還有大量武器盔甲、制定作戰戰略的模擬工具等等,可見其享有崇高榮譽。這具遺體一直被認定是男性,不過最新 DNA 檢驗結果就推翻定論,指出這位維京高階戰士,其實是一位女性。過去學者囿於成見,否認女戰士在維京人中的重要性,令學界至今仍缺乏對女性戰士的全面研究,是次發現可以促使學界重新檢視此前鑑定的維京骸骨性別,有助增進學者對維京的認知。

Live Norish:遠嫁北歐之前的心理準備

TVB 節目「嫁到這世界邊端」,讓嫁到當地的香港女性與觀眾分享異國人妻辛酸。有些女士幻想嫁到外國就生活無憂,住大屋,揸靚車,不過現實與理想總有一段距離。來到陌生的地方,語言、文化、工作以及人際交往都是困難重重的。在異國文化衝突下,物離鄉貴,人離鄉賤,其實北歐並不如媒體所講的那麼平等、那麼幸福。在異國文化衝突下,物離鄉貴,人離鄉賤,有時甚至想食碗魚蛋粉,也只能發夢幻想。

Live Norish:北歐神話的世界觀(一)

北歐神話由早期日耳曼民族之一的維京人所創,最早流傳在芬蘭、瑞典、挪威及冰島一帶,甚至在北美及格陵蘭都發現過相關文獻、文物。13 世紀後,基督教在歐洲盛行,多神體系的北歐神話日漸式微,只剩冰島以詩歌散文形式流傳。時至今日,北歐神話雖非主流宗教信仰,但對其有興趣的民眾依舊不絕於耳,除了英雄電影系列外,冰島雷克雅未克亦有北歐教徒打算重建神廟。

冰島:33 萬人口如何應付 220 萬旅客

死寂的火山,荒涼的冰川,壯麗的極光 —— 自然環境的冷酷異美令數之不盡的旅客近年紛紛慕名到訪冰島。然而,一如香港和其他旅遊熱點,旅客之於冰島也是一把雙刃劍,一邊刺激了本地經濟,另一邊卻損害了生活環境,「華爾街日報」報道更形容,冰島是其「自身成功的受害者」。

Live Norish:瑞典外判洩密風波,政府險倒台

瑞典運輸署於 2015 年外判數據庫給國際企業 IBM,但卻繞過正常的安保審核程序,整個瑞典國家的個人資料、駕駛執照號碼、各路標和附近建築資訊,全部都在數據庫中。更甚者外判公司 IBM 將數據庫及網路工程統統放在東歐國家。作為 NATO 親密盟友的瑞典如果明天和俄羅斯開戰的話,俄羅斯便可以不費吹灰之力,運用資料庫的國防機密摧毁瑞典,給瑞典一個滅國災難。

瑞典酒精管制,到別國買醉的酒經濟!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知己相聚,開懷暢飲,是不少酒徒的美事。香港一街一隅,便利店與超市無所不在,買酒非難事;可是在北歐多國,欲暢飲之時,卻未必能買得美酒,皆因有嚴格的酒精管制:酒精飲品價值不菲,又或國營商店早已關門休息。國內買酒難,造就另類旅遊經濟 —— 坐船到別國買醉。

芬蘭人,每天 10 杯咖啡的文化

芬蘭人消費咖啡的能力驚人,人均一年購入 12 公斤咖啡,約即每天 10 杯咖啡左右。芬蘭人習慣配搭傳統肉桂卷享受咖啡,招待朋友,當地的勞工權益甚至包括員工每天享有起碼 2 段約 10 分鐘的咖啡時光。不過,即使芬蘭人常飲咖啡是街知巷聞,但當地甚少優質咖啡店,以致追求醇香品質的芬蘭人不得不選擇自家沖焙。

歐洲免費大學教育有多好?

紐約州州長 Andrew Cuomo 於 1 月初宣布,從 2017 新學年起,州內的高等教育學府將實行免費教育。入讀州立或市立大學的本科生,凡是家庭全年收入不到 10 萬美元,學費都獲得豁免。屆時約有數以十萬計學生受惠。計劃促使紐約州成為美國首個提供免費高等教育的州份。反觀追求福利和平等社會理想的歐洲諸國,卻早已實行免費高等教育多年。

焚化是處理垃圾好出路?

日前港府終於公布垃圾徵費詳情,距通過立法會再真正落實起碼還需兩年,普遍市民對於新措施卻不甚看好,不是擔心有人會胡亂棄置垃圾,就是認為措施旨在斂財且擾民。北歐先進經濟體看似事事領先,2016 年英國獨立報一篇報道,以「瑞典革命性回收,國家全無垃圾」為題,驟眼讓人以為瑞典回收率達 100%,到底北歐國家處理垃圾的成功之道真實如何?又有甚麼值得借鑑的地方?

Live Norish:挪威社會的 Janteloven

有人說,要了解 Scandinavian(挪威,瑞典和丹麥人),就要先了解 Janteloven(law of Jante)。這是丹麥裔挪威作家 1933 年小說 En flyktning krysser sitt spor(英文版本名字為 A Fugitive Crosses His Tracks),在虛構的 Jante 村裡要遵守的法則。作者並不是憑空杜撰那些規例,靈感來自北歐人的行事習慣和社會風氣。小說面世以後,這 Janteloven 竟慢慢得到大眾認同,確認這是北歐人不宣之於口的行事規範。法則有十條,但其實總适來說,核心意思就是「你不能太突出,不要以為自己很特別」。

Live Norish:無聲的恐懼——挪威連環恐襲五周年

「家的概念不受狹隘的國界限制。我們來自何方,我們是甚麼國籍,這不容易說出口。心在哪裡,家就在那裡。」挪威國王哈羅德五世在奧斯陸皇家花園派對上發表演講,還呼籲民眾要關懷、愛護並包容難民、不同宗派人士、多元種族以及 LGBT 權益,獲挪威網民一致好評,王室收到大量來信請求官方將演講內容翻譯成英文。為甚麼哈羅德國王的包容論受到國際熱烈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