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

|共49篇|

Live Norish:從瑞典暴亂看美國政經霸權

上月瑞典西海岸的哥德堡 Gothenburg 和特羅爾海坦 Trollhättan 發生大規模縱火騷亂,事件做成過百架汽車被焚毀。今次臨近瑞典大選發生的暴亂有如電影「V 煞」的劇情,令政治光譜更趨向杜林普提倡的反移民政黨從中獲利。

幸福的陰影:原來北歐不快樂?

芬蘭、挪威、丹麥、冰島及瑞典,總在「世界幸福報告」名列前芧,儼如最理想的安身之所。但在「幸福大國」這個美譽的背後,原來藏著部分人的艱難生活。北歐理事會聯同丹麥的幸福研究所近日發表研究報告「在幸福的陰影中(In the Shadow of Happiness)」,發現在這 5 個北歐國家,平均一成二人口表示過得「掙扎」或「熬煎」。

電動飛機新時代,2025 年起航?

正當市場仍在擔心特斯拉(Tesla)的平民版電動車 Model 3 能否趕上預期產量,過去被視為天才的創辦人 Elon Musk,今日也如身陷囹圄,徹夜難眠,承受著巨大壓力。但大眾運輸工具的電動化,可能比預期更迅速地翻到新的一頁。挪威政府表示,在減少碳排放的前題下,傳統燃油飛機逐步會被取代,到了 2040 年,該國所有短途航班都會使用電動飛機,並航空業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

在芬蘭不能錯過的一片綠:教堂旁的小公園

香港立法會秘書處曾發表「香港的公共遊樂場」的研究報告,當中指出不少遊樂場「設計過於單調,場內的遊樂設施亦欠缺趣味及刺激性,難以吸引兒童玩樂。」芬蘭在 2018 年「世界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登上第一位,不少報道亦曾提及芬蘭教育著重孩子的玩樂時間,那裡的公共遊樂場又是怎樣的?

Live Norish:北歐社創(二)—— Busking 街頭音樂節

北歐眾多 Busker 參與的瑞典街頭音樂節源於 2010 年。當年,瑞典警方因一名街頭表演在斯德哥爾摩街頭無牌表演而成功對他作出檢控,引起瑞典民眾一片譁然,認為市民的公共空間被侵佔,繼而表達自由受到侵犯。原打算舉辦遊行示威抗議的街頭表演者組織卻一反傳統,認為與其用示威吶喊等方式去訴諸不滿,倒不如讓街頭表演遍地開花,以贏得民眾的歡呼,讓監管部門及瑞典政客正視公共空間使用管理的問題,結果成就了第一屆斯德哥爾摩街頭音樂節。

Päntsdrunk:解放身心的芬蘭人活動

自從「芬蘭人的惡夢」一書在中國出版,裡面提到「芬蘭式」的內向民族性,馬上引起巨大熱潮,網民爭說自己是「精神上的芬蘭人」,簡稱「精芬」。但是真.芬蘭人的生活態度,其實也有奔放一面。譬如在家中脫剩內衣,自斟自飲。這種同時解放身心的活動,他們稱之為 Päntsdrunk。

熱浪襲來:從日韓到北歐,高溫後患無窮

談起熱浪,大家最關心的,或許是旅遊熱點日韓正受破紀錄熱浪侵襲。然而,很熱的何止東京首爾?今年熱浪已席捲全球多處,其熱力亦超乎尋常,除了每年飽受困擾的北非、南歐西歐諸國,位處北歐的瑞典亦在本年熱浪期間,發生超過 50 宗山火事件。儘管熱浪是夏季常態,但從趨勢、嚴重性判斷,熱浪顯然不再是區域性氣候事件,而是影響廣泛的問題。

芬蘭另類教育:玩一場模擬人生,學一課工作苦樂

從童年過渡至成年向來不容易,大人無法三言兩語告訴天真爛漫的小孩子:未來未必是你們想像般美好。我們第一次通過遊戲感受到現實的殘酷,充其量是在「大富翁」被一鋪清袋的時候。但假如是把「模擬人生」的遊戲呈現給小孩呢?芬蘭人以優良教育聞名於外,他們近年就有個別開生面的方法。

圖書館能有多吸引?問芬蘭人便知

芬蘭教育暨文化部在 2016 年公佈的統計數字顯示,總人口 550 萬中有約 200 萬人曾到圖書館借書,借書次數近 6,800 萬,就連英國駐芬蘭大使也認為,芬蘭是屬於讀者的國家。縱使國內已經有超過 730 間圖書館,赫爾辛基市議會仍批准斥資 9,800 萬歐元,建造赫爾辛基頌歌中央圖書館,人們對此浩大工程亦沒有太多反對,甚至非常期待。在芬蘭人眼中,圖書館地位有多崇高?

為甚麼冰島不存在槍械暴力?

美國發生槍擊案接連不斷,今年 2 月佛羅里達州發生的校園槍擊案,造成 17 人死亡;最近一次是馬里蘭州報社槍擊案,造成至少 5 死,再次引起人們熱烈討論槍械管制的問題。但在北大西洋的一個小國 —— 冰島,同樣有一個愛槍的民族。根據 GunPolicy.org 的統計,總人口 33 萬人當中,約 3 分之 1 人擁有持槍權,但是,自 2007 年至今,都沒有發生過槍殺案。難道冰島人都有善良之槍?

福利天堂不再,瑞典也將右傾?

相比香港,瑞典肯定是福利天堂。國家提供免費教育、豐厚的醫療津貼及超過 1 年的有薪侍產假,假如患病或失業,亦可領取救濟金過活。雖說羊毛出自羊身上,瑞典的稅率高得令港人咋舌,但至少稅收用得其所,能回饋到納稅人身上。只是,對於這種傳說中照顧終生的福利體系,瑞典人卻愈來愈質疑其可持續性。因為他們眼見賦稅仍重福利卻減少,自己忍痛割下的「羊毛」,似乎都被蓋到移民身上。

Live Norish:北歐大熱像火焰強烈

上月,香港的酷熱天氣警告持續生效超過 348 小時,亦即是自 1976 年以來,香港最炎熱的一個 5 月 —— 炎熱盛夏在春夏交接之時提早踏入,不光是香港,遠至北歐瑞典氣溫皆升至 30℃ 或以上。事實上除了香港,瑞典的炎熱天氣都破了歷史紀錄。北歐多國受熱浪襲擊,瑞典國家氣象局在西南部的哥德堡錄得氣溫達到 31.1℃,是 1911 年以來最熱的 5 月。

從「冒險」逼出來的維京競爭力

作為充滿傳奇色彩的維京後裔,北歐五國在世界經濟上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他們的祖先是了不起的水手,身處冰天雪地物資缺乏的嚴苛環境,卻能發展出先進的造船技術與高超的航行技巧,早在公元 9 世紀,就能克服惡劣的海洋。對北歐民族來說,離開舒適的爐邊與家鄉,前往未知的挑戰,正是文化 DNA 一部分。時至今日,這樣的 DNA 依然存在,但更多的是透過制度與教育去體現。

先進瑞典:少了現金,罪案反而更多?

瑞典銀行劫匪成了一個夕陽工作,8 年前瑞典全國有 110 宗銀行搶劫案,2016 年卻只有 2 宗。此類罪案大跌,皆因該流行國電子貨幣,衝入銀行往往只能空手回,但是否代表罪案會從此減少?不,只是更「多元化」、更加「無所不用其極」。

維京人如何用晶石導航?

維京人千多年前在歐洲獨領風騷,縱橫四海,其戰船最遠可達格陵蘭和北美沿岸,但他們的航海技術早已失傳於世,考古學家、史學家和科學家一直無法解答維京人是如何在沒有羅盤指引下橫渡大西洋,直到近年的科學研究發現,維京人很有可能是依靠晶石導航,即使烏雲密佈或大霧籠罩,仍可以由挪威航行 3 星期直達格陵蘭。

哥本哈根之健康此中尋

香港人的不快樂舉世聞名,美國民調中心蓋洛普最近發表的年度調查報告指出,香港的快樂指數在全球 55 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尾 7,連健康指數亦曾淪為亞太區最差。想反思為何香港會成為既不快樂又不健康的地區,或想找個羨慕對象?且看丹麥首都哥本哈根,長期位居聯合國幸福指數排名高處,是世界衛生組織健康城市倡議中的星級模範之一。該市衛生局局長 Katrine Schjønning 說,過去 10 年來,哥本哈根的健康政策非常出色,「我們之所以會提到 10 年,因為要改變公共衛生,你需要長遠的眼光。」如何改變?以下是哥本哈根的秘訣。

【冬奧奇觀】比賽時,輕鬆來編織

芬蘭天寒地凍,對於「溫暖牌」的需求甚殷,所以每家人一年四季都織個不停,當地近年更有新詞「neulosis」,意即「編織強迫症」,當地男女都會編織,更將之變成了群體活動。他們對編織的愛,更可見於近日冬季奧運會,芬蘭教練被拍到在隊員比賽時,手拿冷針密密織,一個畫面看出芬蘭人熱愛編織,更看出他們的冷靜與輕鬆,或者可以說有點趣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