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

|共21篇|

Live Norish:挪威跳蚤市場的環保潮流

挪威踏入春季,天氣反覆乍暖還寒,街上的氣氛有了點躁動,就像沉睡過後從地上冒出的嫩綠,而首先出動的是大大小小的跳蚤市場!這邊春秋兩季的跳蚤市場,書本廚具擺設衣服傢俬滑雪用品應有盡有,是消磨週末的好去處。冬天過後,平日久不久就見路邊一個牌,寫著哪間學校哪個時段開放收二手物品。

Live Norish:挪威社會的 Janteloven

有人說,要了解 Scandinavian(挪威,瑞典和丹麥人),就要先了解 Janteloven(law of Jante)。這是丹麥裔挪威作家 1933 年小說 En flyktning krysser sitt spor(英文版本名字為 A Fugitive Crosses His Tracks),在虛構的 Jante 村裡要遵守的法則。作者並不是憑空杜撰那些規例,靈感來自北歐人的行事習慣和社會風氣。小說面世以後,這 Janteloven 竟慢慢得到大眾認同,確認這是北歐人不宣之於口的行事規範。法則有十條,但其實總适來說,核心意思就是「你不能太突出,不要以為自己很特別」。

北歐的憂鬱:為何他們不快樂?

高緯度的國家,自殺率普遍較高,明顯的例子有格陵蘭和芬蘭,一般說法是高緯度國家有半年時間日照時間極短,甚至可整月不見天日,擾亂人民生理時鐘,使人容易心情壓抑。春天代表活力,冬季讓人感到鬱結,並非只是文學濫觴。北歐地區的人如何抵抗憂鬱的冬天?

如何管理全球最大主權基金?挪威的理財哲學

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中估算,本年度香港財政盈餘為 928 億元,財政儲備則高達 9,357 億元。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表示,自己有一套「新理財哲學」,聲明政府除了要作為「監管者」及「服務提供者」外,亦應該作為「促進者」及「推銷者」,要以投資推動經濟發展。政綱侃侃而談不足為奇。錢多確是煩惱,應該如何花錢是一煩,如何讓自己不花錢是二煩,若論煩惱錢太多的國家,當數挪威的石油主權基金。

像度假一樣的挪威監獄

2011 年恬靜的挪威發生轟動的布雷維克屠殺案,當年 32 歲的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先在奧斯陸市中心首相辦公室附近引爆汽車炸彈,造成 8人死亡,30人受傷;然後再於郊外於特島上,持槍襲擊了挪威工黨青年營的參與者,殺死 69人,打傷 66人。世人看來十惡不赦的重犯,即使不受死刑,也應該受牢獄之「苦」,但挪威的的監獄正義,往往讓外界看來對囚犯過於優厚。

Live Norish:綠色聖誕——挪威聖誕樹

一年一度的聖誕將至,街道上的聖誕燈飾經已亮起,聖誕市集也開始了。火樹銀花下,手捧一杯冒煙的 mulled wine,坐在市集裡架起的火爐旁聞著松木香,聖誕氣氛愈來愈濃。把家居佈置看得很重的挪威人,也開始把家裡粉飾佈置一番,其中主角必定是一棵聖誕樹了。從 11 月中左右,聖誕樹在花店或大型的園藝中心開賣,也有些 pop up 的臨時賣點出現在各個住宅區。

有房無犯住?荷蘭監獄輸入「外囚」

有房無人住,是荷蘭的新常態,但蝸居香港的你毋須羨慕,因為這些空房,全都是囚室。由於當地「重教輕懲」,入獄刑期較短,加上犯罪率下降,令囚犯人數大減。在供過於求之下,荷蘭已有 19 間監獄停止運作,預計明年關閉更多。監獄陸續「執笠」,獄警失業風險日增。為保他們的飯碗,荷蘭當局竟然想到,從挪威及比利時輸入「外囚」充數。

Live Norish:挪威育兒天堂

反觀遠在挪威的自己,兩公婆全職工作,一手一腳帶孩子,完全沒有家傭或祖父母幫手,香港親友都驚歎不已。多得北歐完善的育兒制度和兩性平等的社會觀念,大部份女性在一年產假後都重返職場,挪威在職女性比例高達 77.6%,而香港就只有 51%。

綠色大國挪威的不環保真相

環保組織要做出成果,再單靠拉拉海布示威已不夠用,法律行動是下一波攻勢。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及「自然與青年」(Nature & Youth)日前入稟奧斯陸地區法院,控告挪威政府容許石油公司在巴倫支海(Barents Sea) 鑽探石油,屬違反挪威憲法,希望阻止新公司開採北極油田。

Live Norish:挪威奧斯陸都有土地問題

最近香港因土地問題鬧哄哄的,想不到挪威這邊同樣。挪威那麼大也有土地問題?其實正確一點來說是房屋問題。想買樓的朋友,都叫苦連天,因為樓價升得太快了,尤其是在首都奧斯陸。在奧斯陸樓價升得最快的區域,現在是 52 平方米標價 320 萬,計起來也不用 6,000 港幣一呎,而且實用率接近 100%,還好吧?表面上是還好,但別太天真被這數字給騙了。

Live Norish:無聲的恐懼——挪威連環恐襲五周年

「家的概念不受狹隘的國界限制。我們來自何方,我們是甚麼國籍,這不容易說出口。心在哪裡,家就在那裡。」挪威國王哈羅德五世在奧斯陸皇家花園派對上發表演講,還呼籲民眾要關懷、愛護並包容難民、不同宗派人士、多元種族以及 LGBT 權益,獲挪威網民一致好評,王室收到大量來信請求官方將演講內容翻譯成英文。為甚麼哈羅德國王的包容論受到國際熱烈討論?

Live Norish:維京人的鐵人體質

我有合理懷疑,大部分挪威人都有特別的基因,就算不是運動狂熱份子,也極喜歡挑戰人體極限。今年剛舉行的 Norseman Xtreme Triathlon,挪威版的超級三項鐵人賽,總長 226 公里,據說是世界上難度最高的三項鐵人賽之一。看過它的官網介紹,我覺得挑戰的人都是神人級别。

Live Norish:為何北歐人喝那麼多咖啡?

在挪威,每年人均消耗接近 10 公斤咖啡豆,和其他幾個北歐國家,長據榜首三甲。幾年前更加有標題寫到,Uten Kaffe,stopper Norge,字面意思是說沒有咖啡,整個挪威就停止運作了。這當然是誇張手法,但也成功凸顯咖啡在挪威社會中的重要地位。我一直疑惑,為甚麼北歐人喝那麼多咖啡?

挪威「貼錢」送走難民

歐洲國家福利好兼風景靚,沒有內戰又沒有空襲,難民當然是易收難送。不過挪威政府相信「有錢洗得鬼推磨」,在本周推出「肥雞餐」,尋求庇護人士若自願離開,即可獲發一筆豐厚「獎金」,希望利誘他們返回祖國,減輕收容難民所造成的財政負擔,用短痛換走長痛。

Live Norish:遇到北極熊,又如何?

「你地有無喺野外見過北極熊?我見過!我真係見過!」假如有朋友說見過北極熊,你不必羨慕或妒忌,因為根據「極地野外生存秘笈」的那一頁「如何與野生動物保持適當距離——最簡易方法」是伸直手臂豎起姆指。若你的姆指可以蓋過視線內的動物,你便算是與牠保持安全距離了。以此方法,與企鵝的安全距離大約是 5 米,北極熊便是 300 米開外。相信你的那位朋友也只是遠遠的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