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

|共35篇|

從「冒險」逼出來的維京競爭力

作為充滿傳奇色彩的維京後裔,北歐五國在世界經濟上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他們的祖先是了不起的水手,身處冰天雪地物資缺乏的嚴苛環境,卻能發展出先進的造船技術與高超的航行技巧,早在公元 9 世紀,就能克服惡劣的海洋。對北歐民族來說,離開舒適的爐邊與家鄉,前往未知的挑戰,正是文化 DNA 一部分。時至今日,這樣的 DNA 依然存在,但更多的是透過制度與教育去體現。

維京人如何用晶石導航?

維京人千多年前在歐洲獨領風騷,縱橫四海,其戰船最遠可達格陵蘭和北美沿岸,但他們的航海技術早已失傳於世,考古學家、史學家和科學家一直無法解答維京人是如何在沒有羅盤指引下橫渡大西洋,直到近年的科學研究發現,維京人很有可能是依靠晶石導航,即使烏雲密佈或大霧籠罩,仍可以由挪威航行 3 星期直達格陵蘭。

全球最靚紙幣

對絕大多數人而言,紙幣不過是交易買賣的工具,但求實用,有多少人理會它們的設計風格?尤其當 20 年來香港新發行的紙幣,能夠吸引大家留意的通常「彈多過讚」。如果想要從美學角度欣賞鈔票,倒不如參考國際紙幣協會(IBNS)舉辦的最美紙幣大獎,看看外國的紙幣設計。

歐洲「狼來了」:保護還是捕殺好?

狼近年在歐洲又再崛起。比利時是歐洲最後一個不見狼蹤的大陸國家。去年冬天,牠們終於重新征服了比利時。狼在 1992 年從意大利穿越阿爾卑斯山脈到法國,在本世紀之交從波蘭進入德國,又回到人口密集的地區。歐洲許多地區的人,已沒有曾經和狼共存的記憶。專家指,德國的狼群正在成指數增長,並擴散到盧森堡,荷蘭和丹麥。丹麥在去年春天,在 200 年後再發現首個狼群的蹤影。

陶傑:挪威與美國

狂人總統杜林普的「糞坑國家論」引起罵戰。但杜林普雖然點名聲稱不歡迎海地等失敗國家,卻聲稱歡迎挪威人多移民美國。挪威似乎不太領情。挪威保守黨人費德雷在推特宣稱:「我代表挪威說一句,謝謝。」挪威網民紛紛拒絕杜林普的好意,聲稱「我們不會來」。

聖誕老人的好友馴鹿,在全球暖化下是贏家還是輸家?

早前一張北極熊瘦骨嶙峋的照片,在網絡世界引起極大迴響,再度讓人擔心北極融冰會為北極熊帶來災難。科學家一度認為同樣生長寒冷北方的馴鹿,會從全球暖化中得益,因為馴鹿的食物如地衣,青草和灌木在溫暖的夏季生長得更茂盛,而且馴鹿的數目也正在增加。但在研究員深入探究後,卻發現故事不是這麼簡單。

見證時代的諾貝爾宴會菜式

隨著頒獎典禮及晚宴於 12 月 10 日舉行,本年諾貝爾獎宣告落幕。諾貝爾獎自 1901 年以來,見證人類在不同時代,就各範疇取得的成就。而伴隨頒獎禮的宴會,亦見證百多年來的飲食文化。從最初偏向法國菜式,至 80 年代,已轉為斯堪的納維亞風格。不同的政治局勢,亦影響菜式的增減。曾於 1989-1993 年擔任諾貝爾晚宴廚師的 Ulrica Söderlind,將一個世紀以來的晚宴菜式輯錄成「諾貝爾盛宴:一個世紀的烹飪史」一書,歸納出這場宴會的百年變遷。

Live Norish:關於外來人口與難民

與香港一河之隔,現已全面接管香港的某國的首都,在寒冬來臨時借了一場大火,乘機剷除市郊的城中村,在幾天內驅逐幾百萬的人口,這種無形的暴力,不把人當人的態度,讓看得早已寒了心的人都能無明火起。低端人口,毫無意外地,這詞在香港一夜爆紅。這四個字,令我想起一個早前在挪威引起關注的調查。調查數據經挪威幾份大報報道,不約而同地起了一個本土挪威人看了不爽,外來人新移民等看到更加是罵聲連連的標題:「移民人口比挪威本土出世的人交少一半稅」。

【沒外語方言之別】宛如兄弟的北歐語

香港大約有 7 成人能使用普通話,就算不能說,一般也能基本理解普通話口語。這與香港在主權移交後的「兩文三語」政策,以及香港受中國影響愈來愈大有關。廣東話在中國屬於方言。沒有廣東話聽說經驗的中國北方人,大多聽不懂廣東話。一國之間兩地語言不甚相通,在世界另一端,北歐核心三國語言:丹麥語、瑞典語和挪威語,同屬北歐日耳曼語,三者宛如兄弟般親近。

挪威靈魂:石油與自然之爭

石油散發着讓挪威人精神喚發的氣息,可是這也讓挪威的國格和靈魂惴惴不安。挪威在環保政策上看似走在最前,本地電力生產超過 97% 來自水力發電,又積極推動電動車發展。然而,挪威現代的富裕是由石油而來,早已有人批評挪威實際相當「偽善」。在去年 5 月,挪威政府更批出在巴倫支海域的鑽探許可證予 13 間石油公司,石油業務有增無減。

Live Norish:挪威跳蚤市場的環保潮流

挪威踏入春季,天氣反覆乍暖還寒,街上的氣氛有了點躁動,就像沉睡過後從地上冒出的嫩綠,而首先出動的是大大小小的跳蚤市場!這邊春秋兩季的跳蚤市場,書本廚具擺設衣服傢俬滑雪用品應有盡有,是消磨週末的好去處。冬天過後,平日久不久就見路邊一個牌,寫著哪間學校哪個時段開放收二手物品。

Live Norish:挪威社會的 Janteloven

有人說,要了解 Scandinavian(挪威,瑞典和丹麥人),就要先了解 Janteloven(law of Jante)。這是丹麥裔挪威作家 1933 年小說 En flyktning krysser sitt spor(英文版本名字為 A Fugitive Crosses His Tracks),在虛構的 Jante 村裡要遵守的法則。作者並不是憑空杜撰那些規例,靈感來自北歐人的行事習慣和社會風氣。小說面世以後,這 Janteloven 竟慢慢得到大眾認同,確認這是北歐人不宣之於口的行事規範。法則有十條,但其實總适來說,核心意思就是「你不能太突出,不要以為自己很特別」。

北歐的憂鬱:為何他們不快樂?

高緯度的國家,自殺率普遍較高,明顯的例子有格陵蘭和芬蘭,一般說法是高緯度國家有半年時間日照時間極短,甚至可整月不見天日,擾亂人民生理時鐘,使人容易心情壓抑。春天代表活力,冬季讓人感到鬱結,並非只是文學濫觴。北歐地區的人如何抵抗憂鬱的冬天?

如何管理全球最大主權基金?挪威的理財哲學

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中估算,本年度香港財政盈餘為 928 億元,財政儲備則高達 9,357 億元。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表示,自己有一套「新理財哲學」,聲明政府除了要作為「監管者」及「服務提供者」外,亦應該作為「促進者」及「推銷者」,要以投資推動經濟發展。政綱侃侃而談不足為奇。錢多確是煩惱,應該如何花錢是一煩,如何讓自己不花錢是二煩,若論煩惱錢太多的國家,當數挪威的石油主權基金。

像度假一樣的挪威監獄

2011 年恬靜的挪威發生轟動的布雷維克屠殺案,當年 32 歲的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先在奧斯陸市中心首相辦公室附近引爆汽車炸彈,造成 8人死亡,30人受傷;然後再於郊外於特島上,持槍襲擊了挪威工黨青年營的參與者,殺死 69人,打傷 66人。世人看來十惡不赦的重犯,即使不受死刑,也應該受牢獄之「苦」,但挪威的的監獄正義,往往讓外界看來對囚犯過於優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