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共78篇|

Moyashi:異世界的語法

如果「穿越/異世界轉生」足以稱為一種文學類型,最近這 10 年應該是其興盛期。相信有閱讀流行文學習慣,尤其日本輕小說的讀者都體驗到。由 2000 年中期開始,這種類型在中國和日本零星冒起,由小說、動漫、到劇集,到今天幾乎佔了流行文化一大市場。

方俊傑:邪邪怪怪的「拉普拉斯的魔女」

如果交到一位出色的導演手上,「拉普拉斯的魔女」即使橋段的轉折多變未必及得上「神探伽俐略」系列或者「加賀恭一郎」系列,也不會相差太遠,有關哲學的探討卻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由性格巨星三池崇史操刀,還是導演個人色彩凌駕一切。即是,你向來喜歡類似風格的話,可以繼續喜歡;向來沒甚麼好感的話,必定如常失望,忘記了故事本色的含意。

單手可揭紙本書,從此改變你的閱讀方式

古往今來,書籍除了輕微改變外貌之外,形式上幾乎仍保持舊貌。但書籍太大本,不方便隨身攜帶,即使是袖珍本,也必須空出兩手翻閱,不便於在繁忙時間的車廂中細讀文字,所以也難怪大多數人轉而以手機閱讀。紙本書究竟有沒有機會變得更「User Friendly」?

唐明:還在批評金庸嗎?

最近中國導演賈樟柯的電影「江湖兒女」,也是向中國江湖的致敬和緬懷。江湖雖然也很黑暗,也藏污納垢,但盜亦有道,江湖有江湖的規矩,是可以自尋活路的。一個雜亂無章,但亂中有序的江湖,總好過神龍教教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只因為,中國文化所能醞釀出來最好的社會狀態,就是江湖。

彭浩翔.連載小說:《家庭秘密》(七)真正的敏妮

敏妮知道在三歲時死去的姊姊,會以十一歲的形象出現,就是為了提醒自己這個延續版本奪去其人生。敏妮知道姊姊不會原諒她,所以也不會讓她這樣簡單地結束其一生,而是要一直折磨她,讓她感受人生被剝奪的痛苦。雖然在天台是第一次見到姊姊的鬼魂,但敏妮知道這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

【星 CUP 人物】跟陶傑鄭丰 品味俠客文化

繼金庸、古龍之後,台灣女作家鄭丰以「多情浪子癡情俠」(台版書名「天觀雙俠」)異軍突起,在武俠小說界殺出一條血路。今集「星 CUP 人物」,陶傑與鄭丰一起追溯「俠」的源頭 —— 怎麼樣的文化和背景,才能孕育出這種別樹一幟的文學題材?兩人眼中的「遊俠」、「刺客」,又是怎麼樣的存在?

彭浩翔.連載小說:《家庭秘密》(六)出現

敏妮從抽屜裡拿出日記簿,拿鎖匙打開了日記簿的鎖。這本日記簿是母親兩年前買給她的生日禮物,母親說,在成長中,一個女孩子要學會記住自己的秘密與教訓,這樣才能長大。自此,敏妮就盡可能把自己的心情都記下來,只是有時候沒甚麼事情發生,所以兩年過去,日記簿還只是寫了過半。

彭浩翔.連載小說:《家庭秘密》(四)消失

客廳的時鐘,指著四點零五分。敏妮在想,給她上鋼琴課的張老師從不曾遲到過,要不要打她手機呢?但這才發現以前都只有張老師致電過來,因此敏妮根本沒有她的手機號碼。母親和工人 Emelda 應該有,可是 Emelda 在兩星期前就消失了;今天放學回來後,母親一直在睡房裡沒有出來,敏妮不敢上去打擾她,於是只好坐在鋼琴前呆呆地等待。

已逝去的老上海:浪漫、前衛與戰亂

欣賞過王家衛和李安的電影,或張愛玲的小說,儘管生不逢時,卻足以明白,影像和文學世界裡念茲在茲所追懷著的老上海,跟今日商業味濃厚的摩登大都會,是兩個不同的城市想像。長期旅居中國、精曉中文,曾以「午夜北平」獲得愛倫坡獎的英國作家 Paul French,羅列出 10 本關於老上海的著作,從上世紀到當代,中外作者,小說、傳記或學述論著,都揭示了戰爭期間這個謎樣都市所呈現的獨特面貌。

【星 CUP 人物】電腦奴隸時代已到? 倪匡:有咩所謂

倪匡愛看古今雜書,供養其源源不絕、天馬行空的科幻靈感。今集「星 CUP 人物」,陶傑與倪匡漫談天南地北,由秦代外星人講到今日電腦世代、穿越時空,還有未來的人工智能。在這位「預言家」眼中,人類置身於當下另類奴隸時代,該如何自處?世界又會發展成甚麼模樣?

哈利波特 20 年:靈光一閃可有繼承者?

時光倒流 20 年,1998 年 9 月,英國作家 J.K. 羅琳筆下長篇系列「哈利波特」首部作品「神秘的魔法石」,在美國各大書店正式發售,為全球讀者開展了漫長而充滿話題性的魔幻之旅。「哈利波特」之名自此無處不在,原著小說早已翻譯成不同語言,而系列電影不但至今仍有新作上映,亦捧紅了一眾電影演員。還有,書中不少詞彙成為了年輕人的流行用語,倫敦 King’s Cross 車站更是書迷朝聖的熱門場景。不過,若細數「哈利波特」對現實世界最大的貢獻,還是要回到它對青年讀物及出版生態的改變。

奈波爾:集爭議於一身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英國作家 V.S.奈波爾(Sir Vidiadhar Surajprasad Naipaul)剛在 8 月 11 日與世長辭,享年 85 歲。印度裔背景的奈波爾畢生著作甚豐,公認為英國文壇最卓越的移民作家,但外界對他的評價亦相當兩極 —— 既有人激賞他是後殖民文學旗手、關懷人類的苦難困阨,亦有人譴責他蔑視第三世界的種族主義者。究竟這位「我們時代其中一位最偉大作家」是何以毀譽參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