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武

|共26篇|

Live Norish:從瑞典派發戰時預備手冊看第三次世界大戰

霍金曾預言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可能。曾經有學者提出第三次世界大戰將可能是人類史上最後一場戰役,戰爭動用到的核武、原子彈、新研發武器將足已摧毁我們一切的文明。而在今日地緣政治緊張的世界格局,第三次世界大戰也許有爆發的可能。以中立、和平見稱的瑞典近日都為戰爭作準備,為 2018 年添上一絲緊張不安的氣氛。

美俄需要合作,但能否通力合作?

縱然美俄長期不咬弦,近年更有美國制裁俄羅斯、俄國被指操控美國大選等事件。但對雙方而言,部分重要外交問題若要解決,卻不得不仰仗對方的合作。智庫組織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最近發表的調查顯示,俄羅斯民眾普遍認同,兩國首要商討如何結束敍利亞內戰,美國國民則表示,美俄應聯手壓制北韓發展核武。但雙方關心的議題各異,加上兩國政府立場不同,為部分領域的合作增添變數。

「核武按鈕」的起源

新一年,沒有帶來新氣象,2017 年的美朝緊張局勢,並無因為新年而轉好,而是動蕩持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年演講中宣稱其桌上有一「核武按鈕」後,美國總統杜林普隨即在 Twitter 回話,指自己的按鈕更大,而且操作正常。除了北韓高官,外界無法了解金正恩這番話是真是假,但可肯定,杜林普一定沒有所謂「核武按鈕」。究竟「核武按鈕」本是甚麼?為何它不存在,人們仍在日常話語中提及它?

「原爆詩集」:被禁聲的時代,廣島詩人的吶喊

親身經歷原爆的廣島詩人峠三吉,60 多年前在時任美國總統威脅會在韓戰再次使用核武的時代背景中,寫出反戰反核武的「原爆詩集」,輾轉東京多個出版社請求發表不果後,終於在 1951 年於廣島自費出版,並遞交東柏林舉行的世界青年與學生聯歡節參賽,將核災慘況公諸天下。今年在全球籠罩於核武陰霾之際,這本「原爆詩集」首次被翻譯成華文出版。

納粹幫兇還是間諜?為納粹研發核武的諾貝爾獎得主

海森堡頭頂量子力學始創人、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等光環,然而對後世而言,更引人入勝的也許是他在納粹時代領頭為希特拉研發核武的一段黑歷史。儘管他自辯假意配合實際旨在拖延納粹研究,但千夫所指中各執一詞,遺下的只是一場羅生門。

古巴導彈危機真相:甘迺迪應要負責?

沒有親歷冷戰時期的人,大概也聽聞古巴導彈危機中,時任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憑著冷靜的頭腦,在繃緊的 13 天中,化險為夷,避免核武開光。可是,歷史學家 Sheldon M. Stern,在爬梳大量珍貴史料後,對以上的美麗說法不以為然,認為甘迺迪與其團隊,本身便需為構成危機負上責任。

北韓核試後,美國還可做甚麼?

北韓持續試射導彈,威脅全球安全。美國應該動口抑或動手?早前杜林普表示,與平壤對話不是答案,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則在同日否認,指仍未排除外交選項。但當平壤剛完成第六次核試,馬蒂斯亦「改口風」,稱對美國及盟國的任何威脅,都將遭到大規模的軍事回應,可見華府態度愈趨強硬。資深外交政策分析員 Aaron David Miller 及 Richard Sokolsky 卻在「華盛頓郵報」發表評論文章,直指外交仍是有效方法,勸總統別錯判形勢。

杜林普若要向北韓宣戰,誰能阻止?

杜林普和金正恩隔空嗆聲,威脅要向北韓「還以怒火」,惹來平壤政府反擊,公布「轟炸關島」計劃,嚇得世人心驚膽跳,憂慮兩國開戰在即。美府高官試圖降溫,但強調總統有權決定總司令所用措辭。部分評論員自然不賣帳,質疑他這樣的脾氣是否適合掌控核武。一些人士甚至憂慮,假如杜林普「一時火遮眼」,想對北韓發動核攻擊,屆時真的無人能阻?

北韓擁有核武,何不南韓也有?

北韓上周試射「火星 14 型」洲際彈道導彈,再度觸動美韓政府的神經。杜林普還在巴望中國出手施壓,南韓卻可沒這種寬裕。青瓦台急謀對策抵禦威脅,而他們想到的是:既然北韓坐擁核武,那麼何不「人有我有」,自己也研發核武?不過,眾多分析員對南韓核計劃的前景深表關注,憂慮此舉或會弄巧成拙,令局勢亂上加亂。

美國核武可被入侵?

杜林普的勇悍作風,讓一些人由他當選前到當選後都不禁思疑,美國的核武交由他掌管是否穩妥。但原來即使美國總統不啟動核武,美國的核武目前仍具有被入侵的風險,這危機到底有多大?美國這關乎全球數十億人生命的武器系統,百密卻不只一疏。美國核安全專家、普林斯頓大學科學與全球安全項目研究學者 Bruce G. Blair 日前在紐約時報撰文解釋,美國的核武系統存在多項隱憂。

核裂變之父,裂出讓人遺憾的原子彈

1945 年 11 月 ,諾貝爾獎委員會宣布,1944 年的化學獎得主為奧托‧哈恩(Otto Hahn)。在宣布的當日,哈恩正身處倫敦近郊的一處農場,共同十位德國科學家被英軍軟禁。雖然當時納粹德國早在 5 月便宣布投降,但英國懷疑這班科學家曾參與納粹的核子計畫,把他們軟禁調查。哈恩本人則在宣布獎項的三天後,才於報章上得知得獎消息,這個獎項對他卻是悲喜交雜。

奪搞笑和平獎的瘋狂科學家

要說偉人如何破壞世界的例子,生於 1908 年 1 月 15 日的「奇愛博士」泰勒(Edward Teller)可謂當之無愧。經歷一戰的他唯恐核彈威力不足,一力推動研製更可怕的氫彈,他深信只有軍備先進才能勝出冷戰,身體力行支持各種具爭議性的核能計劃。除了吸引到 Stanley Kubrick 注意,歷史學家 Richard Rhodes 如此評論這名氫彈之父:「他總能為每位他效勞的總統獻上餿主意。」

隨時核戰:杜林普一按即發?

當日希拉莉警告,勿讓杜林普當選,因為他動輒宣戰,讓這種人掌管核武密碼,實在危險至極。如今「惡夢」成真,核戰豈非一觸即發?實情倒沒那麼兒戲。縱然只有總統可以授權使用核武,但光憑杜林普一人之力,亦無法啟動逾 7,000 枚核彈頭。因為整個發射程序,牽涉不只總統本人,而更重要的是,根本沒有所謂的「核按鈕」,讓他一按就開火。

核戰爆發逃哪兒?向南跑吧!

核戰的威脅從未消除,反而日漸擴大。北韓上月進行第 5 次核試,更揚言若受威脅就會出動核武。土耳其副總理則警告,美俄若在敍利亞問題上持續對抗,恐會開火收場,而這兩個核大國若動干戈,或會演變成核戰。假若大難臨頭,應往何處保命?有分析建議,向南半球走準沒錯。

唯一獨獲兩諾貝爾獎卻被嘲弄的男人

本年度各個諾貝爾獎花落誰家?本星期將逐一公佈。但可肯定,能夠入圍的人,全都成就斐然。若果可在精英之中突圍而出,拿到諾貝爾獎,已不簡單;拿到兩個,更是難比登天——歷史上,能獲兩個不同領域的諾貝爾獎的人,只有兩位,一是眾所皆知的居禮夫人(物理及化學獎); 另一位,則是美國化學家鮑林(Linus Carl Pauling),他先後獲頒化學獎及和平獎,兩獎均是獨立取得。這位獨一無二的男人,生前既受尊重,亦意外地備受嘲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