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武

|共14篇|

美國核武可被入侵?

杜林普的勇悍作風,讓一些人由他當選前到當選後都不禁思疑,美國的核武交由他掌管是否穩妥。但原來即使美國總統不啟動核武,美國的核武目前仍具有被入侵的風險,這危機到底有多大?美國這關乎全球數十億人生命的武器系統,百密卻不只一疏。美國核安全專家、普林斯頓大學科學與全球安全項目研究學者 Bruce G. Blair 日前在紐約時報撰文解釋,美國的核武系統存在多項隱憂。

核裂變之父,裂出讓人遺憾的原子彈

1945 年 11 月 ,諾貝爾獎委員會宣布,1944 年的化學獎得主為奧托‧哈恩(Otto Hahn)。在宣布的當日,哈恩正身處倫敦近郊的一處農場,共同十位德國科學家被英軍軟禁。雖然當時納粹德國早在 5 月便宣布投降,但英國懷疑這班科學家曾參與納粹的核子計畫,把他們軟禁調查。哈恩本人則在宣布獎項的三天後,才於報章上得知得獎消息,這個獎項對他卻是悲喜交雜。

奪搞笑和平獎的瘋狂科學家

要說偉人如何破壞世界的例子,生於 1908 年 1 月 15 日的「奇愛博士」泰勒(Edward Teller)可謂當之無愧。經歷一戰的他唯恐核彈威力不足,一力推動研製更可怕的氫彈,他深信只有軍備先進才能勝出冷戰,身體力行支持各種具爭議性的核能計劃。除了吸引到 Stanley Kubrick 注意,歷史學家 Richard Rhodes 如此評論這名氫彈之父:「他總能為每位他效勞的總統獻上餿主意。」

隨時核戰:杜林普一按即發?

當日希拉莉警告,勿讓杜林普當選,因為他動輒宣戰,讓這種人掌管核武密碼,實在危險至極。如今「惡夢」成真,核戰豈非一觸即發?實情倒沒那麼兒戲。縱然只有總統可以授權使用核武,但光憑杜林普一人之力,亦無法啟動逾 7,000 枚核彈頭。因為整個發射程序,牽涉不只總統本人,而更重要的是,根本沒有所謂的「核按鈕」,讓他一按就開火。

核戰爆發逃哪兒?向南跑吧!

核戰的威脅從未消除,反而日漸擴大。北韓上月進行第 5 次核試,更揚言若受威脅就會出動核武。土耳其副總理則警告,美俄若在敍利亞問題上持續對抗,恐會開火收場,而這兩個核大國若動干戈,或會演變成核戰。假若大難臨頭,應往何處保命?有分析建議,向南半球走準沒錯。

唯一獨獲兩諾貝爾獎卻被嘲弄的男人

本年度各個諾貝爾獎花落誰家?本星期將逐一公佈。但可肯定,能夠入圍的人,全都成就斐然。若果可在精英之中突圍而出,拿到諾貝爾獎,已不簡單;拿到兩個,更是難比登天——歷史上,能獲兩個不同領域的諾貝爾獎的人,只有兩位,一是眾所皆知的居禮夫人(物理及化學獎); 另一位,則是美國化學家鮑林(Linus Carl Pauling),他先後獲頒化學獎及和平獎,兩獎均是獨立取得。這位獨一無二的男人,生前既受尊重,亦意外地備受嘲弄。

土耳其核彈危機

土耳其史上第 5 次軍事政變失敗告終,總統埃爾多安大舉肅清叛軍,搜捕 6,000 名軍人和法官期間,連駐土耳其美國空軍基地--因吉爾利克空軍基地(Incirlik Airbase)--亦被圍堵,一度斷電停飛,當地指揮官及十餘名軍人涉為政變軍人補給燃油被捕。空軍基地除了是美軍打擊伊斯蘭國的據點,亦是存放大量核武的倉庫,經此一役,基地安全成疑,美國記者 Eric Schlosser 爬梳美軍基地與核武的歷史,披露一直以來,核武保安與其危險程度全不相符,原來世界長期處於核戰邊緣。

巴基斯坦:一帶一路附庸帶路

一帶一路彷彿一齣黑社會電影:繼「要娼有娼」後,當然要循例「收靚」。中國自稱與巴基斯坦「唇齒相連」、「不可替代的全天候盟友」;巴國回應亦不乏溢美之辭:「中巴友情比山高,比海深,比蜜糖甜。」黑社會電影驚現瓊瑤對白,令人意外,然而印度戰略研究專家 Brahma Chellaney 卻看透一切:中國只當巴基斯坦是附庸國。又是典型橋段「你當佢兄弟,佢當你契弟」,且看戰略專家劇透這齣「一帶一路之白面秦鐘」。

長崎的故事

奧巴馬歷史性訪問廣島,寄語全球共創無核武未來--7 年前,奧巴馬於布拉格發表類似演說,其後俄羅斯、中國等均將核武升級,美國亦不例外--所有人都記得廣島原爆, 1945 年 8 月 9 日的長崎則從來不是焦點。作為二度原爆之地,長崎不是廣島悲劇的複製品,反而別具意義。

在北韓,婚喪突然非法

婚禮、葬禮和出入境有甚麼共通點?就是一概不准在北韓發生。金正恩將於 5 月 6 日召開全國代表大會,聚集數千名黨代表,預期官方屆時將宣布北韓成為核武國家。據南韓媒體報道,金正恩為防大會期間發生意外,下令平壤封城,甚至禁止民眾辦理婚喪。人在北韓,結婚也會危害國家安全。

【圖解】全球核危機

切爾諾貝爾核災 30 周年,世界似乎仍未汲取教訓:北韓積極籌備核試、九州核電廠不遇海嘯不停機、美俄放緩裁核,全球有 4200 枚核彈頭投入軍事部署,其中 1800 枚處於高度警戒級別,只需一次誤發,核戰隨時引爆。事實上,單於 1950 至 1968 年間,就發生 1200 宗核武事故。除了核災與核武,核危機另一源頭在於核試。據日本科學家高田純估算,中國由 1964 到 1996 年間 46 次核試造成大量粉塵受核輻射污染,散落絲綢之路一帶,令 148 萬人暴露於輻射中,19 萬人死於各種癌症及白血病,並有 3 萬 5 千名胎兒因而畸形或流產。在發射第一支核彈前,世界或已陷入致命輻射之中,一帶一路國家已身受其害,前車可鑑--所有核災都是人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