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

|共35篇|

秋後算帳:希拉莉才是該問 What Happened? 的人

希拉莉多年來精心部署,渴望成為美國首位女總統,豈料最後大熱倒灶,輸給杜林普。等了大半年,她終於出版新書「What Happened」,總結競選過程,剖析落敗原因,告訴大眾當時到底「發生甚麼事」。不過「華盛頓郵報」外交及內政專欄作家 Marc Thiessen 認為,書名應改為「What Happened?」才對,因為她本人似乎仍未搞清,大選期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致其白宮夢碎。Thiessen 更對她這種「我雖有錯,但他們更錯」的態度,逐點提出反駁,直指她對敗選責無旁貸。

普京的雙重西方政策

俄羅斯近年針對西方發起一連串政治角力,目的何在,外界揣測紛紜--在 Google 輸入「What does Putin want」,就搜尋到 1,500 萬個結果。誠然,普京本人再難以預計,也不可能懷抱那麼多願望,而就俄羅斯的西方政策來說,不少分析均指向一個解釋:普京一邊削弱西方,一邊與其合作,鞏固俄羅斯的地位之餘,同時要考慮普京的個人利益行事,因此俄羅斯既不會全面開火,亦不會停止對自由民主政體的攻擊。

為何政界難有時尚男神?

環顧全球政客的穿著,確實可用「奄悶」形容。特別是男士們,清一色恤衫西褲,若是競選要職,也不過是換套更貴的西裝而已。既墨守成規,更毫無特色。縱然我們都明白,西裝代表專業、穩重和承擔。但既然非穿不可,也絕非無財無勢,為何這麼多政客老是衣不稱身,像個穿著父親西裝去見工的畢業生?原來有的是故意,有的卻是難免。

如何評價奧巴馬經濟遺產?(下)

奧巴馬任內 8 年,美國貧富差距擴大?是,也不是。奧巴馬政府在緩和貧富不均方面的支出比例冠絕歷屆總統,任內所有階層工資見漲,基層和中產受惠程度近數十年最大,貧窮人口大幅下降,加上平價醫保法案實行以來,起碼 1,600 萬基層得以津貼投保,即使陷入貧困亦不至於失去醫療保障。生活質素與經濟條件普遍改善之下,為甚麼在數字上貧富程度依然日益懸殊?

如何評價奧巴馬經濟遺產?(上)

奧巴馬卸任在即,各大傳媒盤點任內 8 年經濟政策,一方面肯定奧巴馬帶領美國走出金融海嘯危機,另一方面批評改革措施不足,成果「不夠完美」。經濟雖然是數據主導的範疇,但統計數字並非事實的全部,要客觀評價功過,不可不知其背景。譬如,論斷奧巴馬的經濟遺產之前,不如先問一地經濟與該國領袖有多大關係?

陶傑:奧巴馬八年的改變

奧巴馬芝加哥告別演說,展示八年政績,聲稱已經成功減少失業、與伊朗達成禁核協議、與古巴改善關係。他說:「改變,不是能一蹴而就的,需要時間,而且要靠你們一起努力。」八年前,奧巴馬正是憑一個 Change 字參選,而且得勝。Change 這個字本身中性,要視乎「變好」還是「變壞」。

總統的最後一課:如何說再見?

一周過後,奧巴馬就要卸任美國總統。但在告別演說上,他不光是數算政績,為其履歷「打磨拋光」,呼籲國民捍衛民主、團結一致時,說得鼓舞人心,感謝妻子米歇爾時,更是動容落淚。剛柔並重的言詞,搏得輿論讚好,算是為他的 8 年任期,畫下完美句號。這種告別演說,其實是美國總統的傳統,始於首任的喬治華盛頓,他既創了先河,也留下了經典。

陳蕾:在奧巴馬之前,另一位瞄準白宮的黑人領袖

點票後,當選人固然成為萬千焦點,落敗者只得黯然下台,當中有些華麗轉身,投身其他崗位,但更多消失於公眾視線。Huffington Post 的 Podcast 節目 Candidate Confessional 特意訪問多位在美國選舉落敗的公眾人物和有份籌謀的競選經理,剖白承受失敗的心路歷程,當中嘉賓包括在 1984 年和 1988 年的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著名黑人民權領袖 Jesse Jackson。

杜林普醫保鬧劇

杜林普一直強力譴責奧巴馬醫保(Obamacare),又揚言當選後將予以廢除,代之以「更佳方案」,日前競選團隊終於就醫療政策召開記者會,結果杜林普貫徹毫無準備的作風,隻字未提備用計劃詳情--或者本身也無詳情可言,因為所謂「杜林普彭斯醫保」(Trump Pence)一言蔽之,就是「自己睇病,用自己錢」。

6 場驚喜的奧巴馬國宴

日前奧巴馬主持他任內第 13 場、也是最後一場的國宴,招待意大利總理倫齊及其妻子。奧巴馬的國宴每次可燒約 50 萬美元,可見隆重其事。在觥籌交錯的國宴,有充滿異國特色的菜式、華麗精美的餐具、頂級明星的表演,無一不是對國際展示的友好姿態。奧巴馬幾乎是歷代舉行國宴數最少的美國總統,猶是如此他的國宴仍不乏看頭,場場皆有驚喜,以下節選其中 6 次國宴:

1 仙美元愈多,美國愈窮

「1 仙美元可以做甚麼?」Quora 網站有此一問,除了「扔掉、捐掉、換掉」之外,還有其他創意回覆,例如用一堆硬幣當鎮石壓住烘麵包或是鋪設地板--總之用途不在本身的購買力。更甚者,1 仙硬幣造價高於 1 仙,由鑄造之初已注定是蝕本生意,加拿大亦於 2013 年已淘汰 1 仙硬幣,為何美國仍然不惜工本鑄造林肯頭像?

新舊總統的意外友誼

近日一場博物館開幕禮上,奧巴馬夫人米歇爾給了前總統小布殊一個真誠擁抱,稱得上不可思議。即使小布殊已退下火線,始終兩位總統所屬黨派不同,加上小布殊在任期間又發動了伊拉克戰爭,留下了不少爛攤子給奧巴馬,故此兩屆總統夫婦竟不只一次在公開場合上,儼如老朋友一般談笑風生、互相揶揄和互助互愛,這段友誼的來龍去脈自然令人非常好奇。

准告沙特:伸張正義還是滋養新仇?

美國國會推翻奧巴馬對一項法案的否決,變相允許 9.11 受害者家屬,把有可能牽涉其中的沙特告上法庭。奧巴馬警告,駐外美國人恐受牽連,在海外面臨潛在的訴訟威脅,亦有分析指出,法案或破壞美國與沙特的關係,影響兩國在打擊 ISIS 上的合作。但不少國會中人質疑,沙特這位反恐伙伴,或許曾是恐怖份子的金主。

歷史上的演講辭抄考事件

在共和黨提名大會發表處女演講的杜林普夫人梅拉尼婭(Melania Trump),穿一襲端莊白裙,力讚丈夫是「為美國和美國人打拼」的總統最佳人選。不少人相信「未來第一夫人」堪稱完美的表現定能為丈夫爭取不少選票——如果沒有「講辭抄襲奧巴馬夫人」此等敗筆的話。

據報道,當年為米歇爾寫涉事講稿的寫手還是希拉莉的前講稿寫手,這自然令杜林普處境尷尬。新澤西州州長就力撐梅拉尼婭:「和米歇爾演講內容相似的部分只佔 7% ,這只能說明她倆表達了相同的感受。」抄了還是沒抄,兩方各執一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