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

|共15篇|

他偶然光臨奧斯卡,卻落得被傳媒批鬥

Gary 是誰?Gary 是個幸運兒,也是個不幸的人。你可能不認識他,又可能見過他。剛過去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主持人 Jimmy Kimmel 為到訪荷里活、坐上觀光巴士的遊客準備了前所未有的驚喜禮物:騙稱遊客將觀賞展覽,其實是誘他們誤入頒獎典禮會場,讓他們一瞥當今頂級影星風釆。在這批遊客中,就有來自芝加哥的 Gary,適逢與未婚妻 Vines 一同旅遊。他可與最佳男配角 Mahershala 等明星接觸兼自拍,實是羨煞旁人的幸運兒——然而,此幸運也是他淪為傳媒焦點和詆毀報道的主角之不幸開端。

方俊傑:「漫漫回家路」——白人的真善美

今年奧斯卡的最佳電影提名名單,可以作出幾項配對。具備救世情懷的,「鋼鋸嶺」(Hacksaw Ridge)的白人如上帝顯靈般在外國戰地拯救手足,「天煞異降」(Arrival)的白人則靠阻止外國無故開戰去拯救地球,兩者得到的待遇,都好像勝過白人打救第三世界的「漫漫回家路」(Lion)。

從「月亮喜歡藍」看奧斯卡趨勢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勇奪奧斯卡最佳電影兩分鐘後,一陣「oh my God」聲中,「月亮喜歡藍」(Moonlight)團隊上台接過小金人。頒獎過程或者有點尷尬,但「月亮喜歡藍」口碑載道,早前已摘下金球獎,除了奪桂方式意外,其餘毋須過分驚訝,反而是「月亮」一片透露了奧斯卡近年的屬意傾向,甚至預示未來趨勢,更加值得留意。

唐明:懷念經典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當你終於意識到甚麼叫美好的時候,總會忍不住心痛,因為世間值得為之生存,為之留戀的依靠,其實縹緲脆弱,稍縱即逝,空靈如獨角獸,燦爛像天堂鳥;一旦留下印記,永不會磨滅,一旦心間擁有,永不可剝奪,像電影中這段台詞:「那歌聲遠飛天邊,飛越每一個落魄的夢境,好像美麗的禽鳥闖入我們黯淡的籠子,融化了監獄的高牆,在這 一瞬間,最後一個囚犯都覺得自由。」

方俊傑:「情繫海邊之城」——影帝需要演技需要人際網絡還是身家清白?

先不說長期活在事業發展順利得多的阿哥 Ben Affleck 之下,前大舅兼知己 Joaquin Phoenix,聲名都比 Casey Affleck 強得多。Casey Affleck 一直似依據巨星們的社交網絡才能生存。2008 年憑「叛逆暗殺」獲提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事業算有點起色,卻在拍攝 I’m Still Here 的 2010 年,被製片人及攝影師控告性騷擾,事件最終以庭外和解收場,但 Casey Affleck 的發展可謂倒退。誇張點說,是有點被遺棄。

說故事的人

“People ask me all the time, what kind of stories do you want to tell, Viola? And I say, exhume those bodies. Exhume those stories. The stories of the people who dreamed big and never saw those dreams to fruition.”

- Viola Davis, Best Supporting Actress Oscar

江皓昕:「月亮喜歡藍」——如果何寶榮和黎耀輝是黑人

香港終於有一個漂亮的外語片譯名。月亮喜歡藍,意境溫暖而深沉,取自原著舞台劇「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以至電影版中的一句對白:在月色照耀下,黑人看起來也帶點幽藍。這一個「藍」還吃了同音字「男」,點出這是一部同性電影。

江皓昕:「第一夫人」——沒多少個妻子會親眼目睹丈夫被爆頭

英文片名「Jackie」,Jacqueline Kennedy 的暱稱,就是創作人開宗名義的跟觀眾說:「小心,這會是一部很私人隱密的人物故事。」所謂私人隱密的意思,就是主角雖然是美國第一夫人,故事卻聚焦於她的個人情感變化和心理狀態。站在世界之巔,我們不談國仇家恨,只談風月。

星聲夢裡人,如何三面不是人?

愛之深,責之切。當大眾和影評人對一部電影讚譽有加,同時亦會有人會把它批評得體無完膚,最近的例子便有如得到 7 座金球獎、及 14 項奧斯卡獎提名的「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影評人 Noah Gittell 日前便在「衛報」撰文解釋,一部電影如何同時受到種族、性別、爵士樂迷的批評?

「星聲夢裡人」得 7 座金球獎的意義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成為第 74 屆金球獎大贏家,取得音樂及喜劇類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導演等 7 座大獎,聲色俱全,是 2016 年荷里活電影的代表作。外媒 Quartz 文化記者 Adam Epstein 觀察,「星」的斐然成績,對金球獎和現時的電影業實有多重意義——破多年紀錄、反映西方電影的路向、回應影視業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