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

|共7篇|

藝評:讓微小發生的城市藝穗節

在非常規的地方演出,是近年的慣常模式,並不算新鮮了,因此好奇,由澳門城市藝穗節所帶來的各種經驗,除了引領我進入從未踏足過的空間以外,還會打開甚麼樣的經驗和想法?如果香港藝穗民化節能重新啓動的話,我們又能從中學習到甚麼?

迪士尼鉅獻:冬季奧運會

平昌奧運日前在 k-pop 音樂煙花等聲色表演中,於造價 1 億美元但注定只用 4 次便將拆卸的露天運動場開鑼。這種不論花費還是排場都隆重其事的運動盛會,除了有切膚之感的本地人外,相信大概全球觀眾都已習以為常,鮮少人知道的是,形成今天這種晒冷式奧運會的,其實少不了童話王國華特迪士尼的功勞,甚至說,奧運會規模擴展由迪士尼化開始也不為過。

譚以諾:「全英一叮」的酷異評判 David Walliams

「一叮」系列除了怪雞的表演,也有怪雞的評判。「全英一叮」的評判中,以 Simon Cowell 最正經,與他相對的,則是「全英一叮」的 David Walliams。David 雖然在「全英一叮」經常穿上西裝,相比起其他評判,甚至是 Simon,穿搭都要更筆挺,但是在西裝底下,卻最為狂野與酷異。

譚以諾:必須怪雞到盡頭——「一叮」系列怪雞表演

我看過「一叮」系列中最怪雞的表演,出現在去年的「全美一叮」。Tape Face 的默劇表演(mime)極之簡單又極為有效,看來是小氣的、比不出大氣的歌劇或 Big Band 演出,但卻令他走到最後到達決賽場地。他能把 silly 和 stupid 推到極點 —— 要 silly 就要最 silly,要 stupid 就要最 stupid,要怪雞就要最怪雞,推到極致,推到差不多要崩毀時,那就會是最好的演出。

譚以諾:「全美一叮」——就是要看平凡人的反差

電視在網絡時代面前,曾遇上一個難關,網絡把很多收視吸走了。香港電視業也正經歷同樣的情況。香港電視業未見翻身之法,但世界其他地方的電視業卻沒有要與網絡作區隔,反而更願意結合網絡時代的想法,開創新節目。實況節目就是在這個背景之下一翻再翻,「全美一叮」更是貼合網絡時代。網絡時代就是能讓平凡之人一夜爆紅的年代,而「全美一叮」或「一叮」這個品牌,就是乘着這個趨勢,搭建這樣的一個舞台,成為大眾與平凡人之間的橋樑。

「星聲夢裡人」得 7 座金球獎的意義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成為第 74 屆金球獎大贏家,取得音樂及喜劇類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導演等 7 座大獎,聲色俱全,是 2016 年荷里活電影的代表作。外媒 Quartz 文化記者 Adam Epstein 觀察,「星」的斐然成績,對金球獎和現時的電影業實有多重意義——破多年紀錄、反映西方電影的路向、回應影視業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