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共28篇|

包大人:港版 Humans of New York

人情趣味故事始終是做新聞和公關最厲害的殺著。再重要的政策消息,也要有血有肉;再大的爭議,也要肥皂劇的元素,才炒得火熱。講人情趣味,自 2010 年由攝影師 Brandon Stanton 創立起家的 Humans of New York 必定是經典,這個網站訴説紐約的大小人物故事,靚相加漂亮動人文字,迅即爆紅。近兩年這風潮也慢慢吹到香港。

Flickr 被收購後,會跟對手合併?

Instagram 是日常相片分享平台,沒有門檻亦無太大規限,但發佈時,仍有版權選項不足、自動授權予 Instagram 等限制。專業攝影師若想在網路上找到伯樂,Flickr 可能是他們的安全地帶。Flickr 在易手後,新管理層並不打算採用 Instagram 的模式,而是希望 Flickr 能將原有的照片和業界社交網絡,發揮最大效用。

樂施會:初見玉樹

在高原拍攝,除了擔心高原反應,天氣是最大的挑戰。明明陽光普照,漫天飛雲,突然狂風驟雨紛至沓來,豆大的雨點夾雜著細雪,氣溫即時急降到攝氏零度或以下,我們只能急忙走入牧民的帳篷躲避。我們一身狼狽,牧民從容不迫,笑意盈盈的用他們最珍貴的酥油茶招待我們。身處如此嚴酷的生活環境,每天和大自然搏鬥,仍樂天知命,牧民的堅毅和韌力,令我佩服。

重塑小小電影世界

電影「回到未來」的時光機、「捉鬼敢死隊」的捉鬼車都令人難忘,為了重塑電影中的經典,墨西哥港觀(Cancún)一名攝影師用自己收藏的玩具建構出小小場景,再加入新創作,拍出令人驚艷的照片。

一幅照片,四個身價,當代藝術看的不是藝術

你有沒有留意過拍賣會上的攝影作品?有沒有發現同一張攝影作品有很多不同價錢?在今年 4 月,美國攝影師 Alfred Stieglitz 的著名作品 The Steerage 將分別在紐約的 4 場拍賣會上出售。幾幅照片,就算放在一起比對,都未必找到差異。但不同版本的差額最多近乎十倍,收藏價值有著雲泥之別。蘇富比攝影部門主管 Emily Bierman 解畫指出:「最大的考慮,是藝術品在相同狀況和年份下,有沒有一些獨一無二或特別之處。例如有沒有題字?其來源有何特別?當這幅照片以 1 萬至 3 萬美元以上的價位賣出,你要注意的應該是它的其他額外因素。」

Moyashi:日本的廢墟詩學(中)

50 年代末開始,日本的二戰復興進入尾聲,步上持續 30 多年的經濟繁榮。但正如蔡楓華所言,一剎那的光輝不代表永恆,金融風暴巨浪滾滾,加上炒地皮的虛火,日本經濟在各種因素下告別了短暫的風光。光紅火熱的年代,除了回首仍覺美好的燈紅酒綠,還有不少與回憶一同堆葬在過去的建築。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二)——宮本隆司攝影展

早於 80 年代末已出初版的「九龍城砦」,相片中的影象處理,或多或少與九寨神話的誕生脫不了關係。時至今日,「九龍城砦」仍然是重要的參考資料。而曾經在香港土地上存在過的九寨,在歷年的文化創作後,影象漸漸脫離本體,成為一個獨立的想像載體。

自拍:數碼相機之父的懊惱

今年 77 歲的 Tompsett 博士今年獲頒工程學的最高獎項「伊利莎伯女王獎」,獎金 100 萬英鎊。他說現在自拍成風,甚為擾人:「以倫敦為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人頭湧湧,尤其是國會大廈和西敏寺一帶,簡直水洩不通,個個遊客都忙著自拍,稍不留神就被自拍神棍戳中。」

【圖輯】阿勒頗從前的光景

就在 2013 年,多個收藏重要文件的圖書館受到破壞,al-Sayyed 意識到要立即行動,盡力保存這些珍貴的資料。他開始為重要的文件和相片製作電子複本,及上載到網絡,希望能永久流傳。2014 年,他與其他義工發起了「阿勒頗國家庫存」的行動,在 Facebook 專頁作公開展覽,也讓公眾補充缺失照片中的歷史。

原人:故事隨相片娓娓道來

非洲奇妙國度,只要花點心意,就能走入當地社群。相片是最好的媒界,打破言語隔閡,讓我們打成一片。東非的埃塞俄比亞,在港人眼中可能只有飢荒和瘦骨如柴的貧民。數年前,筆者探訪埃塞俄比亞,大飢荒已是 1985 年的事。自 2004 年開始,這裡是全球經濟增長最快的國家,比中國更快,每年增長超過 8%。當地人最愛的小禮物,不是食物,除了水樽,就是相片。

【圖輯】走在平壤街上,有如置身科幻電影

被稱為 George Orwell 「1984」真實版的北韓,一直以來呈現出神秘莫測的形象。我們對它的認知,或從影視畫面,或道聽途說,臆測其社會面貌。隨著北韓開放予更多遊客,外界趨之若鶩,法籍攝影師 Raphael Olivier 是其中一位「朝聖者」,他的相機捕捉了平壤宏偉的建築,走在其中,有如置身科幻片場。

【圖輯】世界各地小孩都在玩甚麼

瑞典一個關注全球可持續發展的機構 Gapminder,正進行名叫 Dollar Street 的計劃項目,他們走訪幾百個不同地域、收入的家庭,拍攝其所有物,包括孩子們最愛的玩具。這並不是凸顯貧富懸殊的催淚彈,相反,它要說的是,即使是來自不同國度及社會階層的家庭,在某方面,我們如出一轍。

宣明會:誰可理解的人道救援工作

1996 年我首次接受宣明會的委派進入盧旺達,旅程中我看到更多恐怖不公的事情,但我也看到一絲曙光。宣明會在應對人們的即時需求的同時,將重點放在和平與復和上。點滴匯川,寬恕和悔改在盧旺達全國伸展。

樂施會:十張面孔,告訴你南蘇丹人的心聲(下)

來自蒙達里的珍妮失去了丈夫,女兒也不知所蹤,她每天都祈求女兒能平安無事:「我希望妳仍然活著,我需要妳。」歷時近兩年的內戰,引發了一場「兒童的人道災難」:據估計,約有 25 萬名五歲以下的兒童嚴重營養不良。超過六成南蘇丹的難民是 18 歲以下的兒童。

新攝影流:影地標,無地標

「影地標,無地標」,並非攝影師 Oliver Curtis 亂拍一通,而是他別樹一格的拍攝角度:背對地標建築物,從遊客的反方向影過去。在他一系列名為「Volte-face」的作品中,全都是「史無前例」的風景照:「白金漢宮」無王宮、「自由女神」無神像、「萬里長城」無城牆。而這種獨特的攝影風格,源於一次錯有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