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膠

|共13篇|

既然飲管不能棄掉,就吃掉它吧

一張哥斯達黎加瀕危海龜鼻孔慘遭膠飲管堵塞的照片,引起了全球關注,不久後,玻璃飲管與不鏽鋼飲管紛紛面世,以期摒棄即用即棄的膠飲管。但食肆不會提供這些新式飲管,外出攜帶也不方便 —— 專用刷子才可洗淨,試問有多少人有如此心機天天堅持帶著呢?不想即棄,也嫌洗乾淨太麻煩,不如把飲管吃下去,一了百了。

只花 13 年便生產有史以來一半的膠

2014 年國家地理雜誌報道過一種學名為「膠礫岩」的另類岩石,在夏威夷的海難發現,由高溫融化後的塑膠垃圾,與沙、玄武岩碎屑、木頭及其他碎屑混合而成,看起來就如垃圾。有份發現此種新岩石的沉積岩石學者 Patricia Corcoran 表示,這種岩石或許是標誌人類文明開始大規模使用及丟棄塑膠的里程碑。

中國成海洋廢膠最大出口國

中國的急速發展除了使其成為「經濟大國」,更淪為「污染大國」。在缺乏保護措施及嚴格執法下,中國的污染不只影響國內環境,更波及屬於全球的海洋生態。根據調查,每年有約 115 萬至 241 萬噸廢膠掉進河流繼而流入大海,殺害海洋生物;環保組織亦指出,有近 9 成廢膠來自亞洲國家,當中近 7 成由中國河流「出口」到海洋。

有機環保大使:食膠袋的蠟蟲

21 世紀是膠世紀:單在 2014 年,全球出產 3 億噸塑膠,數量預期 20 年內加倍,其中有四成來自聚乙烯(polyethylene),亦即製造膠袋的主要物料。由於分解期可長達百年,膠袋氾濫嚴重危及海陸生態,已成環保關鍵議題。要解決白色污染,科學家發現或可借助一種食膠袋的生物:蠟蟲。

你不為意的污染源 —— 人字拖

過去,人字拖是平民恩物,愛其廉價又輕便,兩趾一夾就能出門。近年,人字拖更是時尚配搭,鮮艷沉色都好襯衫。於是懶人也好,潮人也罷,誰都有對(甚至幾對)人字拖。但買的人多了,丟的鞋也多了。每年有數以噸計的人字拖,被直接掉進汪洋大海,流落他鄉彼岸,加劇生態污染。

綠色和平:環保,是一種生活態度

香港的快樂指數全球排名 123 位,為甚麼香港人活得不開心?土地問題、生活壓力、物價、垃圾圍城、中港矛盾,都可能是令你我疲憊不堪的原因。要過好生活,是否一定要有車有樓?要活得快樂,是否一定要以物質財產來量度?想過好生活有好多種方法,環保其實都是一種生活態度。

樽裝水方便?但無用

據消費者倡議團體 Food & Water Watch 從各大樽裝水生產商的銷售額估計,樽裝水的成本是自來水的 240 至 10,000 倍,至於香港水務署每 1 公升的水只收取 0.00905 港元,每支樽裝水賣的是 3 至 7 港元不等,水本身很廉價,入樽出售便有價有市,不過你還大可以托說:「哥買的不是水,是方便。」看數字,單是在美國,每星期便消耗超過 5 億的樽裝水,足以環繞地球 5 圈。樽裝水如何成為生活的一部分?這要多謝生產商為大家訂造的「製造需求」(manufactured demand)。

德國垃圾如何減?

德國人精於處理垃圾,回收數量全球數一數二,近半廢物皆獲循環再用。但矛盾的是,德國人也擅於製造垃圾。環保組織 Deutsche Umwelthilfe 的最新統計顯示,德國拋棄包裝物料的數量冠絕全歐,每年的人均製造 213 公斤包裝垃圾,力壓法國的 185 公斤、奧地利的 150 公斤及瑞典的 109 公斤,而在過去 10 年, 德國的包裝廢物量增加 13%,反映問題有加劇之勢。

原人:旅行公民化廢為寶 膠樽改變非洲小孩生活

旅行,樂事。但大家會否分享快樂,帶小禮物給當地人呢?早前筆者應邀為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舉行「人權旅遊」的講座,講解如何走多一步,關心當地人呢?或者大家未必花得起長時間做義工,但遊歷非洲等發展中國家只要多花思,原來一個用剩的膠樽,對非洲人都非當重要,可以改變生活。

綠色和平:美味壽司背後真相

「不好意思,魚生壽司有膠,以後都不能再吃了……」這種「有得睇,冇得食」的情況於將來絕對有可能發生。綠色和平把這一幕帶到香港街頭,全因為一種肉眼難以察覺的微塑膠——長度或直徑少於 5 毫米的塑膠正無聲無息地傷害我們的海洋。

膠,夠未?無法分解的降解膠

香港是垃圾桶圍城,大家總以為垃圾桶就是垃圾的終點站;在海洋則垃圾膠多過魚,在海的膠,夠未?據世界經濟論壇估計,現時在海內的塑膠垃圾逾 1 億 5 千萬噸,還秒秒鐘在增加。塑膠可惡的地方在於難以分解,於是有人發明了生物可降解膠。很可惜,聯合國環境科學家警告,可降解的塑膠品,是錯誤的解決海洋垃圾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