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

|共19篇|

紅眼:「被偷走的臉」—— 可疑的臉孔全部都是中國人

日本全國滿佈各式各樣的中國人,都不算是甚麼大新聞。遊客、商人、留學生,以至偷渡客,爆買爆住,日本人仍表現得客客氣氣,鞠躬行禮,相當樂意做中國人生意,簡體中文菜單、銀聯卡、支付寶亦一應俱全。虛與委蛇,心裡是否真的這樣想?看今季新劇「被偷走的臉」就知道。第一集開場數分鐘,就有一整船中國偷渡客當場被炸死,葬身大海。被警方通緝的騙子、劫匪、殺人犯,個個獐頭鼠目,不少都是中國人。最過癮的是,背景聲音中還特意讓觀眾清晰聽到百貨公司的中文廣播:「歡迎光臨…… 現正舉行大優惠…… 請選購我們店裡的化妝品…… 日用品……」真有點意思。

從血肉戰場到示威現場:催淚彈的演化歷程

催淚彈早自 1920 年代便派來鎮壓示威,縱然至今造成數百人死、數千人傷,但依然被國際認可為「人道」鎮壓工具。英國學者 Anna Feigenbaum 為此梳爬史料,研究催淚彈是如何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化武,搖身一變成為鎮壓示威的「人道」工具,而生產商又如何鑽研示威者戰術,與示威者暗中對奕,以改良催淚彈設計。

紅眼:「小偷刑警」—— 盜亦有道與寬鬆世代

「小偷刑警」由老戲骨搭上 Johnny 事務所的偶像派演員中島健人,今季日劇太多沉重題材,這部輕鬆得來而不低俗,倒有幾分細嚼之處。煙鴉和斑目一見如故,白天他們一兵一賊,晚上則碰碰杯底,細談八卦和人生道理。與其說警匪交戰,劇本著力描寫的更是兩個世代價值觀的對抗。年華老去的煙鴉感慨時不我與,年輕的斑目則對現實的規條制度諸多不滿,世事並不如意。點指兵兵,點指賊賊,親手栽培一個無人察覺的小伙子成才,然後由這個人了結自己。能夠打敗天下無敵的自己,只有自己。一看就知道,這份情誼滿是老江湖的浪漫。

人生如戲?英國保鑣的現實生活

英劇「內政保鑣」播放以來,全國叫好又好座,最後一集在 28 日內錄得 1,710 萬觀看人次,為 BBC 創下 10 年來最高收視,保鑣這個職業亦受人注目。但別看男主角 David Budd 總是西裝筆挺,為保護內政大臣而住進豪華酒店,三不五時與恐襲犯鬥智鬥力,生活過得多采多姿。入行超過 30 年的女保鑣 Jacquie Davis 直言,這份工作不總如世人般想像。

當年的受害者,今日的疑犯拼圖素描大師

儘管人臉辨識技術開始成熟,但要僅憑監視器或防盜鏡頭的一個畫面或一點線索來鎖定目標,仍然是科幻電影的設定。人手拼圖的做法雖然傳統,至今依然有用,對美國警方的拼圖素描專家 Lois Gibson 來說,當中更有著一份藝術與公義的信念,這位昔日遭逢不幸的受害者,選擇了用自己的天賦,懲治罪犯,保護其他命運相似的受害者。而之所以會有這番領悟,是因為 Lois Gibson 也曾經是性侵犯案件的受害者。「我不知道你的感受,但我明白。而且我很樂意幫助你抓到那個混蛋。」

唐明:連倫敦警察也換了新裝

倫敦警察的服飾,經維多利亞時代的小說、報紙插圖,以及後世電影電視的不斷渲染,極為深入人心。這套服飾最明顯的特色是高聳的頭盔(雖然不及御林軍的熊皮帽那麼高),正面鑲有倫敦的徽章:中間是配有聖保羅劍的盾牌,兩邊各有一條龍,並有一行拉丁文「上帝指引我們」的訓示。整套制服到 1863 年才告定型,廢棄了最初的高禮帽,改成頭盔;由海軍式的長褸改為束身裝,但和軍裝一樣採用高領,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才逐漸改成開領,繫上領帶 —— 其實改進到這一步就足夠了。

潘度琳:曼徹斯特警隊——如何由榜尾變成「班霸」

自從曼徹斯特於 5 月份的恐襲發生後,城市的焦點不期然放在 Greater Manchester Police 身上。基於「吊橋效應」,民眾在恐慌之中定會更靠近政府及警方以求保護,而 GMP 的確沒有令人失望,不論在疏散人群,拘捕疑犯,到及後在 Facebook 以及 Twitter 上不停更新有關恐襲消息都極為迅速,乾淨俐落,靠著網絡的力量, 贏了不少掌聲。

破窗效應:後人誇大的犯罪學理論?

「破窗效應」可謂犯罪學上最廣為人知的理論,其中心要旨是,若社會放任如肆意毀壞、隨街掉垃圾等不良行為,則會誘使他人模仿犯罪,情況甚至變本加厲。這理論於 1990 年代在美國普及,廣受執法部門採納,主流以為要強烈打擊罪行,就可減少罪案發生。然而,「破窗效應」真的可信嗎?根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專題,雖然此說有其價值,但其效用或許被後人誇大。

10 齣電影認識二戰猶太人劫難

香港警察集會自比猶太人遭納粹德軍迫害,險釀外交風波,反映二戰屠猶史的知識仍然有待普及。以下 10 齣電影,不論是紀錄片、真人真事改編抑或託事發揮,都有助理解受害猶太人的處境,而更重要的,是激發人類的同理心,認清恃強凌弱的可怕,以此為戒。

說話不能亂講:4 種不能辱罵的人

皇帝不能罵,除非想殺頭。現今多國還有君主制的國家,普遍也有法例禁止辱罵君主,例如荷蘭 2016 年便有一名男子因辱罵國王是「殺人犯」而被判監 30 日。時代還未進步到人人都可以罵的地步,甚至有倒退意味,除了君主不能罵外,還有更多人是不能罵的……

陶傑:愛國七警中的法制

特區政府律政司起訴「愛國七警」,啟動法官將七警判入獄兩年,激起兩萬警察憤怒反抗,發動反政府、反法官、反法治的三反示威。中國大陸發動大量炎黃子孫一起支持特區警察,官方喉舌揚言為何香港的法律仍由西方白人及其培養的高等華人來主宰。

未來報告:一早知你係兵係賊?

美國各州警方逐步引入數據挖掘(Data Mining)及演算法(Algorithm),預測何時何地最有可能發生罪案,當然系統最關注的是「誰」最有機會犯案了。不論在大型群眾活動或防止罪案,其實各地警方早有採用模擬推論,而且也有該區「心水」目標人物,不過用到大型數據系統結合模擬推算,自然又再掀起關注。但說穿了,爭論與系統無關,只是警察誠信能否服眾的問題吧?現在香港警方說要全天候保護朱凱迪,香港人會信這是保護還是監視呢?

機械警察殺人:應當恐懼的未來

美國達拉斯(Dallas)早前發生警民衝突,事源槍手對黑人被警殺死深深不忿,故此展開復仇,狙擊 5 名白人警察。對峙多時後,警方派機械人放置炸彈,炸死槍手。是次槍擊案中,除了種族衝突,警方以機械人殺死兇徒的手法亦激起社會爭論。有論者警告:讓機械人替警方行殺人任務,可帶來嚴重的潛在危機。為何此事會引來各界激辯?機械人警察又是否維持社會秩序的未來?

流彈可致命 紐約華警開槍誤殺罪成

紐約市華裔警員Peter Liang被控在2014年11月於一楝公共房屋的梯間巡邏時開槍,子彈擊中牆壁後反彈,擊中手無寸鐵的黑人Akai Gurley,令其流血不止,送院後證實死亡。陪審團商議近兩日後,在上周四裁定Liang誤殺罪成。法官將於4月14日判刑,最高刑罰為監禁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