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共22篇|

Moyashi:香港核心的外圍

上星期六日,立教大學亞洲地域研究所舉辦了一連兩日的「香港回歸 20 周年紀念研討會:香港的過去・現在・未來」。作為一個香港人來旁聽,其實是想偷窺他者如何談論自己。當然筆者想聽的並非打飛機的讚美,而是這十年間幾近光速飄移的社會變化中,連香港人都無法捕捉確切的意義、許多事物都流進陰謀論的深淵時,他者是如何理解與梳理這一切的亂象。但從另一方面,或許只有在外面的才看得清裡面。

【穆加貝不是唯一】非洲尚有多少個「王朝」?(上)

37 年前,穆加貝從其父手上,繼承津巴布韋總統之位,便滿以為自己也可照辦煮碗,讓妻子接任其職。但是上周一場「政變」,不單令其好夢成空,甚至把他本人也趕下台。其實自 1990 年代,多黨選舉及和平的權力交接,在非洲逐漸普遍起來,不過部分國家元首,實及繼承父親之位,或正計劃將權力移交予親兒。這種表面民主、實際世襲的「政治王朝」,在非洲除了津巴布韋 ,還有這好幾個國家。

歐洲的不滿之秋

本來像英國脫歐之寸步難行,以及天文「分手費」,應該對於其他成員國有阻嚇作用,但是並沒有見效,民眾對於歐盟有關移民、國家主權、邊境控制,政府救市等政策都非常不滿,尤其是掌管歐盟的精英之傲慢和離地,更是眾矢之的。英國曾在 70 年代末經歷過經濟蕭條、處處罷工的「不滿之冬」,今年歐洲則迎來了小國叛離的「不滿之秋」。

陶傑:回憶的文學,記憶的政治

英國日裔小說家石黑一雄奪得諾貝爾文學奬,瑞典評審讚頌其作品對於人的回憶,人們如何學習埋藏傷心的記憶,有很沉痛的探討。文學就是回憶,英國詩人華茲華斯說,甚麼是詩?詩就是「在寧靜之中感情的憶拾」(Poetry is the emotion recollected in tranquility),而極權政治,是操作記憶,從而塑造歷史,掌控未來。

鄭立:Here I Stand —— 得罪我?Unfriend 你吖嗱

今天介紹的桌遊「呢度我企」(Here I Stand),表面上的主題是宗教改革,也就是馬丁路德時期的歐洲。玩者扮演當年其中一個歐陸勢力,然後以合縱連橫,先拿到 25 分就取得勝利。每個勢力成功的標準都不一樣,得分方式都不一樣。不知為何,大家都以不務正業的方式取分。而明明大家做的事情根本沒甚麼衝突,各做各的,卻總是有些手段可以妨礙別人。

成為辦公室政治家的條件

辦公室政治不可避免,但不等於各位白領要染黑雙手,深陷其中。做到既不損人,又能利己,才是真正的辦公室政治家。掌握辦公室智慧,可提升工作表現、影響力及領導能力,有助事業發展。相反,缺乏政治技巧的人,即使聰明能幹、老實勤力,職場之路亦難以暢通。不想成為任人刀俎的魚肉,又不想魚肉他人,不妨學習成為辦公室政治家,為自己爭取利益外,不失個人尊嚴。

讓西媒卻步的中醫

所謂「醫學昌明」,現在多是用於形容近代發展較完善的西方醫學。西醫講求實證,需以臨牀實驗及統計數據來確認各種療法的成效,與中醫以病例證明療效的方法迥異。華人社會卻從未放棄中醫,不少香港人「頭暈身㷫」,給中醫師把把脈執劑茶,亦能「藥到病除」。然而,這種中華文明傳統的醫學,近日遭「經濟學人」批評在中國發展過快,情況讓人擔憂。

概觀東南亞政治腐爛本質

東南亞政局紛亂幾十年,從未休止。馬來西亞快將大選,未知捲入腐敗醜聞的納吉布會否連任;泰國新王還待正式加冕,未知能否鞏固權力;菲律賓恐怖活動頻繁,未知軍隊可否打擊極端分子;中美關係不明朗,未知東南亞局勢如何變化。為何東南亞「亂局」是常態,罕有風平浪靜?我們又應如何理解東南亞政治?東南亞外交專家 Micheal Vatikiotis 的新書或許可提供一些解答。

方俊傑:「戰爭機器」——香港的戲院仍然有必須存在的理由

繼投資棟篤笑、紀錄片及電視劇後,Netflix 開始將資源投放到電影身上,竟然包括戰爭片「戰爭機器」(War Machine)。雖然,戰爭場面不多,相對不算大規模,但也足夠證明 Netflix 的自信。 Brad Pitt 做主角,投資高達六千萬美金,跟 Brad Pitt 之前的另一齣戰爭片「戰逆豪情」(Fury)相比,相差不遠。

政治勢力:大自然

“Whether we and our politicians know it or not, Nature is party to all our deals and decisions, and she has more votes, a longer memory, and a sterner sense of justice than we do.”
– Wendell Berry, American writer
不論我們和政客知不知道,大自然都有參與我們的政策與決定,她擁有比我們更多的投票權、更長遠的記憶以及更嚴格的正義。
– 溫德爾貝瑞(美國作家)

如何修復一個失敗國家:阿富汗為例

阿富汗曾經是個「失敗國家」(failed state)。從 1990 年代被塔利班佔領,到 2000 年後遭美國攻佔,阿富汗一直處於經濟衰敗,社會貧困,軍閥割據一方的狀態,人民無家可歸,流離失所。8 年前,兩位阿富汗精英 Ashraf Ghani(甘尼)與 Clare Lockhart (洛克)合著「修復失敗國家」(Fixing Failed States)一書,談論如何重建失敗國家。現在,甘尼已當上阿富汗總統兩年多,究竟他能不能實踐自己的建議,阻止阿富汗再淪為失敗國家?「經濟學人」認為:困難重重。

資本主義後的四個未來

當朱克伯格能編寫出「鋼鐵俠」中智能管家 J.A.R.V.I.S. 的雛形、亞馬遜快推出免人手交易的超級市場 Amazon Go,代表我們的科技已逐漸掌握機器學習,社會亦走向「自動化」(Automation)趨勢:機器取代人手,傳統工種交由機械人處理。在這後資本主義社會,人應如何自處?世界會走向何處?科技思想家 Peter Frase 提出四種可能:兩種天堂,兩種地獄。

異國的黃:馬來西亞反貪集會

熟悉的一片黃海,熟悉的萬人集會,熟悉的和諧理性,但時地人有所不同。這次說的,並非旺角金鐘,而是馬來西亞。首相納吉被傳媒揭發,藉其成立的「一馬發展公司」侵吞巨額公款,他卻仍安坐於首相之位。爭取廉潔選舉的組織「淨選盟」發動大型集會,要求納吉下台。面對日益膨脹的民怨,當局並未積極改革,而是加強打壓,手法更愈趨嚴苛。

做不成總統,還能做甚麼?

希拉莉的「女總統夢」再度落空,即使想捲土重來,以其身體狀況,恐怕 4 年後亦有心無力。既然年事已高,她大可從此收山,報讀長者電腦班,學習怎樣安全使用電郵,充實退休生活。但若是堅持「老而不退」,則可參考以下 3 位落選「前輩」的經歷。做不成總統也好,不見得就一事難成。

從政

“Politics is perhaps the only profession for which no preparation is thought necessary.”
– Robert Louis Stevenson, Scottish writer

政治可能是唯一一項人們認為毋須準備的專業。
– 羅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蘇格蘭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