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共67篇|

脫歐協議鬧劇,如何動搖英國政黨制根基?

英國國會否決首相文翠珊的脫歐協議草案,令脫歐再次引起國際關注,但此結果不過是英國輿論的意料中事。真正讓人意外的,其實是表決過程亂象叢生 —— 文翠珊內閣軟弱無力,控制不了保守黨議員的投票取向,黨鞭失去綑綁投票的能力,令執政黨議案的贊成票創下歷史新低,動搖行之有效的傳統英國政黨制。

2018:無政變年

過去一年,國際政治風雲變色,杜林普反傳統外交動搖國際秩序,沙特記者 Jamal Khashoggi 遭殺害觸發連鎖外交風波,右翼政治抬頭叫輿論聞風色變,但原來動盪背後有著風平浪靜的一面 —— 自 1950 年以後,2018 年將成為第二個無政變年。

包大人:深水埗明哥 —— 草根茶記的公關奇跡

「若我倒向任何一方,都會減低賙濟窮人的力量」、「我不理會捐錢的人是建制還是反建制」,明哥的這些說法,開始令人們覺得,明哥成為一隻了好用的白手套,各界都在「有麻煩、找明哥」。面對這些狀況,明哥未來是否還能用「政治中立」來界定自己的形象,確實是不小的挑戰。畢竟任何事都離不開政治,助人之事尤其如此。

只有 2% 中國公民繳個稅,稅改能扭轉局面?

繳稅是公民責任。但早前中國國內傳出范冰冰逃稅上億,於演藝界激起千層浪,不少藝人均被指涉及逃稅,包括自稱「愛國無罪」的「戰狼 2」導演兼主角吳京。然而,即使在大眾層面,在中國逃稅的公民亦大有人在。「經濟學人」訪問化名劉先生的北京司機,探討政府稅改措施及國民逃稅的關係。

氣候災難當前,叛國是挽救全人類的辦法?

近年國際間衝突此起彼落,世界徘徊在戰爭邊緣,與此同時,科學家接連不斷發表報告,警告不可逆轉的氣候災難將至,可挽救的時日無多。斯洛文尼亞左翼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便主張,國家利益和地球生態已是不可兼顧,假如我們還想繼續生存於地球,便必須放棄以國家為先的觀念 —— 氣候災難當前,我們是非叛國不可。

民主黨外交政策,與老布殊同歸殊途?

美國前總統老布殊日前離世,民主共和兩黨成員紛紛致辭悼念,對他生前貢獻讚譽有加,尤其是合縱連橫的外交手腕,使冷戰結束未有釀成國際重盪。有前奧巴馬政府官員撰文指,雖然老布殊是共和黨人,但其國際主義的外交方針,早就成為民主黨的嚮導,甚至形容奧巴馬是老布殊外交的真正繼承人。

從血肉戰場到示威現場:催淚彈的演化歷程

催淚彈早自 1920 年代便派來鎮壓示威,縱然至今造成數百人死、數千人傷,但依然被國際認可為「人道」鎮壓工具。英國學者 Anna Feigenbaum 為此梳爬史料,研究催淚彈是如何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化武,搖身一變成為鎮壓示威的「人道」工具,而生產商又如何鑽研示威者戰術,與示威者暗中對奕,以改良催淚彈設計。

文學遊囈:三十年為一世

最近讀錢鍾書《宋詩選注》。第一個感覺是,竟然有那麼多農事詩。題材之所以勞歌憫農村居田家為主,春思秋聲野望郊遊為輔,選目被批「迎合風氣」,當然與出版年份 1958 年「學術界的大氣壓力」有關。「由於種種緣因,我以為可選的詩往往不能選進去,而我以為不必選的詩倒選進去了。」88 年港版序錢鍾書歎詩集過時,不免淪為當時學術風氣「半間不架」的文獻。三十年為一世。如果說 1958 年政治主宰文學,前後一世則見證了泛政治化的興起與衰落。

為何公投不似預期般民主?

近年國際上的公投愈來愈頻繁,由英國脫歐到加泰隆尼亞獨立,事無大小都交予全民公決,理應最是民主。但原來早有政治學家質疑公投制度,將錯綜複雜的政策議題,簡化為「同意」和「不同意」的選項,要求公民在短時間內表決,不但無法化解爭端,更可能埋下禍根,違反基本的民主原則。

「前蘇聯國家」是不合時宜的政治標籤?

烏克蘭新聞工作者 Maxim Eristavi 評論指,蘇聯解體已將近 30 年,國際傳媒依然常用「前蘇聯國家」的刻板標籤是不合時宜;有國際關係學者和議指,這些國家面貌多樣,獨立後發展軌跡迥異,作為世界公民,有必要以多元角度重新認識地球的這些角落。

跨國企業政治透明度:迪士尼、華為、Big4 最差

官商勾結,權利相依,古往今來皆是大企業和政治勢力不為公眾知情的黑暗面。有英國監察組織公開一項由 104 家大型跨國公司的調查,發現近 4 分之 3 的公司從未充分披露他們與政客之間的關係。最嚴重的違規企業,遍佈不同業務,包括美國童話王國迪士尼(Disney),來自中國的手機製造商華為(Huawei),以及總部位於英國,素有 Big Four 之稱的安永(Ernst & Young)會計師事務所。

總統十誡

七、不可相信政客、名人、媒體和各種權威的周期性歇斯底里
美國東岸波士頓、紐約、華盛頓地帶的大多數人,都缺乏真正的意識形態。他們通常是跟紅頂白:如果有一個行動不幸失敗,這班人極少會承認自己當初主張行動;如果有政策見效,這班人即使當初反對也會跳出來領功。低三下四的記者和政客對於權力的消長,有一種飛蛾撲火的心癮,並非因為他們對當權者有所喜好或者忠誠。

百年 Bauhaus:政治無法阻礙的設計潮流

一百年前的世界已經很「摩登」,現代主義思潮正盛。德國的 Bauhaus(包浩斯)設計正正誕生於 1919 年,當年大師設計的檯燈、座椅,至今仍堪稱經典,始終不落後於時代,甚至香港人喜歡的品牌「MUJI」其實也是師承 Bauhaus。這股思潮影響深遠,背後故事亦甚有意思。

陶傑:美夢幻滅

美國中期選舉結束,一天之內,總統杜林普即解除司法部長塞申斯職務,委任其忠實支持者韋德克頂上;同時在記者會怒斥與他咬文嚼字的有線新聞網絡記者,並宣佈沒收其記者證。這兩招連下殺手,是向美國和世界證明:中期選舉之後,杜林普內政外交,都會將凌厲囂霸的手段升級,而不是向一個民主黨佔多數的眾議院妥協。

美國中期選舉:年輕首投族成關鍵

美國中期選舉塵埃落定,共和黨於參議院贏下過半數議席,力保不失,民主黨則取得眾議院控制權,時隔 8 年,重奪多數黨身份。今屆政治氣氛更見濃厚,美國民眾投票意欲大為踴躍,尤其年輕選民人數空前激增,更被視為民主黨與杜林普政權平分秋色的關鍵。「經濟學人」分析指出,民主黨對於拉攏年輕選民的態度,較共和黨積極,而且普遍美國年輕人對杜林普的工作滿意程度只有 26%,更有 59% 的年輕人表示他們是「永遠不會」投票給杜林普。隨著新生代的政治覺悟,以及反對黨回歸國會,有政治分析員形容:「對杜林普來說,挫折只是剛剛開始。」

讓侮辱女性的當總統,巴西女選民想甚麼?

有「巴西杜林普」之稱的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當選為新一屆巴西總統。波索納洛曾經多次被指侮辱女性,但民調竟然顯示,女選民中支持和反對波索納洛人數各佔相約 50%,雙方平分秋色。究竟這些支持波索納洛的女選民在想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