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問題

|共25篇|

委內瑞拉的「蛇齋餅糭」

委內瑞拉周日將會舉行大選,在傳統反對派候選人皆被「禁賽」之下,現任總統馬杜羅可謂穩操勝券,但為表自己乃眾望所歸,連日積極落區拉票。周三,競選團隊來到東部的圭亞那城(Ciudad Guayana)舉行大型集會,馬杜羅聞歌起舞,大批支持者歡呼助威,現場還大派三文治和果汁,一片和樂融融。但很多參加者並未忘記,這是一個缺糧缺藥的國家。他們前來幫忙造勢,嘴上說是擁護,心裡卻另有所求。

東京貧民幽谷:看不見就不存在了

由 60 至 80 年代,「寄せ場」內黑幫與勞動者爭鬥等原因暴動頻發,但始終都存在。警察不會取締「山谷」等地,因為那裡被當成「貧民回收場」,將所有「低端人口」趕進裡面,繼而達至隔離效果。外面是文明的國際都會——東京;裡面是不屬於日本現代文明的野蠻風景。簡單說就是將社會問題分離,只要看不見就不存在了。

原人:談天更勝走萬里路 道聽途說委內瑞拉

我從未踏足過委內瑞拉,但旅途中曾聽到兩個關於這個國家的故事。10 年前,委內瑞拉是南美最富強的國家;今天的委內瑞拉卻示威四起,其國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近 82% 的市民活在貧窮線之下,有 3 成學童營養不良,總統馬杜羅在 9 月中建議養白兔作糧食。委內瑞拉為何弄至如斯田地呢?

樂施會:南非,其實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到了項目點探訪,沒有看到極度貧困,卻看到聽到由政府上層到下層所製造的不公義。這次旅程讓我思考,作為一個扶貧發展機構,如果要讓我們的介入行動變得有價值,必須眼光長遠,從解決問題的根源入手。也許,我們每一個人,尤其是當權者,都需要反省自身的責任。都需要問問自己,如何才能減少腐敗,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參與決策,增加透明度,讓援助變得有效,讓社會學習如何改善管治。

下流老人(二):如何避免淪為「下流老人」

政府統計處 2015 年數字顯示,每 3 位長者中便有 1 人陷於貧困,有 1 至 2 位長者的貧窮家庭數目也在快速增長,然而,近半貧窮長者或受自尊心所囿未有申請綜援金。可以預期,在人口老化急速的香港,情況只會每況愈下,日本作家藤田孝典形容的「下流老人」也會遍佈香港,你我步入晚年時也有可能淪為其中一分子。怎樣解決下流老人問題?藤田孝典在「續.下流老人」一書中對日本人的各項建言,也可能對香港有相當啟發。

下流老人(一):日本老人生活慘況

在剛上映的電影「嫲煩家族 2」中,導演山田洋次以喜劇形式道出日本老人的生活慘況:七老八十還要在大熱天時當廉價勞工,因經濟拮据而妻離子散,唯有獨居爛屋,孤零零度過晚年——這種過著悲苦生活的長者,日本作家藤田孝典稱之為「下流老人」。藤田孝典著作指出,現時全國有 600 萬至 700 萬位下流老人,老年貧窮問題嚴峻,將衝擊社會經濟,危及日本未來。

哪裡的兒童擁有快樂童年?

童年應當快樂,但童年能否快樂取決於諸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除了家庭環境,就是生活的地區。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近日發表報告,列出全球童年最受威脅及最不受威脅的地區排名,其意旨為:比起生於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兒童,生於歐洲的兒童更幸福。各地兒童遭遇懸殊的情況已持續甚久,我們必須繼續關注,正視問題。

樂施會:米,話唔關你事?

所有的稻米都是由農夫種出來,只是很少人記得。他們的處境,你又知道嗎?早前在印度,有超過 100 名來自南部的農民,自 3 月開始,到首都德里進行大規模示威,用標奇立異的手法,例如剃半邊頭髮和鬍子,希望引起政府關注農民面對的問題。

我懂很多詞彙

“I used to think I was poor. Then they told me I wasn’t poor, I was needy. Then they told me it was self-defeating to think of myself as needy, I was deprived. Then they told me underpriviledged was overused, I was disadvantaged. I still don’t have a dime, but I have a great vocabulary.”

– Jules Feiffer, creator of the comic strip Feiffer

來到亞洲?印度也想「全民派錢」

2017 新開始,由派錢做起。芬蘭正式試行「全民基本收入」(UBI)計劃,看失業者每月甚麼不做也能「袋袋平安」,會否增值自己充實生活。歐美多國近年亦積極討論和推動 UBI,希望一併解決貧富不均、全面自動化、精神壓力過大等問題。反觀亞洲,UBI 多被視作天方夜譚。唯一例外的,是全球人口第二大的印度。近日就有經濟學家透露,印度將於本月發表報告,倡議實試 UBI,形容此概念「切實可行」。

樂施會:消除貧窮,是夢不是夢?

聯合國於去年 9 月總結了「千禧發展目標」,並訂立了 17 項「可持續發展目標」,涵蓋消除極端貧窮、減少貧富差距、性別不公平等範疇,是未來 15 年世界發展的藍圖。新的目標不只要減少貧窮人口,更要做到「一個都不能少」。當各國領袖充滿雄心壯志,希望 2030 年達致「零貧窮」,但原來全球普遍民眾卻對滅貧工作感到悲觀,而且並不知曉極端貧窮人口於過去 20 年已成功減半。

英國的豪華福利?

這一家十口來自法國的移民(難民?),目前獲英國政府發放每年 44,000 英鎊(約 41.8 萬港元)救濟金,由於他們此前投訴住房需求遭到「忽視」,終於獲發一幢價值 42.5 萬英鎊(403.7 萬港元)的獨立屋。保守黨議員批評,這樣的住房對於英國萬千普通家庭而言也是可望不可即的夢想,「這是用納稅人的血汗錢來白白供養一個家庭。」

樂施會: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

我跟隨樂施會到埃塞俄比亞東部索馬里地區,當義務攝影工作。當時的埃塞俄比亞已連續 14 個月沒有下雨,出現旱災。強烈的日照令原本已經乾旱的土地出現龜裂現象。在曠野感受到灼熱的空氣如燃燒肺部一樣,還帶股濃濃的鹹魚味,原來在村落四周,有不少動物已渴死,伏屍於赤地上,散發著陣陣的腐屍惡臭。情景、味道至今仍歷歷在目。

【圖輯】世界各地小孩都在玩甚麼

瑞典一個關注全球可持續發展的機構 Gapminder,正進行名叫 Dollar Street 的計劃項目,他們走訪幾百個不同地域、收入的家庭,拍攝其所有物,包括孩子們最愛的玩具。這並不是凸顯貧富懸殊的催淚彈,相反,它要說的是,即使是來自不同國度及社會階層的家庭,在某方面,我們如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