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

|共86篇|

小農 DNA?民族性格這回事

是否真的有民族性這回事?例如一說起中國人,總會讓你想起其種種光怪陸離的行為、嗤之以鼻的特質,甚至有「小農 DNA」一說。不過有人對民族性半信半疑,或認為「小農 DNA」是種族偏見,只是出於「刻板印象/典型」(Stereotype)(英語括註很有用,可增強說服力)。那麼我們能否科學地檢視不同國家的人,性格上會否存在顯著差異?

除了蠢,為何人們愛直播犯罪行為?

自 Facebook 直播功能推出起,小至個人瑣碎軼事,大至國際恐襲戰爭,均能是直播主題,讓人們可以瞬間穿梭時空,了解天下事。然而,從近月瑞典的「直播強姦」,到日前美國的「直播隨機殺人」中可見,直播更可淪為罪犯宣揚恐懼、展示犯罪過程的工具。為何會有人把自身的暴力行徑發布上網?除了簡單一個字「蠢」,原來還有更深層的犯罪心理解釋?

無關快樂的 7 種笑

歷史上率先嘗試拆解笑容的意義的,是 19 世紀的法國神經學家兼電療之父 Duchenne de Boulogne。當時他深受面部表情的奧秘吸引,因而開展實驗,以電極刺激人類面部肌肉,探索表情機制。實驗發現了 60 種表情,每一種都涉及獨一無二的面部肌肉群。當中最有名的是被稱為「Duchenne 之笑」的標準真心笑容,受驗者咧嘴而笑、瞇起眼睛堆起眼周的魚尾紋,過程先後牽動顴大肌與眼輪匝肌,形成傻氣又真誠的笑容。

搵嘢搵不到,到底點算好?

正當你準備就緒,打算拿起鎖匙出門時,才驚覺鎖匙不在平常擺放的位置——它失蹤了。人永遠有尋找「失物」的時候,東張西望也毫無用處。搵嘢搵不到,到底點算好?或可參考紐約時報所整理的專家意見,讓你快快找回失落之物。

樂觀這回事:不能勉強,卻能學習

情緒有高有低,實屬正常不過。若說誰能永遠樂觀,那不過是自欺欺人。怕只怕消沉太久,長期承受壓力,不懂如何走出低谷,結果傷身又傷心。想叫鑽著牛角尖的人,突然轉個方向,步上康莊大道,真的可以嗎?神經科學家 Richard J. Davidson 博士的研究顯示,這不能勉強,卻可以學習。

復仇帶給人幸福和快樂?

今屆文憑試中文科作文卷其中一題以「談憤怒」為題,要考生發表看法。說起憤怒,當然要談談憤怒的兄弟——復仇心。復仇是古今中外文學作品的重要元素和題材,悲劇釀成復仇,復仇鑄成悲劇。從演化心理學來看,復仇心是人可恨可愛的角色。

哭吧不是罪,還有益身心

人見世間慘劇,面對悲歡離合,又或看看煽情感傷電影,少不免會眼淚難忍,靜靜啜泣。流淚雖然看似軟弱,但其實人們不必太過介意,除了像莎士比亞所說「哭泣讓深度憂傷減輕」(“to weep is to make less the depth of grief”)外,不少研究也證實,流淚其實也對身心健康有益。

遺失電話跟恐襲一樣可怕?

不過是遺失個手機,太誇張了吧?這也許不是在唬弄人,鑑於科學家早有把這種對於手機遺失或無電、沒有網絡覆蓋所衍生的焦慮稱為「無手機焦慮症」(nomophobia),其徵狀與一般焦慮症相若。於患者而言,與家人朋友失去聯絡是讓他們感到不安的主要因素。這種不安是由於人們過度依賴手機,更傾向透過科技溝通,以至減少與其他人面對面的接觸。更甚者,無時無刻也要把手機置於觸手可及的距離、永遠不關機或是瀕瀕檢視熒幕以查看有沒有錯過的訊息或通話。

人性的弱點:逃避資訊

不提便不存在,除了董伯伯的八萬五,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的做法,其實不少都會犯上。在心理學、經濟學、政治上等範疇,長久以來便有討論和研究「逃避資訊」(Information Avoidance)這行為。
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經濟學及心理學教授 George Loewenstein 及同校的 Russell Golman 與 David Hagmann 於本月初於「經濟文獻期刊」發表論文,總結各種逃避資訊的行為。

語言決定性格?

英文幽默,德語嚴肅,法文優雅,日語謙恭?這些印象其來有自,甚至催生出「民族性」的討論,譬如說學好英文,人會變得風趣、思維嚴謹。的確早有實驗研究指出,轉用一種語言,有時或會改變性格,但須留意,轉變並非源於語言本身的特質,而是與文化背景、溝通對象、學習時地有關。

重做「米爾格倫實驗」:人們總是服從權威

「米爾格倫實驗」(Milgram experiment)是 1960 年代心理學界最著名的實驗之一,其目的是測試當權威向參與者下達違背良心、傷害他人的命令時,參與者會選擇抵受壓力,還是服從權威。在「米爾格倫實驗」發表 50 年後的當今,波蘭 SWAP 大學的社會心理學家再次重做實驗,測試現代人會如何反應,結果或令人失望沮喪——和半世紀前一樣,人類總是服從權威。

盤點日:為何新年目標總是失敗?

2016 年尚餘幾天,新年將至,又是時候想想 2017 年大計。且慢,先驗收 2016 年成績。年初的大計你做到幾多?抑或連定過甚麼目標都已拋諸腦後?你不是一個人,有研究指成功生存至年尾並達成年初大計的人只有 8%,代表超過 9 成年初許下新年宏願的人,其全年目標最終都不了了之。 加拿大心理學副教授 Timothy Pychyl 甚至認為:「定立新年目標這件事,本身就有拖延症成份存在。」為何新年目標總是註定失敗?

如何說服「後真相人種」?

「後真相」(Post-truth)膺選牛津詞典 2016 年度選字,現象頻繁見於英國脫歐公投及美國大選,但人類早有敵視事實的前科,不論自然科學還是政治理念,向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事實缺乏說服力,未必是出於集體反智,有學者指,人類的認知並非全然是智力活動,與心理亦大有關聯,成見一旦形成,便難接受其他解釋。在後真相時代,我們還能以理服人嗎?

這樣的孤獨患者,你認識嗎?

吃飯逛街看電影都能一人成行,旁人的眼光卻都訴說著:你沒人陪,你有問題。不是社交技巧糟糕,就是被社會遺棄。但最新研究反駁,這不一定屬實。科學家指出,部份離群獨處者或是對社會提示(social cue)非一般敏感,為了自我保護,選擇疏遠人群。很多人對孤獨無法宣之於口,但醫學界警告,若把這種情緒置之不理,恐會有損健康。

送禮時,別只想到自己

無聊聖誕禮物屢禁不絕,收之不完的相架水杯潤手霜,或是既沒趣又沒用的擺設,每年被人束之於閣,從此不見天日。既然挑的並非收禮者的心水,往往令對方勉強收下,然後把精品變廢品,有些人為何還是硬要送?專家發現,那是因為送禮的背後,大多是出於自我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