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

|共117篇|

Richard Thaler:讓經濟重新面對人性

美國經濟學家 Richard Thaler 榮獲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結果公佈後,有關 Richard Thaler 和行為經濟學的報道鋪天蓋地,許多經濟學術語霎時湧現。大眾似乎特別熱切關注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皆因行為經濟學與生活息息相關。可是,在這些眩目的術語之下,到底 Richard Thaler 的具體貢獻是甚麼?

黑色星期五的幸與不幸

布斯商學院的行為學家 Jane Risen 發現,迷信可以影響一個沒有信仰的人。在她的研究中,Risen 發現人不管迷信不迷信,都會覺得如果他們厄運纏身,就必會遇上不幸,「當人們相信厄運來臨,會更易想像出清晰的不幸情形」。在 13 號星期五,這類思想就更為明顯。對黑色星期五的恐懼,到底源何?

甚麼年紀才交到益友?

隨著年齡增長,人會傾向和自己有類似價值觀、生活目標、甚至人格的人交朋友。心理學家 Elizabeth B. Hurlock 指出,35 歲是一個關鍵年齡,過了 35 歲,每個人對自己的興趣、志向、理想、需求都已經很清晰,不必再像年輕時那樣在交友過程中摸索自己,變得不再輕易交朋友,或者,會更多考慮文化教育背景、經濟等因素。如果這些理性的交友考慮顯得更現實、更注重利益,而不像小時候那樣「單純」,無疑是忽略了志同道合的重要及人格的成熟,以為「天真爛漫,兩小無猜」更為高尚。

恆毅力:比天份和智商還重要的是意志力

一個人成功的要素有很多:智商、社交手段、際遇、性格、信念……如此種種各有其重要性。而近年人們偏愛相信性格決定命運,卻難以定論究竟何種性格能帶來哪種命運。美國研究心理學家 Angela Lee Duckworth 經過多年觀察和研究,終於排除所有因素,發現成功的要訣只有一個:恆毅力。

黑 —— 美麗與恐懼

「黑」從來都具有爭議性,也具有不同的含意。英文 Black 一詞可解作黑色,亦帶有沒希望、邪惡等意思, Dark 則除了解作昏暗及黑暗,亦有陰險、具威脅、傷心絕望、哀愁、秘密、隱秘之義。許多文化都認為黑色象徵厄運,代表不孕、憎恨,還有死亡。

與動物講說話,這算正常嗎?

如果一個人經常自言自語,其他人可能覺得他不正常;但經常對動物講人話的人,在大眾眼中似乎沒甚麼問題。有些人跟動物聊天,堅稱彼此能夠溝通,更多人則不太在乎牠能否得懂,抱著貓狗自說自話。聽來古怪?其實還好。專家認為人選擇跟動物對話,主要是出於擅長擬人化及具同理心的本性,屬於正常反應。

贏取信任的 5 個方法

一般人認為為信任需要時間慢慢培養,可是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所長 Adam Galinsky 與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Maurice Schweitzer 在「朋友與敵人」(Friend and Foe)一書中,挑戰這個古老假設。他們從多項的行為心理學研究中,歸納出快速建立信任感的因素:關鍵在於溫暖和能幹。

為何地獄總是好故事的常客?

現實磨人,人們唯有從故事中逃避片刻,尋覓快樂 —— 這是許多人對「故事」作用的解釋。然而,如果故事真的是只求歡愉,讓人逃避現實,為何數之不盡的幻想小說、電影電視劇都以「苦難」為主題?為何大部分好故事都總是有位飽歷風霜的主人翁,要碰上種種生活危機、難關重重?在「故事如何改變你的大腦」中,作者哥德夏(Jonathan Gottschall)深入探討「為何地獄總是故事的常客」。

鷹型人格 vs. 鴿型人格:野心勃勃才能致財?

以性格特徵來說,心理學家 Michelle Golland 將「鷹型人格」定義為那些有高邏輯智力,大膽,而且積極溝通的人,但他們同時也可以很生硬、咄咄逼人、固執,甚至缺乏同情心。而擁有「鴿型人格」的人,一般情緒智商都較高、有耐性、慷慨、不願冒風險但很可靠。不過,他們都較內向、容易受騙、依賴他人,而且很好捉摸。一項研究指出,睾酮控制著一個人的競爭欲和主導欲,水平不一會導致衝突中不同的選擇。當兩個位參與者在一項遊戲中要作出經濟決定,其所賺取的金錢則視乎他們所使用的策略和選擇。結果顯示,當使用「鷹型策略」的人對上了使用「鴿型策略」的人,前者就會得益較多。但若兩者都採取「鷹型策略」,所有人都會陷入損失慘重的情況。

哭泣聲有其意義

男兒有淚不輕彈?此話放在競技場上,可能就不太適用。早前溫布頓網球男單決賽,施歷與費達拿對戰,連輸三盤落敗。惟賽事進行期間,他曾在場邊低頭落淚,引來全球觀眾關注,甚至招來英國名嘴 Piers Morgan 批評:「別因輸波就哭得像嬰兒。這實在可悲。」但放眼國際體壇,淚水非但從不罕見,某程度上更是難以避免。

熱到傻:高溫如何讓你無理性消費

人在高溫之下,不只會「熱到躁」,更加會「熱到傻」。經濟學家 Katherine Milkman 是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禾頓商學院副教授,長期研究如何改善決策過程。她引述多個科學研究,指出酷熱天氣彷彿能蒸發理智,令人做出愚蠢的決定,直到溫度稍降,智商逐漸歸位,才想起自己做過的事,那時卻已追悔莫及。

一開口就透露你的性格

不同性格的人,說話的用字會有所不同?平時我們說「注意你的用字」,也許真的有其道理,因為說話隨時透露的你的真實性格。英國心理學家 Christian Jarrett 日前在 BBC Future 專欄,簡述了不同性格的人,在用語上會有何差異。

壓迫、怨恨、同歸於盡:日本社會的隨機殺人

上周日,神戶市郊一條村內,26 歲無業青年刺死同住的外祖父母,並以金屬球棒將母親擊至重傷。但比起日本常見的倫常慘劇,此案更為複雜及可怕。因為死傷者中,還有兩名村民,加上青年被捕之後,據報曾說「是誰都好,就是想襲擊人」,看來更似是隨機殺人。新潟青陵大學大學院社會心理學教授碓井真史為此撰文,分析這類案件的凶手心理,並提供防範慘劇重演的建議。

遇難時,本能會害死你

海嘯來襲時,冒死搶救超市的酒。客機發生火警,逃出機艙後仍待在附近,盯著火勢忙於自拍…… 此等形同「送死」的荒謬行為,近年常見於災場。當事人被轟腦殘無常識,但從心理學角度分析,這些純屬人之常情。人類在巨大壓力之下,反而會作出自毀性的決定。事實上,很多人之所以大難不死,往往是基於「沒做甚麼」,而非「做了甚麼」。

購物心癮如何消除?

別以為「開心買鞋,唔開心買鞋」只不過是宣傳口號。科學家相信,此話道出了人類的天性 —— 心情欠佳之時,零舍有購物慾。澳洲臨床心理學家 Joanne Corrigan 解釋:「我們排斥煩躁或不安的情緒,所以傾向做些短暫的事情,讓自己立刻感覺良好。」研究顯示,「買買買」確實有助改善心情,只是當帳單來到,換來的是更久的後悔。但為何我們還是會明知故犯,買完又買?這種衝動購物慾又能怎樣消除?

又要鬧,又要睇:hate-watching 的矛盾心理

再爛的電影和劇集也有捧場客,但不一定是「青菜蘿蔔各有所愛」。有些人從頭看到尾,也就從頭罵到尾,他們卻還是會看,甚至一秒不漏看完。這種「又要鬧,又要睇」的矛盾心理,香港人比較直白,說這就是「賤」,在歐美國家倒是有個專稱,名為 hate-watching,意即「恨著來看」。觀影追劇,理應是求開心滿足。但明知氣憤也要看,為的又是甚麼?

權力愈大,腦袋愈壞?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雖老掉牙但此言不虛,權力在某程度上,的確使人的大腦不大靈光。歷史學家 Henry Adam 將權力比喻為「一個泯滅受害人同理心的腦腫瘤」。這個比喻雖不全中,但竟不遠矣。

「好想殺死父母」:日本人罪惡情感的由來

「其實,在現代日本,五成以上的殺人案發生在家人之間,如親子、配偶、兄弟姊妹等。」揭開石藏文信的著作「好想殺死父母……」,首章第一句就將震撼事實擺在讀者眼前。為甚麼日本會出現這種令人痛心的情況?究竟是甚麼驅使人突破道德與情感枷鎖,謀殺至親?石藏文信在「好」一書中不但剖析了日本常見倫常慘劇的原因,更將日本人的罪惡情感坦白道出。

也許認錯很難,就難在認知失調怎麼辦?

「千錯萬錯不是我的錯。」死不認錯在心理學上其實是一種「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基於我們持有兩種衝突的理念、信仰或態度。例如,你一直相信自己為人公正又友善,當你把身處的調查委員會資料提供給被調查的人,讓他自行修改你的文件,這「作弊」之舉便讓你產生認知失調。為了處理這種心理不平衡,你的當下反應並非不是認錯,而是堅持自己沒有隱瞞;被調查的人有權「了解」,總之沒有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