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

|共110篇|

贏取信任的 5 個方法

一般人認為為信任需要時間慢慢培養,可是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所長 Adam Galinsky 與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Maurice Schweitzer 在「朋友與敵人」(Friend and Foe)一書中,挑戰這個古老假設。他們從多項的行為心理學研究中,歸納出快速建立信任感的因素:關鍵在於溫暖和能幹。

為何地獄總是好故事的常客?

現實磨人,人們唯有從故事中逃避片刻,尋覓快樂 —— 這是許多人對「故事」作用的解釋。然而,如果故事真的是只求歡愉,讓人逃避現實,為何數之不盡的幻想小說、電影電視劇都以「苦難」為主題?為何大部分好故事都總是有位飽歷風霜的主人翁,要碰上種種生活危機、難關重重?在「故事如何改變你的大腦」中,作者哥德夏(Jonathan Gottschall)深入探討「為何地獄總是故事的常客」。

鷹型人格 vs. 鴿型人格:野心勃勃才能致財?

以性格特徵來說,心理學家 Michelle Golland 將「鷹型人格」定義為那些有高邏輯智力,大膽,而且積極溝通的人,但他們同時也可以很生硬、咄咄逼人、固執,甚至缺乏同情心。而擁有「鴿型人格」的人,一般情緒智商都較高、有耐性、慷慨、不願冒風險但很可靠。不過,他們都較內向、容易受騙、依賴他人,而且很好捉摸。一項研究指出,睾酮控制著一個人的競爭欲和主導欲,水平不一會導致衝突中不同的選擇。當兩個位參與者在一項遊戲中要作出經濟決定,其所賺取的金錢則視乎他們所使用的策略和選擇。結果顯示,當使用「鷹型策略」的人對上了使用「鴿型策略」的人,前者就會得益較多。但若兩者都採取「鷹型策略」,所有人都會陷入損失慘重的情況。

哭泣聲有其意義

男兒有淚不輕彈?此話放在競技場上,可能就不太適用。早前溫布頓網球男單決賽,施歷與費達拿對戰,連輸三盤落敗。惟賽事進行期間,他曾在場邊低頭落淚,引來全球觀眾關注,甚至招來英國名嘴 Piers Morgan 批評:「別因輸波就哭得像嬰兒。這實在可悲。」但放眼國際體壇,淚水非但從不罕見,某程度上更是難以避免。

熱到傻:高溫如何讓你無理性消費

人在高溫之下,不只會「熱到躁」,更加會「熱到傻」。經濟學家 Katherine Milkman 是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禾頓商學院副教授,長期研究如何改善決策過程。她引述多個科學研究,指出酷熱天氣彷彿能蒸發理智,令人做出愚蠢的決定,直到溫度稍降,智商逐漸歸位,才想起自己做過的事,那時卻已追悔莫及。

一開口就透露你的性格

不同性格的人,說話的用字會有所不同?平時我們說「注意你的用字」,也許真的有其道理,因為說話隨時透露的你的真實性格。英國心理學家 Christian Jarrett 日前在 BBC Future 專欄,簡述了不同性格的人,在用語上會有何差異。

壓迫、怨恨、同歸於盡:日本社會的隨機殺人

上周日,神戶市郊一條村內,26 歲無業青年刺死同住的外祖父母,並以金屬球棒將母親擊至重傷。但比起日本常見的倫常慘劇,此案更為複雜及可怕。因為死傷者中,還有兩名村民,加上青年被捕之後,據報曾說「是誰都好,就是想襲擊人」,看來更似是隨機殺人。新潟青陵大學大學院社會心理學教授碓井真史為此撰文,分析這類案件的凶手心理,並提供防範慘劇重演的建議。

遇難時,本能會害死你

海嘯來襲時,冒死搶救超市的酒。客機發生火警,逃出機艙後仍待在附近,盯著火勢忙於自拍…… 此等形同「送死」的荒謬行為,近年常見於災場。當事人被轟腦殘無常識,但從心理學角度分析,這些純屬人之常情。人類在巨大壓力之下,反而會作出自毀性的決定。事實上,很多人之所以大難不死,往往是基於「沒做甚麼」,而非「做了甚麼」。

購物心癮如何消除?

別以為「開心買鞋,唔開心買鞋」只不過是宣傳口號。科學家相信,此話道出了人類的天性 —— 心情欠佳之時,零舍有購物慾。澳洲臨床心理學家 Joanne Corrigan 解釋:「我們排斥煩躁或不安的情緒,所以傾向做些短暫的事情,讓自己立刻感覺良好。」研究顯示,「買買買」確實有助改善心情,只是當帳單來到,換來的是更久的後悔。但為何我們還是會明知故犯,買完又買?這種衝動購物慾又能怎樣消除?

又要鬧,又要睇:hate-watching 的矛盾心理

再爛的電影和劇集也有捧場客,但不一定是「青菜蘿蔔各有所愛」。有些人從頭看到尾,也就從頭罵到尾,他們卻還是會看,甚至一秒不漏看完。這種「又要鬧,又要睇」的矛盾心理,香港人比較直白,說這就是「賤」,在歐美國家倒是有個專稱,名為 hate-watching,意即「恨著來看」。觀影追劇,理應是求開心滿足。但明知氣憤也要看,為的又是甚麼?

權力愈大,腦袋愈壞?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雖老掉牙但此言不虛,權力在某程度上,的確使人的大腦不大靈光。歷史學家 Henry Adam 將權力比喻為「一個泯滅受害人同理心的腦腫瘤」。這個比喻雖不全中,但竟不遠矣。

「好想殺死父母」:日本人罪惡情感的由來

「其實,在現代日本,五成以上的殺人案發生在家人之間,如親子、配偶、兄弟姊妹等。」揭開石藏文信的著作「好想殺死父母……」,首章第一句就將震撼事實擺在讀者眼前。為甚麼日本會出現這種令人痛心的情況?究竟是甚麼驅使人突破道德與情感枷鎖,謀殺至親?石藏文信在「好」一書中不但剖析了日本常見倫常慘劇的原因,更將日本人的罪惡情感坦白道出。

也許認錯很難,就難在認知失調怎麼辦?

「千錯萬錯不是我的錯。」死不認錯在心理學上其實是一種「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基於我們持有兩種衝突的理念、信仰或態度。例如,你一直相信自己為人公正又友善,當你把身處的調查委員會資料提供給被調查的人,讓他自行修改你的文件,這「作弊」之舉便讓你產生認知失調。為了處理這種心理不平衡,你的當下反應並非不是認錯,而是堅持自己沒有隱瞞;被調查的人有權「了解」,總之沒有錯誤。

回收心理學

垃圾有多大量、環境有多糟糕、回收有多重要…… 這些事,你我都心知肚明。但為何總是丟得多,而再用的又少?何以對回收箱視而不見,卻擠滿旁邊的垃圾桶?事實上,很多連自己都難以察覺的微妙心理,都足以影響回收的成敗。

真正快樂職場,不在乎梳化酒吧遊戲機

打工仔固然怕老闆黑面,但做老闆的,又何嘗不想員工每天笑容滿臉,朝氣蓬勃上班?歐美商界每年就投放數十億美元,打造愉快的工作環境。不少企業買來梳化遊戲機,甚至設置酒吧滑梯。然而在美國,仍有七成上班族對工作並不投入,缺乏歸屬感。曼徹斯特大學商學院教授 Cary Cooper 認為,其實老闆們都搞錯了。在員工心中,「歡樂」不等如「快樂」,他們所需要的,遠不只是休閒設施和空間。

職場變色龍:為何工作令我們判若二人

老生常談天生我材必有用,在理想世界的幻想中,必然有種工作完美貼合我們的性格特質如度身訂造。但這種願景實在 too good to be true,現實是沒有完美工作這回事,只有為了遷就工作學做變色龍的打工仔,在上下班之間一人分飾兩角。心理學家稱之為「自由特質行為」。

文化決定人類演化進程?

有說人禽之別,在於文化之有無。根據聖安德魯斯大學演化及行為生物學教授 Kevin Laland,這種說法只對一半。動物也能模仿、發訊、運用工具,表現出獨特的行為,例如雛鳥會模仿雀群,學習唱出特定的頻率,近乎人類的文化;然而,猿猴無法像人一樣作曲寫詩,或是設計飛機大炮。箇中分別,Kevin Laland 認為在於人類既創造文化,亦為文化所塑造,從而發展出獨特的演化軌跡。

達克效應:愈無知愈易高估自己

「之乎者也」很迂腐?不過孔子在 2000 年前說的「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的道理,真的有其道理:認識自己知識的貧乏,才是真正的智慧,博學者謙,無知者驕。達爾文在「人類的由來」寫道:「無知比知識更常孕育自信。」(Ignorance more frequently begets confidence than does knowledge.)這非信口開河的大道理, 美國康乃爾大學心理學家 Justin Kruger 與 David Dunning 於 1999 年以實驗驗證這陳腐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