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

|共100篇|

權力愈大,腦袋愈壞?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雖老掉牙但此言不虛,權力在某程度上,的確使人的大腦不大靈光。歷史學家 Henry Adam 將權力比喻為「一個泯滅受害人同理心的腦腫瘤」。這個比喻雖不全中,但竟不遠矣。

「好想殺死父母」:日本人罪惡情感的由來

「其實,在現代日本,五成以上的殺人案發生在家人之間,如親子、配偶、兄弟姊妹等。」揭開石藏文信的著作「好想殺死父母……」,首章第一句就將震撼事實擺在讀者眼前。為甚麼日本會出現這種令人痛心的情況?究竟是甚麼驅使人突破道德與情感枷鎖,謀殺至親?石藏文信在「好」一書中不但剖析了日本常見倫常慘劇的原因,更將日本人的罪惡情感坦白道出。

也許認錯很難,就難在認知失調怎麼辦?

「千錯萬錯不是我的錯。」死不認錯在心理學上其實是一種「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基於我們持有兩種衝突的理念、信仰或態度。例如,你一直相信自己為人公正又友善,當你把身處的調查委員會資料提供給被調查的人,讓他自行修改你的文件,這「作弊」之舉便讓你產生認知失調。為了處理這種心理不平衡,你的當下反應並非不是認錯,而是堅持自己沒有隱瞞;被調查的人有權「了解」,總之沒有錯誤。

回收心理學

垃圾有多大量、環境有多糟糕、回收有多重要…… 這些事,你我都心知肚明。但為何總是丟得多,而再用的又少?何以對回收箱視而不見,卻擠滿旁邊的垃圾桶?事實上,很多連自己都難以察覺的微妙心理,都足以影響回收的成敗。

真正快樂職場,不在乎梳化酒吧遊戲機

打工仔固然怕老闆黑面,但做老闆的,又何嘗不想員工每天笑容滿臉,朝氣蓬勃上班?歐美商界每年就投放數十億美元,打造愉快的工作環境。不少企業買來梳化遊戲機,甚至設置酒吧滑梯。然而在美國,仍有七成上班族對工作並不投入,缺乏歸屬感。曼徹斯特大學商學院教授 Cary Cooper 認為,其實老闆們都搞錯了。在員工心中,「歡樂」不等如「快樂」,他們所需要的,遠不只是休閒設施和空間。

職場變色龍:為何工作令我們判若二人

老生常談天生我材必有用,在理想世界的幻想中,必然有種工作完美貼合我們的性格特質如度身訂造。但這種願景實在 too good to be true,現實是沒有完美工作這回事,只有為了遷就工作學做變色龍的打工仔,在上下班之間一人分飾兩角。心理學家稱之為「自由特質行為」。

文化決定人類演化進程?

有說人禽之別,在於文化之有無。根據聖安德魯斯大學演化及行為生物學教授 Kevin Laland,這種說法只對一半。動物也能模仿、發訊、運用工具,表現出獨特的行為,例如雛鳥會模仿雀群,學習唱出特定的頻率,近乎人類的文化;然而,猿猴無法像人一樣作曲寫詩,或是設計飛機大炮。箇中分別,Kevin Laland 認為在於人類既創造文化,亦為文化所塑造,從而發展出獨特的演化軌跡。

達克效應:愈無知愈易高估自己

「之乎者也」很迂腐?不過孔子在 2000 年前說的「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的道理,真的有其道理:認識自己知識的貧乏,才是真正的智慧,博學者謙,無知者驕。達爾文在「人類的由來」寫道:「無知比知識更常孕育自信。」(Ignorance more frequently begets confidence than does knowledge.)這非信口開河的大道理, 美國康乃爾大學心理學家 Justin Kruger 與 David Dunning 於 1999 年以實驗驗證這陳腐假說。

對 Facebook 講大話,對 Google 說真話

Facebook down 了,全球 down 了。我們彷彿頓失方向,低頭不知看甚麼,抬頭又怕找話講,更別說無法貼相打卡,叫生活都黯然失色。偏在此時,經濟學家 Seth Stephens-Davidowitz 於「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文章,高呼「別讓 Facebook 叫你苦」,因為社交平台與現實世界落差之大,如同平行時空,沒甚麼好執著。你不相信?他在文中列舉多個例子,揭露 Facebook 上的正直充實美滿富足,不是從生活中斷章取義,就是把真我隱藏起來,營造一個擁有智慧、財富、品味、健康的自己。

自言自語的好處

大庭廣眾自言自語,少不免被白眼以待,若不是有第三眼能見別人所不能見,就是出現幻覺與假想對象對話,當即被冠上「精神病」帽子。其實,自言自語不一定代表精神問題,事實上我們經常在不自覺下與自己對話,諸如「鎖匙放哪裡了」的瑣碎自問,或午夜睡前三省吾身的深層交流。自言自語不單正常不過,而且有助健康,甚至是另類成功之道。

校園欺凌中最危險的一種人

說到校園欺凌,我們輕易墮入三分法的前設,以為青少年不外乎欺凌者、被欺凌者和事不關己者三種人。事實上還有一種:既欺凌過人也曾被欺凌的矛盾角色。澳洲最新研究發現,這些身兼受害及施害角色的青少年,更容易出現心理健康問題,引致自殘行為或自殺念頭,換言之,是校園欺凌中最危險的一種人。

小農 DNA?民族性格這回事

是否真的有民族性這回事?例如一說起中國人,總會讓你想起其種種光怪陸離的行為、嗤之以鼻的特質,甚至有「小農 DNA」一說。不過有人對民族性半信半疑,或認為「小農 DNA」是種族偏見,只是出於「刻板印象/典型」(Stereotype)(英語括註很有用,可增強說服力)。那麼我們能否科學地檢視不同國家的人,性格上會否存在顯著差異?

除了蠢,為何人們愛直播犯罪行為?

自 Facebook 直播功能推出起,小至個人瑣碎軼事,大至國際恐襲戰爭,均能是直播主題,讓人們可以瞬間穿梭時空,了解天下事。然而,從近月瑞典的「直播強姦」,到日前美國的「直播隨機殺人」中可見,直播更可淪為罪犯宣揚恐懼、展示犯罪過程的工具。為何會有人把自身的暴力行徑發布上網?除了簡單一個字「蠢」,原來還有更深層的犯罪心理解釋?

無關快樂的 7 種笑

歷史上率先嘗試拆解笑容的意義的,是 19 世紀的法國神經學家兼電療之父 Duchenne de Boulogne。當時他深受面部表情的奧秘吸引,因而開展實驗,以電極刺激人類面部肌肉,探索表情機制。實驗發現了 60 種表情,每一種都涉及獨一無二的面部肌肉群。當中最有名的是被稱為「Duchenne 之笑」的標準真心笑容,受驗者咧嘴而笑、瞇起眼睛堆起眼周的魚尾紋,過程先後牽動顴大肌與眼輪匝肌,形成傻氣又真誠的笑容。

搵嘢搵不到,到底點算好?

正當你準備就緒,打算拿起鎖匙出門時,才驚覺鎖匙不在平常擺放的位置——它失蹤了。人永遠有尋找「失物」的時候,東張西望也毫無用處。搵嘢搵不到,到底點算好?或可參考紐約時報所整理的專家意見,讓你快快找回失落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