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

|共54篇|

包大人:佛系公關

最近社交媒體掀起一股「佛系」熱潮,包大人跟同事討論過,雖然公關總是予人一種主動進取的印象,不過,適當時候我們也要當個「佛系公關」。所謂「佛系公關」,就是客戶有新服務、新產品,或是,不刻意吹噓;遇上事不關己的危機或災難時,不急於出來劃清界線。總之,緣份到了,自然有人會察覺,或是事件會自我淡化。

包大人:當公關最重要 Stay Relevant

當公關的,無論是品牌推廣、企業傳訊,最重要的任務,是要保持機構和社會緊密聯繫,所謂 “Stay Relevant”。近兩個月幾乎每日都看到有關香港高爾夫球會的新聞,擁有新界東北大片土地被各個政黨、社運團體大肆譴責,要求歸還土地建屋,示威停不了。其實該會的罪過不單是霸佔大片政府土地給富豪使用,而且長期與社會隔絕,同市民毫無關係,到有爭議時才說自己有多少公眾入場,有多少場球賽,已經太遲了。

包大人:飲食業公關就是天道酬勤

雖然各行各業各有難處,但飲食業遇上公關災難的機會總是比較高。食物安全固然是大件事,數年前一個福喜過期肉事件,到今天麥當勞仍然要設法挽回食客的信心。加上民以食為天,飲食業與普羅大眾關係密切,大型連鎖快餐店只要稍作價格調整,便會刺激一眾食客的神經,令品牌形象一落千丈,後果統統反映在其臉書專頁。食肆品牌形象不能一步到位,靠的只有平日默默耕耘,努力經營好公關工作,設身處地為顧客著想,拉攏人心。

包大人:倡議式公關有如按摩

倡議式公關是一門學問,壓力團體要向政府表達訴求的同時,態度可不能過分強硬,不然就會被標籤為反對派,到時候想跟政府好好的對話可難了。包大人一向認為倡議式公關有如按摩,力度要恰到好處。太用力的話,對方會痛;相反,太溫柔的話,大概連搔癢也談不上。適當的按到對方有感覺,那就足夠了。

包大人:公關災難後的公關

最近萬寧的印花卷事件足以證明何謂千年道行一朝喪。一次事故,摧毀一個品牌多年以來辛苦經營的聲譽,甚麼萬寧貓萬寧妹妹的可愛面孔通通被人完全忘記。聲譽受損只需一瞬間,但修復工程則數以年計。事實上企業在遇上公關災難後的修復工程非常困難,通常需要不停下功夫才可達到效果。

包大人:公關可犯的錯誤,鄭若驊全中了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鬧出的僭建風波發生三星期,愈演愈熱,醜聞黑材料一個接一個,差不多全香港公關都把它作為案例研究。簡單來說,公關可以犯的錯誤,司長她都全中了。以下嘗試盤點的五宗 「罪」,不是為了「鞭屍」,而是希望大家引以為戒,切勿重蹈覆轍。

希特拉要上位 自創德國救星人格

1923 年夏天,縱使當時德國的政治經濟亂局及國內情緒,有助時為納粹黨黨魁的希特拉實踐野心,國內並沒有人認為他是德國應許的政治領袖,甚至對希特拉此號日後驚天動地的人物毫無認識。這是希特拉自己的錯,在 1923 年前,他十分抗拒宣傳照片拍攝、少讓外界了解他的過去生活,所以無論他演說有多動聽煽情,他的人氣還是限於瓶頸 —— 為了突破此困局,希特拉決定自創另一「人格」,重塑公眾形象,說服人民他是國家民族救星。

「容」醫宣傳新技:打破忌諱,公開一切

現今整容之普遍,已趨向如化妝一般,不過外科整容手術在香港都不准作廣告宣傳,而醫學美容則仍在灰色地帶,滿有制肘,但在美國則沒有限制,整形外科醫生在行銷手法上變化新奇,甚至算得上嘩眾取寵,例如在 Instagram 中張貼病人進行整形手術的網路短片(viral videos),令大眾得以窺看手術室的究竟,而此舉獲得了成千上萬的回應,更令客人對整容手術更有信心。

包大人:出書做公關

不少團體機構都喜歡趁周年誌慶出版書刊,貪其感覺實在,有 Hardcopy 在手,公關可派送自我吹嘘炫耀一番。但這種公式化的紀念書刊,自我中心可讀性低,無助提升機構形象,又耗費人力物力,最終難逃被「墊煲底」或送進回收箱的厄運。機構出版書刊,要做到形象包裝效果,題材必須迎合大眾口味,甚至具新聞性。

NIKE 長銷不絕的秘訣二:把巨星變平凡人

哈佛商學院教授、現任 Cultural Strategy Group 總裁 Douglas Holt 分析,Nike 能夠超越品牌而變成時代印記,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它利用代言人迅速建立起與消費世界的關係,而代言人所訴求的不是財富或權勢,而是普世個人價值。這種把絢爛歸於平凡、重視精神與態度更甚於產品的理念,成了 Nike 強大企業文化的一部分。

包大人:環保公關好易做?

氣候暖化、環境污染惡化等,令大眾開始醒覺地球生病了,開始關注環保問題。環保議題較易理解和「落地」,環團想進行公眾教育,也較易獲得公眾支持。以為環保公關好易做?非也。社交媒體盛行,環團或機構隨時「中招」而不自知。

包大人:不能太商業的醫院公關

醫院須以救治病者為己任,乃公眾服務,但私家醫院本身又是一盤生意,Advertising 未必是最佳推廣途徑,所以公關策略更為重要。醫療服務並非商業產品,隨時性命攸關,病人一旦選錯不能 Take two 重來。因此病人決定是否將健康甚至生命託付給醫院,完全基於一個「信」字,是一個 Trust Business。 可是,在香港,醫生和醫療機構賣廣告亦規範多多,醫院做推廣有很多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