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

|共35篇|

包大人:不能太商業的醫院公關

醫院須以救治病者為己任,乃公眾服務,但私家醫院本身又是一盤生意,Advertising 未必是最佳推廣途徑,所以公關策略更為重要。醫療服務並非商業產品,隨時性命攸關,病人一旦選錯不能 Take two 重來。因此病人決定是否將健康甚至生命託付給醫院,完全基於一個「信」字,是一個 Trust Business。 可是,在香港,醫生和醫療機構賣廣告亦規範多多,醫院做推廣有很多限制。

包大人:從曾蔭權案看法庭公關技巧

法例保障案件當事人得到公平公正的審訊,因此,法庭記者報道新聞時,需要嚴謹遵從法律程序,例如不能報道庭上沒有提及的案情,又或用「某某在庭外表示」以區分記者在庭外獲得的資訊。法庭記者小心翼翼,公關自然不能例外,但公關工作亦非完全「綁手綁腳」。事實上,只要不觸及案情,公關仍可在多方面下一番功夫,從側面塑造大眾對當事人的印象。

包大人:藝術公關在港興起

香港有不少小型畫廊和藝術家,非常需要專業包裝。而隨著愈來愈多中外藝術家進駐,藝術公關數年前已開始逐漸盛行。藝術公關的要求及門檻比一般公關更高,除了對畫、建築、裝置藝術等藝術作品,以至文化政策等要有一定認識外,還要懂得以大眾思維構思推廣策略,更要有嫻熟的交際手腕,與媒體、商界等打好關係。本港的藝術公關公司除了舉辨展覽,還提供顧問諮詢服務,會撰寫新聞稿、安排藝術家做訪問等。公關未必要為藝術家臉上貼金,又或刻意與商業價值掛鉤,而是要懂得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

包大人:學校 —— 公關新戰場

近年不同企業進行這些所謂社會企業責任時,它們的焦點對象已由弱勢社群低收入人士等,轉向中小學大專院校的學生,而且形式愈來愈多樣化。這樣既可讓受眾自小就認識企業的專業形象,又可培養本港未來的棟樑,甚至更可物色合適人才,實在一舉三得。很多企業一直都有到學校宣傳,公關搞的活動又有何分別?

Gloria Chung:Instagram —— 大廚的必修課

單從今年 4 月至今,Instagram 便有一億名新用戶,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升幅,而當中有多少人是大廚呢?好幾位世界名廚,如巴西的 Alex Atala、瑞典的 Magnus Nillson、美國的 Dominique Crenn 等等,在 Instagram 也有超強的 fan base。連名廚也如此努力玩 Instagram,其他大廚自然也不敢怠慢,但擅長烹調,又不一定懂得寫 Hashtags 和拍照,有見及此,培養多個名廚的美國廚藝學院 Culinary Institute of America,將於 2018 年 5 月起開設食物攝影與造型兩門選修課,教授攝影技巧、食物造型等等,除了回應「相機先吃」的文化,亦是為大廚學徒準備後路 —— 經營餐廳不容易,做不到大廚和老闆,起碼也能當個 Marketing。

包大人:穿了防水衣的林鄭

過去三個多月,特首在處理多項具爭議性題目時,都很懂得避重就輕,絕對不像她綽號「好打得」的性格作風。例如民運人士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離世,妻子劉霞被軟禁,她只柔性慰問死者並回應說相信北京會以「合情合法方式處理」;法庭 DQ 多名泛民議員資格,她則說不認為「行政長官或任何官員應該因釋出善意而對法治妥協」,將焦點轉移,到何君堯「殺無赦」風波,她則不點名批評有關言行不能接受,大玩政治平衡;可以說,林鄭像穿了防水衣一樣,不沾污不沾水,非常滑不溜手,很難將有爭議的事情與她拉在一起。

包大人:請不要用懷舊做公關,除非……

請不要用懷舊做公關,除非你是高手中的高手。事實上,懷舊路線並非每間公司皆可使用。懷舊能感動年長一輩,但網民卻年輕人為主。用懷舊做公關,背後需要詳盡的資料搜集,要小心顧及該段傳統或本土文化和機構業務有沒有衝突,令公眾反感。

包大人:名人在社交媒體的 Hero Content

Hero content 已成為最常用社交媒體宣傳策略,利用經過仔細包裝的短片、文章或 blog 吸引大量網民瀏覽,並在社交媒體中廣泛傳播,重點是利用明星名人作為主角。但他們並非單純售賣產品或服務,而是加入更多個人感受。惡搞明星名人本身一樣可以突圍,本港最近就有不少成功例子。

包大人:嚴重事故的危機管理

面對嚴重意外事故,公關一般都採用所謂的 CAP Approach,即 Concern,Action and Perspective。首先遇事的機構要對事件表達關注,對受害者和受影響人仕表示關心;然後機構須宣佈採取適切的行動,例如成立調查事故的小組、委任獨立人仕進行調查、成立基金照顧受害者和其家人等;最後是指出機構在事故中的角色,在過去及未來如何避免事故再發生。

包大人:公關公司的公關災難

公關公司最寶貴的資產,是人脈和行內聲譽。提供優質服務固然是關鍵,但選對客人是成功的第一步。公司接 job「追數」維持營運無可厚非,但有些客人絕對碰不得,尤其牽涉政治連繫或具爭議性的議題,又或營運背景含糊不清的客人,需格外小心甚至敬而遠之,否則為客人「拆彈」不成之餘,反而自製計時炸彈,引火自焚。

鄭立:鐵甲威龍 2 —— 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會錯,最後會變成怎樣?

這故事裡,有一段是很有意思的,鐵甲威龍因為手段太過直接,不夠和平,惹人非議,引發一些公關風波,被電影裡的角色稱之為「公關災難」。所以公司修理鐵甲威龍的時候,為了順應社會的道德要求,在他的程式裡加了一大堆規條。要守住所有規條的結果是,為防公關災難,明明對方已經開宗明義施加暴力,不斷開槍射他時,他還試圖友善地和對方講道理,照足程序做事。

包大人:公關的颱風應變技巧

今個夏天香港不停打風,一眾上班族學生哥當然希望力抗「李氏力場」,成功懸掛 8 號風球,放風假偷得浮生半日閒。但颱風對一眾籌劃活動記者會的公關來說絕對是噩夢。預先安排好的採訪大受影響;在惡劣天氣下勉強進行活動易生意外,但要改期進行,又未必達到預期效果,這正正是考驗公關的應變技巧之時。

包大人:道歉的公關技巧

如何道歉才有效?道歉是一門藝術,有很多著作可參考。以公關角度而言,道歉不能太遲,而且要有誠意。香港人經過多年社會爭拗,很多會對他人的道歉有所期望,且要求甚高,既要快速也要無條件、徹底、有誠意,平淡地說聲 Sorry 並不足夠;可是,若然道歉受落,則可將公關局面扭轉,成為 game changer。

包大人:最恐怖噩夢——干預報道內容

當公關的,其中一個最恐怖的噩夢,是客人或機構上司要求操控傳媒報道的內容。雖然新聞自由是香港的主要核心價值,但偏偏有不少受訪者或機構,並不了解編採自主原則,在接受訪問後要求記者傳予稿件給他們「審閱」,閱後才「批准」見報。機構或受訪者要求審稿,原因不難理解,大多擔心記者錯誤引用數據、錯誤演釋或過份解讀一些資料或 Sound bite。然而,預先審稿的行為絕不為傳媒所容許。傳媒機構一旦發現記者預先傳稿予對方審閱,輕則發警告信,重則立即解僱。

包大人:體育明星做公關

人類愛美本是自然,靚仔靚女模特兒或明星演員做商品代言人,必定非常吸睛,能增加消費者的購買或採用服務的意欲。近年運動員成為廣告界新寵兒,即使他們未必樣子標緻,但勝在面孔夠新鮮感、形象健康、負面新聞少,又可帶出勇於拚搏的精神,有助提升企業形象。不過,別以為運動員形象健康,做代言人一定「play safe」,採用運動員做代言人,還要留意幾項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