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

|共61篇|

包大人:說故事的軟硬兼施

做公關,其實是說故事,當中最難說的故事,是複雜沉悶但又非常重要的社會政策倡議。最好的故事,猶如夾心餅,外脆內軟;政策倡議,也要做到這點,對記者大眾來說才是可口美味,容易入囗。要推動倡議一個社會政策,必須先勾勒出要說的故事,然後循著故事細節慢慢帶到政策的中心訊息。

包大人:港版 Humans of New York

人情趣味故事始終是做新聞和公關最厲害的殺著。再重要的政策消息,也要有血有肉;再大的爭議,也要肥皂劇的元素,才炒得火熱。講人情趣味,自 2010 年由攝影師 Brandon Stanton 創立起家的 Humans of New York 必定是經典,這個網站訴説紐約的大小人物故事,靚相加漂亮動人文字,迅即爆紅。近兩年這風潮也慢慢吹到香港。

包大人:坦白的公關

馬會不是政府,行政總裁應家柏實在沒有必要加入戰團,大肆宣揚「大館」這項保育計劃的使費。但應家柏卻主動向公眾交代解說,指超出原來的預算是要為香港留下重要瑰寶遺產,為未來保育項目定下標準楷模,鉅額投資也可減少他日保養維修開支,為社區帶來價值。結果翌日傳媒評論也被他說服了,沒有用「超支」的字眼。這些都是勇於承擔的表現,選擇坦白,不單值得敬佩,也往往是最佳的公關。

包大人:公關的哲學 —— 上善若水

政府今天開始所謂「土地大辯論」的土地供應諮詢,正場尚未開演,但傳媒已率先報道當局的公關陣容。近年記者、編輯,以至公眾對這些「幕後玩家」的身份興趣愈來愈大,公關不時成為新聞和焦點的一部分。要當一個出色的公關,關鍵就是深明「上善若水」之道。老子在「道德經」解釋,水能夠跟萬物融合而不相爭。一個出色的公關其實跟水沒兩樣,能夠跟不同客戶協調而不搶焦點,才算盡責。

Gloria Chung:傳媒送禮哲學

這麼多年來,收過很多馬上想丟掉的禮物,收過一個意大利國旗的電話殼,無數個超級精美而又超級無用的鎖匙扣,我討厭收公仔,哪有這麼多童真去玩公仔呀?如果是 Frozen 的安娜,送給小朋友也會喜歡,但是多數是甚麼長頸鹿、熊仔,還有品牌的名字,唉,送給朋友的仔女,也不好意思。我明白有時候根本不是公關的主意,而是客戶,覺得要體面,覺得要送禮,無端端的製造一些禮品,送給傳媒,但是那些毫無意義粗製濫造的禮物,對於推廣品牌根本沒有作用。

包大人:佛系公關

最近社交媒體掀起一股「佛系」熱潮,包大人跟同事討論過,雖然公關總是予人一種主動進取的印象,不過,適當時候我們也要當個「佛系公關」。所謂「佛系公關」,就是客戶有新服務、新產品,或是,不刻意吹噓;遇上事不關己的危機或災難時,不急於出來劃清界線。總之,緣份到了,自然有人會察覺,或是事件會自我淡化。

包大人:當公關最重要 Stay Relevant

當公關的,無論是品牌推廣、企業傳訊,最重要的任務,是要保持機構和社會緊密聯繫,所謂 “Stay Relevant”。近兩個月幾乎每日都看到有關香港高爾夫球會的新聞,擁有新界東北大片土地被各個政黨、社運團體大肆譴責,要求歸還土地建屋,示威停不了。其實該會的罪過不單是霸佔大片政府土地給富豪使用,而且長期與社會隔絕,同市民毫無關係,到有爭議時才說自己有多少公眾入場,有多少場球賽,已經太遲了。

包大人:飲食業公關就是天道酬勤

雖然各行各業各有難處,但飲食業遇上公關災難的機會總是比較高。食物安全固然是大件事,數年前一個福喜過期肉事件,到今天麥當勞仍然要設法挽回食客的信心。加上民以食為天,飲食業與普羅大眾關係密切,大型連鎖快餐店只要稍作價格調整,便會刺激一眾食客的神經,令品牌形象一落千丈,後果統統反映在其臉書專頁。食肆品牌形象不能一步到位,靠的只有平日默默耕耘,努力經營好公關工作,設身處地為顧客著想,拉攏人心。

包大人:倡議式公關有如按摩

倡議式公關是一門學問,壓力團體要向政府表達訴求的同時,態度可不能過分強硬,不然就會被標籤為反對派,到時候想跟政府好好的對話可難了。包大人一向認為倡議式公關有如按摩,力度要恰到好處。太用力的話,對方會痛;相反,太溫柔的話,大概連搔癢也談不上。適當的按到對方有感覺,那就足夠了。

包大人:公關災難後的公關

最近萬寧的印花卷事件足以證明何謂千年道行一朝喪。一次事故,摧毀一個品牌多年以來辛苦經營的聲譽,甚麼萬寧貓萬寧妹妹的可愛面孔通通被人完全忘記。聲譽受損只需一瞬間,但修復工程則數以年計。事實上企業在遇上公關災難後的修復工程非常困難,通常需要不停下功夫才可達到效果。

包大人:公關可犯的錯誤,鄭若驊全中了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鬧出的僭建風波發生三星期,愈演愈熱,醜聞黑材料一個接一個,差不多全香港公關都把它作為案例研究。簡單來說,公關可以犯的錯誤,司長她都全中了。以下嘗試盤點的五宗 「罪」,不是為了「鞭屍」,而是希望大家引以為戒,切勿重蹈覆轍。

希特拉要上位 自創德國救星人格

1923 年夏天,縱使當時德國的政治經濟亂局及國內情緒,有助時為納粹黨黨魁的希特拉實踐野心,國內並沒有人認為他是德國應許的政治領袖,甚至對希特拉此號日後驚天動地的人物毫無認識。這是希特拉自己的錯,在 1923 年前,他十分抗拒宣傳照片拍攝、少讓外界了解他的過去生活,所以無論他演說有多動聽煽情,他的人氣還是限於瓶頸 —— 為了突破此困局,希特拉決定自創另一「人格」,重塑公眾形象,說服人民他是國家民族救星。

「容」醫宣傳新技:打破忌諱,公開一切

現今整容之普遍,已趨向如化妝一般,不過外科整容手術在香港都不准作廣告宣傳,而醫學美容則仍在灰色地帶,滿有制肘,但在美國則沒有限制,整形外科醫生在行銷手法上變化新奇,甚至算得上嘩眾取寵,例如在 Instagram 中張貼病人進行整形手術的網路短片(viral videos),令大眾得以窺看手術室的究竟,而此舉獲得了成千上萬的回應,更令客人對整容手術更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