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歧視

|共18篇|

從 John Lennon 到 Colin Kaepernick,無懼公關災難的 Nike 廣告學

運動品牌 Nike 近日推出的新廣告,疑似挑起了一場「公關災難」。因為 Nike 起用了美式足球聯盟前名將 Colin Kaepernick 拍攝一輯平面廣告,結果惹來美國民眾公憤,不少人更在社交網站展示他們焚毀的 Nike 球鞋和衣服照片。「Just Do It」,耳熟能詳的 Nike 經典標語,今日語帶相關為 Colin Kaepernick 發聲,其實不無「致敬」意味。早在 30 年前,Nike 的宣傳手法同樣火爆,盡受千夫所指。不過,當時的主角並非運動員,而是著名搖滾樂團披頭四。

唐明:當端莊得體淪為可有可無

如果,我是說如果,這四個人都穿著漂亮精緻的復古套裝,好像倫敦和東京 Tweed Run 活動裡模仿維多利亞時代的那些男女老少,也在火車上扭打起來:踩掉了羊毛襪子,鬆開了絲綢領結,貼身剪裁的馬甲上的玳瑁釦子被扯掉,滾落一地,女士的天鵝絨裙子被撕開,帽子上的一撮羽毛在空中飛揚,那才叫震撼爆炸大新聞呢,不是嗎?

鄭立:我不是黑奴 —— 優待與遷就,才是最大的歧視

在當年的美國,白人並不是完全察覺不到種族的問題,他們會刻意安排種族平衡,在電影裡讓黑人當好人角色,刻意強調不同種族之間的溫情,充滿大愛,包容他們。聽起來這沒甚麼不妥對吧?可是在 Baldwin 眼中,相反,這才是最不妥的。賣弄溫情和大愛,雖然是善意,卻是源自覺得黑人是弱勢者,覺得對他們有罪疚感,這些溫情和大愛的背後其實是贖罪行為,表面看似對黑人好,但真正的目標卻是為了自己良心好過。

反猶太主義何以在德國死灰復燃?

在二次大戰以後,德國反猶太主義一度式微,但近年卻有死灰復燃之勢,去年德國警方就接報有 1,453 宗反猶事件。有猶太人組織警告,近年崛起的德國極右勢力固然是反猶成因,但部分問題亦源自中東的移民家庭,他們或因以巴衝突而痛恨猶太人,這股仇恨情緒感染下一代,成為反猶問題在校園滋長的成因之一。

【有答案嗎】神明皮膚是黑還是白?

長久以來,印度社會彌漫著一股崇白的風氣,以淺膚色為尊貴代表,膚色愈白,則血統愈優良,就連宗教神祇的顏面,於後世都塗得愈來愈白,彰顯地位神聖。不過,在近年的膚色歧視爭議中,一眾著名神祇的形象也逐漸得以回溯。名為 Dark is Divine 的計劃,就聘請了一批擁有黝黑皮膚的模特兒,讓他們模仿各種印度神祗。「當我們環視四周,99.99% 的情況下都只會見到淺膚色的神。我的皮膚是深色的,我所有的朋友也是深色的。我們如何把自身連結到這些白色的神祗?」

Moyashi:尋找他鄉的故事

上月 17 日,東京大學本鄉校區舉行「考古學・人類學與阿伊努民族研討會」,討論有關阿伊努民族遺骨與陪葬品的調查。同時間,赤門外有阿伊努族團體抗議,要求大學歸還祖先的遺骨。當然,這是沒有新聞會報道的事情。阿伊努民族是日本北海道原住民,由外貌到風俗都與本洲的和人有極大差異,至於其起源有不同說法。1899 年「北海道舊人保護法」頒布後,所有阿伊努人自動成為日本籍,被強迫學習日語、改日文名字。在明治國家現代化的過程中,阿伊努人不斷受壓迫,被日本政府視為單單的地方「部落民」。

所謂「大娛樂家」背後的真實故事

傳記片「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近日上映,以歌舞重現出美國 19 世紀著名馬戲團創辦人兼表演者巴納姆(Phineas Taylor Barnum)的發跡過程。電影上映以來好評不斷,不少觀眾讚其歌舞精彩,而當中巴納姆籌組一群久遭大眾以異目相待的能人異士成馬戲團,然後與他們共患難進退的情節更是動人。可是,回看史實,巴納姆或非電影塑造的英雄,而是帶有借剝削弱勢族群而得到聲望的陰暗一面。

無法削弱的種族主義

白人至上主義沖擊美國,尤以維州夏洛茨維爾鎮最為激烈。參與者手持火炬,高喊種族歧視口號,更引發汽車撞向人群事件,導致 1 死 19 傷。民眾難以置信,踏入廿一世紀,在這民主、開明和自由的美國社會,竟還有如斯野蠻暴戾行為。心理學、社會學及神經內科的研究人員則試圖從近代衝突,追溯種族主義的根源、激發暴力的原因,以及近年愈趨活躍的背景。

矽谷的歧視文化,滲透到你的手機?

本周 Google 一份內部備忘於網上流出,執筆的員工批評公司追求職場平等,乃不切實際之舉,引起滿城風雨。或許你認為矽谷男女應否同工同酬,跟你這位消費者毫無瓜葛,但網絡顧問兼新書 Technically Wrong: Sexist Apps, Biased Algorithms, and Other Threats of Toxic Tech 作者 Sara Wachter-Boettcher 在「華盛頓郵報」撰文反駁,直指美國科技界對女性及少數族裔的歧視,早已滲透到其產品當中,影響全球每位用家。

江皓昕:「訪‧嚇」—— 一滴、兩滴、三滴,你被催眠了

近期芸芸外語片中,「訪‧嚇」是一部奇葩。奇在它是美國著名喜劇演員 Jordan Peele 首部自編自導電影;奇在它僅以 400 多萬美元的成本,鋸了兩億幾票房回來;奇在國外影評對電影讚不絕口,說它是一部出色的商業片之外,充份暴露出在奧巴馬當了兩屆總統後,現代美國社會中仍然存在甚至加劇了的後種族主義。

現實中的「NASA 無名英雌」

「NASA 無名英雌」近日在港上映,未像「星聲夢裡人」般大獲好評,但在美國,它已掀起免費放映風潮,在美國演員工會獎中成大贏家之一。電影設於 1960 年代,冷戰白熱化,美蘇轉陣太空競賽,然而在 NASA 太空人獲盡鎂光燈時,背後為升空做好準備的黑人女性卻被歷史遺忘 —— 50 年後,「NASA 無名英雌」不卑不亢的把黑人女性的貢獻記下,究竟她們在美國太空總署工作的真實情況是怎樣的?

【概觀大選】杜林普是尼克遜翻版?

在 1968 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尼克遜的選舉活動與 2016 年杜林普的宣傳手段出乎意料地相似:兩者都扼中了美國人的要害——一種出於種族上的恐懼。當時尼克遜當選美國總統的結果揭示了社會由自由派主導只是幻象,今日的杜林普亦然。左翼似乎已走到另一個盡頭,精英也失卻了光環。難道說右翼和反政治正確的年代已然降臨?

歧視白人的歷史

一講種族歧視,想當然會認為白人加害「有色人種」,畢竟西方是殖民主義發源地,侵略者歧視被侵略者,相當叢林法則。然而,白人也有一段被歧視的歷史,世上有黑奴也有「白奴」:一邊有巴巴利海盜肆虐北非及地中海,劫掠人口販賣,16 世紀至 18 世紀期間,估計有 100 萬至 125 萬歐洲基督徒被拐賣至北非做苦工;另一邊則有英國強行遣送愛爾蘭人到新大陸開墾,當作奴隸賣往加勒比海地區。「White Trash」(白種垃圾)一詞早見於 19 世紀初,始於對基層白人的階級歧視,今日依然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