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主義

|共11篇|

希特拉推薦你飲甚麼咖啡?

日本人為方便省時而發明了罐裝咖啡,至於德國的代表作,則離不開政治色彩濃厚的另一大發明 Decaf(脫咖啡因咖啡)。
德國與 Decaf 關係密切,並不僅僅在於它是由德國商人 Ludwig Roselius 發明。無獨有偶地,納粹相當欣賞 Decaf 這項發明,並提倡國民應該轉喝這種咖啡因含量較低的咖啡。因為高層傾向認為咖啡因對人體有害,尤其影響眼睛。除了個人健康因素,這跟納粹的種族主義亦有關連,作為優秀強大的民族,他們深信不應借助咖啡提神,更不能倚賴咖啡這種會上癮的習慣。不過,極其諷刺的是,納綷以個人健康和種族健康為由推行 Decaf 風潮,卻正好暴露了愚昧和科學知識匱乏的一面。看起來會令人更加健康的產品,其實含有可能致癌的有毒物質。

美國新內戰?

1860 年代初,美國爆發南北內戰,黑奴問題是促成戰爭的因素之一;一個半世紀後的今天,奴隸制度已廢,但於美國土地上因種族而生的衝突卻有增無減,就如日前維珍尼亞州的流血事件,白人至上主義者與反對者互毆,多人死傷。隨著激進右翼抬頭,走進美國主流政治,這類事件只會有增無減,近月更見評論提出:美國會否陷入第二次內戰當中?有人以為天方夜譚,但情況並不完全樂觀。

無法削弱的種族主義

白人至上主義沖擊美國,尤以維州夏洛茨維爾鎮最為激烈。參與者手持火炬,高喊種族歧視口號,更引發汽車撞向人群事件,導致 1 死 19 傷。民眾難以置信,踏入廿一世紀,在這民主、開明和自由的美國社會,竟還有如斯野蠻暴戾行為。心理學、社會學及神經內科的研究人員則試圖從近代衝突,追索種族主義的根源、激發暴力的原因,以及近年愈趨活躍的背景。

匈牙利如何成為極右溫床?

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án)曾揚言自由民主模式已死,要代之以「非自由主義基督教民主」(Illiberal Christian Democracy)。保守右派政黨 Fidesz(青民盟)自 2010 年壓倒性勝出選舉執政至今,極右政黨 Jobbik(更好的匈牙利運動)於 2014 年一舉成為第三大黨,一度執政的社會黨與其他自由派政黨的支持度則不足三成,匈牙利的政治光譜愈來愈向極右傾斜,有其宏觀政治因素,民間宣傳網絡進駐亦是主因。

把 卐 字傳入德國的男人

在二戰以後,納粹德國所用、傾斜 45° 右旋的「卐」字標誌(Swastika)幾乎等同惡魔符號,帶有沉重的歷史創傷含義,散發邪惡感覺。究竟 卐 字如何傳入德國?納粹又為何採用 卐 字作代表符號?原來,一切可以由德國商人暨考古學家施利曼(Heinrich Schliemann)對荷馬史詩的著迷說起。

偷襲珍珠港:一場種族主義災難

75 年前的今日(12 月 7 日),日本偷襲珍珠港,造成美軍數以千計傷亡,輿論一夜扭轉,美國隨後宣佈參戰,世界戰局從此改寫--如此重要的事件,原來是一場偶發災難,本來完全能夠避免。美國記者 Simon Worrall 新作「倒數珍珠港」(Countdown to Pearl Harbor: The Twelve Days to the Attack)指出,日軍之所以偷襲成功,主要出於美國種族主義,美軍大意輕敵,雖然曾就類似偷襲狀況進行軍事演習,但始終不以為然,對各種情報線索視而不見,終於釀成悲劇。

【美國大選】左翼哲學家怎樣看?(Judith Butler 篇)

杜林普當選翌日,美國哲學家、女性主義學者巴特勒(Judith Butler)發表公開聲明,對結果表達震驚之外,亦就多項議題提出不少疑問。她認為,杜林普之所以獲群眾保送入白宮,在於成功煽動各種憤怒:經濟不滿固然是一大助力,但種族、移民、性別歧視一樣扮演了助選角色,杜林普的恣意言論,等於背書(license)了一般人的憤怒;而民主黨放棄桑德斯的憤怒基調,希拉莉的建制形象更是趕客。面對敗選,今後左派政黨應開始思考如何掌握民眾運動的潮流。

陶傑:只能意會

莫禮(記者):政治敗壞,因為理念敗壞。歐洲的理念敗壞,因為言論自由敗壞了。
指的是歐洲的左翼「政治正確」橫行,伊斯蘭化擴大,非法移民大量犯境,無人敢挺身直言,因為恐懼被指為「種族主義」和「法西斯」。言論自由受威脅,政治就會失去理性平衡,一面倒之下,社會只有各走極端。

余以謙:澳洲多元文化主義現危機

澳洲現在也感受到多元文化主義帶來了危機。上月澳洲大選,本是敵對的執政黨和在野的反對黨卻罕見地一致宣告:「嚴格拒絕難民船進入澳洲,嚴格限制移民。」一向標榜奉行多元文化主義的澳洲發生了甚麼事?

種族歧視導致獅群來襲?

生態保育、保護瀕臨絕種動物是全世界的重要議題。納米比亞(Namibia)則是近年在保育方面的成功例子,使捕食獸數量上升。可是,牠們的好運卻是牧場的不幸。比起鹿肉,這些野獸更喜歡享用靠飼料成長的牛羊牲畜,損害牧場利益。雖然已扭盡六壬防範獸群,但牧場依然受擾。最新的研究發現,牧場屢受獅群襲擊的原因,竟源於「種族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