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路

|共24篇|

面對高鐵債台高築,日本如何解決?

中國高鐵的鐵路建設在去年年底已達 2.9 萬公里,客量貨量全球第一。贏盡全球的,除了總長度、客量貨量外,還有債務數字。據報中國鐵路總公司的負債已接近 5 萬億人民幣,收入還不足以支付債務的利息。鐵路公司負債不是中國的專利,世界上的國家鐵路都是不賺錢的居多。日本 80 年代國鐵民營化,其中一個主因也是債務問題。

Moyashi:駛在軌道外的記憶

1987 年,因連年赤字和管理不善等原因,昔日公營的國鐵民營化,連跟隨是一連串的線路重整。地方都市面對人口老化所帶來的乘客減少問題,客量無法再養活鐵道公司。在結業的邊緣掙扎,只有兩個方法,一是廢線廢站以節省成本,二是積極尋找「交通」以外的收入來源。

中東高鐵的「國家任務」

廣深港高鐵通車數日,不但「一地兩檢」制度引發爭議,其售票系統和行李問題,亦陸續惹來乘客不滿,加上載客量未達標,所謂高鐵新時代,成效無從評估,讓市民難以放下憂慮。而相隔不到兩週,同樣盛載著「國家任務」的沙特阿拉伯高鐵也即將通車。當一列高鐵為中港兩岸消除屏障,打開祖國之門,遙遠的沙特阿拉伯高鐵,所連結的卻是宗教和經濟的朝聖之門。

愛丁堡的鐘:相差 3 分鐘的秘密和人情味

若能沿著英國鐵路一直往北,到訪蘇格蘭,你不可能錯過仍保留著哥德式古堡的世紀名城愛丁堡,還有走出威韋弗利火車站舉頭便見的古老大鐘。愛丁堡有著無數浪漫的歷史往事,其中一個正跟這座介乎舊城區和新城區之間的鐘樓有關 —— 當整個世界時間都以倫敦格林威治為標準,愛丁堡的大鐘卻永不妥協,猶如要跟倫敦的大笨鐘刻意錯位,鐘面時間幾乎全年不同步。

鄭立:蠟筆小車 —— 咁大個人仲係度玩蠟筆?錯,我係玩桌遊!

「蠟筆小車」跟風間和娜娜子,沒有任何關係,是一個美式桌遊。玩者們經營一間鐵路公司,到處運貨,目標就是盡快賺夠錢上岸,脫離苦海。一開始你會抽到一些任務卡,每張任務卡上有 3 個不同的柯打,就是說,「只要你把甚麼貨物運到哪裡,你就可以得到多少錢」,比方說要運金去日本,運奶粉去深圳,運煙去香港,運狗去廣西,運四川解放軍去北京之類。

連接兩韓美好將來,鐵路重啟指日可待?

在南韓固城郡有個空無一人、已經廢棄了的鐵路站,最後一次有人到達這車站已經是 2007 年的時候 —— 這個車站是豬津站(Jejin station),位於南韓最北處。人們或許很難想像這被封鎖的車站,有一天能夠影響兩韓的政治和經濟,甚至解放北韓,但在此之前仍然面對著一些難關。

鄭立:火車大亨 —— 笑甚麼,畜生,你也是馬 X 亨

這個叫作「火車大亨」的遊戲,是一個經營列車的遊戲,但是這遊戲的列車是海鮮價的。這就是遊戲最特殊的地方,是有「政治任務」的設計,每個玩家一開始要抽 3 個政治任務,那些政治任務是秘密的,就是國家指示你要買入某種列車多少架,運些甚麼貨之類。總之你完成了任務,國家是不會虧待你的。

陶傑:這筆賬如何算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終於宣佈不同意大馬東海岸鐵路的融資方式。在此之前,幾乎同一日內,前首相納吉被正式拘捕。馬哈迪此舉當然在暗示:納吉任內收了大量中國的賄賂,同意東海岸鐵路的不平等融資條約,包括接受中國國企銀行的貸款及以後的還款條件。

李明熙、Kimberlogic:西伯利亞鐵路之旅(下)—— 每一程也是種新體驗

西伯利亞鐵路列車車款眾多,我們由莫斯科分四程車坐到北京,就坐了 4 款不同等級的列車。Irkutsk 到烏蘭巴托,及再到北京的兩程直通車,我們都坐二等車。如願以償,沒有其他人訂上層位置,我倆獨佔四人車卡。而到烏蘭巴托的列車是 Firmeny,軟墊床鋪,但卻沒有餐卡,不過車上熱水 24 小時供應,可以沖杯麵、茶或咖啡。我們乾糧充足,連滴漏咖啡亦早有準備,令其他乘客羡慕不已。

李明熙、Kimberlogic:西伯利亞鐵路之旅(上)—— 發現莫斯科的美

由莫斯科坐西伯利亞鐵路出發,經蒙古烏蘭巴托去北京,全長 7,621 公里,不下車的話,要坐足 6 個晚上。持特區護照有 14 天免簽證,俄羅斯段只需坐 4 晚,在莫斯科先留幾天,還有時間選幾個城巿停數天,下車洗澡,遊覽一下。

防範情緒波動或自殺,日本車站的巧妙心思……

鐵路車站人多並不足為奇,混亂更是意料中事。東京有著世界上其中一個最繁忙的車站,在旁觀者的眼中,乘客比肩接踵,但仔細觀察就發現人雖多,但上班族能暢順地沿著大堂或月台行進,火車仍能保持準時到達。東京車站的基本秩序得以保持,鐵路運營商承此基礎,就能夠專注更深入地掌控乘客心理。

鐵路火車:時空消滅者的先驅

自 19 世紀起,就有學者將火車鐵路這些「巨型機械」稱為「時空消滅者」。其速度比馬車快 3 倍,故火車即「消滅」了 3 分之 2 馬車車程的時間。工程師為了令火車速度平穩不變,建造鐵路路軌時,必須平整地基,建橋挖隧道,使軌道平直。故火車行駛時,不似馬車搖晃起伏,相比起來穩定得像沒有動一樣。乘搭火車就是上車之後呆等至某站落車,乘客甚至連沿路風光(savor)都未必來得及記住,由某地往某地之間的「空間」,就此消滅。

Moyashi:明治近代空間的誕生

「在東京裡,令三四郎為之震驚的事數之不盡。首先震驚的是電車的嗚嗚聲,然後是鳴叫的瞬間,在電車湧上湧落的人群。當中令他最為震驚的是,無論走到多遠,仍然在走不出東京的範圍⋯⋯所有的東西都正在被摧毀,同時又正在被建設,事物激烈地變動著。」這是明治 41 年在「朝日新聞」中,夏目漱石的連載小說「三四郎」的情節。九州出身的主角所目睹的,是 20 世紀初、日本最初的都市建設。摧毀與建設的交替間,都市的邊界如同倒在桌面的液體般不斷擴張,最終成為統一全國的時空間。

鄭立:頭等艙列車 —— Russian Rail 的全面改良版

「羅剎鐵路」,又稱為「俄鐵」,這遊戲雖然好玩,還是有一些限制的,那就是它是一個需要很專心的遊戲,要完成一個策略,需要很早就計劃,而不能半途出家。例如你想要造最高分的西伯利亞鐵路,就要一開始拿相關的加分工具,最後兩回合才修成正果。如果你中途分心跑了去做別的事,到最後往往完成不了。這遊戲的作者,大概也意識到這些羅剎鐵路的限制,而創造了新的遊戲,就是這個「頭等艙列車(First Class)」,玩過的人,會發覺它無疑是從羅剎鐵路派生出來的遊戲,並針對性的從規則上修正了以上各種問題。

倫敦已「開放數據」了,你的城市呢?

打工仔上班工作辛苦,也為交通所苦 —— 塞車、壞車,好不容易上到車,車廂又擠迫、無位坐,或者有位也不敢貿貿然坐,面對這種交通工具過分擠迫問題,在香港可能會認為服務已夠好,該默默接受「車廂就是逼」的現實,但英國就視之為大問題,倫敦交通局以開放數據訂立公共交通模式,以改善服務,並令數據有更實際的作用。

李明熙、Kimberlogic:1860 公里的坦贊鐵路與 11 月的維多利亞瀑布

坦贊鐵路一週 2 班,一班快線,一班普通線。快線列車用的是 2016 年中國製新車,而我們坐的是普通線列車,除了餐車是新車廂外,從頭等車廂內的鐵頁風扇製造年代推算,應該有 40 年以上的歷史。洗手間和浴室嘛,若不怕插錯腳進路軌,還是可用的。頭等廂的好處是早午晚餐有專人送上,而價錢也十分合理。列車上的酒吧卡,有超冷飲料,我們一天來回購買幾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