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

|共31篇|

堅持就是希望:英國獨立書店興起

獨立書商的好轉有幾個因素:一是出版商和各種政治渠道的支持愈來愈多,二是歐盟競爭委員會帶動了更為公平的交易環境,三是顧客漸漸回歸紙本書的閱讀,紙本書的銷量經過多年下跌之後,出現逐漸增長的趨勢。「書店的處境得到了同情,大家意識到書商為建設社區的努力和付出,我們發起 Books Are My Bag 運動正是為了給書店做宣傳,因為媒體一直聲稱紙本書和書店註定會失敗和消亡,我們希望能改變甚至最終扭轉這種說法。」

Moyashi:神保町書祭

神保町的神田古書店街是東京著名的二手書店集散地,從 19 世紀末開始形成,細小的區域內包括了由出版社、印刷所、書店、到大學學術機關。一般國外旅客未必會到此地,始終沒有甚麼嘆為觀止的風景文物,但如果是愛書之人,尤其會看日文學術書的書蟲,大抵都不可能錯過。將書祭當成旅遊點來搞,讓筆者想起香港的書展也曾企圖仿而效之,但當然相形見絀,最後淪為減價書散貨場。最根本的問題是,後者是一個近乎沒有閱讀文化的城市,在臨時搭建的會場裡,銷售無中生有的文化氣息。相反,在擁有百多年人文歷史的舊書店街裡舉行活動,是平常閱讀行為的延伸。

字體揀得好,讀寫障礙自然好

據調查顯示,全球約 10% 至 20% 的人有著不同程度的讀寫障礙(Dyslexia),當中有 7 億個小童和成年人,會因而影響到長遠的讀寫能力,甚至遇到受社會排斥的情況。設計師 Christian Boer 長年因無法順利閱讀而感到困擾,終於激起決心設計一款解除讀寫障礙者煩惱的新字型,「讀寫障礙體(Dyslexie font)」。與傳統的字體審美觀不同,「讀寫障礙體」的觀感強烈地不對稱、亦不均勻,但這一點是它讓讀寫障礙者看得舒服順暢的竅門。靈感主要是來自手寫字體,不少讀寫障礙者都覺得手寫字其實易看過電腦字型。因為電腦字型更容易令一篇文章的觀感變得面目模糊。

給已成年的你:一個讀少年小說的理由

「哈利波特」、「吸血新世紀」、「飢餓遊戲」‧‧‧‧‧‧以青年為主角的電影受眾廣泛,不僅風靡青少年,成人亦是其捧場客。上述的電影,皆基於小說作品改編,包含著青春元素的小說,多屬「青年文學」。這些作品之所以能搬上大銀幕,全因它們廣受不同年齡人士歡迎。也許有人認為,青少年玩意就是青少年玩意,成人不會喜歡。據一項 2012 年的調查顯示,青年小說的讀者中,成人讀者佔 55%;這些故事除了寫給青少年,也給成人看。

讀科幻小說會變蠢?錯不在小說,在你!

科幻小說經常出現一些天馬行空的假設和概念,譬如穿越時空或是曲速引擎(Warp drive)一類。這些故事打破現實的局限,引發人類的想像力,甚至啟發科技的發展,惟有些人質疑,科幻小說的價值比起文學小說低,會令人愈看愈笨,減低閱讀能力。但美國一項最新的研究顯示,令人閱讀能力下降的「元凶」,並非科幻小說,而是讀者自己。

把握時間閱讀的方法

宋代文豪歐陽修曾戲言自己寫的是三上文章,即馬上、枕上和廁上。其實他在「歸田錄」前段便記載了錢思公這人物,出生在富貴之家,但生平只有閱讀這一喜好,「坐則讀經史,臥則讀小說,上廁則閱小辭」。愛閱讀者,到處皆能捧著書本,讀得津津有味。而現代版的「馬上」時間,也許就是上班族的通勤時間。

販賣感動的日本小書局

全球出版業經年不景氣,閱讀大國日本亦不例外,出版業自 1996 年起持續萎縮,書店連帶不斷消失,由 1999 年 2 萬餘家跌至 2015 年 1 萬多間。不過在經營愈來愈難之際,亦有書局憑藉特色逆市發跡。東京江戶川區一間 1,400 呎小書局「読書のすすめ」(「閱讀推介」)就憑個人化選書打響名堂,背後魅力究竟如何?

紐約時報書評內幕

外國不少大報均設有書評版,其中紐約時報書評尤為馳名,慣以專業著稱,業界龍頭地位經年不墜。聲名背後,究竟實際運作如何?紐時書評編輯 Pamela Paul 早前就現身網絡論壇 Reddit,解答網民問題,為讀者披露書評版的工作日常,並提及數項鮮為人知的內幕:

一生人讀到幾多書?

據 Google 於 2010 年統計,全球共有 129,864,880 本書,即使是讀書能人吳克儉,每個月讀 30 本,30 年也不過萬餘本。就算世事罄足可書,世人也無時間盡覽,那麼一生人究竟讀到幾多書?文學網站 Literary Hub 將讀者分為 3 類,按平均人口壽命計,估算各人至死前尚有多少閱讀量。同樣方法套於香港,情況又會如何?

為何要讀經典?意國文學大師卡爾維諾這樣說

2017 年度書展開鑼,選購心儀書籍的好時機又到了。然而,買甚麼書讀較好?新書固然值得一看,但「經典」也不可不讀。名著「看不見的城市」作者意大利文學大師卡爾維諾在 1981 年曾寫下「為甚麼讀經典?」一文。在文中,卡爾維諾心思細密,一邊自我辯駁「經典」的定義,另一邊層層遞進談論為何我們必須讀「經典」。

在銀座開設一間全球最美書店是門好生意?

手握 80 兆日元消費能力的「團塊世代」,雖然含金量高,但也更不容易討好,在苦難中打拚成長的他們,相較於出生優渥、追求浪漫情懷的年輕世代,這群人非常重視理性,自我意識強,追求成就感,且不容易相信他人。要讓這群人埋單,必須透過專業知識引導,再開始以理性說服。同時,還得讓體力逐漸下滑的他們,不必走太多路,就能飽覽無遺。因此,在約 600 呎空間內,巧妙結合各業務的雜貨店,數量正在日本逐年成長。

美國實體書逆襲有何玄機?

紙媒沒落,新聞資訊電子化勢不可擋。另一邊廂,實體書仍努力抵擋電子書攻勢,電子書節省印刷成本,購買方便,不少人均預測在未來電子化時代,電子書最終會淘汰實體書。不過,美國實體書的銷量連續兩年有所上升,反之電子書卻調頭下跌,實體書似乎重新歸來,這是迴光返照?還是另有玄機?

杜林普有意無意推介的十本書

步入白宮舊國務院圖書館,第一眼會望到右方一座偌大的書架,零落擺放了 8 本書,全部都是杜林普(寫手)撰述或關於他本人的著作,惹來網民質疑:杜林普的著書量會不會比讀書量更多?第 45 任美國總統自言雖然讀書時間不多,但喜歡閱讀,在各訪問中亦曾羅列簡約的書單;除本人推介外,他又意外促銷不少著作,例如「1984」。究竟杜林普有意無意推介過甚麼書呢?

紙媒萎縮:不靠廣告靠甚麼?

全球報業早已步入寒冬。美國三大報業集團(Gannett、McClatchy、Tronc)在 2016 最新季度的廣告收益都錄得雙位數跌幅。美國報章整體廣告收益亦由 2000 年時的 600 億美元減少至 200 億美元,跌回 1950 年水平。收入萎縮,報章唯有轉型為一種「新」的營收模式。

IQ 高了,但不見得更聰明?

在 21 世紀,大家的 IQ (智商)稱得上十分之高超。現任職於紐西蘭奧塔哥大學的政治學教授 James Flynn 在 80 年代曾指出,在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平均 IQ 成績均有持續和明顯的增長,後來這現象命名為弗林效應(Flynn effect)。提升智商有不同的方法,然而 IQ 高了,但不一定見得更聰明,何解?

大數據能尋找動人故事?

「達文西的密碼」、「安妮日記」、「哈利波特」……不少人為它們徹夜刨書如痴如醉。但你可知道,它們在出版前受過百般冷待,被反覆斷言「勾不起讀者興趣」、「沒有閱讀價值」。判斷一本作品能否成為大熱是一門高深莫測的學問,即使是最有經驗的編輯眼下也難保沒有滄海遺珠。如今,要撥開禾稈,找到真.珍珠,大數據似乎幫得上忙?

簡單道理:閱讀愈長命

經常「廢寢忘運動」的書蟲,以後大概多個理由安心久坐閱讀——耶魯大學長達 12 年的追蹤研究報告指出,扣除性別、種族、社經地位等影響因素,相較不看書的美國人,每星期花約 3.5 小時看書的一群平均活多 23 個月。一日一章節,可能不只通往智性上的愉悅,甚至有助身體健康。

如何教育選民?看哈利波特

調查的負責人 Diana Mutz 教授在發表會上表示,「哈利波特」影響人們對杜林普看法的能力,和政黨認同(party identification)影響人們對於同性戀者或伊斯蘭教徒的態度的能力是同等的,因為杜林普的政治取向被廣泛視為與「哈利波特」所支持的價值觀對立。閱讀「哈利波特」的美國群眾較傾向討厭杜林普,很可能與著作中隱含反獨裁主義思想有關,以及著作所宣揚接納多元化及包容性的美德。

最愛借書的國度

香港人鍾意買書,不愛借書?據美聯社報道,布宜諾斯艾利斯是 2014 年「世界書店之都」,每 10 萬人有 25 間書店,以人均計擁有最多書局,而香港緊隨其後,每 10 萬人有 22 間書店,高於巴黎、倫敦、紐約等文化重鎮。不過,若論圖書館數目,香港則瞠乎其後:730 萬人分享 80 間公共圖書館,平均 91,250 人擁有一間,相比之下,在世上「最愛借書」的國度,每 1,971 人就有一間圖書館,借書的風氣甚至有法律依據。說的是捷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