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

|共43篇|

家中藏書量多,只存不讀另有用途?

本港閱讀風氣近年愈來愈薄弱,調查顯示超過 3 成成年受訪者 1 年內沒有閱讀過實體書,加上居住環境寸金尺土,家中藏書量也自然難以豐富。不過,大部分人對於家中藏書不多也不以為然,認為網上閱讀已經足夠有餘。但最近就有外國研究顯示,家中藏書量豐富,即使沒有增加閱讀量,也可以提升教育成果。

千段人生

“A reader lives a thousand lives before he dies… The man who never reads lives only one.”
— George R.R. Martin, American novelist

讀者一生能活過千段人生,而從不閱讀的人只活一次。
— 喬治.馬汀(美國小說家)

哈利波特 20 年:靈光一閃可有繼承者?

時光倒流 20 年,1998 年 9 月,英國作家 J.K. 羅琳筆下長篇系列「哈利波特」首部作品「神秘的魔法石」,在美國各大書店正式發售,為全球讀者開展了漫長而充滿話題性的魔幻之旅。「哈利波特」之名自此無處不在,原著小說早已翻譯成不同語言,而系列電影不但至今仍有新作上映,亦捧紅了一眾電影演員。還有,書中不少詞彙成為了年輕人的流行用語,倫敦 King’s Cross 車站更是書迷朝聖的熱門場景。不過,若細數「哈利波特」對現實世界最大的貢獻,還是要回到它對青年讀物及出版生態的改變。

6 個使孩子自發閱讀的方法

美國維珍尼亞大學心理學教授 Daniel Willingham 在著作 Raising Kids Who Read 指出,閱讀能力高的孩子,傾向享受閱讀,因此閱讀更多,然後又因此提升閱讀能力。但新學年開始,孩子又得忙,怎樣可使他們自發拿起書本?Willingham 與英國教育工作者 DM Crosby 提供數項建議,讓家長協助子女培養閱讀的「良性循環」。

書迷之痛:買得多看得慢,可以怎麼辦?

世界上有趣的書太多,書單萬里長,總覺得餘生都看不完?讀書需要時間、專注及速度,加上在信息過多的年代,應付社交媒體的訊息、電子郵件及工作文件報告已經應接不暇。時間太少,要閱讀的數量太龐大,該如何解決?除了索性不讀,最好的方法就是學會速讀。速讀家兼作家 Abby Marks Beale 就以英語閱讀為基礎,跟讀者分享她的速讀策略。

黑暗安慰人心:犯罪小說為何暢銷? 

人生無常而人心叵測,許多疑問都沒有答案,但是在犯罪小說裡,事情最終都會了結。暢銷驚慄罪案小說家 David Baldcci 說:犯罪小說是對現實的平衡,人心都盼望惡有惡報,邪不勝正,歹徒惡棍最後被繩之於法,但在現實生活中,他們通常都會逍遙法外,只有在小說裡,好人才會贏,善惡自有報,破案之後,又是天下太平。

「空格之爭」:句點之後,應該隔一格還是兩格?

在文字工作者、編輯和設計師等「文字偏執狂」眼中,幾十年來這個問題都被形容為一場 Space War。不是「星球大戰」,是一場英語世界、文字界和設計界的「空格之爭」:在每一個句子的逗點和句點之後,到底應該隔一個空格,還是兩個空格?「空格之爭」由來已久,直到今日都未有標準答案。部分人會覺得這爭議頗為無聊,但事實上,在釐定格式標準的過程,一格之差,甚至涉及學術權威角力。

不景氣的出版業,靠 「自救書」自救?

互聯網及電子產品的冒起,讓世人逐漸遠離紙本。各地出版業受到重創,連「閱讀大國」日本也無法倖免,從業員需要遠赴鄰國借鑒,以求逆境生存之道。唯一令人的欣慰是,所謂 self help 類型的心靈勵志書,賣了十幾廿年,至今仍有市場,近年更有逆流而上之勢,多部作品佔據暢銷榜高位。現象既是出版社的福音,卻也是日本人的悲歌。

Moyashi:文庫本的誕生

每年的書展總搞得像嘉年華一樣,不斷強調入場人數,政府似乎認為自己是「創世紀」中的上帝,用幾日時間就可以創造出閱讀文化。所謂閱讀文化並非單純一個人坐著看書,而是作為社會集體行為有其構成要素,最基本的是識字率、書籍印刷技術、及書籍流通市場。西方英美德等國家在 19 世紀中前期已經達到了以上的條件,而日本在明治開國的數十年間,書籍閱讀與國家現代化一樣搭上由西方趕來的高速列車。

堅持就是希望:英國獨立書店興起

獨立書商的好轉有幾個因素:一是出版商和各種政治渠道的支持愈來愈多,二是歐盟競爭委員會帶動了更為公平的交易環境,三是顧客漸漸回歸紙本書的閱讀,紙本書的銷量經過多年下跌之後,出現逐漸增長的趨勢。「書店的處境得到了同情,大家意識到書商為建設社區的努力和付出,我們發起 Books Are My Bag 運動正是為了給書店做宣傳,因為媒體一直聲稱紙本書和書店註定會失敗和消亡,我們希望能改變甚至最終扭轉這種說法。」

Moyashi:神保町書祭

神保町的神田古書店街是東京著名的二手書店集散地,從 19 世紀末開始形成,細小的區域內包括了由出版社、印刷所、書店、到大學學術機關。一般國外旅客未必會到此地,始終沒有甚麼嘆為觀止的風景文物,但如果是愛書之人,尤其會看日文學術書的書蟲,大抵都不可能錯過。將書祭當成旅遊點來搞,讓筆者想起香港的書展也曾企圖仿而效之,但當然相形見絀,最後淪為減價書散貨場。最根本的問題是,後者是一個近乎沒有閱讀文化的城市,在臨時搭建的會場裡,銷售無中生有的文化氣息。相反,在擁有百多年人文歷史的舊書店街裡舉行活動,是平常閱讀行為的延伸。

字體揀得好,讀寫障礙自然好

據調查顯示,全球約 10% 至 20% 的人有著不同程度的讀寫障礙(Dyslexia),當中有 7 億個小童和成年人,會因而影響到長遠的讀寫能力,甚至遇到受社會排斥的情況。設計師 Christian Boer 長年因無法順利閱讀而感到困擾,終於激起決心設計一款解除讀寫障礙者煩惱的新字型,「讀寫障礙體(Dyslexie font)」。與傳統的字體審美觀不同,「讀寫障礙體」的觀感強烈地不對稱、亦不均勻,但這一點是它讓讀寫障礙者看得舒服順暢的竅門。靈感主要是來自手寫字體,不少讀寫障礙者都覺得手寫字其實易看過電腦字型。因為電腦字型更容易令一篇文章的觀感變得面目模糊。

給已成年的你:一個讀少年小說的理由

「哈利波特」、「吸血新世紀」、「飢餓遊戲」‧‧‧‧‧‧以青年為主角的電影受眾廣泛,不僅風靡青少年,成人亦是其捧場客。上述的電影,皆基於小說作品改編,包含著青春元素的小說,多屬「青年文學」。這些作品之所以能搬上大銀幕,全因它們廣受不同年齡人士歡迎。也許有人認為,青少年玩意就是青少年玩意,成人不會喜歡。據一項 2012 年的調查顯示,青年小說的讀者中,成人讀者佔 55%;這些故事除了寫給青少年,也給成人看。

讀科幻小說會變蠢?錯不在小說,在你!

科幻小說經常出現一些天馬行空的假設和概念,譬如穿越時空或是曲速引擎(Warp drive)一類。這些故事打破現實的局限,引發人類的想像力,甚至啟發科技的發展,惟有些人質疑,科幻小說的價值比起文學小說低,會令人愈看愈笨,減低閱讀能力。但美國一項最新的研究顯示,令人閱讀能力下降的「元凶」,並非科幻小說,而是讀者自己。

把握時間閱讀的方法

宋代文豪歐陽修曾戲言自己寫的是三上文章,即馬上、枕上和廁上。其實他在「歸田錄」前段便記載了錢思公這人物,出生在富貴之家,但生平只有閱讀這一喜好,「坐則讀經史,臥則讀小說,上廁則閱小辭」。愛閱讀者,到處皆能捧著書本,讀得津津有味。而現代版的「馬上」時間,也許就是上班族的通勤時間。

販賣感動的日本小書局

全球出版業經年不景氣,閱讀大國日本亦不例外,出版業自 1996 年起持續萎縮,書店連帶不斷消失,由 1999 年 2 萬餘家跌至 2015 年 1 萬多間。不過在經營愈來愈難之際,亦有書局憑藉特色逆市發跡。東京江戶川區一間 1,400 呎小書局「読書のすすめ」(「閱讀推介」)就憑個人化選書打響名堂,背後魅力究竟如何?

紐約時報書評內幕

外國不少大報均設有書評版,其中紐約時報書評尤為馳名,慣以專業著稱,業界龍頭地位經年不墜。聲名背後,究竟實際運作如何?紐時書評編輯 Pamela Paul 早前就現身網絡論壇 Reddit,解答網民問題,為讀者披露書評版的工作日常,並提及數項鮮為人知的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