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

|共28篇|

土耳其離獨裁還遠嗎?

香港警察才於集會自比遭納粹德軍迫害的猶太人,德國領事館指言論失當,對此深表遺憾。沒想到兩周未過,此番輪到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指德國禁止土國官員於當地為修憲公投舉行集會,做法「與納粹無異」,「與民主毫無關係」。埃爾多安何以大動肝火?德國又為何要干涉此事?皆因土國此番強推修憲公投,被視為替埃爾多安的獨裁夢鋪路。

亢泰:脫歐,杜林普和民主

脫歐或美國總統選舉結果究竟怎樣,大家只能預測,而不能百分之百確定結果如何。也許脫歐不如留歐,也說不定。如果是那樣,那就是「真理在少數人手裡」了。如果美國總統杜林普的確做出成績,使美國在政治、經濟、科學,技術等等方面都有進步,那就是「多數人的想法正確」。這兩種結果都不能改變「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在一個社會裡少數服從多數是絕對的,不然的話,就不是民主,不是大多數人作主。

波多黎各會獨立嗎?

波多黎各國會日前決議,今年 6 月 11 日將舉行地位公投,決定正式成為美國第 51 州或是獨立。波多黎各是美國「非建制屬地」,政治義務與權利不對等,不少政經內政須經美國國會批核,包括上一次 2012 年地位公投,即使過半選民屬意成為第 51 州,但公投本身亦無法律約束力,美國國會終以廢票眾多為由束之高閣,是次公投會重蹈覆轍嗎?

變幻才是恆常的意國政局

修憲公投失敗後的意大利,似是「皇帝不急太監急」。總理倫齊請辭,國家群龍無首,外界憂心忡忡,既怕助長民粹主義,更怕打擊意國經濟,影響整個歐元區云云。但對本地人來說,更換國家元首,就如每朝喝杯 espresso,都是平常不過。畢竟 70 年來,意國已經換過 63 個政府,而在他們眼中,變化既是恆常,亦是必要。

脫歐 2,200 億損失可以做乜?

脫歐公投以來爭議不斷,由公投是否適切、法律約束效力到整體經濟損失,似乎全是負面消息。財相夏文達近日公佈秋季中期預算,暫別財政盈餘,預算責任局估計 5 年內公債將急增 2,200 億英鎊,總數升至 19,450 億。有分析指,政府額外舉債可視為脫歐的成本,其中有 780 億歸因於後公投時期經濟衰退,160 億出於政府開支及稅務,其餘則是英國央行針對脫歐所出台金融措施的成本。2,200 億英鎊是甚麼概念?不用在脫歐的話,可以做甚麼?

史上 4 場大熱倒灶選舉

杜林普勝選,震驚寰宇 70 億人,繼脫歐公投、德國大選右翼崛起及哥倫比亞公投否決和平協議後,又一「黑天鵝」現象,主流傳媒的民調與現實結果相去極遠,希拉莉的慘敗足以寫入大熱倒灶事件之列。歷史上預測落空的選舉不在少數,但論反差之大,要數以下幾場:

反民主的理據

世界有民主以來,就有反民主。柏拉圖憂慮雅典民主制會造就平庸社會,人民依據個人喜好而活,判斷不依據理性、正義和真理,結果就是蘇格拉底之死;美國是世上第一個實驗現代代議民主制的國家,但其實美國憲法並不十分民主,反而有意處處牽制人民權力。正如邱吉爾講,民主並不完美甚至極差,但究竟還有沒有更好的體制?有學者就嘗試提出折衷方案。

公投,未如民願?

環顧全球,近日多個國家舉行或正籌備舉足輕重的公投決議,如日前匈牙利公投是否接受歐盟難民配額,雖有 98% 的選民反對配額,但因投票率未過半而無效;哥倫比亞和平協議公投遭否決,4 年談判成果功敗垂成;意大利則將於今年 12 月 4 日舉行憲法改革公投,除了關乎本國政局,形勢若有不對,則有可能深化歐洲經濟危機。公民投票被視為直接民主的體現,在制度上或能解決爭議,但公投並非萬能,尤其是在反映選民意願方面。

哥倫比亞人為何「拒絕和平」?

哥倫比亞政府與毛派叛軍「革命武裝力量」(FARC)不久前達成歷史性和平協議, 4 年談判成果卻以些微差距於公投被否決。贊成派指責反對派自私、黷武,反對派則宣稱正義伸張,「尊嚴不屈」。反對派有甚麼訴求?兩派勢力有無商量空間?哥國和平進程何去何從?

理性萬能?完全理性即最不理性

脫歐派勝出英國公投,不少留歐派隨即指脫歐者魯莽,罔顧專家警告,無視經濟學家推測,盲目排外,故此脫歐此決定毫不理性,情感先行——這些批評所反映的是知識分子推崇理性思考、科學判斷,視感情用事次等的意識。那麼如果我們的未來社會完全以理性先導,邏輯至上,科學最高,又是否一件好事?

亢泰:脫歐啟示——「脫陸」時間已到?

我對統一歐洲這個概念實在厭惡。觀乎自秦始王統一原本七國,中國的發展幾千年如一日。即使不停改朝換代,社會權利的分佈、結構和思想意識卻還是停在原地,紋絲不動。倒是「離大陸」的台灣有點進步,社會結構、權利分配、思想觀念和過去完全不同了。脫歐使人深思,也許脫陸的時間已到?

陶傑:左翼 左膠 左奸?

英國退歐公投,在英國引起一陣盲目的歇斯底里。前倫敦巿長、一度有望繼承首相位而又馬失前蹄的 Boris Johnson 日前撰文指出:就像 1997 年戴安娜王妃逝世引起的舉國哀悼,戴安娜對英國的建樹、對皇室的危害,民眾並不了解,總之王妃死了,人人哀慟,盲目讚揚。

脫歐了,歐盟會改革?

容克過去多次鼓吹「大歐洲」(Big Europe),他本人已成了歐盟的負面標籤。捷克外交大臣質問,英國脫歐,歐盟官員也有必要問責。成員國當中的小國普遍擔心,英國離開之後,他們只能接受一切加強歐洲融合的政策。

脫歐了,直布羅陀人最傷心

英國脫歐,世界各國為之震驚慌張,聯合王國更因蘇格蘭、北愛爾蘭兩地尋求獨立而面臨解散危機,一次脫歐公投,一石擊起千重浪。然而,當王國內部未知前途如何、有人歡喜有人愁,其海外屬地直布羅陀(Gibraltar)可能是整場風暴的最大輸家——脫歐了,直布羅陀人最傷心。

脫歐骨牌效應:輪到法國 Frexit?

英國脫歐公投結果出爐,脫歐派超出測期,取得 100 多萬票的勝利,可見英國有不少民眾不滿歐盟政策、移民問題,極欲保留獨立身份。英國脫歐已有大量評論解釋未來國內變化,蘇格蘭更正計劃進行第 2 次獨立公投脫英,但影響多大還是未知之數;對歐洲來說,這可能是脫歐骨牌效應(Domino effect)的開端:下一個舉行脫歐的,可能是法國,又或荷蘭捷克諸國。